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信念的瓦解

信念的瓦解

信念的瓦解

(1)

这趟罗马回来之后感觉自己精力更充沛,更有活力了,觉得许多压力和烦恼减轻了,甚至自己问自己:到底以前那些感受是因为他忙碌,整天阅读的太多了;还是由于迷茫和消极的跟《引支勒》,上帝甚至基督教各个教派有关的那些思想的原因?或者现在的感觉其实不过是小孩子弄坏自己的玩具的窃喜而已;这要是在他心里教会,或者教皇制,甚至《引支勒》本身崩溃了的话;他到哪里找新的游戏呢?难道要做一个无神论者,丧失了生命,灵魂和幸福的意义的人吗?然后他发出了一声震撼灵魂的呐喊:真主啊!真主啊!…
卡特丽娜回来后也很愉快,带着复杂的心情回来了…,她想这是为丈夫和孩子们的高兴而高兴?还是发现自己认为的,喜欢的那些信念的愉悦?因为现在她可以与不同的视角去看生活了;接着又想起那位牧师的迷茫和软弱对她的打击,想起自己在那位埃及人和他的书面前的苍白无力,想起在扎奴里克和他的证据面前自己的无言以对;对自己说:但至少我拥有坚信,那可比挥之不去的疑虑强;然后又问自己:那我现在为什么很幸福呢?
他们回到家,安顿好所有的事物之后,乔治打开了自己的邮箱;浏览了一下看看朋友们的回复发来了没有?然后看到他们都已经回复了,就总结了一下,像上次那样又给他们大家发了回去:
琳维:是的,虽然我讨厌那些杀害了我父亲的穆斯林,但是为了认识他们的坏,和跟他们和平相处的方式。 哈比卜:是的,因为那也是天启宗教之一,再说了我们对于他们的了解很少。 汤姆:是的,也许我能在伊斯兰教里得到其他宗教所没有的东西呢。 亚当:那当然啦,客观的态度要求我们去研究,去了解所有的天启宗教。 扎奴里克:是的,因为我喜欢学习和了解所有的事物。
他在其中没有看到卡特丽娜的回答;因为自从他们一家去了罗马,她就没有开过电脑…,然后乔治写下了第五个话题,给他们大家发了过去…
第五个话题:我很意外你们大家的回答都是“是的”,即使有种种不同的原因也罢;而今天的问题是:我想对比一下每个人对于三大天启宗教的经典《旧约》,《新约》,《古兰经》的简略的看法 乔治,伦敦
他发出这封消息后刚过了几分钟,手机响了,是汤姆打来的,他的声音表达着内心的不安和犹豫…

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我只是想问你们一声平安,还有我想见见你,你看什么时间方便的话?

我们45分钟前刚到家,时间也不早了,要是可以的话明天早上吧,要不行你现在过来也可以?

抱歉,我没注意时间,抱歉,我真没注意时间,明天早上十点钟我来你家。

行我等你,放心吧,凭主的意愿会没事的。

谢谢你乔治,再次向你道歉。

汤姆的电话让乔治感觉很担心,他马上想到汤姆的信息,还有他facebook账号的被盗,以及布拉德的烦恼;然后他又一次打开电脑,翻开了汤姆的facebook主页,那直接就是迎头一棒…,看到一些卡特丽娜穿着暴露的衣服和汤姆在一起的照片!他尽量的放大了照片看了看他们俩,照片中她满脸的无罪感很明显,这些照片对他的打击很沉重,使他把这次罗马旅游的幸福的快乐忘得一干二净;然后他问自己:

看来所有的东西都是虚伪的,假装的,甚至连无辜的表情也是假的!

他想给汤姆回个电话,但是有选择了等待明天早上十点,看看会发生什么…,他试着想睡觉,可做不到,因为卡特丽娜和汤姆的身影怎么也忘不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相信汤姆跟卡特丽娜串通好的谎言的?该死的生活…,该死!人们都在标榜美德,可实际上都在骗人…,时间真漫长啊!好像他根本就不想动似的!甚至连时间也善于伪装和演戏,有时候感觉很漫长,有时候却觉得很短暂;可其实时间是一样的;
早上九点钟卡特丽娜睡醒了,然后乔治就假装还在睡觉…,她凑近他,轻轻吻了一下,唤道:

亲爱的,我要出去买点日用品了,你先睡着,我出去一下买点东西。

卡特里娜一出去,乔治马上起床了,等待汤姆,十点钟他准时到了,然后乔治绷着脸迎了出去:

抱歉,打扰你了,问题非常简单,只是很让人心烦。

有话直说呗。

我跟布拉德撕破脸了。

那不也是在你意料之中的吗?

是的,可是,这是一种肮脏下流的斗争。

难道你想让布拉德这样的人还能怎么样呢?

不是,请允许我把话说完,他本来要我帮助他们一起贩卖毒品的隐私,然后我拒绝了帮助,他就再三的威逼利诱,我也拒绝了;可是几天前我突然发现自己的facebook账号打不开了;然后我想可能是网站上有些错误,然后突然发现自己以前一些不好的照片出现在了我的页面上。

那百分百是他干的,不是吗?

请让我说完,在那些照片公开之后,他又要我帮忙,我也再次拒绝了;然后他就开始了比以前更下流的手段;他开始PS一些我的旧照片,制造一些假的照片上传到了网上。

那你要我怎么样呢?

我不知该怎么跟你说,但是他把卡特丽娜跟我在教堂的照片PS到了一些裸体上。

你想说在你的facebook主页上的那些背叛的照片不是真的?

那真不是真的;

我猜你说的那位是我妻子,而我肯定那就是她的照片。

是的,是她的照片,但那时合成的,不是真的。

够了,汤姆…,戏演够了!

你在仔细看看照片,能看清是合成的。

离开我家,出去!

乔治,你可别冤枉我,冤枉卡特丽娜。

出去,出去。

乔治瘫坐在客厅里的椅子上,不知道该干什么,他的状况非常激动…,这是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亚当打来的,他就嘟囔道:看来所有的人都在给我演戏,我是戏剧中唯一一个傻子…,现在这人要干什么呢?

你好,嗯,是的,亚当!

你好,我们想你了。

什么事儿?

没事儿,我只是想问你一声好!

谢谢你,再见。

乔治放下手机,心想该跟卡特丽娜说什么呢,她可能一会儿就回来了;他觉得自己被侮辱了,被骗的羞辱,无视他,利用他的羞辱…,看到卡特丽娜微笑着走了进来稍稍的克制了一下情绪。

餐厅里没有像罗马一样现成的早餐,你吃早餐了吗?还是要我跟你准备一点?

什么都不想要。

那你喝杯牛奶,或者热茶?

谢谢,

这么点事也用谢我吗?

我跟你说了,什么都不想要,你听不懂吗?

乔治,怎么了?

卡特丽娜,我发现了确凿的证据。

什么证据?

他在她面前打开了汤姆的主页…,生气地进了卧室,一边大声吼道:

自己看看,虔诚的修女,你只是个小野人,要是在修炼一下的话,你就会成为大野人了,跟那些教堂里的牧师,修士一样了,看看…

卡特丽娜看了看那些照片,哭着追上了乔治…

汤姆是个奸诈无耻的人,这不是我。

大演员想要继续她的戏剧?明天好继续睡到一起?

相信我,我不是那样的人,这是汤姆的无耻和奸猾,我不是跟你说过许多次吗?他是个没有道德的无神论者?

难道不是你坚持要我去找他的吗?不是你给他教授的宗教吗?难道不是你说的他改变了吗?

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怀疑我…

卡特丽娜崩溃了,大哭了起来…,然后她又克制住了,起身又一次打开了电脑,开始看起了照片,一边骂着,诅咒着汤姆,只是她的目光落在了一张修改很明显的照片上,然后她就连忙把电脑拿到了乔治面前…

你看,这照片是伪造的,甚至很明显就能看出来,这胸部和这头相配吗?

跟汤姆说的一样,什么伪造的照片,是这部戏中新的一集吗?

你好好看看。

也许吧,但是我不想再次做那傻瓜,相信你们给我演的戏!

汤姆怎么会说那是PS的呢?那是他做的啊?

汤姆刚刚来过了,说是布拉德偷了他的账号,是他为了报复而做的这些假照片。

布拉德?他为什么要报复他呢?

为了完美剧情啊,说他拒绝帮助布拉德他们贩卖毒品。

我还是不明白你的话,但我肯定这些照片是假的,甚至假做得明显。

你可以说是假的,也可以说是真的,是汤姆没有给你发信息,说他的账号被盗了?还是我们开始了这场戏新的一集?

自从去了罗马,我就没打开过邮箱,电脑给我,我看看也许会明白。

卡特丽娜打开了自己的邮箱;看到有两封汤姆的信息…,在第一封信里,他告诉她说,账号被盗了,而第二封里含有一些肮脏的照片,跟汤姆在facebook上的照片一样,旁边还写着“这就是无辜的诚实的证据”仔细一看,汤姆旁边的人是乔治,而不是她…!

相反是你欺骗的我,看看这些照片。

我跟谁骗你了?

跟汤姆啊,新教徒!难道这不是出轨吗?

乔治仔细看了看照片,很明显是同一张照片,是合成的…乔治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头叹了口气,犹豫着说:

我从家里赶出了汤姆。

你怀疑我?乔治

我还挂断了亚当的电话,猜想他跟汤姆串通好了要继续演戏呢!

乔治,这些都是为什么?

亚当多次劝告过我,要我不要在愤怒或者软弱的时候做决定,我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还么做?卡特丽娜,我向你道歉,我错怪你了。

这一切之后,只一句道歉?

你要我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道歉要看错误的程度。

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再看看,对汤姆和亚当我能做点什么呢?

虽然你伤害了我,伤得很深,根本就没想到的伤害,但是我原谅你了,条件是你必须要坚持刚才说的亚当的劝告。

谢谢你卡特丽娜,你的心灵真美,我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怎么样让你忘掉我犯下的这大错误…,然后他站起来,紧紧地拥住了她说:我会安排好汤姆和亚当的事情,你能允许我一个人稍稍地坐一会儿吗?

好吧,虽然我很受伤,但是我祈求上帝援助你。

乔治坐在了电脑前,打开了电子邮件,写下了下面的信:
尊敬的汤姆: 在你我之间发生这些事之后,让我开门见山的说,我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你来到了我家,向我道歉了,当时你想我能原谅,把我当成了理想人物…,你要是想让我到你诊所,然后赶我一次的话,我准备好了…,再次向你道歉。 乔治
然后他直接给亚当打了个电话,想要跟他道歉…

亚当,我给你带来了非常高档的,又非常便宜的包。

你找到了?像你说的那样?

是的,你什么时候能来看看我呢,顺便拿走你的包?

呵呵…,那要看你的时间了,免得你再像今天早上那样跟我说话。

你看什么时间适合呢,原谅我,我当时的状态很弱,很激动,见到你之后我再跟你细说。

那你来咖啡馆啊;已经有好长时间你没来这里了。

好吧…,今天或者明天我就去找你。

结束了通话,乔治又查看着邮箱等待着汤姆的回信…,然后他看到汤姆给他发了一封跟发给卡特丽娜一样的信息,在他查看的时候汤姆给他的回信来了:
你听好了,做到下列的要求,我就原谅你: 明天下午一点钟到我诊所来,然后我再决定是要不要赶你走。 这样轻率地行为不能再次发生。 看到这些要求后马上回信,保证要执行这些要求。 汤姆医生
然后他就回复道:
尊敬的汤姆,我完全接受,就是你要赶我也罢,是我错啦。 乔治
他刚把回信发出去,汤姆的电话就打来了:

你好。

你好,我再次重复我的歉意,可我当时很生气。

没关系,但是我忘了提一个条件,你必须要同意。

是什么?

呵呵…,乔治,什么事都没有了,我只是在跟你开玩笑,明天你来一下我诊所,有重要的话要谈。

谢谢你汤姆。

你要是迟到了,哼哼…,我等你。

我会按时到的,让你赶我一次,再次向你道歉。

(2)

和汤姆打完电话,乔治想起了和亚当的约定…

我现在就去咖啡馆找亚当。

亚当是个有才智,有智慧的人,我要是不忙的话,就跟你一块去了。

确实,我不知道,他跟我交往能有什么能得到什么益处?

友情是一种不需要交换利益的情感,不是物质的情感。

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吃午饭,因为这是唯一他能从我身上获得的利益,他可是单身生活的。

乔治到了咖啡馆;亚当迎了上来,说半小时后他就下班了,这点时间他可以喝杯咖啡;亚当下班之后向乔治走来,两人决定到幸福餐厅吃午饭。

来回,还有吃饭我们有一个小时好吗…,现在跟我说说,天主教城堡和中心怎么样?

要是跟你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啊?

看来你也变得很敏感了嘛,乔治,有什么让我生气的呢?

我不可能相信和信仰《旧约》;所以犹太教,天主教,新教都不适合我,伊斯兰教也不适合。

首先:为什么对《讨拉特》这样诋毁呢?难道是因为你给我发过来的那些语句?

这是其一,我还有同样的一百个原因,让我相信那是被篡改的。

那《新约》呢?

都一样,就是情况稍微好一点。

那《古兰经》呢?

既然他相信《旧约》和《新约》,那么也跟那两个一样了。

我希望你不要在做结论时急忙。

尽管这一切都不尽人意也罢,但我有些预感,我会得到那些疑问的答案的。

当然了,你能得到。

问题是要是最后任何宗教都不适合的话;也就意味着出路就在无神论中!

无神论以前不是,以后也永远不是幸福之路,和解答这些问题的方式。

那么幸福之路又是什么呢?

继续你的研究,你会找到的。

呵呵,也许是伊斯兰教,或者说是恐怖主义宗教!

在你问我们谁想了解伊斯兰教的时候,你发给我们的答案都是“是的”;即使各自的宗教信仰不同也罢;那为什么你自己却不想了解伊斯兰教呢?

我是你们当中最想了解伊斯兰教的人;因为有许多原因比你们提的原因更多,它再不适合的话就没有任何宗教适合了,这一条就足够了。

我不认为,你应该以这种方式去学习任何宗教!

幸福餐厅到了,但愿我们能后遭到幸福之路,走进去。

两人选择了一张合适的桌子,服务员过来记下了他们点的餐。走了,这时亚当严肃地看着乔治说道: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把话说完;当你准备好要去罗马,并且开始阅读关于基督教的东西时,我跟你说什么了?

你说:要开放的心态来对待,不能早下结论。

我现在要跟你说同样的话,我不希望你一其他的方式去学习伊斯兰教。

我在回来的飞机上就开始考虑了,在了解伊斯兰教时该看些什么说的?

你想要我的忠告?你在所有的书籍之前先从《古兰经》开始看。

为什么在学习犹太教和基督教时我没有从他们的被降示的经典开始呢?

因为犹太教不要求你去读《旧约》,甚至他们故意隐瞒其中的部分内容;而基督教也不要你直接读《新约》,甚至你必须照那些拉比,那些牧师的想法去理解它。

《古兰经》呢?

我没跟你说吗?你不了解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把《古兰经》当做教育,喜事忧事,给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宣传的原则。

亚当你看来像一位伊斯兰学者;难道在你的宗教比较专业中学过?

是的。

说实话,你怎么看伊斯兰教的?

你这样的人,任何人是不会给你出主意的;你先读《古兰经》,然后自己做决定。

跟我说实话。你信的什么宗教?一开始我猜你是犹太教徒,然后又好像是个天主教徒,而现在看起来像是个穆斯林!

难道就没有可能,在我跟你说去了解佛教和印度教的时候,我是个佛教徒或者印度教徒吗?我想再次跟你强调一下,一个人要是没有理性的开放,和跳出控制着他头脑的圈子的话,他永远不可能进步;同时我想等你了解了所有幸福之路上你想了解的事物之后,再告诉你我的宗教思想;也许这条路是可以替换所有的宗教的。

我心里还没有想象过能有可以替代所有宗教的思想呢!

你先读一读《古兰经》,然后关于伊斯兰教和他们的先知的书籍;然后再试着做一下对所有宗教的对比,在你拥有的所有这些内容和信息之间的关联能力对于成功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那我怎么样在这些内容之间关联呢?

为了不迷失方向,你想想在佛教和印度教中你厌恶的那些事物,然后确定在犹太教不存在,然后基督教中不存在,现在伊斯兰教中也不存在;佛教中你喜欢的那些东西,比方说,去确定犹太教中有没有,然后基督教,然后伊斯兰教;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关联所有的信息。

我喜欢这种在我想要的和我不想要的之间,全面的综合性的看法。

再看看各种宗教之间的相同点,和区别。

可惜,我看到的相同点比看到的区别更多!

联系会增加理智和思考能力,再确认自己是在综合性的问题之间作比较,而不只是在一些局部的问题之间。

由于我看到的相似点,所以我觉得他们都信仰《旧约》,而我相信信仰《旧约》的人是真正的疯子。

但是基督徒相信《新约》是完善《旧约》的,而且在犹太人不信仰《新约》的同时,他们却信仰着《旧约》;穆斯林在信仰这两部经典的同时,相信这两部经典被篡改了,现存这些都不会来自于真主的;他们相信《古兰经》,他们认为《古兰经》更正以前的宗教的,你没注意到吗,这都是些很大的其别?

是的,是很大的区别;我习惯上对相同点看的要比对分歧看得多,也不怎么对比这些东西。

很好,认识问题就是解决的途径,那么你就到了分析问题的阶段了,你会有一个完整的看法的,你要是吃完了的话,我们必须要走了,要不我就要上班迟到啦。

是的,完了,我们走;哦,怕忘掉,你非常高档的,又很便宜的包在车上。

虽然当时你嘲笑我了,可你去真带来了符合要求的包。

那是个偶然,有家店在处理部分商品,而那是这种牌子的最后一个包。

偶然,说明了人对于认识可能是和真主定然的东西的无能;遗憾的是我们经常在不知道有些事物是怎么样发生的时候使用“偶然”这个词,而这就意味着我们认为自己知道所有的世事,可当遇到我们不知道的事物的时候,我们说:“是偶然”;就好像我们的无知意味着知识的不存在;这其实肯定是一种自负,和令人讨厌的自欺…,或许是一种在不自觉间受到的无神论的影响。

你的哲学道理,和对专业术语的仔细让我累坏了;呵呵,是真主订好了我要去那里,然后就剩下一个包;我这次测试成功了吗?

呵呵,条件是那包必须是非常高档的,又是非常便宜的。

那么我成功了,就是这包,请。

好啊,你通过了测试,这就意味着,有时候仅仅以我们的内心是不能领会真理的。

但是真理不可能是违背理智的,因为现实的真理是不可能违背理智的真理的,要不然的话,其中之一肯定不是真理。

你说得对,区别很细致,那么谁才是哲学家呢?

今天我错怪汤姆了,把他从家里赶了出来,然后我向他道了歉,他也原谅我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和他见面。

你把他从家里赶了出来,然后你向他道歉了,他就原谅你了!好高尚的素质啊,我没有想到汤姆会这么快到这地步!

你什么意思?

像你说的那样,汤姆改善了;可多半情况下一个下流人是不可能迅速的上升到素质的顶点的。

你们俩从医院里认识了之后,就没再见过面吗?

见过。见过许多次呢。

许多次?

是的,说实话,我很欣赏他,看起来他也很欣赏我。

你对他的评价怎么样?

聪明,理性,过一段时间,他会有更多的转变。

从什么转变到什么呢?

从他以前的状况,转变的更好。

那什么是更好的情况呢?

可能是你在寻找的幸福之路。

他会得到?我还没找到呢。

难道你不也是在像他一样重大的转变阶段么?你好像在嫉妒他,不想让他找到似的!

对了,明天要和他谈什么呢?

老习惯。

什么习惯?

你比我更清楚。

习惯就是,他先问我以前的阅读,和讨论,然后我们在进行新的阶段。

那么这是预料之内的了。

你预计我会和他探讨被篡改的基督教吗?或者学习落后的伊斯兰教?

是的,我想是这样的。

为了继续同样的方式,和公道,相对于那些人为的宗教,犹太教,基督教的态度那样,我应该去托拉博拉山区,亚当,你还是这样想的吗?

呵呵,是的,我猜我还是那样想的,就像你出于公道,觉得应该走一趟,就像你为了其他宗教而旅行的那样…,呵呵,但是没必要一定去托拉博拉山区。

我不是穆斯林去不了麦加,除非我假扮穆斯林,然后再去麦加。

难道可以想象,你会用谎言来找到幸福之路吗?

伊斯兰教要是很复杂的话,我怎么办呢?我已经去了罗马,而我不是天主教徒;甚至你可以进入梵蒂冈,就连无神论者也可以进入。

我明白你的意思,难道一位麦加人在办齐相关手续之前可以进入英国吗?

我也明白了你的意思,可是问题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的;要是不具备相关的条件,你就不可能进入世界上任何地方,难道一位身无分文的穷人可以进入这幸福餐厅,吃上想吃的饭菜吗?

说得对…,但是也许我不必非的是穆斯林啊。

也许吧,谁知道呢。

你今天非常奇怪,快到咖啡馆了,但我们会很快在见面的。

呵呵,很高心啊,等你的电话…,或者我们到托拉博拉山区再见。

(3)

乔治按时来到了汤姆的诊所,但是诊所是关着的,他敲了敲门,汤姆开门迎了出来…

请进,抱歉,诊所关门了,要等到布拉德烦人的骚扰结束之后呢,因为他还在骚扰我人格,工作和营业各个方面的事情。

那你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但事情总会解决的

你为什么不跟他谈判呢?

跟他谈判?以什么来谈呢?

我不知道,反正就是结束他的伤害和坏事。

他现在这样可比他要让我干的事情好多了,奇怪,虽然他对我翻脸不认人,但是我觉得比以前好多了,即使他对诊所的贡献很大也罢!

这生活全是些奇事轶闻,修士做丑事,先知赤身露体,神灵杀人放血,还要我们不反驳,不评判!

那么让我们进入正题,说实话你怎么看天主教?

说实话我看这天主教,理智就不可能相信它

这也许是因为你是个新教徒!

新教教会也很相似,我认为问题不在这个,或者那个;问题在于…

问题在于什么中?

直说的话,问题在于偶像崇拜。

偶像崇拜?

这些问题的思考真使我难过了,但是这就是真理,教皇的偶像崇拜,三位一体论也是,还有佛像崇拜,等等…

你也许想说的是问题在于教会中?

不是,真正的问题出在圣经本身上,不管是《旧约》还是《新约》;为了弥补这个问题,天主教会认为只有他们的牧师才能阅读圣经,只有他们才能解释他,而新教教会认为,你可以读圣经,也可以随意的跳出圣经的圈子。

分析的很仔细,但是以你的看法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原因是书写圣经的人在书写中出了差错,然后那些牧师们,修士们同意了,也修改了,然后又然后篡改了,而现在这部矛盾的,违背理性真理的圣经已不再是来自于真主的那部真经了。

为什么圣经在耶稣时代没有被抄写下来了呢?

因为当时基督徒们是被压迫的,被迫害的群体;所以抄写圣经的行为在他去世后很长时间以后才出现了,而且是一些历史上名不见经传的不同的人物写的,还不是以耶稣的语言写的;这是一个摆脱不了的难题,所以圣经里有许多跟理智,跟逻辑,现实和知识的矛盾,更不用说在各版本之间了;

够了,看来你对圣经有成见!

我不是有成见,相信我,我努力的试着想顺从圣经,信仰它,但是做不到!

说明白一点,怎么样的?

我给你举两个例子:第一;我要信仰圣经中的一切,就必须要把自己的理智放在一边;可要是放下了理智,我就什么也理解不了了。

很有哲理,很贴切…,精彩的心态。

第二:假设我要理解,顺从圣经,并为此而搁置理智的时候;圣经却对我说:那不是给我们的!

怎么不是给你的呢?说明白点。

在圣经中不是有句话吗?耶稣说:“我只是为了以色列人的迷误的神话而被派遣的”,我不是以色列人,那他本来就不是给我们派的先知。

那么你已经不是基督徒了?

也许吧,我不知道…,我也担心由于你的因素自己变成一个无神论者。

这本来就是我为了让你成为无神论者而设的局,可我担心自己真会成功;但是我断定你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我再跟你重复一次,我至少比你更了解无神论;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无神论,只不过是为了逃避类似的问题而做的解释罢了;因为你为了逃避可以说无神论,或者饮酒,或者找美色,或者任何其他的东西,过一种最黑暗,最浑噩的生活;因为那是对于比内在的真理更广义的真理。

是啊,看来你的计划遗憾的会成功,我都怕自己会丧失寻找幸福之路的信心呢。

也许由于自己的无知,我们忽略了某些东西没有消化他,或者理解他;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说好了,不做决定直到最后结束的时候。

你说的:“由于自己的无知我们忽略了某些东西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这跟天主教徒的逻辑是一样的。

某种程度上你是对的,但是难道理智和逻辑上就不能够接受我们错了,或者至少我们会犯错的想法吗?

能接受,理智可以接受这个,甚至反面的想法是不能接受的,认为自己一直是正确的才是相反理性的。

呵呵,好的…,那么天主教合乎理性了…,好了,我们说好了,不能在一切结束之前做结论。

我希望这不是习惯性的前奏,接着要跟我说,现在开始学习伊斯兰教。

那肯定啊…,我要跟你说话呢,甚至我已经开始了解伊斯兰教了,还坚持让自己以开放的心态去了解,我不是说过吗,现在我跟你一样也在寻找幸福之路?

乔治两手拍了一下说:

看来我们都踏上了一条没有终点的路。

我昨天开始阅读《古兰经》了,就是穆斯林的圣经。

呵呵,亚当试图说服我去读《古兰经》,我还没回答他,但是我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

就是亚当给了我一本《古兰经》的英语翻译…,因为他还想着我要是读了《古兰经》的话会加入伊斯兰教的。

他想要你加入伊斯兰教!那对他来说有什么利益呢?

人们都会号召别人假如他们的宗教和思想的。

我没明白!你什么意思?

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亚当要我加入他的宗教,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亚当是穆斯林!

是啊,他的样子很明显啊,就是个阿拉伯人嘛,你不知道这些?

是啊,我还不知道,可他的名字不是阿拉伯的,我本来还以为他是个印度裔的天主教徒呢,真怕亚当在戏弄我。

他的名字嘛是全人类祖先的名字,我们这里有,阿拉伯人也有用的,至于说他在玩弄你,我不这样认为,除非他跟你撒谎了,那你是问他了,然后他跟你说的谎吗?

我问过他许多次了,他都没有回答我;那他是不是在诱导我,让我进入伊斯兰?我不想糊里糊涂的。

如果他邀你加入他的宗教的话,你会是糊里糊涂的吗?

不是,但是我怕…

你没什么可怕的,除非你怕自己加入伊斯兰教?

是啊,我怕自己会被推到没有知识和理智的事物上。

难道你弱到亚当能驱使你的程度了,那些牧师和其它人们都没能推动你,说服你?或者亚当强大到了能使你害怕他的地步了?

乔治摇摇手说道: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为什么这样说话呢?

因为你以前是不怕任何宗教的雄狮,现在变成了一只害怕伊斯兰教的小兔了。

我不是怕,我会了解伊斯兰教的…,既然你说到我的转变了;亚当也在写你的转变。

我的转变?我还没有结束布拉德的烦恼呢,他都写了些什么呢?

你登陆他的facebook主页,自己看看他写的呗。

我要看看,但是现在不说这了;你要以开放的理智去学习伊斯兰教,跟你以前学习其他宗教那样?

是的,我们说好了。

像你批判之前的那样再去批判它?

是的,甚至更严重。

不行,这不是刚才说的开放的心态;因为你说的“更严重”是挑剔,就是更偏见,更封闭的说法;你应该以客观的态度对待它,像你以前对其他人为宗教,犹太教和基督教那样;

呵呵,那么你是想要我信仰伊斯兰,而不是去批判它?

我是要你客观,认知的;然后以平静的心态去评论,像你评论犹太教或者基督教或者佛教那样。

但我是严肃的批判了你说的那些宗教,至少揭露了对我来说其中的缺陷。

像你揭露了其他宗教的缺陷一样,你也去揭露伊斯兰教的毛病;但我还是认为最好去学习,然后最后再做决定,有可能发现我们没想到的事呢。

在发现伊斯兰教的缺陷和矛盾之后,我们会成什么呢?难道会再次回到无神论?

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只是,也许会发生预料之外的事情,像我刚才跟你说的那样。

既然你已经开始阅读《古兰经》了,那你觉得它怎么样呢?

我是昨天开始的,只读了非常少的一点,但是很吸引人。

呵,看来我也开始戳嗦了,我怕你也会是穆斯林。

不…,你放心,我不是穆斯林。

那么你是什么呢?

我跟你一样,不知道,但我感觉自己很快会转变的。

跟亚当说的一样,你在改变。

也许他说得对,我要看看他今天怎么写我的,但是他的全名叫什么,我好在facebook找到他?

你有他的邮箱,能在我发的那些邮件里找得到的,你可以用那邮箱来查找他的专页。

好的,关键是我们要以客观的态度学习伊斯兰。

呵呵,那我们要客观的话,就要去阿富汗。或者托拉博拉山区。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说话时,就好像肯定自己会转向伊斯兰教似的?

仅仅是开玩笑而已。

顺便说一句,没有为你对天主教特别的看法,而跟卡特丽娜闹别扭吗?

是的,但是她好像相信我的话了。

是你去教堂的时候吗?我还觉得她真的很虔诚,很爱耶稣。

是的,我也觉得,但是天主教和天主教信仰对她的打击很大…,你想想,当我们在罗马跟一位穆斯林见面的时候她非常慌乱!还有她听到那位教授了她信仰和坚信的主教也不知道我那些问题的答案的时候,也很慌张!

我很喜欢她的虔诚!

那么你会转向天主教。

我非常讨厌矛盾和违背知识!

呵呵,那你该转向伊斯兰教!去托拉博拉山区。

相信我,假如我信仰了伊斯兰教,然后条件是要我去托拉博拉的话,我一定会做的。

我喜欢坚强的意志,但是可惜我看不到路的尽头。

我也一样,但是我肯定会出现的,即使突然的也罢,至于为什么?你别问我,但是我很自信。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也跟你一样的自信。

你没有像往常一样给我们发送你总结的大家的回答。

对啊,由于昨天你那些照片,我没有看邮箱,今天我会发过去的,今天还要注意亚当的回答,那可是穆斯林的回答。

在他以前的回答中很明显的。

也许吧,但我没注意,啊,也许他才说我不会把所有的问题,事件,讨论和信息关联起来呢。

联系非常重要。

跟亚当的话一样,看来你很欣赏他。

我本来不知道这是他的看法,真的,我对他看法的喜欢,还达不到对他内心的平衡的喜欢程度呢。

他内心的平衡,我同意你的看法,我也很喜欢他的在看法,你拆除了布拉德安装的那些窃听仪器吗?

是的,我正想早点结束布拉德的纠缠;因为他把我跟我以前的痛苦的世界连到了一起!

你很快就会摆脱他的,能允许我回去了吗?

能啊,我们今天的座谈结束了,在我看来这是非常重要的的一次谈话。

那我们就开始伊斯兰教呗,我要回去工作了,要见见卡赫,我真讨厌这两个!

你讨厌那两个?

伊斯兰教,和卡赫。

我们又一次回到了偏见上。

哦…,我没注意,呵呵,对啊我说了卡赫和伊斯兰教…,唉,前面是什么在等着我们呢!

(4)

晚上回家后,乔治打开了邮箱…,他收到了朋友们对他上次要对比三大宗教的圣经的回信:
琳维:我没见过《古兰经》,但我猜三大宗教很相近。 哈比卜:相近是从都是来自真主的启示这一点来说的,但是在记录成册,和辈辈相传方面《古兰经》不同,但是我还没有专门读过。 亚当:全是来自真主的,可惜《讨拉特》和《引支勒》被篡改了。 汤姆:我没看过《古兰经》,不好在《讨拉特》和《引支勒》之间对比。 卡特丽娜:《新约》和《旧约》是来自真主的,虽然我没看过,但我不认为《古兰经》也是那样的,也许我会看看。 扎奴里克:昨天我第一次开始了阅读《古兰经》,我觉得跟《讨拉特》,《引支勒》不一样,但我还不知道为什么。
乔治重点看了一下亚当的回答,注意了一下,他跟他说话的方式…,大家都明说了他们还没有读过《古兰经》,或者他们只是随便的看看,只有亚当一个人没提这个;然后他把所有的回答发给了所有的朋友,给他们写下了第六个话题:
第六个话题:你们中谁能读《古兰经》,谁能研究一下具体的几个问题,就是可靠不可靠,有没有被篡改;今天起一星期内等待你们的评论。 乔治

他发完邮件后,直接给亚当打了个电话…

虽然我们刚见过面,但是我又想你了,想再和你谈会儿话,明天你方便吗?

没事,但要到八点之后,因为明天我的班要上到八点呢,呵呵,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呗。

可以,我也明天是第一次回去工作;已经有三个星期我没见到卡赫的面了。

那么我等你。再见。

卡特丽娜回到了家里,看到乔治坐在电脑屏幕前发呆,亲了一下他,然后抚摸着他的肩膀说:

亲爱的,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但是我去超市了,买了些家里的日用品,因为家里自从我们旅行回来的时候都空了…,啊呀,真美的旅行。

是啊,很精彩,而其中最美的就是你。

谢谢你说这样甜蜜的话,旅行结束的太快了。

美好的事物都会很快结束的,痛苦的片刻好长时间都忘不掉的;甚至一本好书,有时候你会一次性看完,而一本无聊的书,就是看上几天,甚至几个星期都看不完…,因此你一次性就把哈立德送你的书看完了。

你是说《酷爱耶稣引导我加入了伊斯兰教》?说他有趣,不如说非常感动。

所以你想读《古兰经》,像你在发给我的邮件里说的那样?

是的,我昨天已经买了一本《古兰经》,就为了阅读。

呵呵…哦,卡特丽娜,这可是非常重大的改变,卡特丽娜要读《古兰经》!难道你会成为穆斯林吗?

我阅读是为了评论,弄清楚里面的缺陷和矛盾。

我刚才给你们发个邮件,要我们大家一起读《古兰经》,这样不约而同的很奇怪,我明天会从亚当那里那一本《古兰经》。

为什么一定要从亚当那里拿呢?

那是他们的圣经啊。

亚当穆斯林吗?你不是跟我说他是天主教徒嘛?

当我认识到他是穆斯林的时候,我真的很意外,就为了这个事儿,我明天要见见他。

虽然我很欣赏亚当,但是我不喜欢穆斯林,也许对他有好感是因为我把他当成了天主教徒。

你说的这话公道吗,和逻辑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在评价他的时候,不看他的信仰吗?

不,评价的最主要的标准是宗教,难道你想要我像对待恐怖的穆斯林那样对待天主教信徒吗?难道我们不是把有素养的人看得比其他人更高吗?把有教养的人看得比没素质,没道德的人更高贵吗?道德,教养和宗教肯定是评价的标准之一。

可以,但是那也正确,但前提是你相信自己的宗教的正确性没一点含糊;跟美德和文明的正确性没有含糊一样,你相信吗?

某种程度上,但是在你看来宗教的地位要是比美德和高度文明更低吗?呵呵,乔治看来你有些无神论的嫌疑。

也许吧,但是你为什么要担心萨利和迈克去教堂呢?难道你也有无神论的嫌疑?

我当时没什么担心的,是你在幻想,然后相信了自己,然后我担心什么呢?

我只是在和你开玩笑,你当时在教堂里没有担心他们,也没有害怕穆斯林送给你的书;对了,那本书呢?我要看看。

我很明白你的言外之意,人们都会受到听到的,看到的,还有思考的事物的影响。

我问你个问题,希望你能说实话。

你说…

你会放弃天主教吗?

我放弃天主教?然后呢?

加入新教,犹太教或者伊斯兰教,或者其他任意一个宗教。

你要是在一个月前问我的话,我会说:绝对不会…,而现在嘛,可惜;我还会说: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信仰比以前减退了,虽然你问的我很尴尬,但是你使我能对自己更坦率了。

你是我信仰的榜样,你说的改变也许是你信仰增加的表现;虽然我是新教徒不是天主教徒,但是我能感觉到你信仰的真实,你能给我照亮道路。

你也是寻找真理的榜样,你会找到的;我爱你乔治。

(5)

早上,乔治去上班了,直接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不想见到乔治,感觉对他有些讨厌,和疏远;他想这是因为他是犹太人,贪得无厌,还是素质太差,还是因为他把所有这些都占全了?同时他知道自己很欣赏琳维,哪怕她是犹太人,还很虔诚也罢…,他不会因为宗教而讨厌别人,他只是憎恶各个宗教的矛盾和谎言。
但不管怎么样必须要见见卡赫,所以他要在卡赫知道自己的到来之前给他打个电话…,正在他思考卡赫的时候,忽然看到自己的桌子上有张纸,有一笔给他的很可观的奖金,奖励他为公司付出的努力,以及在印度,特拉维夫等地签下的合同;落款是卡赫的签字。他反问自己:是不是对卡赫的厌恶有些过分,或者看到这笔奖金后自己对卡赫的消极情绪减少了?这奖金说明了他的善良?还是跟在古都斯交给本•杰明的贿赂一样的贿赂呢?
电话铃响了,乔治拿起了话筒,另一边是卡赫:

你好,乔治,我听到你来上班了,然后在办公室等你,可你没过来;你过来呢还是想让我过去找你呢?

几分钟后我就过来了,我只是在整理文件。

那我等你。

乔治整理了一下部分文件;可他没能整理好自己的思想,内心很纷乱,满脑袋都是卡赫对他的轻视,来到了卡赫的办公室;进来后他热情的欢迎他:

你好,乔治,我们都想你了,你身体恢复的好吗?罗马怎么样?还有特拉维夫怎么样?

我很好;我的病痊愈了,说起特拉维夫,我签下了所有的合同,已经发给你们了;而罗马呢,很愉快的一次旅行。你们怎么样了?公司一切正常吧?

特拉维夫的这些合同对公司带来了很大的动力,因为犹太人的游说集团渗透到了许多国家,我们要是跟特拉维夫签下约的话,这就为我们打开了和整个欧洲,甚至美国的市场;董事会给你拨了一笔奖金,你看到了吗?

谢谢你,卡赫你太客气了,那只是我分内的事。

不知你是怎么解决难题的,你是个创造性的营销员!

我没遇到什么难题,直接签下来了。

他没要那笔专款吗?

你是说贿赂,他受下了。

他没要求别的什么东西吗?

比如呢?

不说这个了,你跟琳维睡了几天?我知道她有时候会拒绝的,她很虔诚的。

我没跟她睡过,我不可能干那事儿?

可恶的本杰明…,他没给你安排她。

相反,他可恶是因为收贿赂,因为我没跟他要求她,然后你怎么能让我接受,去让本杰明强迫她上床那样的事呢?

呵呵,重要的是他签约了,我可是真想让你享受的,但是你自己拒绝了,我要是你的话,非她不睡,你是不喜欢她吗?

卡赫,我结婚了,难道你想让我背叛自己的妻子吗,我这个人是不可能放弃原则的。

别跟我说原则;因为只有在想要落实自己的目的的时候,我们才会使用它。

也许你说的是了一个事物,不是原则;原则是不可能超越的。

你知道吗,我去特拉维夫的时候,琳维每天都在陪我睡?她可是满口的原则。

那只是人性的弱点。

这就是原则的哲学,我们要落实目的才会说原则,要是想要其他的,我们就说是人性的弱点。

乔治的内心因为卡赫的话而震动了一下,他的话是正确的,他也给了本杰明贿赂,借口说是弱点;难道这在卡赫对原则的理论中很简单吗?

也许吧,但是最黑暗的事情莫过于,你的生活中只有利益,没有原则,那样的话我们跟动物没多大区别了。

呵呵,抱歉,动物们可比人类好,最起码他们有不变的天性,你要愿意的话可以叫做原则。

你说得对,没有原则和价值观的话,人们还不如动物呢,它们会变成野兽,只在乎金钱,美色和权势。

有原则的人啊!你的讲座很精彩;但是现在不说这了,你先去工作吧,你准备好一次新的公差去瑞典签约了吗?

又一次出差,去瑞典?

是的…,差不多一星期后,董事会决定只有你才能去,所以他们已经多次推迟了会议时间,就是在等你回来。

什么合同?

差不多跟特拉维夫同样的合同,甚至各方面情况都很相似。

怎么会呢?我不明白?

给技术部门主管一笔钱,加上你的外交手段;他一签字事情结束了;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这里的技术主管就是那边的本杰明,但是那边在瑞典还有一个琳维吗?

呵呵,你不是说,没有享受到琳维吗,为什么要在瑞典找琳维呢?原则去哪儿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在找相同点。

是的…,在瑞典有一位像琳维的,她叫英格莉;你放心她有跟琳维一样的美丽。

好的,你只要不觉得我的拒绝是由于美貌就好了。

我不明白?

我不去,为了不使你理解为,问题在于没有良宵美人而已。

你为什么不去呢?

你不是叫我有原则的人吗?贿赂跟我的原则有冲突。

为了让本杰明签字,你不是已经给了一笔了吗?有原则的人。

是的,我错了,你要是愿意可以说是人性的弱点!

我不是说了么,我们使用原则是为了落实我们的目的,我们的利益,你想怎么样?

没什么,我只是不去而已。

我要是跟你说,下次的奖金是前一次的两倍,就是将近三个月的工资的话,怎么样呢?

不是那个问题;

我现在不要你回答,你有三天时间考虑;我肯定你不会放掉这次机会的。

什么机会?

出差,奖金,提拔。

提拔?

是啊,据新的人事调动,你要是签下了瑞典的合同,就能当上公司总经理,就是代替我;因为董事会很喜欢你的成就。

你呢!

也许我会成为总公司的总经理,好好考虑一下,我能肯定你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你可以根据合适的时间来安排行程,呵呵,然后在交付那笔钱的时候有原则的,或者照你的说法在你给贿赂的时候。

我要是没去的话呢?

那你就是对自己在公司的地位????,我不觉得像你这样理智的人会那样干的,相信我,我本来想自己去,但董事会坚持要你去签订那些大单,因为他们非常欣赏你。

我几天内给你答复。

我相信你的理智和智慧,所以我会要公关部门从现在开始安排你的行程,文件和合同,以及对协议的全面说明会送到你的办公室。

我先告辞了,想回去完成部分工作。

乔治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问自己:难道原则真像卡赫说的那样仅仅是利益吗?会根据我们的需求而改变吗?还是巍峨耸立的灯塔,给我们指明了道路,我们应该跟随着它?那要是这样的话,我为什么在特拉维夫要给本杰明贿赂呢?看到他干什么了吗?看来对卡赫来说出差非常重要,甚至可能他很想看他一直工作,或者一直离开他…,如果原则真的没有价值的话,就意味着我们都会变成野兽,相互之间自相残杀,哦哦…,为什么上帝没有组织这些事情呢?或者是上帝要让人们自己去安排这些事情?

在自己沉思的这会儿,所有的文件,出差的相关手续送过来了,他随意的翻了翻;因为自己的决定:去还是不去。是最主要的;他要是真不去的话,为什么还要折腾自己看这些文件呢?
乔治等到了下班时间,对他来说这一天非常漫长;特想回家,想和卡特丽娜商量一下出差的事;回到家里看到卡特丽娜正在专心致志的看书…

看起来你看的书非常有意思!

一定程度上是的,我在看穆斯林的圣经《古兰经》。

那么你已经开始看了?

是的,但是虽然我很专心,很努力地去理解;可我觉得自己需要多次反复的读每一章的翻译。

为什么?

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跟我们的习惯完全不同;

好的,但是我们能先放一放这个话题,这本书呢;因为有个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

卡赫要我再次出差。

自从你到这家公司上班以来,这是第一次公差排的这么紧,要去哪里呢?

去瑞典。

瑞典是个迷人的国家。

不是这个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啊?

我当时去古都斯签约的时候,给那一家公司经理带了一笔很大的贿赂,好让他签字,现在他们要我到瑞典在那样干一次。

虽然我讨厌贿赂,不喜欢那样,但是有什么稀奇的呢?你以前给过一次了。

跟卡赫的话一样。

我讨厌你这位经理,但是…

你设想一下,我第一次错了,难道我会重复错误吗?难道就没有办法让人们摆脱自己的错误吗?

基督教认为,由于耶稣为了人类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们被救赎了,被拯救了。

这不是给一个人特定的,那是对犯了罪和没有犯罪的人全部的。

我不明白?

就是说我们大家的罪恶都被赎掉了;那要是被饶恕了,我们为什么还要抛弃罪恶啊!我猜这是对免罪契生意的好铺垫。

我明白你的意思。基督教就是这样,而伊斯兰教说,谁要是悔罪,向真主求饶,真主就会饶恕他。

这是什么话,你开始谈伊斯兰教了,难道这一切是在阅读一本书的结果?难道穆斯林不用到他们的修士或者牧师前去做忏悔吗?或者他们怎么样去做赎罪礼呢?

没有什么礼仪,仅仅面向真主,祈求他的原谅,停止罪恶,并且下决心永不再犯。

这么简单?

是的。

这些都是罗马那位穆斯林送给你的书上说的吗?

不,是从穆斯林的圣经他们说的《古兰经》上看到的。

我们回到卡赫的事情上。

我不知道,选择很困难;要么你答应他们去做违背自己原则的事,然后在自己面前丧失人格;要么你拒绝他们,然后丢掉工作和职位。

是的,选择很困难,我还有机会在两天内答复他,但你要是我的话会怎么做呢?

我跟你一样的迷茫,我本来想和你商量一些私事,但是你先说出来了,就不想再跟你添加烦恼了。

怎么回事?

我不再相信学校里自己教授的许多东西了,所以我考虑放弃这份工作。

你要放弃工作?

跟你不喜欢违背自己的原则一样,我也不喜欢违背自己的原则,因为我在学校讲授的许多知识不再是我相信的了,所以我要么违背自己只讲自己信仰的内容的原则,继续教授这些话;要么递交辞呈,接着断送掉每个月从她们那里得到的薪水。

很危险的转变,你不是教这些东西有十来年了么,有什么不一样啊?然后我们要是都放弃工作的话,要怎样在英国甚至世界日益增加的失业率的阴影下生活呢?

就因为我对天主教的信念动摇了,难道这不是你希望的吗?不过我到现在还没有做决定呢。

很抱歉,让你伤心了,我只是在跟你开玩笑。

相反你除掉了我眼前的幔帐,但是我没说吗,我不告诉你是不想给你添烦恼?

你说的对,我的慌乱中又添上了你的迷茫…,我会多考虑一下,两天内做决定,你也自己决定,真的,生活就是决定。

乔治,你必须跟人协商一下。

但是谁能了解工作内部的问题呢?

找一个朋友嘛,你为什么不把这当做一个话题发到你给我们发的系类邮件里呢?

好主意,我现在就发。

乔治上了楼来到了书房,打开电脑,给朋友写了封信,他询问道:
第七个话题:我遇到了麻烦,想在你们回答第六个话题之前跟你们商量一下,简略的说:我应该答应自己的原则,即使那会破坏我的生活也罢;还是应该看看自己的利益,哪怕会违背原则也罢,希望你们的回答能够直截了当,就当你就是这个当事人;有没有第三个选择,既不违背原则,又不伤害利益呢? 乔治
发出去后,他打开汤姆的facebook时间线,发现已经恢复到了原先的状态上,在上面写下了对主页上发布的背合成的假照片得致歉词…。他感觉松了一口气;看来汤姆已经追回了账号,解决了布拉德的骚扰,然后他又打开亚当的页面,看到有一个新帖子标题是“一位寻找幸福的朋友的启迪4”;
这位朋友到了绝对最艰难的阶段,可以把他这个阶段的研究总结为以下几点: 人对于自己不想的东西的认知要比对想要的东西的认知更简单,人对于这不是幸福之路的认识,要比对这就是幸福之路的认知更容易;因为改变,转变和新的事物对任何人是困难的。 做任何决定都需要内心很大的勇气,因为勇气是任何思想,军事或者文学成功的入门,我这位朋友无疑是勇敢的,但是现在他对于勇气的需求要比以前更多,他能做到吗? 我这位朋友,和他周围的人都在经历转变的过程,但他还没有多重视,也没注意到;因为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是穆斯林,这正是奇怪的地方,他会突然发现,自己最亲近的人也在经历像他一样重大的转变。 虽然这位朋友很想学习,但他还没能轻易的下决定去学习伊斯兰教,也许这要归结于媒体对伊斯兰发起的大量的不实报道。也有可能部分原因是穆斯林的怠慢和错误。 我还是相信,这位朋友在寻找幸福之路,和解答生命的重大问题的过程中最后的阶段。我会尽快在下一篇里跟进进展的。 亚当
乔治又回头专心致志地看了一遍亚当的文章,然后问自己:难道亚当相信只有伊斯兰才是真正的幸福之路吗?那么他为什么一开始不跟我说这话呢?是他在欺骗我?或者伊斯兰教是建立在阴谋诡计上?然后如果他相信伊斯兰是幸福之路的话,为什么还要一直隐瞒他,对他遮遮掩掩的呢?只是避之不及的缺点么?还是跟教会秘密一样的宗教秘密?在他思考的时候,卡特丽娜进来了…

你过来,来读一下亚当写我的文章,我开始怀疑这个人了?

他写什么了?

你自己看看。

卡特丽娜仔细的读完了那个帖子,然后对乔治说:

我不理解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他是个穆斯林,信仰伊斯兰教就是能解答我那些关于生命的疑问的宗教!

是啊,他就是这样啊,很自然啊,他相信自己的信仰就是幸福之路啊。

但是…,为什么他以前没告诉我呢,为什么要欺骗我呢?

他欺骗你,跟你说了不实的话吗?

没有,但是他对我隐瞒了自己的宗教信仰。

我猜他跟你说过,你可能没注意。

怎么会?

因为他在自己的页面上个人信息里写下了宗教信仰;不但没有隐瞒,甚至在以此而自豪;他在宗教信仰一栏里写道:穆斯林,我以此为豪。

你想象一下,我看过他的页面许多次就是没看到这个,亚当说的对;我不会能全面的联系信息。

你不是在邮件中跟我们说,大家一起阅读《古兰经》,然后给你回话?那你开始阅读了吗?

没有呢,卡赫的事情真烦人,我今天要去见见亚当,还要开始阅读《古兰经》,然后尽量在今天或者明天给公司答复。

亚当也不是比我们更智慧,你心平气和的听他说,让我们学得更好,才能更有力的反驳他…,他可能是想让我们跟他一起加入伊斯兰教,我们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加入基督教。

也许吧,我现在就去找他,尽量心平气和的听,学习;然后以知识来反驳他,我想可能会和他一起吃晚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