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恐怖主义之约

恐怖主义之约

恐怖主义之约

(1)

乔治从印度回来了,那是一次非常有意思的旅行,同时也是嘈杂的,充满了丰富的知识、多方面谈话和各种问题的,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为工作而出差,但这却是他第一次取得完全成功的旅行,也是第一次他这样强势迅速地签下所有合同的旅行;真的,印度是一个奇妙的国度,他坐在飞机上回想着这次旅行的各个细节,感觉自己喜欢印度,还有印度人,同时他又很讨厌印度的那些个宗教和其神话传说;在心里他问自己:这个喜欢是不是因为这次旅行使他解决了一部分疑问?还是因为这喜欢要归于对有印度血统的卡特丽娜的爱呢?但他马上就否定了这个理由,因为在他心里对卡特丽娜个感情有了伤口,到现在都还没有痊愈。
飞机到达了伦敦,他收拾好行囊,来到了出口;忽然他发现卡特丽娜带着他们的孩子来机场接他了,让他觉得非常幸福,也因此在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和他的家人说笑着。

“亲爱的,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呢,印度怎么样?”

“很美,不仅是地方好,人更好。”

“那是因为你有美丽的双眼。”

“说真的,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次旅行。”

“真好,那在这次旅行中你最喜欢的是什么呢?”

“这次旅行中所有的是都好,但奇怪的是我也不能确定具体喜欢的事物,也没有---,也许是因为印度人的善良,和他们的热情,或者可能是因为你,亲爱的!也有可能是因为我顺利地,圆满地完成公司的合同;我也不知道,但最主要的是我很幸福。”

他看了看儿子迈克:

“你知道吗?你让我想起了印度的迈克,你有点像他,名字也像,长得也像。”然后又笑着说:“但是亲爱的,你可比他强多啦;而你-我的萨利-你的美丽却让我想起了欧瑞米拉。”

他们到家时已经很晚了,两个孩子去他们的房间睡觉了;他俩的父亲给他们说好了,明天要给他们讲印度的趣闻呢,乔治回到自己的卧室,看到卡特丽娜穿着最美的衣服,正在等他

“你说有点像萨利的欧瑞米拉是个很漂亮,很迷人的小姐了。”

“是的,就是那样。”

“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你也照着汤姆和卡赫的忠告享受了一下?”

“是你应该先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和这汤姆约会的?!”

“我没有和他约会,我只是两天前在教堂派对上遇到他了,你为什么要逃避我的问题,谁是欧瑞米拉?”

“我在宾馆里偶然遇到她了,她很漂亮,她还告诉我说她的名字意思是迷人的;但你告诉我你和汤姆在那天晚上待到什么时候了?”

“那天我们很晚才回家了,但是难道你指望我相信你,是偶然遇到她的吗,即便是那样那你怎么还没有忘记她,而且她还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你?”

“是那样的,我偶然遇到的她,难道你也指望我相信教堂的晚会会持续到早晨七点钟吗?”

“谁告诉你的,我们一起待到早上了?难道你怀疑我,监视我?难道我不是更应该监视你和那些个小姐的关系的吗?!”

“请允许我,我想睡觉了,”

乔治躺在床上,转身背对着卡特丽娜,他觉得两个人的谈话几乎要引发战争了,所以他选择了用睡觉来逃避,卡特丽娜也像他一样,躺在床上转身背对着他;乔治一直在心里想,我是不是很残酷?她是不是真的在教堂的派提上?你是不是真的伤害了她的自尊?然后他又想:也许吧,反正我教训了她,我报复了她,我还在她心里埋下了怀疑,就像她让我怀疑的那样。过了一会儿睡意袭来,他睡着了。
早上他睡醒了,卡特丽娜给他准备好了他喜欢的早餐,他也忘掉了昨晚的不愉快,给了她一个微笑。

“请,亲爱的”

“谢谢你,亲爱的,哦,我还没给你我的礼物呢,亲爱的,等我一分钟,我去给你拿你要的十字架。”

“谢谢,亲爱的。它真美啊,真漂亮,我还想着你会忘掉呢!”

“我怎么会把我爱人的要求给忘掉呢,这可是在我去印度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

“当你佩戴这十字架的时候,圣灵会保佑你的,还有你那些问题回答的怎么样了?”

“这次旅行很有意思,我了解到了很多不同的宗教,思想,信条。”

“你去参观散特詹姆斯大教堂了吗?那是个非常美妙的建筑!”

“是啊,我去了,非常美,我本来还想这基督教徒在印度很多呢,但实际上他们的数量很有限。”

“是啊,你说得对;非常遗憾,那些印度人不会轻易的改变他们的印度教,要不然他们早就变成恐怖分子了,总的来说教堂也开始考虑改变它的策略,来改变这现状。

“恐怖分子?你指的是穆斯林?”

“是啊,那些野蛮的暴徒。”

“尽管我和穆斯林签订过公司的合同,和他们打过交道,他们很好交往,很实在,也很有原则,但是不知为什么我总是不能接受其中的一个人叫凯利穆拉的!”

“你的心灵很善良,很纯洁,是热爱善事的,所以你不可能喜欢那些爱好杀人和搞恐怖的人的。”

“也许吧,但他们是我在印度交往过的人们中最容易接近的,最温和的,也是最坚持原则的。”

“怎么会呢?难道你没遇到过基督教徒?”

“呵,当然了,我遇到了信教的迈克,虽然他的道德很差但不知为什么我还是很喜欢他!”

“信教,但却没道德?”

“是啊,他很虔诚,甚至有些狂热,同时他却没有道德,遗憾的是卡赫要他给找一些印度的女孩,他还在一些劳工合同里做手脚,而他却什么事都答应他。”

“啊!!信教徒,还找女孩!”

“是啊,”然后为了让卡特丽娜安心,接着说:“更奇怪的是他还把我的拒绝当做怪事了。”

“他窃取人们的权益,还招人通奸!亲爱的,他没有遵循基督教义,我们必须要区别对待基督教和基督教徒。”

“对,没错,这个事情可以从两方面来说是对的,一方面像你说的,我必须要区别对待宗教思想和宗教人士,就是说我们不能把人为的错强加给宗教;但是另一方面,难道人们的行为举动不正是源于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宗教信仰吗?因为要是有事情在他们身上普遍发生的话,那就证明他们的最根本的宗教思想里存在问题?!”

“是啊,但你这个迈克属于特殊情况。”

“也许吧,所有的宗教人士都这样说。”

“那对医生给你的的那些问题的答案呢?”

“我猜想这些问题对我来说已经很明确了。”

“那这么说,我们已经摆脱烦恼了?”

“我们只是解决了医生的那些问题而已;就是确定了这答案必须来自带来了天启宗教的主宰,我想我们已经步入能找到这些重大问题答案的正道了,由此我们可以最终到达幸福的。”

“亲爱的,要坚持,你会得到的,你是怎么样确定了医生的问题?我是说你是如何确定了,这答案必须要来自天启的宗教呢?”

“这答案不需要太多的思考,我已经了解了一些印度的非天启宗教,它们既不能满足当地人,更别说能适应全人类了,那些宗教用一种和人类的秉性相矛盾,和公平与智慧相矛盾的方式对待它的教众,?这只是我的想法,我下次见到汤姆,还要看看他的看法呢

“你和他的约定是什么时候?”

“四天后”然后接着说:“我的上班时间迟了,同时也让你迟到了,亲爱的”

“我已经请假了,告诉他们了今天我会迟到的,我本来想你今天不会去工作了呢。”

“不行,我要去上班,哪怕就几个小时交付一部分要事也罢;亲爱的,我要走了,回来再说。”

(2)

乔治去工作了,他直接来到他的主管卡赫,他一见到乔治就热情的欢迎了他。

“这次旅行你取得了多少成果啊?你真行!”

“照我们预期的那样,这些合同完成了,但是你怎么知道了?!”

“迈克给我发来了感谢词,告诉我说协议达成了,这个迈克虽然他很虔诚,但他能好好工作,也会顺从人性的需求和享乐;”然后笑着又说:“而这个穆推尔•热赫曼简直是个木头人,一点都不灵活,说点高兴的,你和他谈的怎么样了?”

“我们谈妥了,签好合同了;这是英国驻印度大使馆认证过的文件,就剩下去印度驻伦敦大使馆认证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怎么和他谈妥的?!

“但是和他签合同是我经历过最快的,他人很靠谱,也很灵活,虽然有些马虎,但他总是考虑双赢的方式;他把合同委托给了他弟弟凯瑞穆拉,那是个很精干的工作狂,只不过我看着不舒服。

虽然这合同摆在了面前,但我还是不相信你的话,在我看来不管是穆推尔•热赫曼还是凯瑞穆拉都不喜欢,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生活的,就好像上战场一样,也许那是由于他们穆斯林信仰的原因…你说…跟我说说,那几位小姐怎么样?难道你跟我那几个女孩睡觉的时候,不觉羞愧吗?乔治

我没有跟那几位女孩睡觉。

那么…是那迈克可恶,他没有像招呼我那样招呼你?

相反,他对我非常客气,是我自己拒绝了那几位女孩。

我不敢相信一个聪明人会浪费这样少有的机会,本来要不是这董事会的话,我也想自己去那里,好好玩一玩;她们可真美啊,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过自己的生活,好好把握机会;要不是你签好这些合同的话,我还会猜你没有去那里呢!要不是那些印度姑娘的话,去那里又有什么意思呢?说实话,你是不是有比迈克给你准备的更好的姑娘,所以才拒绝了那几个女孩?

“是啊,欧瑞米拉小姐,在宾馆里她向我献出了她自己,她真美,完美无比,呵呵,但我拒绝了她。”

“我真想不通,你是怎么看待生活和享乐的?!”

“那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呢?生活的价值又是什么?我们是为了什么而被创造的?假如我们把我们的寿命,我们的时间都花费到我们形形色色的欲望、爱好中,而逃避面对自己的话?

“嗯,精彩的讲座,可以讲给你哪位医生听听,不说这个了,我们应该安排好签完合同后的诸多事物,公司全准备好了就等执行你这些进展了。”

“我这就开始安排,近几天内就能完成它,我也就绪了;这次旅行是真的有意思。”

“虽然我不理解,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有意思,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你要愿意的话有比这更有意思的旅行在等你。”

“另一次旅行?”

“是的,是去神圣的国度。”

“是哪个神圣的国家?”

“尽管我不相信它的神圣,但是世界三大天启宗教都把它称作是圣地(古都斯),或者(耶路撒冷),或者(特拉维夫)我的家人全在那儿,他们经常叫我过去,但我感觉他们都对宗教信仰的有些过头!我母亲是个犹太教徒,我却不相信所有的宗教;我和一家特拉维夫安全公司谈好了,要给他们做一个我们产品技术的演示,如果你可以的话你去,要不行的话只能是我去了,但我还是希望你去,因为你看起来比我更能完成这些个合同的,你有一个星期考虑一下。”

“好的,我会好好考虑的,到时告诉你。”

(3)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乔治直接回家了,今天道路反常的拥堵,从公司回家整整花了两个半小时,平常只要四十五分钟就到了,他疲倦的回到家,卡特丽娜连忙奔过来。

“感谢上帝,你平安无事,亲爱的,我一直在担心你。”

“我不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事了,路上用了两个半小时!”

“今天全部的地铁都被关闭了!”

“为什么呀?”

“地铁里发生了恐怖爆炸,感谢上帝,那不在中心区域,要不然肯定会造成重大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

“有人受伤吗?”

“有一男一女死亡了,他们在两天前刚刚结婚,还有两男一女一个儿童受伤了。”

“这些恐怖分子穆斯林的心到底是什么想的!”

乔治拿起遥控器, 打开电视想跟进一下新闻。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穆斯林啊?先让我看看电视新闻。

“除了他们还有谁会这样残忍的干出这样的事,”

乔治看到了电视新闻报道,爆炸发生在差不多四小时前,而所有的分析人士都一致认为这是穆斯林恐怖分子所为,但是官方到现在都没有发出指控,大家都对英国的安全形式很担忧,所以人们都想回到家里,所有的道路也就被拥堵了。

“看来你说的是对的,是那些穆斯林恐怖分子干的 ,只不过官方还没有就此发表声明。”

“你相信我,除了这些恐怖分子没有人这么没良心;因为他们把这种事看作是宗教功修。”

“把杀害无辜百姓看作是宗教功修?!”

“是啊,他们把这叫做圣战,通过杀人,害人来执行它,你再看看在这野蛮的宗教和基督教的宽容和爱之间的区别,耶稣为了拯救人类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他的信徒也一样;而这些穆罕默德的信徒,他们只知道屠杀。”

“这些穆斯林还真奇怪,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是我不喜欢凯利穆拉。”

“感谢上帝,你平安的离开了他们,他们没有伤害到你。”

“呵,你还想着穆推尔会欺骗我,然后伤害我?,实际上他人很好,还给我送了礼物呢,印度麝香油。”

“你先不要使用它,有可能是有毒的,直到确认它的安全。”

“我也不喜欢印度麝香,我只是想带给服务员亚当,他跟我说过一次想要印度麝香,但首先要确认一下,那是安全的没有任何可以伤害我的朋友亚当的物质。”

“你要在把它送给你朋友之前确认它的安全性,对这些恐怖分子绝对不要轻信。”

“你提醒我了,我回来后还没去看亚当,我和他说好要在从印度回来后去看他呢。“

“他是新教徒还是天主教徒?”

“你自己猜吧,我不知道!没问过他,他也没跟我说过,我想明天抽时间去和他见个面,也许可以问他,那今晚我们是共度良宵呢,还是直接睡觉呢?

“当然是良宵呗,亲爱的,我先去化妆一下。”

早晨醒来,乔治觉得不去上班了,他可以从家里通过电话,网络安排一下工作就行了,因为只有一部分地铁恢复了运行;可以预料的是拥挤的路况可能还会继续,他给亚当打了好几次电话,但他的手机一直关机;他打开电视想看看爆炸和恐怖分子的消息;政府差不多已经把剩下的地铁都开通了,而且已经拘押了一批来自印度、巴基斯坦还有阿拉伯的穆斯林,甚至还有一部分伦敦的英国人;所有的证据都证明这次恐怖爆炸的幕后黑手是穆斯林,因为这些遇难者中有一位印度籍的穆斯林,在地铁中他的出现令人怀疑,同时在同一区域发现了另一位巴基斯坦入的身份证,对证据的搜寻正在进行;同时政府提醒所有的市民,警惕任何人在公众场合放置包裹,特别是如果他是穆斯林的时候。
乔治看完新闻,穿上衣服要去咖啡馆找亚当,到那后他不在,问了一下他的同事,另一个服务生说他请了五天的假没上班。

“他从什么时候休的假?你知道他为什么请假吗?”

“请假时他说要专心完成他大学的研究任务,那是三天前的事啦。”

乔治去了他的家,敲了敲门,也没人开门,然后他给他留了个信息告诉他说:他来找过他了,不在就回去了;而他也回家了,卡特丽娜正在看新闻,

“有地铁爆炸案的新消息吗?”

“没有,还在搜寻巴基斯坦恐怖分子,但是有恐怖威胁说伦敦可能还要发生一次爆炸袭击。”

“但愿今天能找到它,好让大家放下悬着的心;唉,这些人都长着什么样的心啊?”

“你今天去上班了吗?”

“没有,地铁在早上还有部分地方关闭着,但我去找我的朋友亚当了,他不在家,据说他请假去做他的研究任务了。”

“那你明天会去上班吗?”

“当然要去了,我还有一部分工作未完呢,然后还要出去找汤姆医生呢。”

“那这次你有确切明白的答案要给医生了?”

“是啊,我感觉第一次得到确切的答案是缘分,而这是第二次。”

“你总是能有好运,圣灵与你同在,援助你。”

“我相信我能猜到他的新问题了。”

“你真能知道?!”

“是啊,看来我面前可选择的余地不多了,不知这是汤姆的圈套,让我往里钻呢,还是仅仅是偶然,又或者是来自圣灵的安排,就像你说的那样?”

“怎么?”

“起初的选项是我们可以从哪方面得到答案,但对我来说这个问题非常的明确,我们不可能找到答案,除非来自造物主,还有无神论思想是一个混乱的逃避性的思想,不会给人类带来任何福音的;难道创造这有序的世界是来自混乱吗?除了造物主谁能搞清楚我们是为了什么而被造化的?因为这些无神论者是和理性和天性,还有宗教信仰相矛盾的,即便是有些以有文化自居的人,混淆了这一点也罢,因为下一个问题就是:谁才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从对造物主的认知的角度我们可以把所有的宗教,还有人们的思想分为两大类,天启的宗教还有人创的宗教;我很明确的知道,特别是在印度之旅回来之后,知道这些人为的宗教它是不能够做到人性化的,还有跟它的这些信徒们的相辅相成,更别提给人提供一些人性方面的问题的答案了,甚至它都迷信的到了不能正常对待它的程度;现在应该问的是:那些天启宗教可以给我们提供符合逻辑的,能和科学事实和人性现实相符合的答案?”

“我没说吗,基督教才是人类唯一的解脱!”

“那犹太教如何?伊斯兰又当如何呢?”

“难道亲爱的我将会看到你成为一个穆斯林,身上绑满了炸弹在地铁里吗?”

“也许会的,呵呵,或者你会看到我成为一个像卡赫一样的犹太教徒,只在乎金钱和性爱。”

(4)

在上班的时候,乔治尝试了很多次联系亚当,但他的电话一直关机,所以他很担心他,本来想在去看医生之前和他见一面,然后他给他发了一条信息:“我从印度回来了,还给你带了礼物,我希望见你一面,可以的话给我打个电话。”但是他一直没有收到回信。
和医生的约定时间到了,乔治来到了诊所,布拉德坐在前台的办公桌上;一看到乔治马上站起来欢迎他。

“印度转的怎么样,还有印度美女怎么样了?”

“是个美丽的,奇幻的国度,我要进去了,我的时间到了。”

“你看来很着急,或者你是不想和我说话,没关系!”

“我可以进去找汤姆吗?”

“请,请,但你记着,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找我的。”

乔治来到汤姆的办公室,汤姆热情地欢迎了乔治,而且还是反常的热情,很明显汤姆的高兴是因为见到乔治的,然后对乔治说:

“见到你我有多愉快啊,我是多么想听听你的见解,你的看法还有你的回答的啊!”

“你等待我的回答,还有我的看法!?”

“也许你对我的话会觉得奇怪,但是真的,是的,因为看来你的哲理符合我的科学还有我的哲学方式,和我对宗教的研究同步了,为此我还固定的去教堂以完成宗教心理学的一部分研究。”然后又笑着补充道:“先不说这个话了,你是不是开始对所有的宗教有所排斥了呢?就像我预料的那样?”

“是的,那是肯定的。”

“真好,和我预料的一样。”

“你要不介意的话听我把话说完,是的,毫无疑问我对所有的人创宗教厌倦了。”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们要照着天启 宗教的方式,来从造物主上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

“你是以什么样的理由使天启的宗教优胜于人为的宗教的?”

“不仅仅是我抬高天启宗教的,甚至连那些人为宗教的信徒们,连他们都认为他们的宗教来自于他们自身的改进,而且他们会一直这样改进它的。”

“他们改进它?!”

“是啊他们改进它!然后他们自己也认为那是一些人造的宗教;然后这些和我们一样的人怎么能回答我们的这些问题呢?也许我们比他们更明白,更优越,更有知识;再说了要是没有造物主造人一说的话,人怎么能够理解:他们为什么而活着?人不可能创造他们自己,更不用说动物会创造他们!难道你没发现么?这些人造宗教信仰是,在世界上无神论运动的最主要因素吗?”

“那照你这么说,好像天启宗教是真理,毫无争议了!?

“对,我也不知道,因为你的问题本来就是在天启宗教和人造宗教之间做选择,而选择是肯定没有含糊的。”

“这两个选择是你自己定的,而不是我”

“是你说服了我,还更改了问题;总的来说我们走上了一条正确的科学之路,即使我不喜欢也罢,有可能在某一刻,你会抛弃,或者我们一起抛弃这些天启宗教的,而在那时我们会回到无神论思想上的。”

“我想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无神论思想是一种黑暗的恐怖的不会让人幸福的一种方式,因此很多无神论者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呵呵,你是说我会在最近自杀吗?!那要这样说的话,为什么有些有宗教信仰的人也要自杀呢?

“我想你会认识到无神论思想的黑暗的,也正因为这你开始了对宗教的研究;至于为什么有些有宗教信仰的人也会自杀?对这个问题我没有必要去了解认识它的答案。”

“也许吧,那现在我们就要研究天启宗教了,因为即便如果我们最终发现得不到我们的所有问题的答案也罢,但是最起码我们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还有虽然我不信仰任何宗教,但我还是赞同你的一部分对无神论思想方面的话,但也许可以把它当做一个不可或缺的选择,而我又不喜欢完全否定我的所有的选择。”

“只剩下三大宗教了。”

“难道我们还要探讨恐怖的伊斯兰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不喜欢废除选择啊!”

“是的,是的你说得对,但我猜你会像本•拉登一样隐藏在托拉博拉山区的。”

“虽然我非常讨厌恐怖主义,我认定他没有理智,没有宗教信仰,也没有良心,但是要照着客观公正的学术方式来说的话,那也许是应该的。”

“为了节省时间,现在你面对的挑战是在三个宗教之间权衡,我建议你先从所有人公认的宗教开始。”

“三大宗教都是公认的呀。”

“我是说犹太教,因为先知摩西(愿他平安)是犹太人,基督教徒还有穆斯林都信仰的。”

“我知道,我猜想也可以从另一个完全相反的角度去研究。”

“那是怎样的,哲学家?”

“就是说,穆斯林信仰摩西,耶稣还有穆罕默德;而基督教徒只信仰摩西和耶稣;犹太人谁都不信,只信摩西。”

“看法正确,完全相反的视角,但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就是先开始犹太教;因为那是所有天启宗教中最古老的。”

“行,完全赞同你。”

“我希望你对每个宗教给予足够的时间,因为你要在同一时间谈到历史、哲学、思想、宗教还有现实;在你结束犹太教之后,先不要下结论:要抛弃或者要依赖,直到你完全了解基督教;在你给予时间了解基督教之后先不要下结论:要抛弃或者要依赖,直到你完全了解伊斯兰。”然后他笑一笑又说:“如果你坚持要到托拉博拉山区去的话!”

“好,我的问题是:你认为我要怎样去了解这些宗教呢?”

“阅读,钻研是不朽的宝藏,如果你认识这些宗教的宗教人士的话,那无疑是很有力的;也许你应该去一趟?就像你去印度那样,你可以零距离了解犹太教。”

“非常巧的是最近有一个短暂的去特拉维夫的差事,但我到现在还没有同意呢。”

“我不了解你的情况,你刚刚从印度回来,但是假如你能去的话,那可是非常有益的,然后要了解基督教的话就去罗马,要了解伊斯兰就去麦加,但那些恐怖分子是不会允许你进入那里的!”

“你这些话鼓励我去同意出差到特拉维夫,我要看情况,然后 再告诉你决定。”

“看来你艳福不浅啊,那犹太女人可是很迷人的,可享受不同种族的女人,先是印度女人,现在你又要享受犹太女人,你多有艳福啊!”

他的话让乔治感觉不快,想要驳斥一下他:

“难道你没有和你那些不同种族的女患者玩乐吗?以完成你研究的名义,你没有享受和不同的女人的约会吗?”

“我很清楚你指的是什么?卡特丽娜是漂亮,她的美丽体现在,为了服务她的宗教而奉献了她的全部,她不会左右逢源的。”

“那你可能喜欢和印度女人玩乐了;为此你整晚都坚持你那复杂的研究,直到早晨是吗?”

“我也很清楚你的意思,熬夜到早晨那是由于教堂隔壁的建筑里发生的火灾的原因。”然后他严肃地看了乔治一眼,接着说:“虽然我很长时间都在玩弄女人,但卡特丽娜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她考虑的只是天主教,还有传播它。”

“难道你想要我理解和接受,就是说在你们所有的约会,所有的通宵里你们只是在探讨研究宗教、基督教和信仰问题吗?”

“肯定不是,因为教堂举办一些晚会是为了吸引人们到教堂来,并教授他们宗教知识。”

“而正是在这些舞会,给好多爱情故事的开始创造了机会?!”

“是的,你说得对,虽然卡特丽娜漂亮,但她不一样;她的目标很明确,她不考虑其他的;她唯一目的那就是服务天主教,加强人们对耶稣的信仰,这才是她的魅力。”

“嗯,所以你们一起喝酒,好让你们自己达到增加信仰,还有为人类而献身的那种状态?!”

“尽管我很不喜欢你的这种谈话方式,但是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替卡特丽娜反驳一下,因为是她十五年来第一次震动了我心底的信仰。是的,我在教堂的派对上喝酒了;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我奇怪的是卡特丽娜作为一个信教者,她也喝酒了。”

“那当信仰到了它的极端,为人性献身达到了极限,伟大到了最后,醉生梦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呢!!”

“跟你说实话吧,虽然卡特丽娜一直坚持不喝多,但是在那天隔壁的火灾结束之后,她很累,然后反常的喝多了。”

“然后你们两共同升华了,你们俩混合在了一起!”

“乔治!我们之间是清白的没有任何可以贬低的事,但是那天她喝多了,感到头晕,然后我把她扶到了我的车里,我一直在外面等着,直到她清醒了,这就是我们在那天晚上耽搁了一直到早晨的原因,然后她感觉为自己的失态而很尴尬,所以一个劲的感谢我,我为表示对她的感谢,礼节性的给了她一个吻。然后我感觉到了我错了,因为明显的她对此很讨厌。”

“精彩,好精彩的浪漫故事,我有必要为你们俩鼓掌了!”

“当时在整个过程中她的朋友她的邻居萨利和我们在一起,你可以从她那里确认一下我所有的话,你也可以查看我的facebook主页,我上传了所有那晚的照片,其实我没必要跟你解释这么多的,只不过我想跟你把话说明白;尽管你的说话方式很不恭,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用不同于别人的的态度对待你,也许是因为我也觉得自己也遭遇到同样的烦恼,或者是因为别的。”

“遭遇同样的烦恼?!”

“也许你会觉得我说的话有些奇怪,但是我心底有却是有长时间的烦恼和心病,从去年开始越来越严重了,我也不知道原因,可奇怪的是自从你来过,个我谈了你那些疑问后,我对宗教的了解和研究开始这烦恼减少了许多,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这些疑问和回答,还是因为我去教堂得到的那点信仰?哦对了,你心理的烦恼和焦虑怎么样了?还有那些困扰你的问题怎么样了?”

“开始减少了许多,也许是因为我忙于用幸福的方式来解答那些疑问,还有我忙于工作和出差了减轻了我那些困惑吧。”

“这个词说得好,‘幸福的方式’”

“是啊,那是我在街上遇到的一个老人跟我说的,然后在咖啡馆里遇到的一个服务生也重复了那个词。”

“人们都想走幸福的路,甚至觉得自己就在幸福的路上,但事实就是事实。”

“这是什么意思?”

“所有的人,每个宗教,流派,思想,团体都觉得自己在幸福的路上,而且只有自己才是唯一在幸福的路上的人!?”然后又笑了笑说:“这是对命运的讽刺啊!!”

“但是肯定你我不在幸福的路上,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在生活中有这么多的烦恼和困惑!”

“让我总结一下我们俩所有取得的进展,你我共同得出幸福就在解答这些人生的几大问题中,然后解答必须是来自造物主,而非人类;这也就是说排除了无神论思想,然后你肯定了一点就是这造物主必须是来自于天启的宗教。而不是人创的宗教,现在我们就剩下限定这天启的宗教是哪一个了。”

“而且信仰这个宗教的人应确信他们自己才是在幸福的路上,我现在相信自己正在朝卡特丽娜起初跟我说的哪个方向前进,但我不喜欢着急,轻率的对待过程,尤其是这已经减轻了我对那些问题的困扰,和质疑,我也感觉自己可以既简单又深奥地对待这些大问题。”

“那当然啦,卡特丽娜为了上帝的宗教可以牺牲一切,她应该是正确的,但先让我们完成我们的事儿,我等你从特拉维夫回来,接着完成我们的探讨。”

“好,就这样,请原谅,我今天说多了。你看我们下次的约定定在两星期后我从特拉维夫回来怎么样?我要没出差的话就下个星期?”

“就定在两星期后吧;你也好全面的了解一下犹太教,我建议你还是去一趟圣地,可以丰富你的见识。”

“‘圣地’说得好!”

“是啊,因为它是三大天启宗教的共同圣地;因此历来这些宗教之间的战争都发生在那里,或者在那周围。”

“我会去那儿的,我先看看应该怎样安排。”

乔治从汤姆那儿出来了,看到布拉德在外面等他,带着一脸的坏笑。

“卡特丽娜怎么样了?难道你要为了托拉博拉而放弃她?”

“托拉博拉?!”

“你不要天真了,不要被几句简单的话给骗了!”

“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卡特丽娜很漂亮,汤姆很帅气,你可以去出差,你要细想一下,不要太天真。”

乔治没有再说什么,气冲冲的直接走了出去,心里一直回想着汤姆和布拉德话中的巧合:看看难道是布拉德偷听了我和汤姆的话,还是所谓的心灵感应?还是什么?

(5)

乔治一直在联系亚当,一直没有应答,他越来越担心他,害怕他发生什么意外,好多次他去了他家,也没见到他,连卡特丽娜都感觉到了他的紧张。

“你看起来很焦虑,发生什么事了?”

“我找不到我的服务生朋友亚当,给他打过好多次电话了,还不止一次的去过他家了!”

“我本来还担心你受到什么恐怖袭击的伤害,但现在看到你忧愁,我也很担心,看来你很喜欢亚当!?”

“虽然他很单纯,但他帮过我很多忙,我和他谈话很投机。”

“那他的同事们怎么说的啊?”

“说他要完成大学的研究任务请了假;他是宗教学学生,我以前跟你说过的。”

“那他的休假什么时候结束?”

“明天就结束,但我急着想见他,要和他商量些事儿,哦还有,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儿,我要出差去古都斯或者所谓的特拉维夫。”

“去神圣的国度?!”

“是的,因为我们有可能要和一家犹太安全公司签约。”

“但是你刚刚从印度回来,我怕你太累了。”

“不累,只是我想多和你和迈克还有萨利在一起,我本来对此没多少兴趣,但是今天我见到汤姆了,他热情的鼓励我去那里。”

“为什么呀?”

“他说:到那儿后你可以近距离了解犹太教。”

“在这个事情上你可以信他,甚至你可以了解三大天启宗教;因为所有的宗教都把它当成是圣地。”

“你看怎么样?”

“我没明白的是汤姆鼓励你这一点,如果你觉得有利的话,你就去吧,我和孩子们会幸福的等你回来的。”

“汤姆说的有些道理,但我对此还是不怎么热情,我会尽量把出差时间缩短的。”

“你这有福气,先是去奇妙的国度,然后现在又要去史诗的乐园!”

“我更有福气就是拥有你这样的妻子。”

“那要这样的话我要送你个礼物。”

“什么礼物?”

“在你这次出差回来后,你休息几天,然后我们一起去罗马度假,到那时你就是去了奇妙的国度,然后史诗的乐园,然后是教堂的国度,你还会从根源上从了解天主教了,也就会明白所谓的幸福之旅了。”

“那我就可以像汤姆说的那样更多地了解基督教了,”然后接着又说:“看来我明天告诉卡赫,我同意去出差了,但愿在我出差前我们国家经历的这些紧急状态能结束,这真让人揪心,还有我不出差,除非我能对你们放下心来,还有确认那些恐怖分子被绳之以法。”

“还在搜寻那个巴基斯坦人,已经确信他就是袭击者,他们已经抓住了他所有的朋友,还有和他有关的人。”

“他能去哪儿呢,他们今天或者明天就能抓住他了,我是多么讨厌恐怖主义,或者各种形式的杀人放火啊!”

上班后乔治径直来到卡赫的办公室,想告诉他自己愿意出差去,还有就是想让行程短一点,最好就是不要超过四天。

“四天足够了,”

“我此行的任务是不是确定了,很明确?”

“是啊,一家耶路撒冷安全公司想要和我们签一些有关电子保护的合同,我们已经差不多谈好了。”

“那直接给他们发合同不就行了吗,没必要过去啊?

“他们那边的技术总监有很多问题;她是一个很仔细的人,而我们必须要说服她;因为她是最终敲定合同的主要反对人,没她的同意是签不了合同的;她是权威。”

“那这么说我就要全面的熟悉所有的技术问题了,还必须看看她在给我们的回执中有异议的细节了。”

“是的,这很重要,最后他们也许会签合同,也许不签。”

“看来你很有把握啊!”

“有几个因素;第一:这些犹太人对哈马斯恐怖组织,及它的特别能力甚至技术方面有恐惧症,他们在和我们签约的同时也在和别人签约。”

“他们做得对,应该的,这些恐怖分子他们没有良心,难道你们看到我们在伦敦所遭遇的的吗?”

“但是犹太人比哈马斯或者其他的恐怖组织更恐怖!”

“也许吧,我不了解,所有我知道的就是这些在伦敦的恐怖分子盼望着成千上万的死更多的人,而不受任何心理,道德和宗教的约束!”

“不说这恐怖的事了,至于第二个因素,那就是琳维技术部门负责人,她是个犹太人,她的上司也是个犹太人。”

“不明白?为什么要说她和她的上司是犹太人呢,是不是说他们俩会签约。”

“虽然他们俩都信仰犹太教,但我了解他们,她的上司本杰明想要通过和我们签约而额外得到一笔钱,然后技术总监是不会拒绝他的要求的,要不然他也会报复性的拒绝她的请求的;再说出于信仰她也要服从他。”

“难道你不也是犹太人么?”

“我母亲是犹太人,然后我也就成了犹太人,这也是第三个原因;因此他们同意和我签约。要不然我是一个世俗主义者,对我来说宗教没任何意义,除非能给我带来金钱和享受,呵呵,顺便说个事,琳维很年轻,才25岁,是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你要是想要享受她就直接和本杰明说,当天她就会过来找你;而对本杰明我已经和他说好了,只要合同顺利签下来就私下给他十万美金。”

“难道十万美金不多吗?”

“是非常多,但我追加了价值15万美元的合同,出于回报他也签下了。”

“这算什么缺德事啊!这不是生意,直接就是欺瞒公司和国家!”

“对我们来说钱是另一回事儿,我们犹太人实际上是生意人,所以你看到我们统治着全世界的商业,对金钱和生意的喜欢上,没有人能和我们竞争。”

“你的话让我对犹太教,还有犹太人的人格产生了畏惧。”

“呵,有人说:如果你和一个犹太人打招呼握手了,那在握手之后你要清点一下你的手指,看如果你的手指完整无缺的话,你要确认自己是不是还会正确的数数儿。好了,关键是你给本杰明十万美金,你会发现所有的事情都比较顺利的。”

“我先看看相关的合同和条款,然后我们再说签约的事儿。”

“好,今天开始一星期后你去订票,在这一星期里我们结束所有的会面,和协议。

乔治埋头看起了相关的协议条款和技术细节,直到下班时间,他晚点出去了也没有完成工作,在这段时间他又给亚当打了几次电话,不过他的电话还是一直关机,他回家后,打开电视看起了新闻;甚至他也盼望着当局能早点在他出境之前抓获那个巴基斯坦人。
新闻上说对爆炸案的犯罪嫌疑人又有了几个新的疑点,还有另外一些新的被拘押者,他们也并不属于伊斯兰恐怖组织,而是斯塔反政府运动的成员之一;卡特丽娜坐在他旁边,问他有什么新消息。

“这次恐怖爆炸消息中奇怪的是,爆炸嫌疑人又有了一些新的质疑!”

“这只是掩饰性的说说而已,这些事只有那些穆斯林恐怖分子才干的出来。”

“斯塔反政府运动是新的嫌疑对象。”

“可能目的是想要减轻恐怖分子的警惕,好让他们有所行动或者相互的联系;那样才好抓住那个巴基斯坦人,所以就这样报的新闻。”

“在政治上什么事都会发生的!”

接下来一整天,乔治都忙着出差的事,准备合同的条款,他一直在尝试联系他,可他的电话一直关机,给他发了个email,还在他的facebook上留了言。这照他那个同事服务员说的话,他今天就会开始上班了,他多希望在这之前能遇见他;这对他来说意味着很多。
下班后,乔治经过了咖啡馆,进去问了一下亚当,但他不在!

“他今天没来上班”

“难道他的休假还没结束么?”

“是结束了,但他没来上班,也没和我们联系,这不是他的习惯!”

“那你觉得他什么时候能来上班?”

“我也不知道,他应该今天就已经开始上班了,没来的话那肯定是他有事儿。”

“谢谢你,如果他回来的话告诉他乔治来找过他好多次了。”

“好的,好的”

乔治回到家里,对亚当的担心困扰着他,他这突然的消失让他有些害怕,能用来联系他的工具只有手机,email,还有facebook,他去了咖啡馆,他的家好多次,没发现他的任何踪迹!

“回来了,亲爱的,你见到你的朋友亚当了吗?”

“没找到他,他今天没来上班,而他的假期已经结束了!”

“但愿他没有受到恐怖事件的影响。”

“我也希望如此,有什么新闻吗?他们是不是抓住了爆炸袭击者?”

“很遗憾,新闻上刚才还说今天要释放大部分被拘押的穆斯林!”

“释放那些罪犯?”

“他们说所有的证据证明爆炸袭击者是斯塔分裂主义者。”

“呵,这话让我想起了我不喜欢的那个人凯利穆拉的话,他说:“恐怖分子是不顺从你们的人,假如他顺从你们的话,你们肯定会把他当做英雄的”看来他说的是事实!”

“我不相信,我觉得爆炸袭击的人就是那个巴基斯坦人,难道他们在开始时没说嘛,有摄像头拍下了他?!”

“也许凯利穆拉是对的,他们是不是拘押了一些斯塔运动的嫌疑人了?”

“是的,还说这是政治犯罪事件,不是恐怖袭击。”

“更换罪犯,这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改口把恐怖袭击说成是一般的犯罪事件?!!”

“要是穆斯林实施的爆炸的话,那他就是恐怖分子了。”

“呵呵,这还是凯利穆拉的原话,那现在伦敦安宁了吧,他们抓住那些罪犯了吧。”

乔治的电话响了,他连忙拿了起来,他本来盼着是亚当的电话,还真是他,他迫不及待的接通了。

“你终于出现了,亚当,你可让我担心坏了!”

“呵呵,我有些小事,刚刚结束。”

“你完成你的研究了么?”

“而且我深化了自己的研究,不说这个了,你最近怎么样了?”

“很好,就是想要见你,现在我可以过去找你吗?”

“我现在有些累,刚结束我的事,你能不能明天我结束工作的时候过来呢?”

“那我们说好了,我会在五点之前到你那里,到时我要请你到幸福餐厅吃顿晚饭。”

“好,就这样,明天等你。”

乔治挂断了电话,露出满脸愉快的神情。

“看来这个电话让你神清气爽啊!”

“是啊,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说的话真实,简单又深刻!”

“那他是犹太人还是基督徒啊?他是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

“我没问他,下次碰到他记得要提前问他。”

第二天约好的时间,乔治把车停到咖啡馆门前等了几分钟,亚当就出来了,上了车。

“你去哪儿了?我可担心坏了!”

“这是你的关照,非常抱歉,因为有些特殊情况没能回复你的信息,说点你幸福之旅的好消息,还有你的那些问题?哦,还有印度的旅行?”

“这一趟印度真是有意思,我受益匪浅,我们先去餐厅,我慢慢跟你说”

“行,我看快到了。”

在饭馆里乔治和亚当选了一张两人的小桌坐下,服务生给他们俩拿来了菜单,然后亚当一边看菜单,一边对乔治说:

“这家餐厅真好”

“看来这是你的首选餐厅了。”

“我很喜欢这名字,因为我喜欢幸福,我觉得那是所有有头脑的人的追求,这家餐厅的老板有些怪,他是哪里人?”

“在英国很少有马来西亚餐厅,这是家马来西亚餐厅,你以前去过马来西亚吗?”

“没有。”

“马来西亚是我希望去旅游的国家之一,但到现在还没去过那里,人们说那里的环境气候很舒适,就像那里的人的秉性一样,那些人们非常简单,也非常宽容。”

“有时候简单是深奥的表现,有时候也是朴素的表现。”

“那肯定是深奥的表现,马来西亚是发展迅速的一个国家,尤其是在我们的技术领域。”

“我就喜欢这深奥的简单,”然后又笑着说:“或者是简单的深奥;来继续你印度的故事。”

“我们先点菜吧”

乔治把服务员叫了过来,点了几个两人想吃的菜,服务员答应了一声走了。

“印度这一趟明白地回答了我的那些问题,我现在相信我已经踏上了幸福之旅。”

“好!”

“这次旅行中唯一让人遗憾的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汤姆和卡特丽娜的烦恼,我非常感谢你的建议;因为我当时心里很难过,但现在觉得你当时的话是对的。“

“什么话?”

“你说:也许怀疑是不正确的,因为汤姆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我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相信他了,我感觉他不一样了,有改变了。”

“人都有可能改变的,只要我们给他们机会他们就会改善自己的”然后又笑着说:“在天启宗教和人创宗教之间的权衡的怎么样了?”

“那肯定是天启宗教优先于人创宗教呗。”

“看来你很肯定!”

“是啊,因为我弄清楚了人创宗教中的那些人想象不到的愚昧,”接着大笑了起来:“你想象一下,那里还有人崇拜老鼠,还有人崇拜蟑螂,还有人崇拜石头,真是个奇怪的世界,可以肯定的是能回答我的疑问的造物主不会是老鼠,蟑螂,石像或者动物的。”

“那你是坚信是天启宗教了?”

“肯定是三大天启宗教,犹太教、基督教或者伊斯兰教之一了。”

“那接下来你的下一步打算是什么呢?”

“我要一个一个了解这些天启宗教,,先从犹太教开始。顺便说一下你的宗教信仰呗,我的朋友?”

“你猜呢?我叫亚当那是全人类祖先的名字,我父亲叫易卜拉欣,那是众先知之父,所有天启宗教之父的名字。”

“是吗?”

“亚当是人类祖先的名字,而易卜拉欣是众先知之父的名字;因为他的子孙里出了摩西,耶稣还有穆罕默德。”

“你要追随哪位先知呢?”

“我们一起来了解三大宗教,怎么样?或许我会改变我的宗教!”

“感觉你像我妻子一样是个天主教徒,嘿嘿,哈,上菜了,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在这方面影响我了,因为我发现自己经常在重复着你有关简化的话,而哲学的习惯是有时候要把问题复杂化而不是简单化,还有我们英国人的习惯是-有时候遗憾的-我们会把一些事物弄得很刁难,而不是去简化它。”

“朴素,宽容,微笑,幸福,是一些常常相互关联的词语。”

“而在另一边,复杂、矛盾、困难、不幸和苦难这些词语又是一个个相互关联的。我还没告诉你呢:汤姆医生建议我去一趟特拉维夫,我想阅读一些犹太教的东西,了解一下,你看怎么样?”

“好啊,你要去神圣的地方!”

“我就说嘛,你是个天主教徒!”

“也许你这次旅行对于了解三大宗教都是非常有用的,非常有益的,而不仅仅是了解犹太教。

“跟卡特丽娜在我告诉她要出差去特拉维夫时,跟我说的话完全相同。”

“说这样的话并不一定就是天主教徒啊,这可是三大宗教的汇同的圣地啊,那是史诗的土地,我相信这次旅行是非常有助于,你更多的了解犹太教,和其他的宗教的,当然了还免不了提前阅读啊”。

“什么意思?”

“还要多久你就要出差?”

“四天”

“我建议你先看点有关的书籍,我也会和你一起阅读很多有关犹太教,伟大的宗教书籍的。”

“犹太教,伟大的宗教!难道你是犹太人?”

“三大宗教的信徒都信仰摩西(愿主赐福他),这不能算证据,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放下成见来讨论呢,先别说我的宗教信仰,也许我是犹太人,也有可能是基督教徒或者是穆斯林!”

“说起伊斯兰,这是你要的沉香。”

“多少钱买的?”

“呵呵,免费的,有个穆斯林送给我的,要是里面加了汞或者加了毒的话我可不负责啊,像卡特丽娜提醒我的那样。”

“呵呵,那我要是擦上一点这种香水的话,我就是恐怖分子了?”

“由于这次爆炸的原因,我们为恐怖担惊受怕的过了几天,实际上是犯罪袭击,不是恐怖袭击。”

“为什么是犯罪袭击,而不是恐怖袭击呢?”

“事情有些可笑,我也不知道,感觉好像在印度有个穆斯林跟我说过这么一句:“恐怖分子就是不听你们的话,你们不喜欢的人。”

“恐怖就是恐怖,没有那个宗教和国家可以确切的被称作是恐怖,难道你没看到么,在现实中有时候我们在对待我们的妻子,儿女的时候也是恐怖分子,同样的道理有些国家表面上说发动的是针对恐怖主义的战争,而实际上却在对待恐怖分子时它才是恐怖分子;粗暴,野蛮的杀戮,这些都跟理智和宗教是格格不入的,不管它是出自哪个人的命令!”

“看来你说的是,有些与这次爆炸无关的穆斯林被拘留的事。”

“就是啊,到现在,尽管已确定他们无罪但还有一部分穆斯林被关在监狱里,难道这不是恐怖主义吗?!”

“是的,但不知为什么,还是有更多人相信穆斯林才是恐怖分子。”

“这种想法是很正常的,因为你我都是这些媒体帝国和恐怖主义政治的受害者。”

“怎么会?你说什么呢?”

“这些媒体帝国在我觉察不觉察的情况下,在渲染着我们对别人的看法和想法,难道很多强国对弱国的占领和对被占领人们的屠杀,在他们看来不还是认为那些人们是顽固不化的,应该被屠杀的吗?难道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敌对民族的看法不就是认为对方是凶手,是罪犯吗?还有一个宗教对另一个宗教不也是认为对方是杀人犯,是恐怖主义吗?”

“你说的有道理,但你看来很激动”然后微微一笑又说:“难道你是穆斯林?”

“呵呵,那你小心点,可别让我把你和这餐厅给炸掉?”

“我在开玩笑,我的朋友。”

“我也是,很晚了,你现在回家吗?也带我一程怎么样?”

“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