face
   

‘失窃’

‘失窃’

‘失窃’

(1)

卡赫,我准备好出差了…,只为了让你知道是原则的问题,而不是利益。

好的,但是我有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

你给董事会发个邮件,告诉他们你要撤回辞呈,并且接受出差任务。

为什么?

为了结束你造成的舆论后果。

好吧,没关系,该什么时候走呢?

最近的可以预定的时间内,但是你想去哪儿?

就这样说好了,我要去埃及。

呵呵,看来你还在寻找幸福之路!过会儿公关经理就会把所有的预约给你拿过去的,你就去找你的幸福吧。

谢谢你。

乔治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刚刚过去十分钟公关经理就来了

我给你安排好后天去埃及了,你看可以吗?

为什么这么急?

我不知道们这是卡赫的要求,听到这消息我很欣慰;因为这就意味着你会继续和我们一起工作的。

还有谁说不一样的话?

员工们之间谣言传的很多说卡赫要炒你的鱿鱼。

我本来有些担心,而现在不知为什么我相信要是有人要把另一个逐出去的话,那我就是炒他鱿鱼的那位,谢谢你的好意。

卡赫还要我提醒你邮件。

他已经怕我了,我会马上发邮件的。

今天就把所有的文件,全部的信息都发给你,这些都还没有备好;因为你的消息很突然。

那我就等着,谢谢你。

作为朋友我忠告你:乔治你要小心提放卡赫,而对于工作我已经传达了,告辞。

谢谢你,相信我,道德和原则肯定会战胜阴谋诡计的

乔治拿起电话给亚当拨了过去,想告诉他自己的旅行。

你好,埃及人,我已经准备好去你们国家了。

恭喜啊,这可是个好消息,我要告诉筛赫巴斯穆,让他兄弟去接待你,他兄弟会说英语,不像我兄弟,你什么时候走呢?

后天,感觉计划就是跟不上变化。

你今天可以来一下医院吗,在医院里就我一个人?

要是可以的话,我一会儿就来,现在就动身了。

非常可以啊,我等你。

乔治来到了医院,亚当正躺在床上看书…

你好,看来你沉浸在了阅读中,你读什么呢?

真主的经典《古兰经》。

你以前没读过吗?

读了,还读过很多次呢,但是我喜欢每天都读一点。

每天?难道不厌倦吗?

是啊,我们每天都会读一点,去享受诵读呢;因为耶稣(愿主赐福他)的奇迹是在真主的意欲下治疗先天性失明和白癜风,而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他)的奇迹就是这永远的《古兰经》。

你说的永远是什么意思?

是说真主承担了对他的保护,你没有读到吗,他说(赞颂他超绝万物):“我确已降示教诲,我确是教诲的保护者。”(石谷章9)…说实话…,难道在你阅读这些语句的时候就感觉不到他的奇妙吗?

说实话…,在我看翻译的时候,我盼望着能读一读原文多好啊,而不是翻译,但是尽管我看的是翻译,但是还是感觉在许多问题上就好像是在对我说。

我知道更多地谈你的内容呢。

你怎么知道?

信主独一,还有他的尊名,他的属性,他的伟大,完美等等这些内容对任何人来说一直是最震撼的,我也不需要知道幽玄去告诉别人。

唉,是的,你说得对,同样伊斯兰的今世后世之间的相互补充,独特的心灵教程也是我喜欢的。

伊斯兰把人的生活当做是相互完善的;因为伊斯兰即不赞成修道制,也不赞成远离真主,相反把人的生活全部都作为对真主的崇拜,他要是虔诚的举意的话。

关键是我后天就要去开罗了,你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呵呵,去喝点尼罗河水。

难道在伊斯兰里你们也把喝尼罗河水当做崇拜仪式吗?

呵呵,没有,我在开玩笑呢,我们埃及人常说,谁要是喝了尼罗河水的话,那他就会回来再喝;这只是因为那里地方和人文的魅力。

看来你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埃及了!

我肯定很喜欢埃及,多么想回去一趟,但是我更喜欢麦加和麦地那。

奇怪!为什么啊?

那是我们敬爱的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他)

你们是不是把你们的先知作为你们的救赎者吗,就像我们把耶稣作为我们的救赎者那样?

救赎的思想跟我们伊斯兰教的信仰完全不符和,耶稣(愿他平安)是被派遣的使者,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他)也是被派遣的使者,我们不应该信仰时在他们之间作区别;我们信仰所有的先知,在我们看来对任何先知的诽谤和歧视是叛教行为。

甚至要是有人诽谤犹太人的先知摩西,或者基督徒的先知耶稣?

是啊,你不见《古兰经》里怎么说的吗:“我们对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加以歧视,我们只归顺真主”(黄牛章136)。

我看了,这一点就是《古兰经》中让我臣服的内容之一;因为你们对于穆萨,尔撒,罗德,亚当的尊重超过了他们的信徒,你让我想起了两个事情:那位埃及人送给卡特丽娜的一位委内瑞拉作家的书《酷爱伊斯兰引导我加入了伊斯兰》,还让我想起了《旧约》里的众先知。

所有的先知带来的都是信仰独一的真主,崇拜他,但是由于篡改别的宗教里添加了以物配主。

抱歉,你不可能教授基督教给我,也不可能给犹太人教授犹太教,没有谁能比基督教徒更了解基督教。

你说得对,也许现在犹太人比我更了解犹太教,基督徒也比我更了解基督教,但是从理智和法律的角度来说真主以外不可能有第二个神灵!

这话怎么说呢?

至于理智:真主在他的经典中提到了理性的求证:“除真主外,假若天地间还有许多神明,那么,天地必定破坏了。赞颂真主—宝座的主—是超乎他们的描述的。”(众先知章22),所以假如这个世界有两个组织者,两个养育者或者更多的话,它的秩序定然乱套了,所有的运行崩溃了;因为他们俩会相互掣肘,相互矛盾,要是其中一位想安排一个事情,而另一位想撤销的话,两人的意愿就不可能都落实,也不可能有一个的意愿没有另一个的,那就证明这第二个的无能,就像他们俩在所有的事物中统一意见也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可以肯定权威的,对于他的意愿没有任何阻止和推辞的是独一的,权威的真主,所以真主提到了相互制止的证据,他说:“真主没有收养任何儿子,也没有任何神灵与他同等;否则每个神灵必独占他所创造者,他们也必优胜劣败。赞颂真主,超乎他们的描述”(信士章91)。

很精彩的哲学逻辑!就是不同于基督教,甚至完全推翻它的理论!

不是哲学理论,是真主的启示,他不但驳斥基督教,还批判佛教和以物配主,要不然的话,尔撒(愿他平安)带来的也是纯洁的信主独一,让我问你,真主的先知尤素福(愿他平安)在监狱中问他的两位狱友,正如在《古兰经》中说道:“《39》两位难友啊!是许多涣散的主宰更好呢?还是独一万能的真主更好呢?《40》你们舍真主而崇拜的,只是你们和你们的祖先所定的一些(偶像的)名称,真主并未加以证实,一切判决只归真主。他命令你们只崇拜他。这才是正教。但世人大半不知道。”(优素福章39,40),哪个更好呢?

但你怎么能说真主并未加以证实呢?《新约》可是提过许多次耶稣神的属性!

虽然你问的很激动,但是我们会继续讨论的,你比我更清楚《新约》满是被篡改的经文,你也比我更了解有些版本的《新约》提到了真主独一的属性,我不知道怎么可能有两个主宰呢?真要那样的话肯定会要么俩人冲突和矛盾;结果天地就大乱了;正如真主说:“除真主外,假若天地间还有许多神明,那末,天地必定破坏了。赞颂真主—宝座的主—是超乎他们的描述的。”(众先知章22)。或者他们俩的矛盾显露出来像真主说的那样:“真主没有收养任何儿子,也没有任何神灵与他同等;否则每个神灵必独占他所创造者,他们也必优胜劣败。赞颂真主,超乎他们的描述。(信士章91)”。

这很是个问题,对天主教堂内的那些画像和雕塑我非常讨厌,觉得那是一种偶像崇拜,一看就让我想起了那些佛教徒,但我来不是为了讨论这个话题的!

我们伊斯兰里没有像信主独一的魅力、安宁、幸福更受喜欢的。

信仰的幸福!安宁!魅力!

是啊,以物配主会使人的心变得狭隘、紊乱的,你不见真主说吗:“确信真主,而未以不义混淆其信德的人,不畏惧刑罚,而且是遵循正道的。”(牲畜章82),他还说“他们信道,他们的心境因记忆真主而安静,真的,一切心境因记忆真主而安静。”(雷霆章28)。还有:“谁违背我的教诲,谁必过窘迫的生活,复活日我使他在盲目的情况下被集合。”(塔哈章124)。我知道你不是为这话来的!抱歉;我可能说多了,但是那都是你问的。

在结束这个话题之前,我想问你个问题,在我读《古兰经》的时候经常会想起来,你在这最后一节经文里提到了真主的警告,说将要在盲目的情况下复活部分人!难道这不是真主的残暴吗?

赞颂真主超绝、清净,《古兰经》有许多次描述真主为(具有尊严和大德的),他是尊贵的,至仁的,至慈的,原谅人的,大赦的,慷慨大方的,回报的…以及其余的他的尊名,同样他也具有尊严,威严和大能的属性,就像他说的那样:“多福哉,你具尊严和大德的主的名号!”(至仁主章78)。

也许,这是我记忆中的在《旧约》里真主以杀人,掠夺和残暴的嘱托的原因。

是的,是这原因,可能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们基督徒习惯了救赎的思想,也就意味着在复活日没有人会入火狱,除非那些没能交钱买赦免证的穷人。

你开始攻击了,我们新教里没有赦免证的说法,不像天主教和东正教,但是救赎的思想却是我们大家公认的。

救赎的信仰从各个层面看它都偏向于所有的人都会得救,因为耶稣已经赎了他得罪;也就使得复活日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和作用;就像把工作从功修中分离出去那样,所以不管你工作了还是没有工作都一样,耶稣已经赎了你的罪;难道你没看到吗,这就成了一种激励和支持忤逆真主,和为利益而工作,而非为原则的行为?

也许吧,说起原则,我想起了卡赫和工作,后天我就要去你们开罗了,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在等筛赫巴斯穆,因为跟你通话后,我就给他打电话了,他说一小时后就给我回电话,现在他可能就打过来了,在那边他兄弟会陪你的,他想要知道你的计划好在你去之前安排好一切,我们大家都想为你效劳。

呵呵,为什么?

我不明白!

你们为什么要为我效劳呢?你们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抱歉,我问的比较直接,但是我经常这样想。

你是我朋友,理当效劳,筛赫巴斯穆是为了我,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不过我想保留一下。

不好意思,你能跟我说说另外一个原因吗?

老实说,我们大家希望你能皈依伊斯兰教,按照我们的教义,我们要是能让一个人得到信仰真主的幸福,那就是接近真主的最好的方式。

抱歉,亚当,虽然你很热心,但是我猜我不会信仰伊斯兰的,所以我建议你们俩不要折腾自己,为我的介绍伊斯兰或者为我效劳了。

你别担心,仅仅凭举意我们就能得到回赐,即便是你没有加入伊斯兰也罢,为你效劳是为了我们的友谊,对此真主也会给我们功价的,因为为人民服务,帮助别人是对真主的最好的接近,再说了我还相信,真主要是赐予一个人幸福的话,就会使他的心灵向伊斯兰敞开,我有强烈的预感你会加入伊斯兰的,因为你是个很理性的,有逻辑性的人。

也许吧,我不认为,希望你别介意,但是你为什么改变了以前的那种腔调?

什么意思?

你以前没跟我提过你的宗教,或者《古兰经》,而现在你一直在谈论这些话,你是不是在玩弄我,嘲笑我呢?

我很肯定你会加入伊斯兰,放弃所有的宗教的,你走的这条路会带你走到伊斯兰的,所以我为什么要阻止你呢?我一直都这样认为,除非那一刻!

哪一刻?

就是你生病住院后要做手术那会儿。

为什么?

说实话,我担心你死了,我的愿望就是能在天堂里再和你做朋友…,筛赫巴斯穆到了,筛赫你好啊。

色拉姆 啊来库姆 喔热哈迈特拉 喔呗热卡土胡

啊来库姆 色拉姆 喔热哈迈特拉 喔呗热卡土胡

乔治诧异的说:

你好,你们说的这是什么呀?

那是我们穆斯林之间的祝贺词,其实是为对方做祈祷;向真主祈祷是对方免遭物质和精神上的灾难;物质的平安就是身体,名誉和财产的平安,精神的平安就是信仰的纯洁,然后为他要求怜悯和吉祥,我们的宗教是和平和怜悯的宗教。

你们又一次把我扯到了关于宗教的话题上!我后天就走了,有什么推荐计划吗?

照你说的,那边有我兄弟呢,他可以给你安排所有的要求。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要去埃及干什么,估计现在他们可能把资料给我发过去了,但是考虑过之后我想去看看,参观一下有些地方,当然了是工作外的,我想你该给我推荐一些地方和事物。

你想去参观什么呢?

我想去参观金字塔,东正教教堂,会一会他们的牧师,还有我想见见穆斯林的学者。

你说的这些都很简单,我兄弟会给你安排好的,我已经跟他说好了,我建议你—你自己决定—和比较朴素的人住到一起,听听他们的说法。

好,这很重要,但是你们要提供给我的这次旅行的费用是多少?

我们不是旅游公司,你要自己掏所有旅行的费用,而对于我兄弟他是给客人服务,那也是穆斯林应尽的功修之一。

所有的穆斯林都这样吗?

呵呵,肯定不是。

亚当坐了起来,说笑道:

你要自己提防小偷和扒手,还有变戏法的和鬼话连篇的人等等,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理想的社会,完美的城市只存在于理想家的心里和梦里。

难道伊斯兰不要求人们去完善美德吗?

相反先知(愿主赐他平安)就是被派遣以完善美德,像真主说的那样:“我被派遣只为完善美德”,穆斯林对美德的追求就是他们遵循伊斯兰的教义,而美德在他的为圣(愿他平安)之前就有,他来只是完善美德;关键是你要自己小心,因为很遗憾我们的国家经济弱,体制落后。

巴斯穆递过来一张名片:

给这是我兄弟的名片,上面有他的全部的信息,他回到机场接你,你把详细的时间信息发到他的邮箱里,或者给他打电话,你别担心;我兄弟能说英语。

我刚才也跟我兄弟说了;让他好好招待你,但是他不会说英语;所以不适合做向导。

谢谢你们俩,没时间了,要回去了,估计明天一整天我都要在公司里,准备后天出差的工作,今天还有一些工作必须要完成,所以我会到埃及后联系你们的,谢谢你们。

埃及在等待你,再见。

保重。

(2)

乔治打开自己的邮箱;查看埃及的工作详细资料发过来没有,看到有两封来信,一封是扎奴里克发来的,第二封是公关经理发来的;他先打开了扎奴里克的信:
尊敬的乔治: 在利比亚我比预想的更开心,虽然这些天在利比亚的天气,还有安全情况不太好,但是我在这干燥的沙漠环境里很享受那种灵魂的,美妙的,新奇的神游。 我会跟你分享自己所有的经历的,希望你也能和我共享你的经历,好让我们一起得到幸福。 注意:你要是早点告诉了我要去埃及的话,我也会安排去埃及的而不是利比亚。 扎奴里克
然后他回复道:
尊敬的扎奴里克 很抱歉没有提前告诉你要去埃及;那是因为我没有预料到,甚至那是今天才定下来的,去那里之后我会和你分享进展的。 我不明白你说的那种灵魂的,美妙的,新奇的神游是什么意思?但我真的能感觉到自己灵魂的枯燥和无聊。 乔治
然后他打开了公关经理发来的邮件,仔细地看了一遍去埃及的任务细节;任务非常棘手,因为要他在开罗开一个技术和经营代理店;作为整个中东的代理中心。这就很明显卡赫不想让他马上回去,所以他就给他安排了很艰难的任务,甚至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他决定今天明天抽时间好好准备一下,好完成艰难的任务向卡赫挑战。
乔治联系了一下埃及的技术招聘公司,告诉了他们自己两天后就要过去,他要他们准备好一部分应聘人员,要尽快找机会见见他们,然后他从网上预订好了一家豪华饭店,住一天然后再看,然后再和医院里亚当那里遇到的巴斯穆的兄弟商量找合适的地方住下来,然后打开网页收集相关的资料为此行的成功做准备,为拟定相关的合同的做准备,尽可能寻找成功的机会。
卡特丽娜进来了,他正在忙着工作的细节和任务,因为他知道只是卡赫在向他挑战,而且客户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他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小心应对。

今天过得可真累啊,有什么好消息吗?

我后天要去埃及。

后天,为什么这么着急?

还有艰难的,漫长的任务,也许我可能在选择埃及的时候选错了,或者卡赫是想借此报复我,好在董事们面前破坏我的名誉。

我保证不管怎么样你都能成功完成工作任务,上帝与你同在。

我爱你,卡特丽娜,只是我担心这次可能要离开你好长时间,还要去一个陌生的世界,语言、宗教、文化、制度都是陌生的。

也许吧,可是在内心里我感觉你会在这次旅行中很愉快的。

希望如此,亚当跟我强调说那里很美,看起来亚当很喜欢自己的家乡。

大家都很喜欢自己的家乡!

是啊,可是更奇怪的是他说他爱麦加超过埃及,原因就是他们的先知更喜欢麦加,这是多么伟大的爱和顺从啊?难道这没有让你想起基督徒对修士的爱吗?

不会,让我想起了我们对耶稣的爱,即使有些不同也罢。

有什么不同?

我们认为耶稣在神的地位,而他们认为他只是一位先知使者,我们对耶稣的爱围绕着他为了拯救我们牺牲了自己这一点,他们围绕着他是真主派遣的使者,给他们带来了福利。

什么福利!

伊斯兰,他们认为所有的福利都在其中。

所有的!

他们那样认为的,他们以伊斯兰的角度看待生活的方方面面,还说那是来自于真主的启示。

你说“他们认为…,他们说…,”是什么意思啊?

是穆斯林啊。

上次你在邮件里谈《古兰经》时说:“看来这是来自于真主的启示”,当时你的邮件把我惊了一跳。

其实是我对你问的其归属真主的正确性的研究才是很意外的,因为可以肯定的是阿拉伯人度的这本经书他就是穆罕默德带来的,没有任何的篡改,但是问题是穆罕默德是不是真实可靠的呢?

我从你的信上理解到的是你认为他是说实的;所以你才说:看来这真是来自于真主的启示。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他不像《新约》或者《旧约》那样有不同的矛盾的版本。

尽管和你谈的很开心,可我必须要打断一下了;因为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在出差前准备好呢,孩子们去哪儿了?

他们去参加学校的旅游了,昨天他们告诉你了,你忘了吗?估计他们俩马上就回来了,午饭也快好了,就是他们来晚了也没关系。

哦,我忘掉了,我也饿了,谢谢你亲爱的,抱歉,我要继续工作了,午饭好了叫我。

(3)

乔治告别了妻子和孩子们去了机场…,晚上六点钟到达了开罗,办完出入境手续,提上了行李来到了接待大厅,看到有个人举这个牌子上面写着:乔治•尼森,字写的很大,歪歪扭扭的一看就知道写的人英文不好,他向他走过去,微笑着指了一下,他向跟他一起来接乔治的同伴招呼了一声…

欢迎你到埃及,我是巴斯穆的兄弟贾马尔,这位是亚当的兄弟穆罕默德,不过他不会英语,他是想对你的到来表示一下欢迎。

谢谢你们,我们先去机场宾馆吧,我已经预订了房间。

你说,但是那宾馆离城市很远,开罗的道路还很拥堵,还特别贵。

没关系的,明天再换一家,因为我就预定了一天,但是我想明天找一家比较干净,离市区比较近的宾馆,最好离市区大点的公司也近一点。

那边在市区内有许多宾馆,明天你在选择一家好了。

我看还是你替我找一家吧,明天直接预定好了;我要是喜欢的话就住下去了,因为我很忙。

行照你说的,我是专门来服务你的,你不知道巴斯穆是怎么嘱咐我的。

奇怪,巴斯穆对我这么热情!

有几个原因:你远来是客,先知(愿他平安)命令我们要招待客人,而你在研究伊斯兰,我们就更应该给你介绍伊斯兰,何况你还是我兄弟的朋友,真主命令我们忠实。

第一:为什么每当我说什么话你们就说先知(愿他平安)!第二:谁跟你说我在研究和寻找伊斯兰?

第一:因为先知(愿他平安)是我们的敬爱的榜样,第二我兄弟巴斯穆说你在寻找幸福。

是幸福,而不是伊斯兰!

我不知道那有什么区别,因为没有伊斯兰就没有什么幸福,要不然你们在西方很幸福啊,大家都知道像瑞典那样的国家,其中无神论者和无宗教信仰者接近国民人口的80%,可它却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尽管是个发达国家也罢,难道自杀不就是不幸和痛苦的终点吗?

可是,难道穆斯林就不自杀吗?

很遗憾,也有!但是他们的自杀比例相差太大了;在一项由若泽•曼努埃尔博士和艾丽斯德拉•弗莱舍曼研究员进行的研究,那是一项综合的学术性的研究,是他们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可靠的依据进行的关于宗教和自杀的关系研究,他们发现自杀比例最多的是无神论者;他们要占自杀总人口的25%,然后是佛教徒,然后是基督徒,然后是印度教徒,而穆斯林自杀人口只有不到1%,甚至他们俩还在报告中说:‘在伊斯兰国家里自杀人数几乎为零,不同于其他国家,原因是伊斯兰教严厉禁止自杀’。

伊斯兰教禁止自杀?

当然啊,甚至还禁止所有伤害人的事物,甚至先知(愿他平安)还明确提到了现代的统计调查中90%的自杀行为;他说:‘谁要是以铁器杀了自己,那么他就会被拖入火狱,手拿铁器戳自己的肚子,就这样永远反复着,谁要是服毒杀了自己,那么他就会在火狱中永远这样反复地服毒,谁要是那绳索吊死了自己,那么他就会永远在火狱中吊着自己。’

看来你的专业对你影响很严重!所以你很喜欢数据!

谢谢你的夸奖,确实我的专业是数学,就像我兄弟说的那样,毫无疑问理性数学能加强人的理性推理能力,但是首先我从我的宗教中学到了科学的方式。

所有的东西都是来自先知,和你们的宗教!你们也太夸张啦!

也许吧,难道你不觉得吗?科学的方式要求你限定我在那方面夸张了?而不是直接就说我夸张了。

你说服我了!那你们的宗教是怎样鼓励科学方式的呢?

这里有一些伊斯兰教的关于科学方式的公理,比方说:伊斯兰禁止人们愚昧的盲从:真主(赞他超绝万物)说多神教徒:“有人劝他们说:‘你们应当遵守真主所降示的经典。’他们就说:‘不然,我们要遵守我们祖先的遗教。’即使他们的祖先无知无识,不循正道(他们仍要遵守他们的遗教)吗?”(黄牛章170),在谈到不以科学的方式而追随猜测的的人的时候他(赞他超绝万物)说:“如果你顺从大地上的多数人,那么,他们会使你叛离主道。他们只凭猜测,他们尽说谎话。”(牲畜章116)。在谈到反科学,反逻辑,反理性和反学业的欲望时说道:“有许多人,必因自己的私欲,而无知地使别人迷误。”(牲畜章119),说愤怒和厌恶会使人远离公正:“你们绝不要因为怨恨一伙人而不公道,你们当公道,公道是最近于敬畏的。”(筵席章8),关于科学的客观性,他(赞他超绝万物)针对犹太人说:“犹太教徒中有一群人篡改经文,”(妇女章46),关于不行亏,不分裂时说:“应受责备的,是欺辱他人,并且在地方上蛮横无理者;这些人将受痛苦的刑罚。”(协商42),关于人与人之间科学的公正的诚信时说:“真主的确命令你们把一切受信托的事物交给应受的人,真主又命令你们替众人判决的时候要秉公判决。”(妇女章58),谈到公平、维护公道、以真理作见证时说道:“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维护公道,当为真主而作证,即便不利于你们自身,和父母和至亲。无论被证的人,是富足的,还是贫穷的,你们都应当秉公作证;真主是最宜于关切富翁和贫民的。”(妇女章135);伊斯兰还重视研究中的论证和证据,他(赞他清净)说:“还是那创造万物,然后加以复造,并从天上地下供你们给养者呢?除真主外,难道还有应受崇拜的吗?你说:‘你们拿你们的证据来吧,如果你们是诚实的。’(蚂蚁章64),还有…

我服了,够了,难道你也是一位宗教人士,像你兄弟一样?

照你们基督教理解,我们都不是宗教人士,我兄弟的专业是伊斯兰研究,我的专业是数学,亚当的兄弟穆罕默德想邀请你吃晚饭,他问你是想吃埃及风味?还是快餐呢?

埃及的简单点的晚饭。

我们有一种美食叫做‘酷舍利’,你想不想尝尝?

‘酷舍利’!我不知道,试一下吧。

酷舍利是一种面食,里面有大米,有葱,西红柿等等,很好吃,很有地方特色,你会喜欢的,这就是一家有名的酷舍利饭馆。

穆罕默德没有满意贾马尔的选择,说:贾马尔,我们怎么能请我们的外国客人去吃酷舍利呢,这样不合适啊,也不礼貌啊。

不会的,穆罕默德,这是他的要求,乔治,穆罕默德不满意我请你去低档次的饭馆,他想请你去好点的餐厅,你看呢?

谢谢他,你对他说,这是我的要求,我非常满意的。

听见了吗,跟我说的一样!

贾马尔,你对他说:我们会答应他的要求的,但是很抱歉,因为我们习惯了款待客人,这是我们的习惯,也是我们的宗教功修。

什么事儿都是由于伊斯兰或者穆罕默德(愿他平安),看来你们穆斯林的信仰比我们基督教徒的更虔诚。

此话怎讲?不明白?

我们只满足于星期日祷告,你们却每天礼拜多次,你们喜欢,并且重视你们的宗教和你们的先知,而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任何的神圣的东西,甚至连我们的先知都被束之高阁;你们把宗教看成是生活的全部,而我们只把宗教看成是灵魂的寄托而已。

你说这些是在赞扬伊斯兰还是在贬低它呢?

呵呵,这只是描述而已,因为谁要是对你们的神圣说三道四的话,你们会激动,会很愤怒的,对美国人亵渎和焚烧《古兰经》事件,阿富汗人的行为就足够了。

谁要是连自己的圣经都不重视,连先知都不尊重的话,那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你们不也是很尊重英国女王的吗?难道美国人不敬重他们的那些建国领袖们吗?共产主义人士不尊重马克思和列宁?纳粹分子不尊重希特勒?等等,我们尊重所有的历代先知,而且我们尊重耶稣(愿他平安)甚至超过基督徒,我们爱他超过我们自己所爱的一切,但是我们不把他放在超越他应该的地位的;因为他(愿他平安)既是真主的使者,也是他的仆人。

对啊,是的,但是你们有些夸张!

假如像你们那样,我们也说穆罕默德(愿主赐他平安)是神的话,才是夸张,过分!

我是说,那么对生活和宗教的关系太过紧密。

对于宗教和生活之间的关系,我相信谁要是认为人和他的养主之间的关系仅仅是灵魂的沟通,只限定在礼拜的时候,然后其余的全部生活都跟真主无关的话,那么他就不懂得生活,也不懂宗教和主宰,抱歉,他将会生活在不幸,烦恼和现实的忧愁中,甚至会导致我们刚刚谈到的自杀行为的,因为生活和宗教之间要是没有紧密的联系到一起的话,生活和宗教或者主宰等都没有了任何意义。

他们进了一家有‘酷舍利’的饭馆,坐在了乔治喜欢的一个小桌子上,里面很拥挤,员工们都很忙,在忙着招呼客人们,他们要了三盘酷舍利饭,刚几分钟服务员就端过来了…

以真主之名开始,先生,米饭来了。

服务员说什么呢?

他在提醒我们吃饭之前记真主之名。

为什么?

那就接上了我们前面的话题,穆斯林生活的全部应该是为了真主,所以穆斯林在吃饭之前要纪念真主之名;意思就是说:凭真主之名,或者以真主之名义开始这个行为,向他寻求吉祥。

真好!

伊斯兰教没有忽略生活的一点一滴,相反给每个细节制定了相应的律法,正如真主说:“我在天经里没有遗漏任何事物,”(牲畜章38)

所有的事物?

呵呵,你让我想起了一个先知(愿真主赐他平安)时期的传述,当时一个非穆斯林来了,然后他嘲笑着对圣门弟子说道:你们的先知教授你们所有的事情,甚至上厕所!然后他们就说:是啊,他禁止我们以右手净下,禁止我们使用骨头和粪便擦拭,还说:‘你们在净下时不要少于三个石头。’

这位圣门弟子说的是真的么?还是仅仅为了和非穆斯林争论和辩论,是不是真的在伊斯兰教内还有详细的礼节呢?

是的,是正确的,因为真主(赞颂他)完善了宗教;因为他说:“今天,我已为你们成全你们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赐你们的恩典,我已选择伊斯兰做你们的宗教。”(筵席章3)。然后先知(愿真主赐他平安)被派遣只为了完善美德。

为什么你们认为就你们才拥有美德呢?

也许吧,你没注意我刚才就说了,先知(愿他平安)说:‘我被派遣只为完善美德。’;然后这完善就说明人们当中本来就有部分美德,先知将要完善那些美德;这就是伊斯兰的绝妙和特色之一。

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伊斯兰是成全和完善美德,宗教和法律;因为他是完善亚当、摩西、耶稣他们的使命(愿真主赐福他们全部),因为伊斯兰中美德不是个无关紧要的事,而是在我们宗教中真正的问题。

‘酷舍利’也是你们真正的宗教问题吗?

呵呵,是埃及的传统,而不是伊斯兰的,因为这是老百姓家常饭。

也很好吃。

请你愉快地,放心地享用吧,谢谢穆罕默德我们因为不会英语而沉默的东家;

谢谢穆罕默德,你跟他说,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饭菜。

就剩下甜奶羹了,我要了一点。

穆罕默德说,还有甜奶羹呢,他已经点了,那是一种埃及传统的甜食。

他们吃完后,一起去了机场宾馆;就是乔治预订的房间,办完了入住手续后,贾马尔告诉乔治他明天早上再过来找他…
乔治来到了房间,安排了一下自己的日程计划,然后快速的冲了个澡…,然后打开自己的邮箱,看到一些伙伴给他的回复…,总结了一下,回复道:
你们的回信对我来说很突然,也很有益,我总结了一下,大体如下: 哈比卜:我不喜欢伊斯兰,即使其中许多说法很科学也罢,我建议你去参观一下东正教会。 琳维:要讨论伊斯兰的话就必须先讨论一下野蛮,极端,落后,复古和作恶。 卡特丽娜:不知道到底这个宗教有什么秘密一直在吸引我!也许,是由于他们对耶稣的爱,和他们对女人的善待。 亚当:最好的依据是《古兰经》真主的经典,我希望你在了解伊斯兰的时候,别找没有学过伊斯兰,不了解伊斯兰的人。 扎奴里克:伊斯兰是深奥的简单,也是简化的深奥,不知道这些思想有什么奥秘,我看最好还是读一读西方比较客观的学者写的关于伊斯兰教的东西。 我乔治就补充几句:伊斯兰教有几个奇怪的奥秘:信主独一-全面性-心灵的安宁-精神性-科学性-威慑论-女人的地位-归源性-对圣经的见证-和历史。 我建议在后面的信中仔细的谈论一下我提到的这些关键词,要是谁有什么需要补充和说明的话? 乔治
发出去后,又收到一封琳维的信息:
尊敬的乔治: 我希望你已经平安到达了埃及,我感觉你在全力以赴的走向伊斯兰,和你以前对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学习不同…,你要小心提防穆斯林们;我很替你担心。 琳维
然后他回复到:
尊敬的琳维: 谢谢你真挚的感情,我会自己小心的,而且我会把所有的消息都发个你的,有可能你说的也对,但是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加入一个宗教,除非我要完全信服之后,而且也会和你们商量的,谢谢你的关心。 乔治
又看到一封卡赫的来信,打开一看:
尊敬的乔治 我很高兴你能离开公司,能在了解任务之前就接受,我希望你能成功;我给你安排好了所有的事,可你要是失败了,那就要自己承担后果,期待你的好消息。 卡赫
早上七点钟,乔治下了楼去吃早餐,他很喜欢这家宾馆的自助餐,菜品很丰富,有许多西餐,也有许多埃及菜,他品尝着,了解着新的以前没尝过种类。
服务员用蹩脚的英语问他,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非常感谢,

先生,你从哪儿来?

英国

你呢?

埃及人,来自亚历山大市。

你能跟我说说亚历山大市吗?

亚历山大市是埃及比较大的城市之一,是个非常古老的城市,始建于公元前332年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大帝时期。

乔治想起自己读过的关于这座城市的历史,亚历山大想要其承担自己的名号,成为古希腊的商业和文化中心,然后这座古城经历了时代的冲刷,和各大文明的洗礼,留下了许多历史遗迹;像世界古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亚历山大图书馆;以及在公元45年时由圣徒马克传入的基督教会,从此那里就成了基督教学术发展中心之一,甚至对于基督教的哲学思想也有很大的影响;因为那里有当时最著名的哲学学院;还是新柏拉图式的学院,当时那里还有代表着世界基督教思想和神学潮流的亚历山大神学院;然后又想起伊斯兰之后的过程,亚历山大依然是学术的碉堡;因为那里变成了伊斯兰的学术中心,西方和安德鲁斯的学者们在回家之前在这里交流学术…
服务员打断他说道:

看来你的内心很忙,顾不上我,告辞…

乔治明白了自己走神了,忙说道:

我只是在想亚历山大市悠久的历史。

但是我爱埃及,特别是亚历山大市,亚历山大肯定是个有历史渊源的城市,你以前去过那里吗?先生

你吊起了我对她的向往,你是穆斯林吗?

不,我是基督徒…

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伊斯兰是怎样进入埃及的?

穆斯林和拜占庭人之间发生了战争,当时埃及的科普特人在和穆斯林一起并肩作战。

信基督的科普特人吗?

科普特人是埃及的原住民,但也不是说他们全都是基督徒…,穆斯林解放亚历山大的时候,市民们享受到了信教自由,他们收留并保护了犹太难民,还从来没有干涉过教堂事物。

那么,你要是喜欢穆斯林的话,为什么不去信仰伊斯兰教呢?

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为什么要改变自己的宗教信仰,祖先的宗教呢?难道你能改变自己的宗教吗?

也许吧,要是心里不相信的话,为什么不可以改信呢?因为改变是更适合于信念的。

我嘛不喜欢改变,也不喜欢伊斯兰苛刻的条件。

伊斯兰的苛刻的条件?

每天五次礼拜,天课捐,任麦丹月的封斋,朝觐天方,你不能撒谎,也不能偷盗,不能奸淫,不能背谈…等等。

但是他们却很享受这些啊,还把那当成是生活和幸福的提升。

也许他们是真的很享受,但我却不,抱歉,我说的太啰嗦了。

我还没吃完呢,谢谢你宝贵的时间。

乔治上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整好了行李;准备好了离开这家宾馆到另一家,找了个提行李的,先把行李搬了下去,然后下楼来到大堂等贾马尔,等他刚办完退房手续贾马尔就到了。

看来你准备好了,对工作很积极啊。

是啊,我今天有许多工作要结束。

我们先把行李拿到宾馆里放好,然后我再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新的宾馆在哪儿?

在名叫目阿德的地区靠近尼罗河的一家宾馆。

离我的工作地点近吗?

开罗比较大,确切的说我不知道你工作的地点在哪里,凭真主的意愿,那里应该是合适的离你的工作近的,要是不适合的话还可以再换一家。

他们俩来到了新的宾馆,开了房间…

我等你,你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们再走。

我休息好了,我上去一下,马上就下来。

乔治马上就满面春风的下来了…

要是可以的话,我想去这里…,只是一家招聘公司,我和他们联系过。

这家公司在吉萨,不远,那儿离金字塔也不远。

很好,我多么想看看金字塔啊!

肯定的,你不可能来埃及旅游而不去参观金字塔啊。

金字塔是不是由于你们的宗教?

金字塔是由法老王建造的,法老的时代在先知(愿主赐他平安),还有耶稣(愿他平安)之前许多世纪的时候,其中许多世纪是信主独一的年代,也有一部分时期是黑暗的不信真主的,你不知道那位对我们的先知摩西(愿他平安)说‘我是你们最高的主宰’,还奴役以色列人最后真主淹掉了他的法老王吗?

奇怪的是这个故事我在《旧约》里,还在《古兰经》里都看到过。

精彩,说实话这两部经典哪一个对摩西(愿他平安)更加尊重和重视?

说实话,是《古兰经》,虽然他是犹太人的先知,但是…

抱歉,那到底哪一部经典对真主的先知耶稣(愿他平安)更加敬重和尊重,是《古兰经》还是《引支勒》或者像你们说的那样《新约》?

从一方面看是《引支勒》,从另一方面却是《古兰经》。

如何?

从对耶稣的态度,对他的道德的评价,不提他的缺点的角度看是《古兰经》更尊重耶稣;而从肯定他的升天,认他为上帝之子的角度看是《新约》。

那你认为把一个人当做神是尊敬他呢?还是对他的诽谤?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还要继续说:在有些版本的《新约》里说他是仆人,不是上帝之子,还有类似的许多话呢,在这些方面你是对的,但是你只是问我对限定的事物的看法。

我想你可能看过美国路德大学宗教信仰专业主任罗伯特•舍定厄教授写的论文:“基督是个穆斯林吗?”。

是的,我随便看过一点,感觉他有些夸大其词;因为耶稣怎么能是个穆斯林呢,伊斯兰可是他之后出现的?

任何人他说的话要是和你们的常理不服的话,他就要么是夸大其词,要么他就是个异教徒,要么他就是有悖科学的方针,他可是神学系主任,还是个历史悠久的大学,他没有改变他的说法,大学也在支持他,难道你不觉的吗?一个人为了建立部分结论是需要一定的人身自由和心理勇气的?

也许吧,我同意你说的部分话。

好,我们到了,你想要我和你一起上去吗?要不我等着,你跟我说个时间,什么时候结束,好让我过来接你?

我也不知道,你先跟我进去,看看情况,然后再说。

他们俩走进了那家国际招聘公司,要求见一下经理,然后助理说经理杰吉斯博士出去了,估计两小时左右就回来了,然后他们俩就和他说好两小时候后再来。

我们有两小时,这里离金字塔很近,你想用这两小时去参观一下呢?还是有别的什么约会?

我们去金字塔吧,然后再回来。

好的,然后他说:顺便说一句,这家公司的经理是你们基督教徒,但是是东正教教徒,不是新教徒。

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他吗?

我不认识他,但因为他的名字像助理说的那样;因为杰吉斯这种名字在这里只有基督徒使用着,而说他是东正教徒是因为我们这里的基督教徒都是东正教徒,没有新教徒,我知道你们彼此都批判对方是异教徒。

难道伊斯兰教内就没有个别派别相互批判的吗?

很遗憾,也有呢。

比如说?

有些人很极端他们否认《古兰经》,还批判先知(愿真主赐他平安)的弟子们,还有他的贞洁的妻子们,等等其他的一些妄言。

他们在哪儿?

在伊斯兰世界他们属于少数,主要集中在伊朗,伊拉克,还有其他一些国家。

你是说什叶派!

准确的说是其中的拒绝派,他们否定《古兰经》和圣训,还有其他的标榜自己为穆斯林的人,像白哈派,加迪亚尼派,等等。

那么你们跟我们一样了都成了四分五裂的教派了,一个批判一个?

不,我们不一样,因为大多数的穆斯林拥有《古兰经》在正确的传述着,正确的理解着,正确地诵读着它,但是你们基督教中没有任何人,任何派别不管是东正教,天主教,还是新教,没有任何人拥有未被篡改的《引支勒》,我想你们也很清楚这一点。

我明白你说的这些区别,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很像似,在埃及有没有什叶派?

几乎没有,尽管历史上他们曾统治过埃及一段时起也罢。

之后是你们杀了他们吗?

我们跟你们不一样,他们的政权不在了,但是人们自然地回到了天性和习惯上,其他人皈依了伊斯兰和经训上。

你说的: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是什么意思?

我希望你不要理解错了,只是打个比方啊澳大利亚的原住民去哪儿了?美洲的原住民又去哪了?

你能再说白一点吗?

你知道吗,一个个民族怎样被欺压了!甚至许多民族被残忍地种族灭绝了;而伊斯兰却是制止了不公,命令人们公道…,啊,看那就是金字塔,已经从远处为我们呈现了。

真庞大啊!

走到跟前才能感受它的伟岸,建筑的精妙的,我们在这里下车,乘马车过去,但是我忠告你,注意自己的随身物品。

什么意思?

世界上的许多旅游景点都是容易偷窃和抢夺的地方,这不只发生在我们这里,不过是手段大同小异罢了

难道照你们说的那样的话,不应该是穆斯林不偷盗吗?

穆斯林不是天使,他也会犯错,也有软弱和欠缺的时候,跟其他人一样,但是他的宗教信仰阻止他犯错,而其他人呢,他们的宗教却在督促他犯错。

这话怎么说的?

有些宗教-即使它的根源是正确的也罢-在督促人们去侵犯别人,杀害别人,偷盗别人,而伊斯兰严厉的禁止这些事,但是由于人们远离他们的宗教,疏远自己的伊斯兰美德和灵魂,你看到有许多教律禁止的坏行为,恶事;像偷窃,奸淫,饮酒,说谎,出尔反尔,自大等等,请,我们下车了。

看来这次旅游会很有意思啊。

贾马尔雇了两匹马,两人骑了上去;要去看金字塔,但是那牵马的人不会说英语,然后乔治让贾马尔要他们走快点,想在两小时内结束,最后参观完了之后,两人来到了车上,向那家公司去了。

我从心底谢谢你贾马尔,今天参观的很愉快,我们现在可以去刚才那家公司吗?

可以啊,其实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到宾馆找你的;现在一点钟了。

好的,我会给他打电话的。

乔治把手伸进口袋里,想拿手机呢,突然发现口袋里的部分现金不见了!找来找去就是没有。

看来我是遭窃了!

凭真主的意愿,也许是好事,也许你自己不小心弄丢了。

不会,我猜是刚才牵马的人,在我下马的时候从我口袋了拿的,还好他没有摸另一个口袋里面有我的钱包和证件呢。

知感真主,我跟你说了小心点,要防着点!

数目不多,先让我联系一下招聘公司经理杰吉斯。

乔治和招聘公司经理杰吉斯说好,要他差不多两点的时候到宾馆,跟贾马尔说了一声。回到宾馆后乔治要贾马尔和他一起上去到他的办公室继续探讨。

我不想打扰你,你可要和杰吉斯会谈呢。

我想会谈可能会比较短;因为那仅仅是准备一下明天的漫长的谈判,我还有几个重要的话题要谈,要是你不太忙的话。

我没事儿,你请说。

两人上了楼,乔治从房间内一个小桌子上端了两杯茶过来,两人坐下来说了一会儿话,这是门铃响了,是大堂的服务生过来告诉乔治说,招聘公司的经理在下面等他。
乔治迅速地拿上相关的资料,和贾马尔说了一声就下去了,看到杰吉斯五十岁左右年龄,中等身材,乔治开口跟他打起招呼。

你看要是方便的话,我们稍稍的讨论一下,为明天的会谈准备准备。

方便。

像我在邮件里说的那样,现在我需要聘用一部分技术人员,他们将要在开罗工作,但是我想要能力特别好的。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要是想见见他们的话,可以明天安排。

面试时你们有什么帮助可以提供给我的吗?

明天给你安排的这些人是我们替你筛选过的,要不然应聘的人更多。

你们是以什么样的标准筛选的呢?

肯定是照能力啊!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吗?

其中有没有一个条件就是说应聘者必须是像我们一样的基督徒?

杰吉斯有些生气的说:

第一:你怎么知道我是基督徒?第二这家公司的老板是穆斯林,我只是个经理而已,第三应聘者十个人只有一位是基督徒,剩下的全都是穆斯林,第四…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原以为你们相互之间有隔阂,有仇恨;所以我就是想弄清楚而已。

我们相互之间关系挺好的,不像你们西方人想的那样,或者不像你们喜欢的那样,实际上在埃及真正保护了基督教少数民族的是伊斯兰法律,因此历史上他们一直在和穆斯林们并肩作战。

好啊,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们不是以种族为标准来筛选的。

你放心,完全以能力选的,实际上当时应聘的人这基督教徒的人数比实际还要多呢。

什么意思?

十分之一,也就是说那要比在埃及的基督徒的人口比例还要多呢,不顾怎样明天我再跟你说个这方面的事,不知你听了后会喜欢,还是不喜欢?

好的,我现在需要上去一下,因为有个朋友在上面房间里等我…,我这位朋友是一位埃及人穆斯林,那我们明天早上九点在公司里见,我希望能见见更多的人,好好选一下。

好,就这样,明天我等你,明天会让你满意的,凭真主的意愿,因为埃及拥有丰富的人才。

乔治上了楼,跟贾马尔说了声道歉,要他一起下去到宾馆餐厅吃午饭。

我可以问你一个比较直接的问题吗?

你请说。

恕我直说了:你一天到晚陪着我,接送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好处多了,很明显的。

是什么?

在我们的宗教里帮助别人有着很高的地位;因为那是一种很好的接近真主的功修。

你的好处就这么点吗?

不,还有一些别的好处,像招呼我兄弟的朋友,还有比这全部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号召你加入伊斯兰。

抱歉;这最后一点么,我不觉得你能得到,但是你的现实一点的利益是什么呢?你想要多少酬金呢?

相信我,我没有考虑过这些,你自己看着给点,但是开始的前三天除外,因为那是你作为我们的客人应该的。

今天很充实,时间也不晚,但是我想在房间里完成一些工作然后早点睡,谢谢你,我们明天早上八点钟见,然后去那家公司,因为我和杰吉斯约好九点见面的。

好的,那正好,凭真主的意愿。

乔治伸手摸了摸口袋想拿钱包,要买单,可是钱包没在身上。

看来我把钱包落房间里了,我上去一下马上回来,你等我几分钟。

现在拿钱包干什么呀?

我想给这位服务员一点小费,哪怕少点也行。

给这是一百埃镑,因为你即使拿到钱包也没有埃镑啊,明天凭真主意愿,我兑换一点,你再还给我,这样你上去一次就好了,现在已经五点了,你还有许多工作呢。

谢谢你,贾马尔。

(4)

乔治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开始了工作,然后他想起钱包,找了一下没找到,搜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找到!确定不在了;然后感觉很烦恼;因为里面有自己的身份证件,还有大量现金,想了许多,然后给贾马尔打了个电话…

我钱包在哪儿?

你不是说你放到房子里了吗。

我希望弄清楚,我是放到房间里了,但同时也留你在房间里啦,然后回来时却不见了。

你什么意思?

别以为给我一百埃镑就能骗得聊我,你现在就把钱包送回来。

抱歉,我没有拿你的钱包。

钱包当时在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在里面,还有谁会拿走呢?

我再说一遍,我绝不会拿你的钱包的。

你跟我说:你要获取真主的回赐,你要服务你兄弟的朋友,而现在所有的事情明确了,看来你们的宗教是个盗窃的宗教,在一天里我两次被盗了!

我希望你不要污蔑伊斯兰,我没有拿你的钱包。

那钱包去哪儿了?难道会自己飞走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话呢?

你要是在早上九点之前没把钱包送过来的话,我就要报警了,你今天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帮助人们是宗教功修,看来在你们看来偷窃别人也是功修啊,不多说了,我们说好了明天早上八点,你带着钱包过来。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句好话。

乔治挂断了电话,躺在床上既生气又茫然…

看来卡赫要看我笑话了!谁让我到这种国家了呢,难道是为了了解伊斯兰吗,偷窃的宗教?今天我被偷了两次,而贾马尔还跟我说要我信仰伊斯兰!这事可真荒唐!

乔治又回想了一下最近一小时的经过,既生气又紧张,他很清楚自己生气的原因不是因为钱包内的那点钱,也不是里面的身份证件,尽管那很重要。生气的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想一个小孩一样被别人拿着宗教的幌子给耍了,他想发个信息挂失自己的身份证件,但是又放弃了,想了想自己还要用呢,他希望贾马尔明天能把钱包还给他,好结束这下流的戏剧…,然后又想起明天早上的约会,自言自语道:

还好明天早上要见面的是个基督徒不是穆斯林,这可能会是他稍稍的跟我亲近一点的…,然后他决定联系一下他,告诉他事情的经过;

你好!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没有没有,只是我被人偷了,是在和你见面的时候房间里等我的那位穆斯林朋友干的,我想咨询一下你,该怎么办呢?

肯定是他干的吗?

很遗憾,是的,我把钱包放到房间里了,然后他也在房间里,然后回去时钱包不见了。

也许你应该再仔细找找看,或许你自己落在什么地方了。

我确定过了,他以宗教的名义戏弄我的时候,我有多傻啊!我已经警告他了,他要是明天早上不送回来的话,就要报警了。

我希望他能还给你,而警察么一点都没用;因为照你说的话分析,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是他偷的啊。

是的,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你和他约好明天什么时候见面的?

八点钟。

好的,你可以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吗?我试着和他联系一下。

好的,这是他的号码。

我希望你能安心,明天我们在一起想办法,不管怎样希望他能把钱包还给你。

打完电话乔治感觉稍微有些轻松,打开邮箱有一封扎奴里克的来信:
尊敬的乔治 我希望你能在埃及玩的开心,像我在利比亚开心一样,这儿的人很热情,很有礼貌也很虔诚,也许在我们西方人的习性和这些阿拉伯人的区别是,对他们来说道德素质是他们宗教信仰的一部分,而不是像我们西方的看法那样一种有用的装饰,能在人们面前带来益处;跟我们说说你的情况。 扎奴里克
然后他回复道:
尊敬的扎奴里克 你在利比亚的好心情也带给了我好心情,但是我希望你还是要小心提防那些穆斯林,而我呢到现在已经被这些埃及穆斯林偷窃了两次,其中一次还是一位号召我加入伊斯兰教的人干的,跟我站在一边帮我的只是一位像我一样的基督徒,我现在多么希望能够早点结束工作,回到英国啊! 乔治
然后又给琳维发个他的要他小心提防穆斯林的信里回复道:
尊敬的琳维 很遗憾你警告的事情发生了;在埃及我遭窃了,尽管你以前提醒过我很偏向伊斯兰,但我还是相信那是一个道德型的宗教,也许犹太教和基督教都被篡改了,而伊斯兰则不然,可实际上这是一个根本就没道德没素质的宗教,我会慢慢告诉你事情的经过的,但是我想起你曾警告过我,我却没在意。 乔治
他还收到了一些同事发来的关于他的疑问的邮件,可他没有任何兴趣去阅读,所以就关掉了电脑,躺在了床上想睡会儿,可睡不着,起来打开了电视打开bbc英语频道,看了一会儿新闻,然后无聊的翻着频道,最后看到一个英语的伊斯兰频道。
但是的节目谈的是伊斯兰教内的美德,还说穆罕默德(愿真主赐他平安)被派遣只为了完善美德…,然后自言自语道:

也许这伊斯兰民族对人是区别对待的,是双重标准,我可真讨厌这种有双重标准的宗教!

他生气的看不下去了,决定再睡一会儿,就这样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凌晨三点的时候突然醒了,起身去了卫生间,就在要出去的时候目光落在了水龙头旁边的钱包上!顿时想起来中午自己在下楼找杰吉斯之前用了一下卫生间,然后急急忙忙拿上文件就下去了,没注意自己忘记了钱包直到现在;然后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他瘫坐在床上,感觉天旋地转的,该如何向贾马尔道歉呢?自己可是伤害了他,在确定之前还怀疑他偷窃,甚至更过分的是自己可是血口喷人啊,而且亚当还多次提醒过自己别太冲动,别太感情用事…现在还能怎么办呢?

(5)

早晨八点钟,贾马尔来到了宾馆,要大堂服务员给乔治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在等他,然后服务员说:

英国乔治?

是的。

今天早上他被救护车送到医院了,说是血压太低。

回来了吗?

是的,已经回来差不多两小时了,不知现在是睡着还是干什么呢?

我希望你现在联系一下他,跟他说有个叫贾马尔的人想要上来看望他一下。

大厅的接待给乔治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贾马尔来了,然后他要他上楼来,贾马尔上来后,乔治带着一脸的憔悴和疲倦给他开了门,

对不起,乔治,相信我,我没想让你伤心,这是我妻子的首饰包,先放你这里,等银行开门了,我再去给你拿现金;因为我没能把钱包找回来,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

所有这一切是害怕警察吗?

对于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警察什么事也做不了。

那你为什么拿来了你妻子的首饰啊?

你远来是客,理应尊重,然后现在你遇到灾难了,我们理应帮助你,另外我不想玷污你眼中对伊斯兰的形象。

你还在坚持说拿钱包的人不是你?

肯定不是我,但是现在我不想和你争论,免得你受累。

你要是我的话,你会怎么办?

说真的我不知道,因为这建立在对我来说钱包的重要程度,和我对钱包的需求程度,还有我的心理素质。也许我的数学专业使的任何事情都变成了数据计算了。

假如你干了我一样的行为,然后你预计我要是你的话会怎么做呢

原谅我不想回答。

你估计我会像你现在这样做嘛?

说实在的,不会,但是你是应该的。

你要是说了那样的话,然后又自己找见了你的钱包的话,你要怎样跟你的朋友说呢?

你找到了吗?

仅仅是假设,你试着继续和我这理性的假设好吗。

那我必须要跟朋友道歉了,我知道那对我来说很艰难,会让我很难堪的。

假设你向他道歉了,然后他拒绝了,他忘不了你的行为的话哪?

那也没话说,不过还是应该原谅人,宽恕他;因为真主是宽恕的他喜欢原谅。

那么我向你道歉;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钱包…,就为此我的血压降低了,然后被送到了医院,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再次重复我的道歉,请原谅我,因为真主像你说的那样,他喜欢原谅。

贾马尔擦了一下禁不住流下来的眼泪…

我原谅你了,但是我能说的是从昨天到现在我,还有我妻子,英国的我兄弟巴斯穆,还有亚当,我们一直没能睡觉。

你告诉他们了吗?

大地对我来说变得很狭窄了,我一直在想解决的办法,我联系了杰吉斯,他劝导我说伊斯兰的道德是怎样的,我不想成为你们的麻烦,真主说:“我们的主啊!求你不要让不信道的人迫害我们。我们的主啊!求你赦免我们,你确是万能的,确是至睿的”(受考验的妇人章5)。

我真的很抱歉。

尽管很伤心,但是我就当是事情结束了,就当是什么也没发生,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很好,但是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我原谅你了,但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就是你也忘掉这事儿,注意你自己,要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我同意你的条件,但是前提是你也要忘掉我的失礼。

好的,你吃早点了吗?

还没有呢。

我被邀请去吃早餐,但是你要快点,要不和杰吉斯的约定要迟到了,我先去楼下餐厅里等你。

就五分钟,我马上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