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印度-奇妙的国度

印度-奇妙的国度

印度-奇妙的国度

(1)

在飞机场,乔治办完入境的相关手续后,看到迈克在等他,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之前乔治看过他通过电邮发过来的照片,迈克热烈的欢迎了他,然后问,想要直接去宾馆,还是先快速的在市区转一圈。

“谢谢你,还是先送我去宾馆吧,我有些累了,还没倒过时间差呢,明天早上,我们可以在去办公室之前转一圈。”

乔治注意到了迈克过分的做作,还有对他近乎勉强的礼节,跟他走出机场大厅后,看到迈克的豪华轿车,显示出他属于在这个满是穷人的国度里有财富的阶层。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乔治从他房子里下来,由于晚上休息的比较好,所以他看上去很精神。来到大厅看到迈克在等他。还跟昨天一样他非常优雅,礼貌的迎了过来,客套了几句然后一起向车里走去。

“我们游览一下市区,一小时后,八点半准时到办公室,您看行不行?” “好啊,我正想了解一下印度呢。”

在路上迈克一直在给他介绍,讲解着各式各样的建筑物,教堂。自豪的说印度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但是乔治注意到他总是会忽略一些高大的建筑,即使乔治问他,他也支支吾吾应对乔治。尤其是对摆放在四处的菩萨像只字不提。甚至乔治再三问他,他都拐弯抹角的不做正面回答,就好像是他要把印度塑造成一个基督教国家。乔治只好见状言罢,不再询问。他猛然间想起卡赫跟他说过迈克是个狂热的天主教徒。
八点半乔治和迈克准时来到办公室,开始商讨业务项目和合同,一直到十一点钟左右。在谈话中迈克感觉和乔治谈得很投机,忽然他抬起头说:

“你跟我一样是个基督教徒,我们为什么容许卡赫一个犹太人在所有的员工合同里玩弄手段,我们为什么不把手段只用在印度教徒,佛教徒和穆斯林身上。我们可以跟他加个条件就是基督教徒的合同优先啊,我不想让他这个犹太人剥削我们!”

“难道我们剥削印度教徒,佛教徒,穆斯林就是公平的吗?”

迈克尴尬的沉默了,然后他们又继续回到了工作上,直到一点钟,这时乔治要求结束工作,先休息,因为他今天确实累了。
在返回宾馆的路上,他们又老话重提又谈论到刚才的话题。看到一个高大的建筑,乔治故意的问道:

“这个建筑真漂亮,是谁建造的?”

“是穆斯林…极端分子们。”

“那这又是什么?”

“愚顽的佛教圣地,他们在崇拜一些石头和像我们一样的人!!”

乔治感到迈克对这些问题比较紧张,就没说什么,继续听着迈克介绍路上其他的东西。

(2)

迈克跟乔治说好四点钟一起去吃午饭,说给他准备好了一个简单的合符合他身份的接风聚会。下午乔治从自己房子里下了,上了迈克的车,一上车就奇怪地问:

“卡赫有些规矩,他一到这儿就要我们给他准备,怎么不见你要求呢?”

“什么规矩?”

“先不告诉你,到餐厅再说;我相信你会很享受我们的惊喜。”

他们来到印度之冠餐厅,这是一家各个方面都显出古朴典雅豪华气派的传统饭店。乔治很喜欢这里的典雅豪华。这是一个具有传统风格的餐厅,飘逸着印度特有沉香味,平时他不喜欢这种味道,但在这里他还是觉得这味道很协调。迈克面带微笑笑意深遂的说,他的特别包间将是比这更美的。
在包间里乔治看到两位打扮妖艳的女孩,差不多二十岁左右,她们微笑着看着他;他微笑着跟她们礼节性的握了一下手。迈克给他使了一个眼色,轻轻地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说:

“这惊喜怎么样?”

“非常好!”

“每次卡赫到这儿,我都带他来这里,然后回宾馆时他会带上一两女个孩,陪他过夜的。”

乔治脸上显出不高兴的表情,冷冷地回答说:

“对我来说惊喜只是这美丽的地方!”

“奇怪!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两个女孩儿?”

“她们是真漂亮,但真正奇怪的人是你!我不是卡赫!”

“那你什么意思?”

“难道你认为卡赫的行为是非常好的,我应该像他一样干吗?”

“可是只有这样,卡赫才会给合同签字啊!”

“要这样的话,这是为了让我签字而给的贿赂了!?”

“抱歉,你想要什么?”

“我结婚了,我不喜欢去背叛我妻子;难道这就是你信仰的基督教吗,迈克?”

“是,是!”

服务员过来送上菜单,乔治又给迈克推了过去;迈克用印度语跟他说了几句,他转身和那两个女孩儿一起走了。然后看着乔治,强颜微笑着说:

“饭菜照我的口味给你点,还是你自己点呢?”

“还是你点吧,因为你比我跟了解。”

乔治想要改变一下有些尴尬的气氛,随后他想到卡特丽娜,在他走前多次要求他给她带上一个印度十字架。因为它可以让她想起在印度基督教徒对野蛮的穆斯林的胜利。还有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分裂和独立;然后他对迈克说:

“你应该最了解印度纯手工的十字架,我想给我妻子带一个,你能陪我去买吗?”

“我会差人送到你住的宾馆房间里,”然后又补充道:“我会告诉你价格的,不会是贿赂!”

“你知道吗,我是个基督教新教徒,但我对基督教一无所知,据我所知你是个信教徒,你可以用我的宗教说服我吗?”“

“基督教是天启的来自上帝的宗教,它跟其他任何人创的宗教不一样。”

“你指的那些宗教是人创的?”

“佛教,印度教,波斯拜火教,等等,在印度有上百个这样的宗教。”

乔治暗自庆幸他和亚当的谈话,因为他觉得自己开始喜欢给迈克提问,了解他是怎样看待宗教的?他是怎样解释它们的存在的?

“那怎样去确定基督教和类似的宗教是天启的,而不是人创的呢?”

“历史,传承还有证据可以证明;假如你问一个印度教徒他会说基督教是天启的宗教,是个人类使它发扬光大的宗教。”

“那我想简单说的话,天启的宗教比人创的宗教更正确。”

“说的好啊,好一个简单化,是的是更准确,难道这还有怀疑吗?”

“每一个基督教徒都会这样说,但是我,简单说的话,我想通过我自己来鉴定它,或者我亲眼看到它。”

在忙碌的连续的谈判了一天后,乔治来到宾馆,躺在床上回想着所有自己经历过的事物,不知不觉的想起亚当说过的话:“处理所有的事情你都要简化,不能复杂化,要乐观不能消极。”
他打开电视机看到有个节目说的印度当地语言,下边有英语字幕。是介绍有关印度教,还有印度教的道德教育的;这个节目强调说:印度教是一种由专注于崇拜自然力量的雅利安人的婆罗门教,和古老的主要集中崇拜古印度人喜欢的事物的印度教混合而成的。经过每一个时期的发展演变,慢慢的相互融合到了一起,然后那些贵族们害怕失去权贵阶层的特权,开始围绕着那些问题编著自己的思想书籍。这些书籍后来被称作-吠陀-或者-韦达-;而这个-韦达-就是印度教最大的圣经之一;它的意思是法律和智慧,他们在这些书籍中记录一些法律和一些规定。其实它真实地目的就是赋予雅利安人或者白种人特权,凌驾与当地的一些黑色人种;当然起初记录这些律法的是赋予少数人特权的,一直是以耳提面授的方式开始相传的,直到它变得复杂,庞大,靠心里背记已经很困难的时候,他们决定开始记录它,抄写它;这编辑一直延续了十个世纪-上千年-,这部典籍的记录成册是长年累月积累而成的,最后由印度教祭祀高层决定不能有任何东西再添加到这些典籍中;要不是这个决定的话,对这些典籍的添加会依然继续;这是一部庞大的典籍有好多部分组成;乔治注意到这个电视节目给出的结论就是说,这印度教只能适合于印度居民。而且印度教徒在一次他们的学者讨论会上重申这宗教是印度人的特色,还有印度人一旦走出印度他就不是印度教徒。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嘲笑这个奇怪又偏见的宗教,他们甚至对地方都有偏见。但他忍住笑对自己说:

“不管怎样,这都是人性成果,不是天启神授的。就是这样简单,就是这样简单!看来我已经对自己的研究有进展了;但这还远远不够…

(3)

早上八点钟,迈克如约来到宾馆大堂等着乔治,看到乔治走过来微笑着起身迎了上去,跟他打完招呼,用谨慎的语气说:

“我们今天跟昨天一样有好多工作呢,你准备好了吗?”

“当然了,我就是来工作的!”

在路上乔治看到一个古怪的塑像也不像是菩萨;他转过头仔细的打量着,迈克笑着开口说:

“你觉得怎么样?这是他们的神灵之一,我不说吗这些人创的宗教每天都给自己塑造一个新的神像!?”

“我想要找个信奉这些宗教的人,和他谈谈。”

“那,今天你可以和我们公司的经营部门主任吃午饭,她是个佛教徒。”

他们俩到公司后就开始了工作;迈克明白的看到乔治跟卡赫完全不一样;乔治重视宗教,询问有关的问题,喜欢了解宗教;而且他还做事有原则,尊重原则。跟卡赫不同,他只在乎钱和女人。到十二点钟结束工作后,迈克接近乔治平静的说:

“在结束工作之后,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请说。”

“尽管你和卡赫是一个公司的,但你们俩完全不同。”

“哦,你的意思是说对餐厅里那两个女孩儿?”

“那是其一,还有很多方面。”

“好吧,那照你看我们俩不同的原因是什么?”

“宗教,就这么简单。”

“你,你不也信仰基督吗,那你怎么也迁就卡赫?”

“是,是,但是,并不是说我所有的行为都是正确的啊。”

迈克站起来要走,但又转脸对乔治说:

“你要不要和我们的鸠次娜见上一面呢?”

“鸠次娜是谁呢?”

“她就是我们的佛教徒经营主管,你知道鸠次娜的意义吗?”

“不知道”

“鸠次娜的意思就是月光,然后笑着说,嗨,但她现在已经接近六十岁了,应该不算贿赂吧.”

“当然想见她一面,可以请她在四点钟到宾馆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吗?”

“可以啊,在见过她之后你才会明白基督教的优越的。”

约好吃午饭的时候乔治从房间里下来,看到大厅里有个老年夫人等着,看她的脸有些像印度人又有些像中国人,或者就是他看到的那样,他走近她说:

“你好,尊敬的鸠次娜.”

“你好,见到你很荣幸。”

他请她到宾馆餐厅的自助厅和他一起吃午饭,她谢过他,显然她是一位很有教养的贵族妇人。
乔治选了个靠边的桌子坐了下来,一再的表示欢迎她:

“迈克跟我提过你很多次”

“您也一样,迈克跟我说起过您,他说您请我吃午饭,是因为您想了解佛教!”

“对”

“在我们谈佛教之前,我想先说一个你的事,甚至公司里每一个员工都在谈论它。”

“是什么?”

“是说你不像卡赫。”

“他们怎么知道的”

“大家都在流传着你拒绝在签合同时,区别对待基督教徒,佛教徒,印度教徒和穆斯林。还有你拒绝那两个女孩儿的事.等等。”

“他们喜欢这样吗?”

“至少作为一个佛教徒,对我来说,这是非常好的。”

“对在合同上不做手脚我能理解你的支持,但是对背叛妻子还是有些不理解?”

“我们佛教徒讨厌背叛妻子,和放纵欲望。而且我们认为所有的坏事都来自于三个事物:第一贪图享乐,纵欲;菩萨教导说:不要伤害活着的生命,不可偷盗,不可掠夺,不可撒谎,不喝酒,不通奸,不可吃过早成熟或者反季节的食物,不跳舞,不参加歌舞会,不可看医生,不使用柔软的铺垫,不佩戴金银!。”

“很好的教导,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有一些问题

:为什么不能看医生呢?还有为什么不能佩戴金银呢?或者不能使用柔软的铺垫,为什么?这是社会主义思想吗?”

“在现世中禁欲是佛教的重要标志之一,它还包括放弃结婚和富裕,放弃自我,等等你听过的类似的事,因为现世是万恶之源。”

“难道你不奇怪吗?这佛教的主要标志就是,我们不要生活,不要在这个世界上幸福;而人的秉性就是喜欢钱财俗物,偏向异性…,这菩萨是谁呢?”

“我跟您说了现世是万恶之源,禁欲则是众善之根;至于说这菩萨是谁?谁是菩萨?这个问题回答有些难!”

“回答谁是菩萨怎么会有些难呢?难道他不是你们的神,你们的先知,你们的救世主吗?你们不是都皈依他吗?”

“我确实是发现了一半的难题了,我们还没有统一看法,他到底是先知,还是救世主,是神还是神的儿子,是导师还是其他的…?”

“理解?”

“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北方和南方不同,中国和缅甸或者锡兰又不同。再说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通过修行来提高自己的灵魂,最终成佛而成正果。”

“用放弃结婚和财物,还有忍受粗糙的衣服来提升自己?”

“是的,还有不偷盗,不撒谎,不醉酒,不杀人。”

在和鸠次娜说话时乔治注意了一下她的素雅的高档的穿着;他随即一边看着她的装束,一边故意的问道:

“那是不是所有的佛教徒都要遵循这些教导呢?”

“是的”然后笑了笑说:“在某种程度上,但有时候现实的生活不允许我们完全照着这些有智慧的教导生活的。”

“那么说,他就是一些道德戒律罢了,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并不适合现实生活的?!”

“也是在某种程度上的,甚至你们不也一样吗?”

“你是指什么?”

“我就直接说了,迈克是个信基督的,就这样他还每次在卡赫亲自过来的时候给他准备着女孩们!他还在合同上做手脚!而且我知道很多基督教徒都在喝酒,难道这在你们的教条里不是错误的吗?”

“你说得对,但现在我需要的是集中考虑宗教本身。”

“在我看来没多大区别,我们都大同小异罢了。”

然后她拿起纸巾擦了一下嘴表示吃好了,乔治随即叫过服务员给她要了一盘印度甜点,接着话题说道:

“你们没有统一对菩萨的看法,他是你们的主宰还是你们的先知?或者…?那你们对这些戒律,教条还有教导有统一的看法吗?”

“我们会根据每个时期,每个地区改进这些戒律…

“你们改进戒律!!”

“是的,因为佛教是一个跟着时代改进的宗教;它来自于我们的创作,不是像你们说的基督教那样天启的。虽然我们中的一部分人说它有天启的根源,但我怀疑其真实性。”

“我可以直接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吗?也许会有些尴尬?”

“请说吧,我们佛教徒崇尚的就是简单。”

“你们是不是相信天启的宗教比人创的宗教更优越呢?”

鸠次娜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叹了口气说道:

“我不想撒谎,如果真有天启的宗教的话那它肯定是最好的;照原则上说是这样的,但实际上很多信仰天启宗教的人却是人们中最坏的人。然后笑着说:就拿犹太人卡赫来说吧,其次还有基督教徒迈克;他们经常骗取人们的钱财,偷窃人们!”

“对,对,你说得对,但为什么你没有信奉一个天启的宗教,你本身就很善良?”

“我出生在一个佛教徒家庭里,父母亲都是佛教徒;但谁知道呢?也许这次死亡之后我会成为一个犹太人,或者穆斯林,或者基督教徒。”

“这次死亡之后?”

“是啊,我的灵魂将会在我死之后重新投胎成为另一个人,而我现在已经六十岁了。”

“难道你相信投胎转世的说法吗?”

“不,但这是我们的宗教思想。”

鸠次娜明显的看起来讨论反驳中疲倦了,尤其这是在她结束了正常的的工作之后直接开始的。所以她想结束座谈,因为她的身体已经不能承受继续座谈了。

“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或者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

“没有了,谢谢,你已经很费心了,我跟你学了好多东西。”

她告别了乔治,走了。
下午快天黑时迈克给乔治打了个电话,说他想要的十字架已经送过来了,在宾馆的接待员那里;接着迈克带着点讥笑说:它的帐记到宾馆的账单里了,这是为了让你不觉得是贿赂!
乔治感谢了他,跟他一起笑了起来,他在心里不觉得有任何的不愉快。

“告诉我,在和鸠次娜见面后你认识到基督教的恩典了吗?”

“差不多吧?”

“要是再多说一会的话,你会听到更多不可思议的奇闻;她给你说他们的幻想和他们的哲学了吗?”

“他们的幻想?还没有呢。”

“那,这样最好了,要不然下次你绝不会再来我们印度了。不过我想你听到的这些东西,已经足够让人相信基督教是最好的了。”

“你是说所有的天启宗教?”

“这只是我的看法,我的朋友,祝你好运。”

回到房间里乔治一整夜都在浏览互联网网站,看电视,一直到困得想睡了才躺倒床上;对他来说这是劳累的一天,不只是身体累,还有他的头也昏昏沉沉的因为考虑任务,责任还有工作的细节,尤其是他个人的那些疑问。那才是他来印度最大的动力;在他沉湎于所有的这些东西问题的同时,他一直没忘记亚当的嘱托:要记住对所有的事物都要简化;然后他觉得很愉快,因为他弄明白了一部分人创宗教的混乱,还有和人性的巨大差异;他是坚信这一点的。因为怎么可能让一个象我们一样人告诉我们,上帝造化我们的原因呢?

(4)

接下来一天早晨,乔治来到德里的一个很大的计算机市场,他乘电梯来到第五层穆推尔的办公室。他拥有印度最大的一家计算机还有软件销售连锁店。
乔治发现这是一个传统装饰的办公楼,那装饰,豪华间又透着简单,到处充满了印度沉香的味道;乔治进来后向接待员问了一下穆推尔的办公室,他连忙回答: “筛赫穆推尔在右边,右边最后一个门,那里是他助理的办公室。”
乔治走了过去,在心里反复的琢磨着:“筛赫穆推尔!筛赫!是什么意思呢?”他跟正在计算机上工作的助理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说明了自己的身份,把工作证递给了他,然后告诉了他和穆推尔的约见。

“请,筛赫五分钟之前就在等你。”

乔治看了一下手表,确实已经八点三十五分了。乔治一进办公室穆推尔就站起来欢迎他,这间办公室虽然很豪华,但乔治看的却是有些乱。他谢过他的热情后,两人就开始了工作上的讨论。

“你可以跟我说明一下我们能合作的空间吗?”

“简单说的话,所有对你我有利的都可以”

乔治很欣赏着有深度的简单,他和穆推尔握了一下手,笑着说道:

“好,就这样定了;这可是历史上最快的一次达成共识,但是我应该了解一下:能让我们的赚利的方式是什么?”

“我兄弟凯利穆拉比我更清楚这些细节,你可以和他探讨一下,不过他现在不在。明天早上九点钟你们见一面,把我们的合同细节写下来。”

“你参观了德里和郊区了吗?要没有,作为东道主的我们礼应为你安排这次参观旅游。”

“我去转过一次了,差不多一小时半左右的时间。”

“那你肯定还没看到有分量的东西,因为印度是个非常古老的国家;你能让我们为你效劳一下吗?”

“非常乐意。”

“那好请吧,托靠真主。”

“去哪儿?”

“去观光啊,我们先去泰姬陵。”

乔治和穆推尔下了楼,穆推尔的司机已经把他的车开了过来,穆推尔和乔治一起坐在了后排。

“去泰姬陵的路要走差不多一小时半,然后在这个时间路况也不怎么拥挤,而且路途本身也是在游览;这泰姬陵是个建筑博物馆,是世界奇迹之一,过一会儿你自己欣赏它,我不想用我的介绍来破坏它的美。”

“那是谁建造的?”

“沙贾汗国王,它是印度伊斯兰建筑的标志。”

“伊斯兰建筑?”

“是的”

“抱歉,但那些穆斯林不是掠夺了印度的土地吗,而他们不是一些残暴的泊泊人吗?”

穆推尔笑了一下:

“是的,是我们掠夺了印度,杀害了印度人,我们夺走了它的财富!

“不好意思,你是穆斯林?”

“是的,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我不是有意冒犯,但是对穆斯林我们就是这样听说的”

“不怪你,我还有其他的穆斯林不是来自于外面,来掠夺它的财富的;我世世代代都是印度人;如果你想要了解是谁偷窃了印度,那到了泰姬陵,你好好看看谁弄走了上面的宝石?”

“是谁?”

“到那儿之后你问导游,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很清楚有关穆斯林的流言蜚语,也不需要去反驳;我想简略的了解一下印度历史,就可以让你明白我的意思。”

“怎样?”

“你可以在任何一个互联网的搜索引擎里键入:印度历史;四个字,你就知道是谁侵略了印度,偷窃了它?穆斯林是印度的原住民还是从外面迁徙进来的。然后你看一下:周边族群是怎样生活在穆斯林的统治之下的?”然后笑着补充道:当然了有很多错误。其一就是我们现在要的泰姬陵,因为当时修建它是作为沙贾汗国王的妻子的陵墓。”

“你是说简单地说是这样的!”

“在对生命的观念中简化是幸福和欣悦的标志之一。”

乔治在这次旅游中感觉很享受,只不过稍觉意外的是偷窃文物上的宝石是发生在英国殖民时期的事;穆推尔也不想伤害他的客人的感情;乔治喜欢他的微笑和他的爽快。但让他稍稍不快的只是一点,就 是他在旅途中有三次撇下了他,说等我一会,我去做个礼拜马上回来。另外就是在他的所有行动中明显的散漫和紊乱。
结束了和穆推尔的旅游,乔治差不多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回到了宾馆,他洗了个热水澡躺在了床上,心想给迈克打个电话,向他了解一下穆推尔签合同的习惯。

“哈喽,你好,想问你个事儿,感觉和穆推尔签合同很顺利;但这里面是不是有鬼?”

尽管我不喜欢穆推尔这个人,但在我看来他还算是比较可靠;不过就是在工作中比较散漫罢了。他要是能把自己安排的有条理的话,那他就能有更好的收获了。

“但卡赫告诉我说他是个古板很难搞定的,现在看来完全相反。”

“是的在他的宗教里很古板,但接人待物方面很简单好说话;然后笑了笑接着说:他很古板就是不顺着卡赫的欲望给他找女孩,所以尽管他们俩谈过好多次但就是签不了合同;现在你明白了为什么像我一样信教的人给卡赫准备漂亮的女孩的原因了吧?!”

“明天我就要和他坐下来签合同了,你有什么有用的建议需要告诉我的吗?”

“没有,没什么要说的,愿上帝保佑你;要不要明天我送你过去,或者我带你去转转?”

“谢谢,要是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好的,再见”

(5)

早上乔治来到宾馆餐厅吃早点,碰上一个服务员能说点蹩脚的英语,就跟他搭讪道:

“你叫什么名字?”

“卡布里”

“人们说印度是个多宗教的国家,你的宗教是什么?”

“印度教”

“好一个道德型的宗教。”

“它就是这样的。”

“听说你们宗教界的人认为信仰这个宗教只适合印度当地人,所以就把它叫做印度教?是不是这样?”

“是的,因为我们创立这个宗教就是为了适应印度居民。”

“创立宗教?你们?”

“是啊,我们创立的适合于我们的宗教。”

“那你们崇拜的神又是谁?”

“我们是世界宗教中神灵最丰富的!!我们有非常非常多的神,要统计他们的名字的话,也许我们需要好多卷书本呢;甚至《文明史》的作者威廉•大卫纳特说:统计这些神可能需要一百册书呢”

“这真奇怪!”

“我们崇拜一些天体星辰,把它们作为我们的神灵像太阳;我们像天使一样的描述一些神灵;同时又像恶魔一样的描述另外一些神。”

“更接近恶魔的神灵?”

“我们的有些神是一些辟邪物,有的是些鸟雀,有的是些动物。”

“崇拜动物?”

“比方说大象,它是我们的象头神(伽尼萨),体现着人性和兽性;一口能置人于死地的蛇蟒是我们的蛇神(那加);我们还常给这些蛇神供奉牛奶还有杏仁;为他们办一些祭祀仪式。”

“你们是怎样去崇拜所有这些神灵的?”

“因为太多了所以我们把它们简化为三个或者三位一体的一个。”

“三位一体?像基督教一样?”

“也许是我们在发展我们自己的宗教的过程中,从基督教中采纳的;也许是基督教从我们的宗教中采取了这个思想。”

“嗯,接着说”

“重要的是三位神或者三位一体的神灵他们分别是(梵天)创世主、(毗湿奴)保护神和(湿婆)毁灭神。

“奇怪的宗教!但你还没有说牛呢?我可听说你们…”

“嗯,我正要说呢,甘地说:牛是我们的神,比我们的母亲更受敬爱;因为我的母亲给我吃了一两年的奶,我要伺候她一辈子,而牛一辈子都在给我们奉献牛奶,却只要一点食物;我的母亲死后要我们花钱去安葬她,而牛死后我们可以使用它身上的所有东西,甚至它的骨头。”

“那你们的崇拜能让你们死后进天堂吗?”

“对我们来说没有天堂和地狱。”

“那这样说的话,怎么样去善报行善者,又怎么样去惩戒坏人呢?难道他们俩是一样的待遇吗?”

“好人的善报就是死后投胎做一个好人,然后有可能在轮回转世的过程中化为神(梵天);至于作恶者他的灵魂会转世投到一个坏人身上。”

“那你们在生活中会区别对待顺从的善人和作孽的恶人吗?”

“是的,但我们中的部分人有福气得到神灵的地位。”

“怎么会呢?”

“(梵天)神要他的身体的各个部分创造了人们中的各个阶层;然后他用他的脸创造了婆罗门,所以他们是智慧和思想的人们;用他的手臂创造了刹帝利,所以他们是有力量,有武力的人;用他的大腿创造了吠舍,所以他们是在社会上做些买卖,做些手艺活的人;用他的两脚创造了首陀罗,所以他们是其他阶层人们的奴隶,他们的宗教功修就是服务别人;而这些贱民(不同种姓的男女所生的子女)是不算在这四类人之中的,也不入在印度教的阶层中的。 ”

“那假如我是个首陀罗,我有没有可能从首陀罗的阶层上升到婆罗门呢?;又或者假如我是个贱民,我有没有可能加入到印度教中呢?”

“不可能,首陀罗的宗教功修就是服侍其他的三个阶层的人。而贱民则是完全被排除在我们的排列次序之外的。”

乔治惊讶得张口结舌,他感到这个宗教有些恶心,但还是勉强礼节性的微笑着取出一点小费给了卡布里,就动身去见凯里穆拉,因为他和他约好九点钟商讨合同的细节,他不想迟到。
在路上他回忆起迈克在和他谈人创宗教时说的话;说“你要再多和鸠次娜坐一会的话,你肯定会完全讨厌印度了,再也不会来第二次了”。其实多少像这样的宗教都是违背人性和理性的啊!但这是因为这些人创宗教的不合理还是所有宗教的不合理哪?是不是就像汤姆说的那样:当你回来时你会把所有的宗教都抛弃掉的!?看看信基督的迈克他和卡赫一模一样;粗心大意的穆推尔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现在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真理的宗教是永远不会和理智抵触的,也不会和人性、逻辑相矛盾的;但问题是像这样的宗教到底有没有呢?

(6)

九点正乔治来到穆推尔助理的办公室,要他安排跟凯利穆拉会面,助理回答说他在筛赫办公室等他;进来后看到穆推尔和凯利穆拉两兄弟正在交谈,见他进来俩人起身迎了过来,欢迎他;当他迎面看到凯利穆拉的脸后心里一紧,感觉很不顺眼!但又搞不清这是为什么?

“这边请,我们去我办公室谈吧,我准备好拟定合同了.”

穆推尔打断了一下说:

“你们俩弄完后,在你回去之前我想见你一面,乔治。”

“我本来也想在回去之前和你道别呢。”

凯利穆拉陪着乔治来到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也很宽敞、简洁。

“我兄弟跟你说过了只要有利于双方的任何项目我们都会同意。”

“是啊,看你长得有点像一个人…!”

“我长得像本•拉登!呵呵,好多人都这样说我。”

“我希望你和他不一样。”

“我和他一样是穆斯林,和他不一样的就是我是个印度人,他是个阿拉伯人。”

“我是说你不是像他那样杀人成性的恐怖分子。”

“不跟你说这个事了;他之所以是恐怖分子只是因为你们不喜欢他,他不顺从你们。”

“什么?难道在我们的国家在火车站、居民区、公共场所制造爆炸事件的不是他和他的追随者吗?”

“你们的有些政客们屠杀的数目超过本•拉登所杀掉的多少倍的平民,你们也没说他们是恐怖分子;甚至西方在他们的殖民地国家里屠杀了无数的平民,我们也没觉得是恐怖主义。然后他又笑着说:而且当年他在和你们的敌人苏联作战时你们把他当成是英雄,而不是恐怖分子。你要不介意的话我们开始工作吧?”

乔治觉得他和凯利穆拉之间越来越疏远了;最后他暗自决定不会在和他谈别的话题了。只是赶快把工作任务尽可能的早点结束掉;心想可能汤姆说得对,这些穆斯林还在为那史上最大的恐怖分子辩解!

“好吧,这也和我们没关系。”

“你有没有准备草拟的合同,要没有的话用我们草拟的合同。”

“我有个合同草案,但你把你们草拟的合同给我看看。”

“请”

“谢谢,给我几分钟,我先看看。”

乔治拿起合同翻看了起来,注意到上面的条目很简洁,某种程度上也很精确,总的来说要比自己辛辛苦苦准备的草图要好。只是上面给对方公司给了很大的自由;乔治抬头看了看正在看书的凯利穆拉说:

“我看这很恰当,很好;只是我有一个小问题。”

“你请说,是什么?”

“你看这上面给你们公司给了太宽的自由空间;还有一个就是你们在付款上的延迟!”

“那这就是两个事儿:第一自由空间,我们是为了更大限度的拓宽分销范围,另外就是我们还没有很好的组织和协调好各个方面工作;至于延迟付款是因为我们不想在和你们的合约上撒谎。”

“你不想撒谎?什么意思?”

“就是说要是我们不在合同上提前得不到一定的自由的话,那么要是按时付不了款就得违约,要不就是被迫一再的找一些虚假的站不住脚借口来搪塞你们了。而你我又都不想这样,然后这些条件可以提高你们的销售额,你们就会赚得更多,同时在合同中你们拥有完全的银行的支付担保。”

“那我们可以把付款周期定位三个月一次,行不行?”

“行,因为我要对你大方一点;好让下次来的还是你,而不是卡赫。”

“为什么你们不想要卡赫?”

“抱歉不能直接回答你,因为我不想坏你的心情。”

“不会的,说吧为什么?”

“他只在乎用狭隘的方式去获得物质的利润,这有可能让我们双方的亏本,我相信只有照原则办才会让各方面都盈利;另外他经常提一些性暗示,我们是不可能接受的。抱歉,因为我们东方人是比较保守一些的。”

“没关系,你说的这些我都同意,我们就这样定了,等一下我去英国大使馆办理合同的认证;然后回去的时候在到那里的印度大使馆办理同样的公证。”

“谢谢你,不好意思说了那么多你主管的坏话。”

“没关系,我想在走之前跟穆推尔•热赫曼道个别。”

“请,我们走。”

乔治和凯利穆拉来到穆推尔•热赫曼的办公室,他起身特别的欢迎了一下乔治,然后问道:

“你们签完合同了吗?”

“嗯,完了”

“是不是照你说的那样简单,容易?”

“非常简单。”

“任何事只要简单的话都会成功,繁琐才是和理智、秉性、宗教矛盾的。然后又说:既然你们已经结束工作了,那乔治你看在印度还有什么地方您想旅游观光的?印度是个奇妙的国度是非常适合旅游的。”

“谢谢,但我想今天早点回宾馆;有些网上的工作想要结束掉。”

“那就如您所愿,然后他打开抽屉取出两盒高档的沉香油说: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品;然后装进一个高档袋子里;对他说:司机在下面等你,他会送你去宾馆。”

“非常感谢,这可是稀有的东方礼节”。然后乔治拿起袋子告别了他们俩。

(7)

司机在下面等着乔治,一看到他下来马上迎了过来,带他到汽车前,为他打开车门道:

“请上车,先生”

“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史蒂温”

“哦 ,西方的名字!”

“我是个基督教徒,所以也就有个像你们西方人的名字。”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基督教在印度?”

“有两年了,”

“那在这方面西方的殖民和基督教传教运动是不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那当然啦,要不然这些穆斯林早就打下全印度了。

“穆斯林!你是说他们会靠着恐怖袭击占领全印度?

“不,你还不知道这些当地宗教的愚昧,哎呀那都是些可笑的愚蠢的宗教;要不是这边的这些基督教传教士,那人们早就自愿的加入了伊斯兰。”

“我已经有所了解了,但是这些天启的宗教也那样啊!”

“奇怪!你不是基督教徒吗,怎么你也这样说话呢?这可是无神论的语气!”

“我讨厌无神论,也认为它很矛盾,但是比起这些乱七八糟的宗教我们的基督教也好不到哪儿去啊。”

“ 作为基督教徒我们要解救人类摆脱苦难,还要肯定洁净,纯洁还有礼节的重要性;我不接受以任何形式来玷污基督教。也不会容须穆斯林穆推尔•热赫曼,即便我是他司机也罢;不过他也从来没说过这种话?那这要是出自一个基督教徒口中的时候会怎么样呢?也许是因为你是一个新教徒!但我还是不接受!”

“我不想要丑化基督教!我信仰基督我怎么会丑化它呢!我的意思是说在实践遵循时它有些像其他的迷信宗教;同时又混乱的像其他的宗教。”

“我还是没明白!”

“我们能不能不说这个话题,剩下这点时间你能给我说点印度历史的事儿吗?”

“也没剩下多少路了,总的来说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度本来是一个国家,然后巴基斯坦和印度分裂了。”

“是为了什么而分开的?”

“是因为穆斯林觉得他们受到了印度教徒们的欺负,然后他们逐渐的迁徙离开了印度;要不然这印度是个伊斯兰教国家。”

“我发现你虽然不是穆斯林,但你却替他们辩护了好多!是不是因为你在他们这儿工作?或者是因为你怕他们?”

“呵呵,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