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乐观和期盼

乐观和期盼

乐观和期盼

(1)

乔治开始了对基督教的阅读,他阅读的重心主要集中在《旧约》和《新约》以及其他附属经典的真实性上,他觉得自己总是在回避这个问题,因为比较敏感,但是现在必须要深入的了解一下了;好确定自己的圣经的真实性;因为最难以面对的就是圣经成为我们怀疑的起源,乔治一直在阅读,直到护士送午饭过来了,然后他一边吃着饭,一边继续读着…,护士过来给他量体温,而他在专心致志的看书,然后她对他说:

你像是个学生,要考试了!

呵呵,是啊,我是个生活大学的学生,而我的考试呢就是,要么我成功然后成为幸福的,要么我失败然后成为一个悲惨的人。

看来你是个哲学家!

关键是要在考试中成功呢。

在生活的大学的考试里及格很困难,许多人很遗憾的会失败的。

为什么?

因为他们想要失败,不想要成功。

你要么是个哲学家,要嘛你是在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违背现实。

我在说哲理,你能允许我回去吗,我还有工作呢。

乔治因为她奇特的说话方式而吃惊的笑了,她怎么能撂下这么深奥的哲言,然后结束她的话,快速的回去呢…,大多数人想要在生活的考试中失败是什么意思?能说通吗?不管怎么样,她在医院里和他在一起,下次再遇到她,就要向她问个究竟…
汤姆来看他了,他正在专心阅读,然后乔治没有注意到他,他一直走到了他身旁,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你肯定已经认识了基督教及其全部的教派。

汤姆‥,欢迎你。

今天你怎么样了?

好了,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没想到你今天会过来。

我选择了一个自己认为卡特丽娜多半不在你旁边的时间。

为什么呢?

我觉得吻她的那件事上我错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样干了,现在想来你肯定不喜欢我和她接吻,同时你也不相信我的话,在这个事情上你是有理的。

乔治笑了笑,说:

事情很简单,但是你为什么要对布拉德说,你喜欢卡特丽娜,你经常在亲吻她,享受着。

我说过那样的话吗?

这就是你诊所的经理布拉德在今天来看我时说的话。

你本来就不相信我,现在怎么可能相信我呢?他是下贱的撒谎的人。

你说的可是你自己诊所的经理,今天早晨当着卡特丽娜的面他对我说了这话,你难道没有对他说我将要去托拉博拉山区吗?难道他也猜到了我们谈过这个话吗?

哦,我被迫要告诉你有些事儿,我本来不想说的。

你请说。

我本来就知道,布拉德我的经理或者我的助理很坏,没道德,但是我没说什么;因为他以前在找女人的时候帮过我,然后相信我,从你起初来我的诊所开始我变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了专心的阅读,研究和对宗教,和对让人幸福的方式的探讨。但是布拉德不喜欢这样,他跟我说过许多次,甚至还以他手上的一些我和女病人的旧照片威胁过我‥,然后我发现他在我的办公室内安装了摄像头和窃听器,他用这种方式知道了,甚至录下了我在联系别人时说过的话,还有诊所内发生的任何事;直到三天前,我才知道了这件事,然后我和他为这事吵了起来,我警告他要开除他,然后他就威胁我说要直接在互联网上公布我所有的照片,和他手上的录像;这就意味着吊销我的医生资格证,我不知道现在怎么办呢?你相信我的话吗?要不相信也没关系,因为你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听起来就像是个很遥远的幻想故事,但是我有证据能证实你的话。

哪些证据?

在我最后一次去你那儿的时候,我刚出你的办公室,布拉德就遇到我了,然后就跟我说起了托拉博拉山区的事儿,我确定你在说话的过程中没有出过房间,他也没有进来过。

那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

这事儿让我觉得很惊异,我说:也许这是凑巧,或者就是所谓的远距离心灵感应。

相信我,已经把全部的真相都告诉你了,你看着办。

护士敲了一下门,然后迅速走了进来。

很抱歉打断了你们的谈话,医生现在想要和你谈话,他这就过来了。

请他来呗,什么事儿?

医生来了‥

你好乔治,不好意思!突然地来看你,只是因为事情紧急。

你请说。

你剩下的化验结果刚才出来了,你需要尽快的做一次外科手术,明天就在这个时间。

看来问题很严重。

事实上,我必须要对你说是的,所以在这个时候我来了,然后你有时间在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考虑好,并且签订外科手术同意书。

考虑,签字‥还有决定!

我必须要给你解释说明各项细节,我们发现造成你身体发烧的那种病毒会损伤一部分脑组织,还会伴随有发烧;而且我们预计对脑组织的损伤会是在明天晚上八点之后。也就是说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开始了手术,很遗憾!手术的成功率只有60%。

那另外的40%呢?

有一部分脑组织有些缺陷。

那是什么意思?

抱歉,我现在还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也许不会发生什么事儿,也有可能引发别的什么事儿。

现在就要我同意,并且签字决定!

是的。

要是我没有同意手术的话,结果会怎么样呢?

你要签个字就是说医生要求你做手术了,你拒绝了。而我认为对你来说,虽然属于一种新的情况,但是做手术是最好的。你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

没有,除非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其他的重要信息。

没别的了,再说了我说这话的话,那肯定是在医疗小组会诊之后的,而这就是他们共同的意见,如果你有什么别的问题,在任何时间你都可以问护士,他们就会马上联系我,然后我会回答你的任何疑问的。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做好决定。

我会好好考虑和咨询的,然后给你答复。

你应该简单的看待事情,不要担心,像你跟我习惯了的那样,因为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几个不同的形态而已,人还必须要与之共存,我要告辞了,明天早上九点钟我会过来看你的,你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在这之前你可以告诉护士,让他们联系我。

谢谢你。

医生走了,乔治陷入了沉默,直到汤姆的话打断了他:

乔治‥,我们要是不幸福的话,生命就没有任何意义,同样我们要是不信仰复活和清算的话,死亡也没有任何意义,唉,生和死的哲理真是奇怪!

不是,是生存的哲理真奇怪啊!为什么我们被创造了?归宿又是在哪里啊!

那你现在考虑什么呢?

我在想:我想要活还是要死?

这个问题不需要考虑,没有人不想活的。

那这样说的话自杀是为了什么呢?难道全世界自杀的比例不是一直在增加吗?我不还在前些天想着自杀呢吗?

奇怪,特别是像你这样的,自杀者是在以不幸结束不幸,而幸福的人是从来就不需要那样的。

在那想自杀的时候,好像全世界都变得很狭隘了,我自己在无限的伤心中,就像你说的那样就想一了百了。

难道你还那样伤心吗?所以才想着想死或者想活呢么?

说实话,自从我开始了我的幸福之旅,就觉得很幸福,常对自己说:那我要是真能找到幸福的话,会怎么样呢?

那你就要坚持活下去,直到得到真正的幸福。

我想要活,但问题是:生命想不想要我?你也看到玛丽了,她一直在坚持,她想生活,但是最后死亡还是夺去了她…

托靠真主,他会援助你的。

呵呵,你现在也开始信教了啊,汤姆!

我没跟你说吗,我已经改变了?相信我我没想到自己会改变,甚至都没想过要改变自己,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改变的,可是是真的改变了。

虽然我的情况这样了,但是有个问题:你是以前比较幸福呢,还是现在更幸福?

我可以先回答你在上次发给我的邮件里问到的,关于身体和灵魂的享受;我让自己的肉体得到享受,而使灵魂痛苦,然后我的身体也会同样的遭受痛苦!

那现在呢?

我还没有到达幸福的地步,但是至少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么倒霉了。

你要是到了我这个地步,你会盼着死亡,还是生存?

那肯定是活着了,而你要是以前问我的话,我会说要死…,因为死亡的痛苦会结束生活的痛苦。

我又想起来,在我当时想自杀的路上遇到的那位老人,他当时非常幸福,在非常快乐的和小孙子玩耍,我要是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多好啊。

关键现在,我觉得你必须签字接受手术,因为医生们比我们更了解情况,只是我建议你和先卡特丽娜商量一下。

我也这么想的,还要必须安排一下我以后的事儿呢,因为还有40%失败的几率呢。

我们朋友,乐观一点嘛,不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我们每一个人为所有的可能性做准备的话也无妨…,你会好起来的,而且还会得到幸福的,但是你别忘了把我也带上…,我就不打扰你思考了,明天再来看你,告辞。

乔治躺在床上,想着自己可能要面对的死亡的含义,他的女儿玛丽就在他的眼前,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者生命到底意味着什么?死亡是不是今世痛苦的一种解脱?还是今世幸福的结束?要是解脱的话,那么非常欢迎死亡,而要是第二种的话那就意味着他已经达到的幸福,认识到它了。他一直这样想着一边朝笑着对自己说:看来我要死了,我在钻研一件没有结果的事儿…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想,一看是亚当打来的。

哈喽,你好。

你好,乔治,我来只是想看看你,你身体怎么样了?

我在生死存亡之间,不知道离哪个更近?

我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60%的活,40%的死亡或者瘫痪。

还是不明白,你要是开玩笑的话,我可不喜欢开这种玩笑。

但愿我是在开玩笑,可这是事实,也许明天我要做手术,成功的几率有60%。

不管如何,感赞真主。

我多么想今天见你一面啊?

看来那不可能了;因为探视时间结束了,你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呢?

我也不知道,你能在明天早晨的探视时间内来看我吗?

我一定来,要是现在能来的话,我就来了;但我要你坚信人的寿命在真主的手中,不在医生手中,他们只不过是客观因素而已。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害怕死亡,还是对死亡无所谓?我所了解的全部就是死亡是真实地,重大的,会完全打乱生活秩序的。

别害怕,也不要着急;因为真主是最仁慈的,甚至比我们自己更疼慈我们。

相信我,我不知道:我害怕,还是我犹豫不定?或者我怎么了?我所能感觉到就是我必须要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你看不到我对自己的嘲笑吗?

什么嘲笑啊?

当我害怕死亡的时候,决定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难道在我面向生活的时候,重新安排不是更应该的嘛,而不是在我要离开的时候。

其实你本来就是在为重新安排你过去的生命而奔波,然后你还必须要安排剩下的寿命,但是你剩下的寿命只有真主知道它…,我这个人喜欢乐观,不喜欢悲观。

我的情况也不却定,你觉得我会死吗?

凭主的意愿,你会好好活下去的,而且会活到在你的幸福之路上得到幸福的那一刻的,到那时你就会真正的理解今世生活和死后生活的意义的。

‘死后的生活’这个说法真好,我要明天和你好好谈谈这个话题,抱歉,我现在需要给卡特丽娜打个电话告诉她这个事儿。

好的,你必须要征求一下你妻子意见,不好意思,我说多了,真主与你同在,祝你平安。

亚当,我真是欣赏你啊,明天我等你,祝你平安。

乔治挂了电话,亚当的那些话还在他的大脑里回响着,他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的重复着这些话,像:‘人的寿命在真主的掌握之中,而不在医生的手中。’,‘真主要比我们自己还要疼慈我们,’‘我喜欢乐观,不喜欢悲观’,‘当我们得到幸福的时候,今世的生活和死后的生活才会获得它的意义’…,他不知道为什么,亚当说的这些即简单又深奥的话会常常从内心里震撼他?难道是由于其中有秘密,还是由于他的诚实?还是由于自己在犹豫的状态下,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克服它…
乔治打断了自己一系列的想法;因为必须要现在给卡特丽娜打电话,告诉她实情,还要征求她的意见…

你好,卡特丽娜我想你了,我今天一直在等你。

我本来要去看你的,但是临时有事儿给耽搁了…

希望是好事儿!

实际上萨利有些学习任务,她要我帮帮她。

你现在在哪儿?

在家里呢,怎么了乔治?

我只是想和你商量个事儿;因为医生跟我说,要是我们同意的话,明天要给我做手术。

明天,直接做手术?为什么这么急?什么手术?

医生的意思就是说,我最好就是在明天晚上八点做手术。

亲爱的,你说什么?那我现在去医院里吧。

我觉得你最好明天早上过来。

什么样的手术?

脑部手术。

要在脑袋里动手术?那不危险吗?

也许吧,可是医生跟我说最好做这个手术,尽管成功率只有60%也罢。你觉得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今晚我要一直为你做祷告,明天早上我会带着迈克和萨利一起来的。

那我等着你,亲爱的。拜拜。

卡特丽娜跌了在床上,大哭了起来,她无法想象乔治的离开了她,或者离开她的生活…,要是手术失败了怎么办呢‥,他要是瘫痪了怎么办呢?怎么办?怎么办呢?然后她站起来为他做起了祈祷‥
而乔治却一直在为卡特丽娜和两个孩子考虑,他首先想到了钱‥,微笑了,因为他想起自己已经买好了人寿保险;也就意味着卡特丽娜和孩子们会得到一笔可观的赔偿。还有在这家公司的工作协议也会给他带来一笔钱,更何况他这是在出差的过程中得病的,他能肯定这些,但是他担忧要是他死了,卡赫会把相应的款项给他吗?因为卡赫只会为自己打算的…,他一直在想着这些事,想着想着睡着了…

(2)

乔治起得很早,吃过早餐后,感觉头很沉,满脑袋全是困扰他的哪些问题和想法,最后决定同意手术;可同时又很担心…,在手术之前他应该干些呢?卡特丽娜还有孩子们一直在他心里,怎么也忘不掉。
早晨探视时间刚到,他就看到亚当微笑着走了进来…

说点好消息,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好着呢,没什么新消息,我在等医生,估计一会儿就过来,哪怕他什么也做不了也罢。

你说得对,医生什么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全人类也什么都做不了。,

那到底谁能做点什么呢?

那就是无所不能的真主了。

亚当,你的真主是谁?

那就是你的主宰,全世界的主,现在不说这个了。

那你是新教徒了?

在你得到你所认为的幸福的时候,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那要等到我手术后活着的时候!

乐观‥乐观,我多么讨厌悲观啊!

今世就是建立在不幸上的,你也什么还要否定它呢?

今世只是建立在乐观上的,你应该放弃你那些胡言乱语。

说实话‥,难道你不觉得13这个数字很倒霉吗?

绝对不会,因为安排这个宇宙万物的只是真主,再说了中国人觉得13这个数字很幸运;因为这个数字的发音很像永生:就是说永远生存的意思,你不能把问题看成是一个神话故事,而放弃真主的方式。

虽然你是个新教徒,难道你就不把13当做倒霉的日子吗,即使和主麻日重上了也罢?你不知道吗,基督教历史上在犹大出卖他,暴露他的位置之前,耶稣最后一次和他的门徒秘密的聚会就是主麻日,当时在场的有十三个人?

我不相信神话,我来是给你宽心的,不是来和你讨论倒霉和乐观的,我想要我的朋友一直乐观地生活着。

你要我怎么样去乐观呢,手术成功的几率只有60%而已?

我们的主是怜悯的,慷慨的,他才是万物的掌控者,医生们只是因素,你要是乐观了,你就会很幸福,你可以生活的更好,手术的成功率也会更高;你要是悲观了,你的情况会更差,状态会更差,你能得到的只是怜悯的主分配给你的,乔治,你怎么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我只是试了一下你,想看看你会怎么回答,要不然的话,我也讨厌神话故事和谎言,我从你身上学到了乐观…,但是你告诉我:一个人要是到了像我这样的地步,他怎么样去乐观呢?

卡特丽娜带着迈克和萨利到了,他们急切地进了房间,冲到乔治的床边…

乔治你别动了,你怎么样了?

爸爸你怎么样了?我们很担心你。

爸爸发生什么事儿了?

亚当自觉地退了出来;给家人一个机会在手术之前和他们的父亲坐一会儿‥

我要先回去了,抱歉打扰你们了。

哦,欢迎你亚当,抱歉我没注意到你在呢。

别别,你别走,我要你留在这儿呆,除非你有急事。

我没什么事儿,我就是不想打扰你们。

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在这儿我们会很幸福的。

乔治把迈克和萨利叫到了身旁,让他们俩坐在了床边上‥,问他们俩学校和家里的事儿‥

爸爸,我们都很好,你什么时候回家呢?

妈妈说你要在三天后回家,然后我们会一起去罗马的。

我已经买好机票了,出发的时间是十天之后。

买好机票了?怎么会呢?我觉得自己的情况还不允许。

别担心,你会好起来的。

亚当你觉得怎么样?

很吉祥的决定,在真主的意欲之下会实现的,这就是你问题的答复。

什么问题?

你不是问我吗:在像这样的境况下你怎么样乐观呢?

把所有的事儿交付给怜悯的慷慨大方的真主,那会使我们在生活中很淡定的。

卡特丽娜两眼含着眼泪说道:昨晚我整晚都在哭泣,一直在为你做祷告,然后我觉得哭泣对你来说没有用,而对你有用的只是我的祈祷。今天我来得有些晚,那是因为今天早上我去预定行程了,乔治你看怎么样?

卡特丽娜,我能拥有你是我的荣幸,就这样定了…,我美丽的萨利你告诉我:要去罗马了,你是不是很兴奋?

爸爸,很兴奋,我想看看特莱维喷泉。

特莱维喷泉是什么呀?

是个巨大的喷泉,我们在地理课上学过了。

我想去看看圣天使城堡,那是为了埋葬历代皇帝的骨灰而兴建的城堡,之后改成了博物馆,就像我们在地理课上学过的那样。

而我想去看看圣彼得大教堂。

看来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希望都能落实。

两个孩子高兴地欢呼了起来,他们亲吻了父母亲…,而亚当退到边角里独自坐了下来;避开特别的家庭谈话,兴奋和幸福地谈到了旅行…,直到卡特丽娜对孩子们说:

现在九点了,司机在外面等你们呢。

好的,再见爸爸…

再见,亲爱的

乔治看了看单独坐着的亚当…

抱歉亚当,你不觉得难受吗?

为什么呀?

为我们的去罗马啊;因为你是个新教徒,不是天主教徒。

我不难受,我还要督促你去哪里呢;好让你更全面的了解基督教的各个不同的派别。

亚当,你这个人真是奇怪!!

只要我们想真正寻找幸福之路的话,那么我们所有的努力和附带的了解都是对道路的一种阐明,我们必须要全力以赴,我以前不是还鼓励你去了印度和古都斯了吗?和这有什么不一样的?

不一样的就是在我们和天主教之间有仇恨和战争…,你们新教徒不是在三十年战争中杀害了几百万天主教徒吗?

像这样野蛮的屠杀是任何人都不喜欢的,再说了是谁告诉你的我是个新教徒?也许我是个天主教徒?你这次旅行回来后我就告诉你。

看来你就是个天主教徒,因为你和卡特丽娜身上有几个共同点…,我会在这些日子的阅读里,还有旅行的时候好好地了解了解天主教的,要不然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其中有些奇怪的偶像崇拜,我也不喜欢那些满是雕塑和画像的教堂,简直就像是佛教的寺庙。

那你喜欢屠杀别人的新教了?

这句话就给我肯定了你是天主教徒。

我的意思不是这样的,在你寻找幸福的过程中,你要从现有的各个团体中寻找真理,到那时你会得到真正的幸福,愉快和安宁。

卡特丽娜送走了孩子之后,回到了房间里:

抱歉,回来迟了,因为迈克和萨利在跟司机回家之前跟我要了一点果汁和三明治。

卡特丽娜,谢谢你安排好了这次旅行,你从我心里打消了对死亡的担心,这两天一直在困扰着我。

每当人的灵魂升华的时候,所有的真理都会显现在他的面前,他就会明白死亡是真实存在的,可能会出现在任何时间,所以他就不会成为生活的浮华和欲望的奴隶,在这个世界里的物质也不会影响他的思想和目标…,理解自己的存在和归宿的人会很简单的明白,他活着就是为了死亡,他死亡也就是为了活着,然后就是永生。

好精彩的哲理:我们或者是为了我们死亡,我们死亡又是为了我们永生,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死亡的痛苦。

耶稣为了人类忍受了痛苦,所以说痛苦是永恒的救赎的基本成分,我们对痛苦的忍受是我们喜欢耶稣的表现。

那这今世又是为了什么?

它的作用就是为了服务上帝而利用它,只是为了服务上帝。

亚当,你看呢?

看什么啊?

就是说生活就全是为了服务上帝,以及为他的喜悦而奔波。

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但是服务上帝不仅仅局限在祷告中。

卡特丽娜诧异的说:

说得好,我们常常忘记了,很遗憾甚至连牧师们都忘记了,全部的生活都应该是为了上帝。

乔治用讥笑的语气说:

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一直重复着的那个问题:是谁在以正确的方式崇拜疼慈的上帝?又是谁在崇拜偶像或者石像,然后称作是上帝?

亚当坚定地说:

也许这是历史上最重大的一个问题。

乔治,你好像在暗讽我们之间对于上帝的分歧。

你的意思是?

我们基督教统一认为,上帝是由三位组成,而且统一认为这三位中的第一位是上帝,第二位是他的儿子,第三位是圣灵,三位是一神。尽管我们后来在圣子和圣灵的属性方面有了分歧也罢。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事儿,因为我一直在尝试,不去考虑这个问题,我没有明白三位是如何成为一位的,一个神又是三位,本质上相等的,在属性和秉性只有各不相同的,同时所有的神灵是一神!

这是基督教内最难得一个问题,我建议我们在罗马的时候再谈论这个话题,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在像这样的地方是不可能说清楚的。

没关系,我也一样不能理解,对于我们为了崇拜他而穷尽一生的上帝为什么不能很好的认识一下呢,甚至理解他变得很困难?甚至我看不到在我们和佛教徒有什么区别!!

相信我,我不会逃避了,因为这是每一个基督教徒的问题,不管他跟的那一派,所以我们将要在罗马深入的探讨这个问题。

亚当笑了笑:

要我说呢,我还是赞同卡特丽娜,因为这是个很重大的问题,而且是个最主要的内容,不应该像这样急急忙忙的讨论,因为一个有理智的人不可能坚持信仰自己认为是偶像崇拜的宗教,而天启的宗教也不可能是偶像崇拜的宗教。

呵呵,那这么说,我也要同意你们的话,俩位天主教徒,而且我还相信有时候每个基督教徒都会觉差到偶像崇拜的思想的。

卡特丽娜诧异的说:

你也是天主教徒吗?亚当

有时候他叫我天主教徒,有时候他又叫我新教徒。

呵呵,现在我确定了他是个天主教徒。

乔治他们说笑的时候医生进来了,微笑着走到了乔治的床前。

你好,我本来就肯定,不管我怎么样说你,你都会这样开心的。

你好,但是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任何一个有文化,有信仰的人都必须是比其他人更加顺从真主的。

但是谁是真主?

我就说嘛,你实际上是一位哲学家,我是个基督教徒,我不想谈这个问题;因为我自己都没弄明白,虽然我为此而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我最后确定了普慈特慈的全能的真主,而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可是我觉得那远远不够,我怎么会崇拜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主宰呢?

你在绕哲理,问题是你签好做手术的决定书了吗?

没有,但是我准备好签字了,是不是这样?卡特丽娜。

有没有什么可以增加手术成功几率的办法?或者有没有更好的地方能做这手术?

对这类手术,德国有一家医院做的比较好,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的情况不允许转到另一家医院,因为必须要今天把手术做掉,而且昨天我们已经联系了在德国的顾问,已经有许多把握了;对于能增加手术成功系数的事项,也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了。

有没有给我们的忠告?

就是快点签署决定书,我们会在五点的时候开始做各项检查,今天晚上八点开始手术。

主刀医生是谁?

外科专家,史提芬•迈克博士,他是顾问专家医师。

你可以把文件拿给我们了,好让我们签字,要是有什么别的建议的话,请直说。

没什么就是希望你在手术前能一直高高兴兴的,因为据我的学术尚未经验证的经验来看,乐观的积极的心理状态能使手术的成功率更大。

很好,也许在乐观的说法上你和亚当是一致的。

我觉得所有的有理智的人都会同意这个说法的,当然你也是其中之一。

甚至卡特丽娜可能还要超过我们呢,她已经预约和安排好了,手术后的旅行。

很好啊,在做完手术后你只需要一个星期用来休息和复查,然后你就可以出院了‥,但我们会建议你们在做完手术十天以后才可以旅行。

感赞真主,预定好了从今天起十天以后。我觉得自己估计的很好。

是啊,你做的很棒,你知道吗乔治,我祝福你,你拥有非常优秀的妻子和朋友们。合同会马上送过来让你签字的,我要开始做手术的准备工作了,祝你早日康复。

医生走后,乔治看了看卡特丽娜说:

看来手术已经准备就绪了,在手术前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想给你安排一下有些事情。

好的,你说?

我把所有的财产的详情写了下来,在我死后别有什么损失,而且我已经写了遗嘱,所有的东西都归你和我的两个孩子。

乔治,你别这样说了,你会好好活下去的,你会健康的站起来的。

抱歉打断一下,虽然我很乐观,我也很肯定你能平安无事的出来,但是这个事情非常非常重要;你要是不做的话,那么你肯定浪费了一部分财产,抱歉!你甚至有可能剥夺了你妻子的一部分权益,你要是实践了某些教会的教义的话。

我没听懂你的意思,你是个有信仰的人,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

你的父亲和母亲怎么办呢?

差不多有十年我没有见过他们俩了。

也许这还不是时候,但是那肯定是错误的。

我也同意,为他的父母我说过他好多次了,我有多盼望我的父母亲要健在多好啊。

看来你们俩今天是统一针对我的,我跟你们保证:要是手术后醒过来了的话,在旅行之前我会去看望他们俩的。这次手术就像是我生命中的分界碑。

你要是在遗嘱中提一下他们俩的话,那就更好了。

是的,圣经也嘱托人们孝顺父母:‘确实上帝嘱托了说:你要善待你的父亲和你的母亲。’

可是,圣经的教导有些时候在我这里有些矛盾;比方说我也读过你说的这句话,但同时我也读过:‘谁来找我,而他还没有使他的父亲,母亲,妻子,儿女,弟兄和姊妹甚至自己生气的话,那他就不可能做我的徒弟。’

在天主教内,要是在我们的内心里产生什么矛盾的话,就像你说的那样的时候,我们就把问题交给神父,让他做仲断,而在新教里,他们就要在这方面费好多精力了。

你想要我们回到讨厌的,跟理智抵触的,接近于偶像崇拜心理的教皇制吗?我们以后再说这个话题,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到我们刚才的话题上,由于你们俩的嘱托,我会在遗嘱里把父母亲加进去的,我马上就让你们俩为我的遗嘱做见证。

这是很重要的,但是我还是肯定你能够平安的出来的,要是真主意欲的话!

另外我在一个月前更新了我的人寿保险,这可是在我死后你们的保障。

保障只是唯一的真主,这些只是因素罢了。

对于房子‥

你只要把你所有想说都写在遗嘱里就好了,现在最关键的是我们虔诚得向真主祈祷,求他使你痊愈,让手术成功,而我对此很肯定,然后他笑了笑说道:你别忘了,我还想要你从罗马给我带礼物呢。

卡特丽娜擦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流下来的眼泪,为亚当的玩笑而微笑了一下。

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虔诚地向真主祈祷,你想让我们从罗马给你带什么样的礼物呢?

呵呵,罗马没有印度沉香油,也没有意大利油,我不会从梵蒂冈给你买天主教礼物的。

我不要这个,也不要那个,我要两个礼物;第一要即高档又便宜的皮包,要是不便宜的话也不要。第二我想要足球运动员卡纳瓦罗的大幅照片,他可是意大利足球界传奇人物。

既高档又便宜的皮包,我觉得够呛,呵呵,除非要是我们能在意大利遇到穆推尔•热赫曼的话。

你在印度嘲笑了穆推尔•热赫曼,现在又想在意大利嘲笑另一个穆推尔吗?

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是个体育迷!

卡纳瓦罗在去年的世界杯上获得了最佳球员的称号,大多数意大利球迷认为他是前任传奇足球人物弗兰克•巴雷西的继承者,再说了比起看体育我更喜欢参与运动,但这只是我的要求。

如果你想要梵蒂冈的十字架的话,我会给你带一个,乔治要不带的话。

你们俩针对我的时候,一致的还真多啊。

谢谢,我只是逗我的朋友而已, 你们能允许我回去吗?

就在这时,汤姆进来了,看到了他们的欢笑。

看来这里有什么新消息啊,乔治,好让我们放心。

没什么新的,只是我的朋友亚当想要我从罗马给他带个礼物;既高档又便宜的意大利皮包,所以我们在为这事儿说笑呢。

从罗马?你想去罗马做手术吗?

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亚当,亚当这是我的医生,我的朋友汤姆,我要今天做手术,然后十天后再去罗马,跟我的爱人卡特丽娜和我的孩子们一起旅游,我不知道怎样给他带礼物?

像这样乐观的精神真好,手术方面有什么变化么?

没有,只是我对生活的看法变得乐观了,这是卡特丽娜带的我的,还有从亚当身上学到是。

我们多么需要学习乐观啊,因为有许多心理疾病解决的办法只是乐观的心情,只是这学起来可就难了。

你跟亚当坐坐,他会教给你的,因为在这方面有很丰富的经验。

那我还必须要跟幸运的做他的学生,跟他学习一下了。

说实在的,在和你座谈的过程中,我用来引证的很多回答是我从他那里,或者从卡特丽娜那里得到的…,我还记得呢,我说的那句话,就是:我们必须简化所有的事物,而不是去复杂化,这就是我从亚当口中听来的。

很好,在从你口中听到这句话后,这句话本身就已经改变了我的一部分思想,和我的秉性,因为我的习惯和我的阅读都是趋向于刁难,而不是简化。

乔治是个夸人高手,事实上是我跟他座谈的,然后我从他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因为我只是个咖啡馆的服务生而已,他可是我的老师,我的教员。

卡特丽娜笑着说:

既然我们大家开始相互称赞了;那这里也有汤姆的一份功劳,是他结束了困绕着乔治的那些疑问。

汤姆诧异的说:

抱歉,只是确认一下而已,是今天要做手术吗?

你看来没相信我,是的,我觉得你还是需要学习一定的乐观精神,我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现在需要的只是自己安静半个小时,写点东西;然后生死全凭真主了。

什么时候开始手术?

五点开始做准备,手术八点钟开始。

亚当看了看手表:

现在我要向你们告辞了,因为我必须要回咖啡馆了。

我很欣赏你亚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等等,亚当,是我的名片,我希望能和你认识一下,和你坐一会儿。

你们俩必须要见见,亚当,看来汤姆跟以前我跟你说过的不一样了。

很荣幸能遇到你,抱歉,我没有名片。

然后他取出一张纸,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递给了汤姆,然后道了别,走了。

虽然我和亚当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人很好,你在昏迷的时候,卡赫来看过我们,就因为他是个服务生而讽刺他,可他什么也没说,只说了一句他的价值在他心里,来源于自己的内心而不是来自外界。

我很有必要见见他,认识他。而新鲜的是你承认了我的改变,乔治!

乔治的电话响了,然后他向卡特丽娜和汤姆说了一声抱歉,拿起了听筒,是他的老板卡赫…

看来你现在好点了,我今天去看你了,你昏迷着,你旁边有个服务生,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很好,服务生是我的朋友,我不许任何人说他的不友好。

呵呵,恭喜你,董事会决定给你颁发奖金,因为你能在一个月内连续签约完成三个大单。

谢谢你,也谢谢他们,也许这笔奖金是由于我交付了贿赂。

别提那事儿啦,你什么时候能上班呢?因为你还没有递交休假申请呢。

我也不知道,我今天就要做手术,然后还要去罗马旅游,等我回来我就给你写申请,然后再决定是继续工作呢还是辞职?

看来你很固执,或者很疲倦了,我从没见你这样说话。

很遗憾,我超越了自己的原则,我当了一次贿赂本杰明的工具。

你肯定是因为手术而紧张了,我会以后联系你的,再见。

再见。

发生什么事儿了?亲爱的!

这就是卡赫,他跟亚当完全相反,没有礼貌,没有道德,更没原则!

在我们的社会当中许多像他那样的人都是由于过分的看重物质生活,无神论和远离宗教的原因造成的。

汤姆接着补充道:

在我看来背离真主是人类社会中所有问题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急躁,颓废和灾难的最主要的因素。

要是你卡特丽娜说这样的话,我能理解,但是他们说这样的话,还真是稀奇!!

呵呵,你不是说你相信我已经改变了吗,然后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所有的学术研究都是肯定这一点的,但是真正的灾难是在宗教人士中。

你是指天主教的教皇制。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来只是看看你,希望你们俩允许我回去,我会明天再来看你的。

谢谢你汤姆,我很高兴你来看我。

汤姆走了之后,卡特丽娜转脸对乔治说:

汤姆是真的变了!

是啊,宗教会改变一个人的一切。

真好,看来你也改变了,乔治!

可能吧!

我也要回去看孩子们了,我会专心为你做祷告的,然后五点钟再回来看你。

你必须要回来,我会准备好所有相关的文件,要交给你的。

(3)

乔治开始专心写起了遗嘱,统计了所有的财产,在一个小时内完成了…,然后决定给所有的朋友发送请求,告诉了他们将要开始的手术,要他们给自己祈祷,为自己祷告,他还想着为自己的祈祷会是以各个宗教和思想的方式进行的,那样的话总有正确的方式,然后真主就会答应的;他开始发信息,特别是天主教徒哈比卜,犹太人琳维;然后他想起自己的朋友当中还没有一个穆斯林,又想起穆推尔•热赫曼,给他发了个信息,然后想起印度时又想起佛教徒鸠次娜,但是又对自己说:那些偶像崇拜者们都是自己编造自己的主宰,我不觉得那会有益或者有伤害,我有多讨厌佛教啊。然后他关掉了电脑。

他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他接通了…

哈喽,你好。

你好,乔治。

你好,你是谁啊?

看来你把我给忘掉了,我是琳维从特拉维夫打来的。

欢迎欢迎,我怎么会忘记,善待了我,我还从他身上学到许多东西的人呢?我想你了,琳维,很抱歉,刚才我没听出你的声音,因为我没有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的。

手术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你。

谢谢你的关心,今天就要做手术了,我很乐观,我跟你们发信息只是要你们给我做祷告,为我祈祷。

我会为你祈祷的,不过很遗憾,是以犹太人的方式。

你为什么要说遗憾呢?

自从你上次来过之后,我就开始了对各个派别,各种宗教和各种思想的阅读;开始寻找幸福之路,我还一直在等待你给我幸福之旅的进展呢。

我觉得你稍稍的有些夸张,我才是从你身上了学到了许多,更是从你身上学到了坦率的对待自己…,对了我们的朋友哈比卜怎么样了?

他就在我身边,想和你说话。

呵呵,你跟他说,保安都当到电话上了吗?哈比卜是个很棒的人,琳维!你们俩应该确定你们俩的关系了,因为对一个人来说朋友非常重要。

呵呵,有个事儿,哈比卜可能要告诉你了…,重要的是我们大家都会为你祈祷的,我盼望着你的痊愈,希望你能在手术后联系我们,你和哈比卜说吧。

你好乔治,电灯泡在这儿,说点好的,你怎么样了?身体怎么样了?

今天就要做手术了,没事儿,你怎么样了,我可是想你了?

我们都很好,我们也很想你,你那次旅行成了我们谈话的开端了。

你可真谦虚,我的博士,我从你那儿获益匪浅啊,你关于基督教各大派别的那些话,还一直在我耳朵里回响着呢。我下星期将要去罗马和梵蒂冈旅游;去证实你的话。

很好,继续你的幸福之旅,你已经跟我们保证过了要和我们一起共享你的进展。

那当然啦,我会告诉你们我的进展;而且我跟琳维也保证过了。

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可能要和琳维结婚了。

哇哦,恭喜啊,那将是天主教婚礼还是犹太教婚礼?

呵呵,结婚要在几个月以后呢,因为还有一些麻烦事儿呢,不过可能要以能使人幸福的方式进行,不管是犹太方式,天主教方式还是新教方式。

祈求真主帮助我们认识幸福的大道。

上帝保佑,我们会等待你康复的好消息,以及幸福之旅的进展的。再见!

乔治陷入了沉思…,不知不觉中听到护士的声音,说:

我们现在必须要过去做一部分检查了。

乔治看了看手表,已经到五点钟了,乔治做完了一些检查和化验,再一次回到了病房…,看看手表已经到六点半了,卡特丽娜还没有过来,给她打了个电话,然后她回答说她已经到医院门口了;几分钟后卡特丽娜急切地,满脸歉意的进来了,在路上她的车子坏了,她被迫坐了公交车,所以才来迟啦。

我看你来迟了,可担心你了。

我怕我来的太晚了,所以我把车停到了路边,坐了公交车。

请你到这边来,这里有一些文件和证件,要是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你会需要它的。

凭主的意愿,你会好起来的。

还有个事儿,我没有写下来。

什么事儿?

我希望你能继续寻找幸福之路,为了你自己和我们的孩子们。

你自己去继续幸福之路,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因为上帝是永远不会抛弃你的,你是个有原则,有道德的人。

你先擦擦眼泪,卡特丽娜,向我保证。

我跟你保证,我会和你一起继续寻找幸福之路的,凭主的意愿,而寻找的第一步将是我们一起去罗马。

我爱你,卡特丽娜。

然后他靠近了她,把她拥到怀里…,然后她就痛哭起来…。

你要像往常一样乐观一点,你预定好罗马的宾馆了吗?

预约好了。

护士又一次过来了,要带乔治去完成所有的化验,然后他抓住卡特丽娜的手,要她回家去,为他祈祷。

亲爱的,回去吧,一会儿他们就要带我去做术前麻醉,然后手术需要三个小时呢,你没必要坐在这里等。放心吧,我会好起来的…

别说了,我爱你,乔治,我还要和你一起去罗马呢,我们会得到幸福之旅的。

你可以回去了,夫人,手术结束后我们会联系你的,我们有你的电话号码。

乔治愿上帝保佑你,愿他赐福于你的生命和你的寿命。

乔治进了手术室,他的心被揪了起来,他担心卡特丽娜和孩子们,却从来没担心过自己,然后他就想着,要是每个人都为自己考虑的话,那这个世界会成什么样子的呢?肯定无法想象,所以承担人们的烦恼和伤痛会减轻自己的痛苦。生活就是这样,谁要是为了服务人们,为了让人们幸福而活着的话他就会幸福,谁要是为了自己而活着的话,他肯定会迷失方向的,这时医生打断了他的思想,对他说:

我要你放一百个心,因为你所有的检查化验结果都很好,所以手术会成功的。

(4)

午夜的时候,手术结束了,做了整整四个小时,卡特丽娜在这期间一直在给医院打电话,她的心就没有安静过一会儿,直到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后给她打来了电话,告诉了她一切如期进行了,而且手术的结果会在十二小时后出来,乔治在这期间是不会苏醒的…

你放心,夫人,你也让其他关心他的人放心,因为医院的电话就没停过。

都是谁在联系呢?

亚当,汤姆等等,你要是认识他们的话,我希望你给他们打个电话。

好的,我会让他们俩为他做祷告的。

第二天快到十二点了…,乔治开始苏醒了,他的手开始不规则的动了起来,嘴里嘟囔着一些听不懂的话语,他旁边坐着卡特丽娜,亚当,还有汤姆,等待他的苏醒,他们没听明白他的话,只有那么几句:幸福之路,为什么我们被创造了?生…,死…
医生过来察看乔治的情况,然后卡特丽娜急忙迎了上去,他微笑着说:

我了解你的心情,夫人…,恭喜你们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很让人放心,我们估计他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但是医生,他在说些听不懂的话语!

不要担心,他还没有从麻醉状态中清新过来呢,这是很正常的,待会要是麻醉的作用消失了,他能把话说明白了的话,那就是手术成功的第一个迹象。明天我们就要把他身上的医疗器材给去掉,然后他要是能动了,然后能站起来了,那就证明手术100%成功了。他醒后我们会每三小时给他注射一次安眠药,之后你们就会看到健康的他了,请放心。

谢谢你,愿上帝保佑他。

哦对了,他在手术前的麻醉过程中在反复念叨一句话:幸福之路。他重复的幸福之路是什么呢?

他在寻找的一种生活方式,为了找到它他付出了一切。

他是来我们医院的所有患者中最幸福的一个,为什么还要寻找幸福呢?

他的幸福只是开始于,他开始寻找这条路的那个时候。

凭主的意愿,在他康复之后他会得到的。我现在要回去了。

医生刚走,他们就看了看躺在医疗器械下乔治,在伤心的嘟囔着…

乔治你肯定能得到幸福的,我也能跟着你得到的,我已经尝过痛苦的方式,无神论的方式了,带给我的只有忧愁和烦恼,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相信任何宗教,尽管我相信造化我们的普慈的真主是会引导我们的。

汤姆,我坚信你会找到的。

亚当,我怎么会得到呢?

我要说的就是你刚才那句话,普慈的真主是绝不会抛弃想要接近他的人的,所以我说你,我,还有乔治我们都能得到我们所寻找的幸福的。

难道你也在寻找幸福之路吗?

也许吧!!

乔治开始艰难的睁开双眼…,卡特丽娜发现了,忙凑近他问道…

乔治,亲爱的,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能。

感赞真主,你平安了,我们可担心了,亚当和汤姆也来看你来了。

谢谢。

我的愿望就是你能早日康复。

我也愿你能早日康复,医生已经给我报过喜了,说手术很成功。

你想要吃点什么吗?亲爱的!

不想吃。

我看我们就不要烦他了,让他自己慢慢地,轻松地醒过来。

对,所以我建议亚当和我回去,而你陪在他旁边。

非常感谢你们俩,他会迟点联系你们俩的,好让你们俩放心。

亚当你有车吗?或者你要我送你吗?

我没有车,也不想劳驾你,我乘公共汽车好了。

坐我的车吧,我还想和你说一会儿话呢…,再见!卡特丽娜。

再见!

汤姆和亚当走了之后,过了大约半小时左右,就在卡特丽娜沉思的时候,乔治又重新睁开了眼睛,

卡特丽娜…

乔治,亲爱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很好了…我好想见到了汤姆和亚当?

他们俩刚走一会儿,在我们看到你没事儿之后;他们俩从早上一直都在这儿,你怎么样了,亲爱的?

几点了?我觉得脑袋有些疼。

差不多凌晨一点了,你不要折腾了,我这就去叫医生。

护士叫了医生之后,他连忙过来了。

乔治,你看来好了。

这里,在脑袋里疼得厉害。

没事儿的,我们现在就给你注射安眠药,然后你就会感觉不到疼了,这很正常,因为一部分头骨被打开了,手术做得很成功,很让人满意。

他已经开始说话清晰了,即使有些吃力也罢。

这是手术成功的迹象,你放心吧。你也放心吧,乔治!

谢谢你。

医生给乔治打了一针安眠药…,然后他看了看卡特丽娜,劝她回去,因为乔治在注射后要睡上至少两个小时…

不回了,我要在他旁边等着。

他醒来后,还要给他注射另一针,然后他会再睡两小时或者更多,你自己看吧。

亲爱的,回去吧。

我会整天都为你祈祷的。

早上七点半,乔治才昏睡中清醒过来,开始和护士清清楚楚的说话了,尽管他还在用饲管喂食,还没有开始吃东西也罢…
他给卡特丽娜打了个电话,和他说了会儿话,让她放心了;然后她要她给汤姆和亚当打电话,联系他们两,然后他又给哈比卜和琳维打了个电话…,然后又开始了他对幸福之路的思考和考虑,还有去罗马旅游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