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困惑的疑问

困惑的疑问

困惑的疑问

(1)

两人刚看完一部电影,卡特丽娜马上打断他的漫不经心:

“乔治,乔治,你想不想摆脱你的烦恼?”

“什么意思?当然想啊!”

“我们的新邻居给我介绍了一位有名的心理医生叫汤姆•埃里克森,还说,她曾接受过他的治疗。”

他坐正了身子,直直的盯着她,脸上充满了迷茫无助的神情,显出内心的矛盾无比,然后嘲讽道:

“好啊,你是说我去找心理医生,然后告诉他:希望你能教教我,怎样才能让我忘记自己为什么对上帝创造了我,我活着是为了什么?等这些问题的无知吗?

“但你可以询问他,怎样才能弄明白为什么上帝创造了我,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为了找答案?”

“是啊”

乔治转过脸看着后面,他马上被纷乱的思绪习惯性地扯到了远处,他已经习惯了忧虑,心绪不宁。在发呆的这一会儿,卡特丽娜注意到他走神了,而且她发现只要一离开他,他的忧虑和不安马上就会再次袭来。于是她大声的说:

“乔治!”

“啊…,哦,我正要问你呢:这个汤姆医生是新教徒吗?还是你这样积极的背后有别的原因?

“亲爱的乔治…,我积极只是为了让大家生活的幸福,也许你是对的,我是在故意逃避自己,但这难道不是比你所遭受的这种忧虑和不安更好吗?”

“好吧,我下决心了一定要找到幸福之路,从今以后我不会再逃避了…,”接着他微笑着说:“但我是不会去询问天主教牧师的。你先让我见见这个医生再说。”

“我联系一下,但愿上帝会让他来治好你。”

“呵,这么说我还是个病人需要治疗,而不是寻求真理的哲学家了?”

“治疗只是为了找答案,不是因为你病了。”她深情的看了他一眼,靠在他怀里说:“亲爱的,好吗?”

“好吧!”

(2)

乔治想要在跟这个医生约好见面之前了解他一下,打开他的facebook主页,看了看他参加过的一些活动,发表过的一些帖子,还有一些患者对他的评论。心里对他有了一些了解,他是个心理医生,有个性,很聪明,知识面很宽,喜欢哲学,他能把现代医学跟不同的哲学思想结合起来。
他翻看了些患者对他的留言和评论,了解到这个汤姆医生是个古怪的人,他的知识还有他的医术跟他的个人行为很矛盾,尤其是他跟女患者的关系。还发现跟猜的一样,他不是天主教徒,甚至他不信教,他是个无神论者,没有任何宗教信仰。
乔治一次又一次的推辞跟这医生的预约,对一个矛盾的医生他一点都提不起兴趣,可他和卡特丽娜约好了要去的,所以他一直在推辞,直到有一天她突然说,她已经约到医生了,在下午四点钟,她会陪他一起去的。他不情愿地答应了她,心想:又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不过没关系,至少可以让卡特丽娜闭嘴。
乔治和卡特丽娜来到了诊所,这是个安静的诊所,装修的很雅致,光线也很柔和,看着很舒适。唯一不协调的就是皱着眉,酸着脸坐在前台的接待员。乔治走过去告诉了他,医生的预约,他冷冷的回答:

“我是布拉特,没见过你啊,我想医生现在也没时间。”

乔治转过脸来问卡特丽娜:

“你不是已经预约好了吗?”

“是啊,我三天前就来过了,预约好了的呀!”

布拉特回答道:

“噢,是,是,不好意思我给忘掉了,是预约好了,这边请两位,他在等你们。”

带着对布拉特举止的诧异,乔治和卡特丽娜走了过去,见到医生,他招呼了他们一声,然后说,他要单独跟他们每个人谈一谈。
乔治忙说:

“但约好的只是我一个人!”

“卡特丽娜是你的妻子,你最亲近的人,她对于了解你的情况是非常有帮助的。我准备先和她座谈几分钟,然后再和你谈。
乔治转身走了出来,在大厅里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布拉凑过来说:

“汤姆和卡特丽娜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三天前,她不是来过这儿吗?”然后坏笑着说:“汤姆在单独跟她谈话!嗯,汤姆医生真有福气,一个英俊的男人在和一个有东方魅力的女人座谈。”

乔治拿起一份杂志,打断讨厌的布拉特,就在他克制着自己的怒气和烦躁时,他忽然想起那些汤姆跟女患者的暧昧关系,他顿时不能保持平静了。努力克制住自己,说服自己等等看再说。就在他越等越着急,越等越生气的时候,卡特丽娜笑着走了出来,叫她的丈夫:

“亲爱的,医生在等你!不过我要先走啦,我在教堂里有约会。”

乔治进来后,他收起脸上跟她谈话时留下的笑意,严肃的对他说:

“为什么你想要了解:谁创造了你?你为什么而活着?归宿在哪?等这些问题”

“因为我想要让生活有意义,要用它来编织我的灵魂和生命。”

“嗯,看来,我面对的是个有文化,有个性的情况。那为什么你在思考时不用哲学的方式呢?”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

“你怎么会不理解呢?哲学家!当我们用哲学的方式回答问题时,那么每一个答案都是建立在一系列有助于解答问题上的。”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为了回答你的问题,我另外再问你一些问题,就像:我们可以从哪一方面来回答你?而不是在某个问题上钻牛角尖儿,让我们看看从哪儿可以找到答案?它成立的标准是什么?难道你不认为这才是哲理性的能让人信服的逻辑方式吗?”

“也许吧!”

“这个方法的优点就是,能从你自己的内心,你的灵魂深处找出答案。”接着,他微笑着又说:“这肯定比天主教徒的那种,纯粹地迁就矛盾而不用理性的方式更好的!我们的约定是下星期,尝试着回答下面这两个问题:我们可以从哪儿找答案?这个答案准确与不准确的标准是什么?同意吗?

尽管你在言辞中对天主教思想不敬,但还是比较有逻辑性和理性。就这样定了。

乔治从医生那里出来,目光落在布拉特身上,他正好凑过来不怀好意的说:

“谈话很顺利!代我问候卡特丽娜!”

(3)

汤姆的问题,他说话的风格,他逻辑性的思考…,这些东西充满了乔治的心,他一边开车一边想:本来我就有些疑问,然后汤姆又给添了些问题。这看医生的结果就是在疑问之上增添问题吗!
他来到一家附近的咖啡馆,要了一杯咖啡。服务员端过来一杯咖啡,放到了桌子上,看乔治没有感觉到,这服务员咳嗽一声,提醒他。看他还在沉思,这服务员转身走了。过了好长时间,他发现自己桌上有一杯凉了的咖啡,他叫过服务员一边买单,一边说到:

“能相信吗?你端过来咖啡的时候,我居然没有察觉到。有时候内心的疑问会使我们把自己给忘了!”

“内心的质疑是人的理性和潜意识的象征;但是如果过度的话就预示着内心的矛盾,思想和意识的冲突。”

乔治很喜欢服务员的解释和回答,接着他又问道:

“那在你看来,这些矛盾和冲突的原因是什么?”

“有很多因素,最主要的是他还没有敲定生命中的几个大问题,比如说:上帝为什么创造了我们?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活着?我们的归宿又在哪儿?。麻烦就出在这种复杂化上,因为简单化有时候能带给我们一些问题的深刻答案,而复杂化多半情况下都超越不了表面!”

乔治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那我们怎么样才能用简化来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呢?”

“很多人会用娱乐,喝酒,性爱等等来逃避回答,但疑问却是理解的主要表现,但…”

另一位客人打断他们俩简短的谈话,叫了服务员,他抱歉的收了乔治的一杯咖啡的钱后,转身离开了。
乔治出来后,开着车茫然的兜着圈子,不知道去哪儿?又忘不了那位服务员的话;那些话激励了他,震动了他的理智,触动了他的神经;他渴望着服务员说完他的话,哪怕给他付上十杯咖啡的钱也行。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欣赏这位服务员,他的工作只是个侍者而已,而且看起来他可能是个希腊人,或者有些希腊或着拉丁血统。
过了好长时间,乔治发现自己还在同一个地方转悠,他决定再次回到那个咖啡馆,进去后坐在一张桌子旁,习惯性的要了一杯咖啡;服务员端过咖啡,他连忙打听了一下前面那位服务员?

“请问你要找谁?先生”

“半小时前我来过一次,是另一位服务生接待的我”

“可能是卡特或者是亚当,他们俩一小时前下班了,现在轮到我们了。”

乔治迅速喝完了他的咖啡,走之前问了一下服务生:

“那下次,卡特和亚当什么时候上班?”

“明天上午九点一直到下午五,六点钟”

“谢谢”

(4)

乔治回到家里,两个孩子迎了出来,问了下他们的妈妈,迈克告诉他说,她还在教堂里,今天可能要晚一点才回来呢。
乔治坐在客厅里等着卡特丽娜回来,直到晚上十点钟,她才疲惫的回到家中,满身的酒气,不过还算清醒着,能分辨周围的事物;乔治一见到她就问:

“今天医生怎么说了?”

“他是个古怪的医生,不过有些东西还是能让人信得过。”然后他严肃的对卡特丽娜说:“你们俩单独座谈的时候,他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亲爱的,他只是招呼了一声,然后介绍了他自己,还有他的专业,然后询问了一下我的工作,我的生活…他是个很优雅,有礼貌的人。

“也很英俊!难到他一直就没问我的情况?”

“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问了,然后我告诉他,你一直对生命的一些疑问很困惑!”

“就这么多!”

“是啊,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谈论他自己,和我。他真有教养!”

“哦,你的话很奇怪,他可是个无神论者,他不信奉宗教,而且他反对宗教,他认为那是一种迷信,在我看来他还是个厚颜无耻的人!”

“乔治!他确实是对我很礼貌的,即使在他知道我是个神学老师后,他也没跟我谈论过宗教。再说了,你去找他是为他的医术,不是为了他的宗教和他的教养!”

“那这么晚了你在跟谁在一起喝酒的?”

“你又不是我的父母亲,我可以不回答你,再说了我参加的是牧师的聚会。”

卡特丽娜的晚归和饮酒让乔治很难过,很揪心。他认为这跟她为之付出很多精力跟时间的宗教是相矛盾的。但也许他对她说的话有些重,所以他试着换一下话题,说道:

“我本来就有很多问题,他又给我添了些问题,本来很困惑,他让我更困惑!” “怎么会呢?”

“他不但没回答我的问题,还给我提了一些问题,要我回答呢。”

“别的问题?”

“是啊,我们从哪儿找答案?还有答案准确与不准确的标准是什么?”

“他问的确实有些怪,不过也许他是对的!”

“不管他了,我今天还遇到了一个怪人,他从心底触动了我,碰巧他也谈到了那些问题,困扰我看心理医生的问题!”

“同样的话题?”

“真是无巧不成书!”

“他是怎么说的?”

“我还不确定,当时他没把话说完整,但在我看来他是个有信仰的人,跟汤姆不同。他当时谈到了对待问题的简单化,和简化后隐含的深奥,生命的意义和幸福。”然后他盯着她的双眼“还有用饮酒,晚会…等等来逃避!

“对一个有信仰的人来说,他说得对。不过在逃避问题方面他说的稍微有些过分!”她微笑道:“也许他是个天主教徒!亲爱的,看起来你累了,说话有些心不在焉了!”

“嗯,也许吧,不管怎样他却实撼动着我的内心。我们睡吧,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干呢。”

乔治和卡特丽娜走进了卧室,正准备睡觉呢,卡特丽娜的手机响了,她慌乱的看了他一眼,接通后她简短的回应了几句话,然后没吭声,一直听着对方,最后挂电话前说了句:

“那我们约好了,星期三晚上八点,一起去参加教堂的晚会。”

“谁呀!”

“有个人想学天主教义”

“在晚会上学教义!”

“是教堂的晚会,又不是夜总会!你难道想让在我在墓地里教他!睡吧,你现在变得很敏感了!”

(5)

早晨,乔治在卡特丽娜之前睡醒了,他想起的第一件事是那个咖啡馆的服务员,不知道是什么吸引着他,决定今天再去咖啡馆找他。接着他又想起昨晚的电话,也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他拿起卡特丽娜的电话,翻开昨晚联系过她的电话号码,抄了下来,又放了回去。
乔治早一点来到了公司,有好多工作堆集起来,特别是昨天他还请假去看医生了,刚进办公室,还没开始工作呢,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他的上司卡赫:

“早上好”

“早上好”

“昨天医生看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刚开始,还要继续去。”

“行,但你这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在这方面思考只会浪费你的时间。对我来说,如果你告诉我谁可以付给我更多钱,我可以把他当成上帝…”他大笑起来说:“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们有好多工作要赶呢,昨天就堆起来了。”

“好的,要是可以的话,我一小时后就过来。”

“行,一小时后。”

乔治拨通了昨晚除了自己的号码外打给卡特丽娜的那个陌生的号码,在电话另一边听到了汤姆的声音,乔治不会听错的,他的声音很特别,有些嘶哑。“哈喽,哈喽,是谁啊?能听到吗?”乔治直接挂掉了电话。他生气的受不了,为什么卡特丽娜没告诉他是汤姆的电话?她为什么要慌乱?为什么?难道生活的全部都是复杂的疑问吗!!”
乔治回头开始了工作,他想快点结束所有的事,一小时后他准时来到卡赫的办公室,卡赫站起来招呼他说:

“朋友,医生治好你的了吗?”

“我不是精神病,也没病,我去找医生只是为了让他帮我回答我的疑问。”

“看来你对这个问题很敏感,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呢,你了解我的想法;忘掉这个事儿吧。把思想集中在怎么样增加自己收入,和享受生活的乐趣吧…,让我们回到正事,我想跟你碰个头,印度的技术招聘公司给我们发来了回函,表示同意我们的条件,而我们要赶紧招聘他们的人员,还有我们要加强跟印度软件销售公司的合同。所以必需要有人出差印度两个星期。你能去吗?”

“这么着急啊!”

“很抱歉,是的,我走不了,你知道的两星期后有董事会。”

“我看情况,要是能去,几天内给你回话。我希望你把所有相关的文件和合同放到公司内部网络的文件夹里,我先看看,下星期见,到时我的事情都搞定了。”

“那,我们说好了,下星期。希望你能准备好出差…,然后坏笑道:别管那医生了,我有个惊喜,想在下星期告诉你。”

乔治茫然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卡赫在公司内部网上给他准备的资料和合同,看了起来,他想去出差,但他有三个事儿困扰着他:服务员,汤姆医生,还有卡特丽娜!
早上起来,他决定去找那咖啡馆的服务员;他跟医生的约定是在他出差之前,可以顺便把后面的约定推掉;但是卡特丽娜!!难道真能想象自己虔诚信教的妻子会背着他,去跟那无神论者汤姆约会?怎么会呢?不可能啊!!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乔治直接向咖啡馆走去,兴许他还能碰上那个服务员呢,看到他后感觉莫名其妙的高兴,然后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服务员走了过来:

“您要点什么呢?先生”

“可以的话,一杯咖啡…等等,你是卡特还是亚当?”

“亚当,先生”

服务员回去拿咖啡了,当他拿过咖啡时,乔治急忙说:

“你能做下来跟我说会儿话吗?”

“抱歉,先生,很荣幸能为你服务,但我还有工作要干呢。”

“那我能在你下班后联系你吗?”

“谢谢你的热诚,就这样…至少我不用挤公交了…,我半小时后下班。”

“那我慢慢的喝咖啡等你下班,你要知道,我很高兴联系到你了。”

“谢谢你,可以的话…”

乔治坐着悠闲的喝着咖啡,回想起亚当的那几句震撼他的话,他问自己“这个服务员是多么让人吃惊的!他怎么能几句话就让我明白了,即便我不认识他?他是怎么看出我正在为考虑这几个问题而烦恼?我期盼着他的回答…,深度是在简化中,多有哲理啊!”

亚当已经换掉了工作服,微笑着打断他的思绪,说:

“我准备好了,可以走了吗?”

“我也好了,你是想回家吗?还是让我在这请你喝杯咖啡呢,或者我们在附近找一家餐厅,随便吃点晚饭?”

“如果让我选的话,第三个。”

“附近的幸福餐厅不错。”

“是挺不错的,我喜欢这名字,这幸福是个美妙的东西,很遗憾在这迷茫,疑惑和不幸的时代好多人都失去了它!

亚当的几句话深入了乔治的内心,他感到一在直冲撞他,困扰他。但他选择了沉默。

(6)

乔治和亚当来到幸福餐厅,发现它的装修就像名字一样幸福,装饰的很喜庆,光线也明亮,一切都让人觉得很舒畅,愉快。
他们找了一个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餐厅的服务生把菜单送了过来,乔治对亚当说:

“来,有想吃的就点。”

“我要一份油煎鱼和蔬菜沙拉

“我要一份土豆牛排。

服务生刚一离开,乔治就对亚当说:

“哈,我们在这幸福餐厅里,照你说的,这迷茫,怀疑,不幸的时代好多人都失去了它!

“嗯,是的,迷茫和疑惑扼杀了生活的意义,人们变成了冰冷的机器齿轮,没感觉,没意义地转动着,仅仅是一些机器而已,不懂得什么是幸福,更不用说为它而活着了。”

“那这么说,你支持以盲目的接受来逃避迷茫和怀疑了?

“不,不会,逃避只能使情况更糟糕,即使看起来不一样;这就好像两个人饿了,一个人大喊:我饿了;而第二个人却说:我要睡觉!”

“嗯,那么俩人都饿了!”

“但第一个人更理智,对待自己更聪明。”

“你实话告诉我,你幸福吗?”

“嗯,要简单说的话:是的,因为幸福就是在我们心里,对自己的看法还有对生命对世界的看法相一致。”

“恐怕你的这种幸福跟我那位像你一样信教的妻子的幸福是相似的,用你的话说就是用喝酒和晚会来逃避回答!”然后停顿了一会接着说:“在你看来,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逃避回答这些疑问的人是不会感觉到幸福的,即使他再勉强做作也罢…。至于你问到的生命的意义,那只不过是重复那三个问题:上帝为什么创造了我们?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活着?我们的归宿又在哪儿?”

“那怎么回答这些问题呢?”

“难道你相信有自我,有感觉,能感受,还幸福的生活着,可他却回答不了这几个问题?”

“你明白的回答我,你能回答这些问题吗?”

“我有很明白的能让我自己信服的答案,但是这答案并不意味着我应该给你阐述我的思想,看你比我更有学问,我只是个学宗教的大学生,你是个大工程师… 然后答案只是你的灵魂你的生命的回答,再说了我即使说了我的想法,你会在意吗?如果没有得到你灵魂和生命的回应的话。”

“你让我想起了在路上遇到的那位老人,他说他很幸福,还说了你刚才这句话。”

“你的意思是说我像个智者,我在像一个经历过世事,了解世事的人那样说话;或者说我像是个哲学家,说着一些毫无意义的话!反正,答案就是你下决心坚持不懈地去寻找。”

“还是老头的话!下决心干什么?”

“下决心找答案,直到幸福啊”然后他看着乔治的眼睛说:“让我先问你个问题:我们可以从哪儿找答案?”

“你转到了医生说过的话上!你现在像那位医生!”

亚当失声笑了起来,接着说:

“呵,一堆摸不着头脑的话,你说的是那个医生?难道老头是医生?

“不好意思,我好像累了,他不是那个老人;这些问题使我疲倦了,让我烦透了,所以为了寻求幸福我去看过一个心理医生。”

“难道你的烦恼到了找医生的地步!我敢保证,除了自己的灵魂和生命,你是绝对找不到答案的。那些话跟医生的话相似?”

“他说,在找答案之前,我们必须限定:我们可以从哪儿找答案?”

“在我看来,这是个很好的提问,也很简单,而这简单就是成功找到真理的关键;而复杂则是失败,疲倦,迷茫的特征…,看来你这个医生是很有逻辑思维的人,一个好人,是不是这样的?”

“逻辑思维嘛?是的,至于好人嘛我觉得谈不上,让人觉得不舒服,而且看起来没教养。”

“那你想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想继续找他,看看结果。但你还没回答我呢:我们能从哪儿找答案?”

“抱歉,我不想跟这医生抵触,医生对你说什么了?”

亚当的回答让乔治笑了起来,他觉得很愉快,尽管他在跟他兜圈子,逼他自己回答;明白了亚当的狡猾,他其实不想回答问题,看来是这样,但又是为什么呢?

他对我说“你要用自己的心去找,”还问我:“我们能从哪儿找答案?答案准确标准是什么? ”

“这是个好的开始,精彩,简单又深奥,我不是医生怎么会支持医生的说法!”

“我们能从哪儿找答案呢?”

“通过了解宗教而在灵魂里找。”

“学宗教!!”

“是啊,学宗教,要不了解宗教的话,难道你想要在无神论思想下寻找吗?”

“我最讨厌无神论思想了,他是理智和学术的毒瘤。”

“那就必须在宗教里找了。”

“我可能要出差去一趟印度,充满思想和宗教的国家。我这次出差印度是不是将有助于我了解不同的方法?”

“我又不是医生,怎么能评判你的话?你可以问那个医生啊。不过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的看法:你最好先了解一下各种思想,各大宗教和流派对于回答这些问题的方式、方法;越是简单,流畅,符合逻辑和现实,越能打动灵魂的话,那他的答案就越接近正确。”

“我要怎样去了解各种宗教和思想呢?”

“我看首先你应该全面概况的了解一下。”

“怎样?”

“我们可以这样考虑,有两个方式,一种是建立在信教上的,另一种则是建立在无神论上的。我肯定会用这种信教的方式的,我没告诉你吗,我是学宗教学的?

这时服务员把饭菜端了过来,乔治想要结束他的谈话,免得客人心烦,这位客人是第一次跟他座谈,但是觉得跟他很亲近,好像跟他认识好久了似的。

“我不想影响你吃饭的心情,已经很打扰你了,但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也许这是我们初次见面,我对你的认识也很肤浅,但你的话对我很受用,希望没有打扰你。”

“噢,不会的,你没有打扰我,请我吃晚饭就已经不错了,何况是在幸福餐厅里!你也吃啊。”

在吃饭的时候,乔治想要换个话题,他发现聊一些食物和美味是很不错的,可能会稍稍地缓解一下他们一直在探讨的哲学气氛;可是不一会儿他就又把话题转到了他们的第一个话题上。因为在他心里对亚当和他的那种在回答问题时的谨慎很好奇。

“为什么说信教的方式比无神论的方式更好呢?相反我那无神论医生是否认所有宗教的,他还在讥笑宗教呢。”

“尽管从你的话听出来他是个不错的医生,但我敢肯定这无神论只能使人更痛苦,更使人逃避他们自己。至于为什么是宗教的方式而不是无神论的方式,那是因为宗教方式有很多优点可以概括成下面几点:首先,在除了我们的上帝,能想象为什么我们被创造了吗?换句话说:你我不可能了解为什么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只有上帝创造这一个原因!而无神论的原则就是否认养主,养育众生的主的存在;其次,无神论思想是在他们的理论思想的各个细节中自相矛盾的,他们假设这世界是在不可更改的自然法则下运行的,而这自然法却是偶然间无意中产生的,不是有神或外力造成的;第三,很多无神论者隐瞒在他们内心深处对上帝的信仰,而在遇到什么大灾大难的时候这信仰又明显的流露出来,喊的第一句话就是:啊,真主啊!上帝啊!第四,我明白的问你:你认为真理是无神论呢,还是企图逃避?即便是逃往灵魂里的幻境或者空虚也罢!”

“这其中的一条就够了,更何况这些都凑齐了!我想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不需要补充了;无神论者认为这只是自然科学,不是形而上的的玄学,实际上他们这是在荒废理性和科学,他们剩下的只是欺骗自己,然后欺骗人们;”然后接着说:“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要跟进那些宗教呢?宗教就像生活着的人一样多,然后他笑着说:“甚至可能更多呢!”

“我完全同意,据说现有的宗教有一万个以上,每一个像基督教一样的宗教内又有33830个不同的派别,但是你不是说要总的全面的看吗?”

“你的意思是?”

“总的来说我们把所有的方式分成了:信教的,和无神论的两种方式,是不是?”

“是啊”

“照这样总体来看,所有的宗教信仰分两类:要么是一些基础是天启的来自真主的宗教,要么是一些基础是人为编造的宗教。”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认为那一种更好呢?”

“你先别问我的看法,你不是说要出差到印度吗?”

“是啊,那跟这有关吗?”

“印度这个国度有丰富的思想,宗教,派别和教义,天启的还有人为的;在印度你可以对比信仰天启宗教的人和信奉人为宗教的人,从而可真实的看清楚,而不是靠描述。”

“我保留在这个问题上我自己的看法,我们不妨把它放到从印度出差回来再说;还有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相信这种方式,这种模式可以让我得到想要的答案?

“引导,机遇,坚信是来自真主的恩惠,如果你真心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话,会找到的!关键是你的意志要坚强,还要坚持,还有就是对所有的事物,你要简单化,不是复杂化,用幸福的心情而不是抑郁的心情。

“你又回到了那位老人的话上!”

“在哪可以见到这位老人!我很想见他一面”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当时的心情很坏,他要了我的电话号码,说要联系我,所以我没有要他的号码。对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号码和电邮地址吗?

亚当从随身带的小笔记本里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电邮地址,还有facebook主页;递给了乔治:

“不好意思,你知道我只是个服务员,我没有自己的名片可以给你!”

“没关系,那我们说好了啊,从印度一回来,我们就见面?”

“好的,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