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教皇之城

教皇之城

教皇之城

(1)

乔治的身体逐渐好转了,出现了许多手术成功的迹象,第二天开始,身上的医疗器械被取掉了,他也可以坐起来了,但是他的饮食还要依赖输食管,还不能正常进食…,卡特丽娜带着孩子们来看他,看到他恢复的这么好,很高兴,他们轻轻松松地说起了家常,但是乔治在心底里没有忘记,要给关心自己的朋友们发个信息,好让他们放心,因为昨天他还发信息要他们为他做祷告呢,有可能自己手术能成功是他们祈祷的原因呢,也许!
乔治又回到了自己的阅读中,想尽可能多的在去罗马之前准备好基督教知识和各种教派和思想。他总觉得自己的新教徒出生很奇怪,自己几乎不了解这个宗教,只有非常少的一点常识,而自己对基督教的大多数了解都是从他的天主教妻子卡特丽娜口中听来的,或者在他去“古都斯”出差时遇到的哈比卜那里学到的,还有就是他后来为了幸福之路而开始的阅读中得来的,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真正地了解自己的宗教,大多数基督教徒都和他一样,他们信仰着基督教,可他们其实并不了解基督教,甚至你会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自己的宗教的了解仅仅局限在名字上。
对基督教的阅读很令人兴奋,特别是当他看过的那些基督教各大派别之间的激烈的分歧的东西,像信仰方面不可调和的分歧,还有宗教礼制和崇拜仪式方面的差异,还有军事和战争方面的矛盾;他想了很多,那么多的分歧是为什么呢?难道卡特丽娜说话是对的吗?她说问题出在了新教上,而不是在天主教里,因为他是更早产生的,可是他又想起东正教在基督教历史上却又比天主教早,要照着接近耶稣的原则来看的话,更接近耶稣的教派更正确,但是圣经里又没有记载耶稣的生平…,那这样的话哪一派又是更加正确的呢?他感觉很想和人说话,于是给亚当打了个电话:

你好亚当。

欢迎,欢迎,感赞真主你好了,伙计。

谢谢你啊,亚当,我希望能尽快的见你一面。

要是不妨碍你的话,我想明天过去看你。

好的,但是我有个问题,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继续和汤姆座谈呢?

我觉得你应该继续,但是你为什么这么问呢?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呢?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有时候觉得没什么新鲜的?

没什么新鲜的事儿是什么意思啊?

我不知道,只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所有我了解的就是,原则就是要没有什么新的变化的话你就要继续,特别是现在情况很明白你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同样的汤姆也已经向着好的方向改变了,像你说的那样。

你说得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喜欢他了,感觉他就像是个朋友,而不是个医生了?再说了这仅仅是种感觉而已,我会和他联系的,和他约个时间。可是我想在和他座谈之前先和你谈谈,你要是有空的话,所以我希望明天能有机会和你谈谈有些问题。

乔治挂掉了电话,直接打给了汤姆,要他在去罗马之前过来和他坐坐,要是可以的话就在医院里,然后他同意了,因为他不想让他折腾。

那就后天早上,因为医生告诉我说,我将要在三天后晚上出院。

就照你的意思来,乔治。

卡特丽娜过来了,乔治正在专心阅读,她进入房间后,高兴地大声问候乔治,然后坐在他的旁边,在他脸上印了个唇印…

我真高兴,因为你的健康情况已经稳定了,医生已经告诉我了。

是啊,我好了,那罗马的行程怎么样了?

所有的事情差不多都准备好了,机票预订,宾馆预订,还有和一些人士的预约,和旅行社的联系都好了。

好的,但是你说的和一些人士的预约是什么意思啊?

我知道你的想法,所以就给你安排了和几位牧师会谈,还有参观梵蒂冈。

这不是我想要的,是你想要的。

是,是我想要的,但是我这样安排的原因只是,我知道你也会想这样的。

你说得对,谢谢你,亲爱的!

你想在我们的旅游之前和医生汤姆座谈呢还是在我们回来之后呢?

先和他谈谈吧,和他约好了后天早上在这医院里,你看起来还是很重视这次谈话的啊?

是啊,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你在和汤姆开始了谈论之后越来越幸福了。

只有这一个原因吗?

是的,只有这一个原因…,或者也许是因为我觉得汤姆也比以前好多了,就是不知为什么?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只是我还担心他会欺骗我。

什么事儿都有可能,但是我还是偏向于改变是真实的,即便是什么事都有可能也罢。

但是假设他要是欺骗我们的话,他的动机又能是什么呢?

我不觉得对他来说欺骗我们能有什么利益,所以我相信他是真的改变了。

要不是他的助理布拉德的话,我也会那样想的。

我讨厌那个人,不知为什么我总是看他不顺眼?

就连汤姆也在同样的埋怨他!

也许吧,但是那也不太可信!他要是不喜欢他的话,完全可以解雇他,然后就轻松了啊。

对啊,也许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吧,我不知道!我还想着先暂停和汤姆的会谈。

我觉得那样不合适…,你自己看呗。

你说的和亚当的说法完全一样,他对我说:你已经开始了这条路,那就应该继续走下去完成它,而且他还暗示汤姆的改变,说你在他改变之前追着他,难道现在在他变了,改善了之后要放弃他吗?

说的很在理,很充分。

你们俩经常性的说话一致,使得我更加确定他是天主教徒,而不是新教徒。

呵呵,或者说也许这就证明天主教比新教更加接近真理。

也许,我收集了许多问题,和宗教对比,希望我们能在罗马好好讨论一下。

想法很好,因为我们会前往天主教的中心,甚至是全世界基督教的中心。

说天主教的中心的话还行,但我们绝对不会是在基督教的中心里,因为我们不承认残酷的教皇制度。

你再也不要说这样的话了,我们会在罗马讨论这些问题的,向我们说好的那样?你不觉得你对天主教有成见吗?难道你想要我说说我们对反叛的新教的批判吗?

反叛的?对新教描述的很好啊!难道你不觉得我对你的话没有像你那样生气吗?

呵呵,也许吧,因为你知道事实上新教就是这样的,难道你们不是照着自己的私欲去编辑你们的宗教的么,去依照自己的欲望去理解圣经的么,这就是我说的反叛!

你也有可能说的对,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是自由人摆脱了罗马教会的统治,和教会的赦免证书。

我们说好了在罗马讨论这些问题,难道你想现在就开始讨论吗?

呵呵,我们说好了,我想你应该和医生确认一下,看看我们在预订的时间去罗马时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我可是非常期待这次旅行了。

你是说很期待去见主教了!!

乔治坐直了身子,微笑着说:

是的,我要在你的面前让他承认自己宗教的错。

尽管我明白你的讥笑,但是我真的想在旅途中做一个比较中和的人,你能帮助我吗?亲爱的。

亲爱的,你知道怎么样去转变我的心,因为我要是以证据反驳你的话,你却用感情征服我,相信我我会全力以赴的。

我爱你,乔治,现在我要去找医生了解你的情况,商量旅行的事儿。

一小时后卡特丽娜回来了,乔治有在埋头苦读…

唉,难道你读的东西重要到了这个程度吗?

是的,因为我正在看关于马丁•路德和约翰•加尔文的东西,他们俩是对新教有影响的非常重要的人物。

你是说他们编辑和创作了新教教义。

一定程度上你说得对,但是他们那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摆脱天主教的各种沉积陋习,和其腐朽的传统…

那这么说你承认新教是杜撰的了?

很遗憾,是的,是为了抵御天主教的无神论思潮,由天主教教义的隐修制和教皇制寄生出的,甚至在有些人看来天主教教义成为了宗教,落后和理智欠缺的代名词!难道你想现在和我讨论这些问题吗?

噢,话锋直接转到了天主教上了,我们会在罗马讨论这个话题的,好让你确信新教是对基督教的篡改的编辑。

你说得对,新教是对天主教的修改,所以他们相互之间职责彼此为异教徒,相互残杀,甚至新教内部的也相互批判,你知道新教有多少教会和派别吗?

不知道,难道会有比方说一百个派别?

你可能会被这个答案吓着呢,有2万8千个到4万个教会和派别之多呢。

四万个教会和派别?

乔治的脸上显出厌恶的神情,皱着眉头,坐直了身体,叹口气说道:

很遗憾是的,这让我想起了人创宗教的各种派别和思想,就像我在印度见过的那样,很遗憾,坦率地对待自己其实还是很困难!

我不说了吗新教是篡改的!然后她笑了笑说道:我们会在罗马讨论这些东西的。像我们说好的那样。

你不止一次的说出你想说的话,然后又说到罗马后再讨论,然后微笑着说:不过没关系,只是为了你,医生说什么了?

我爱你,乔治,医生说你的身体情况很好,手术是100%成功的,而且你很快就能出院,出院后你只要休息两天到三天就好了,然后你就可以正常生活了,你也可以没有任何担心的去旅游了。

那在旅游的途中有什么需要小心和注意的吗?

我问过他了,他说:不用,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就是那些普通的注意事项,比方说不要是自己太累,或者别让自己遭遇危险,而这些和手术没有什么关系像你说的那样。

好的。

那将是一次美好的旅游,我们会重温一下我们的蜜月呢。

当初我们刚结婚那会儿多甜蜜啊!我们会重温那些日子的,会在这次旅行中很幸福的,但是这次有个新情况。

什么新情况?

迈克和萨利啊。

虽然我们会为了他们俩而改变有些旅游中的计划项目,但是他们会给我们增加许多乐趣的。我爱他们俩。

我知道自己有些亏待了他们俩,觉得他们突然就长大了。

我们会在这段时间里补偿他们俩的,是不是?

是的,我相信我能给他们俩的最好的礼物就是,把他们俩领上幸福之路。

又一次幸福之路!

还有第三次,第四次,不知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已经离它很近了。

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在罗马找到它。

呵呵,你又一次说,我们大家会成为天主教徒?

也许会的,也许会成为别的。

你会放弃天主教?

你也许会放弃新教的。

假设还有另一种可能的话,难道你能放弃天主教吗?

我已经考虑过,做了好长时间的斗争了,但是现在我能说是的,哪怕决定会是很艰难的。

亲爱的,我以你而骄傲。

我也以你而骄傲,乔治。你不想漫无目的的生活,你想给自己的生活赋予意义,你想回答自己的疑问。

呵呵,那这么说,恭喜你了新教徒女士。

呵呵,不是要恭喜你了,这位放弃新教的,信仰和皈依原教天主教的人。

(2)

卡特丽娜走后乔治又继续开始了他的阅读,他完成了对马丁•路德和约翰•加尔文等人的阅读,还有基督教中新的变化,不知不觉中他听到护士的声音对他说

你出院后有考试呢吗?

是的,最终考试。

在哪一个学习阶段?

我不知道。

看来你不想跟我说,抱歉打断你的阅读了,我来只是为了去掉输食管,明天你就可以开始正常的进食了。

抱歉,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真的感觉我在考试中,但是那不是学习上的考试。

我不明白你说的话!

你信什么宗教?

我不怎么信仰宗教,但我是个新教徒…加尔文派。

也就是说追随约翰•加尔文的?

是的,可是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创新?我所了解的只是他的思想,要比路德的思想更加接近理智和有理智的人们的想法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啊,你不知道他的新思想是什么?

我只是个护士,而不是修士,看来他确实是解决了天主教和新教之间的血腥冲突。

难道你能想象同一个宗教的人士会自相残杀吗?你能想象想加尔文这样的人可以创新宗教吗?

所以我说了,我不相信新教,也不相信天主教,不相信所有的宗教,要不是我需要一个宗教信仰的话,我是不会信仰新教的。

抱歉,你说的需要一个宗教信仰是什么意思?

我生活中不可能没有宗教信仰,没有宗教的生活是磨难,是不幸,我本来是个无神论者,然后我变成了一个世俗主义者,我差点因为心里的狭隘而自杀,我也在内心里了解自己思想上的错误,然后就决定做一个新教徒,也没有为什么,你永远都不会理解的…,和你说话很开心,但是我要告辞了,我还有事儿呢。

难道你真的是从内心深处喜欢的新教而不问为什么吗,像你说的那样?我相信你是在逃避自己,只是能逃避,又能逃到哪里呢?

护士的脸上显出了对乔治话的影响,可她还在掩饰着内心里的忧伤和灵魂的空虚: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要到哪里,我就像是一根羽毛随风飘着,也许某一天我会到达自己想要的地方的。告辞了。

第二天乔治醒来的很早,早餐刚送来他就贪婪地吃了起来,他感觉饿得厉害,很想吃东西,然后吃完后他又回到了阅读上,昨天那位护士过来给他量体温…

好啊,你好多了。

抱歉昨晚打扰你了。

没事儿,谢谢你的优雅,我觉得你的话是对的,我是在漫无目的地逃避我自己,可是如果说无神论和世俗主义是磨难,而信教又是逃避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信教不是逃避,但是你在逃避你的宗教。

因为照你说的那样的话,那是一个你自己编辑,自己创作的宗教,而不是来自于造物主,所以也许会出现某人为了使这个宗教更加优秀而对其编辑休憩的。

但是那可是天启的宗教,是来自造物主的启示。

你比我更加了解这个宗教,但是一个天启的宗教,怎能会让像加尔文,路德等人以他们自己的意愿改编呢!?甚至连耶稣本人也是在书写《新约》之前就被杀害了;然后由他的一部分圣徒的学生编辑了《圣经》。

看来你还是一位宗教对比的哲学家!

还是个逃避自己的人,像你说的。

那在你看来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解决的办法就是象你用来批评我的话,逃避自己。

我不觉得逃避问题会是解决的办法。

那要这样说的话,你看解决的办法又是什么呢?

就是我们深入的了解这个宗教,了解其真谛。

那让我们成为牧师或者修士?甚至连那些人他们自己也有很大分歧,所以他们就经常性地修改宗教。

我们知道幸福之路并不是说让我们成为一位牧师或者一位修士,我尊重这些修士和牧师们,但是我不想成为其中之一,可是怀疑会带来痛苦,就像确信会带来安宁那样。

你就像个天主教徒,因为他们要我们完全的相信牧师和修士们,而不能有任何的怀疑,甚至都不能自己去查阅《圣经》。

我不可能为了一个人而放弃自己的理智,让他成为自己和造物主之间的媒介,我是个新教徒。

那么,你拿什么批判我呢,而你自己也一样?除非我要是一个路德宗的信徒的话。

呵呵,实际上,我不知道,我要是个加尔文,或者路德,或者其他人的追随者的话,我不会成为一个新教徒的;仅仅因为我的父母亲都是新教徒而已。

那么你跟我完全一样啊,你怎么能说我逃避自己呢?

因为我也在逃避自己。

逃到哪里去呢?

幸福之路。

呵呵,它在哪儿啊,我的哲学家?

我不知道,但我会找到的。

看来你是在说毫无结果的循环哲学问题,虽然和你谈话很愉快,但是我必须要回去了,顺便说一句我保证你会得到幸福的,因为你很执着,不过你要是找到了幸福的话,告诉我一声。

告诉你什么?

幸福之路!

护士离开后不一会儿,医生就来到了乔治的房间,肯定了他的康复情况,告诉他说要是愿意可以明天下午就出院,因为他已经恢复得很好了。

谢谢你。

你妻子说你将要去罗马旅游,祝贺你;那可是个古老的魅力城市。

是的,我要带她和孩子们一起去呢,有什么手术后需要注意的建议吗?

没有,你康复的很好。

午饭前亚当过来了…,看到乔治埋头于阅读,忘掉了周围的事物,然后他走近了道了一声好:

看来你正在阅读非常重要的东西,甚至你都感觉不到周围的人了!

是亚当啊…!欢迎,你什么时候过来了?我在看基督教的早期历史。

好啊,你看到什么了?

当你看基督教历史的早期阶段和现代阶段的时候,你会发现非常离奇的混乱!

你没发现吗,你在过早地批判天主教,甚至在你去罗马之前。

我不批判天主教。

我要是没理解你的话,你是什么意思呢?

我在批判天主教,新教,基督教所有的思想和派别。

你要去罗马了,你回来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会更加明白,所以你不要急忙,因为也许会出现你现在意想不到的事情呢。

这就是我要和你商量的问题。

我没听懂,你要和我商量什么事呢?

照你说的,我联系了汤姆,和他约好了明天见面,但是我知道他将要对我说些什么!

好,继续,他会对你说什么?

他会说:你研究一下基督教,在你去罗马的过程中近距离了解一下;而我觉得自己已经对基督教有了很多的了解,不管是通过我的阅读,或者是通过我去古都斯的过程中,还是从我的生活经历中;我是个新教徒,我不觉得还有什么新的情况需要我再旅途中获取的。

乔治你多少岁了?

三十八九,你为什么这样问呢?

你已经忍受了三十八年了,你就不能再忍耐一下直道你从罗马回来后,你同时也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你还不认为自己有些着急吗?

也许吧,但是我对新教的派别知道的越多,我越是对其不感兴趣。

那就转变成天主教徒或者是东正教徒啊。

我就说你是个天主教徒嘛?但是相信我我与天主教教皇制度的距离要远大于我与新教的距离。

也许你旅行回来后会改变主意的,这样很好,我们能够以敞开的心胸去面对别的思想,而不是以先前默认的思想去对待它。

我没有什么先前默认的思想,因为我阅读过天主教的文学作品,还有新教的,有他们的历史,也有他们的出版物。但是我一点儿都不信上面的。

好的,你要试着更加的开放,更多地考虑,不要急忙;然后你旅行回来之后就会感觉更加肯定,对自己的信念更加的坚定。

但是有没有可能宗教会和理智和现代科学相矛盾呢?

绝不会,不会的,只要这宗教是真的来自于真主的话,就不可能。

那要是一个宗教和理智,或者现实,或者科学相抵触的话,这是不是就证明那不是真正的宗教?

是的,但是我们必须要明白理智是有缺陷的;理智无法知道的并不意味着那就是相反理智的或者反科学的,那只是意味着我们人类的缺陷。

怎么会?再说明白点?

我们不了解真主的究竟,也无法通过理智去感知的话,那并不意味着真主是不存在的或者不正确的,那只是意味着我们人类天性的短缺。

我虽然很累,很努力,可还是到现在我没能理解上帝是一个由三位组成的,难道这是天主教教会的秘密之一,你要我豪不怀疑地去相信它吗?

在你无法得知一个事情,和这个事情与理智相矛盾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你说的是哪一种?

我是说第二种,因为这就是和理智相矛盾的,我无法解释它。

只要这个宗教和正直的坦诚的理智相矛盾的话,那就不可能是正确的宗教,或者真正的宗教。

仅凭此一句我们就要排除东正教,天主教和新教了。

为什么你就不能等一等,等你从罗马回来呢?

假如我要以这样的结果回来的话,那就是说我要成为一个无神论或者世俗主义者了。

难道无神论和世俗主义在你看来不和理智矛盾了?

那从根本上就和理智相矛盾,所以我抛弃了她开始了宗教,然后我又放弃了人造宗教开始了天启的宗教,后来我开始讨厌犹太教,到现在就那个样子,然后我又开始讨厌基督教,最后就差成为一个穆斯林恐怖分子了。

你先不要下结论,等你从罗马回来,也许你会理解,会相信的。

那我要没相信的话呢?

你再看看伊斯兰呗,也许那就是幸福之路!

那你为什么不去研究伊斯兰呢?然后当一个恐怖的,逆反的花花公子呢。

我们现在正在研究基督教,等你从罗马回来我再告诉你。

我不知为什么你和卡特丽娜都这样说,就好像罗马会让我相反自己的理智,让我相信、确信和逻辑相矛盾的东西吗!

我没有说你不合逻辑,我只是说作为一个有理智的人你不要急切,你要是认为对的话很好,要不然你随你的想法来,然后我来这儿是应了你的要求,我并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攻击我呢

抱歉,亚当,我性格比较急,但是相信我,我只是想要更早的到达幸福之路,更让我着急的是我在手术之前死掉,而我还没有得到幸福之路。

凭主的意愿,你会得到的,哪怕迟一点,只要能得到总比得不到要好的多,再说了你一点也没有耽误;而是你的进展很快。

亚当,我再次重复我的歉意,也许我是真的着急,也许我是厌倦了这些问题了。

你要是着急想得到答案的话,那是一回事儿,可要是厌倦了的话,那就意味着停顿,和放弃;那可是个灾难了。

灾难!你不觉得你说的有些夸张吗?

要不是执着的话,人是做不成什么事的,也不会有什么成就的,而厌倦就意味着不坚持,然后难道这和着急的心理不矛盾吗?那可是由你的渴望产生的。

我同意你这句话,但是你很容易激动,你没注意到吗?

也许吧,但是你没注意到你在故意的挑衅我吗?

呵呵,有时候吧,可你也是很急躁的。

这时,卡特丽娜带着迈克和萨利进来了,两个孩子奔到父亲的床前,他热情的拥抱着他们俩…,他忙着和孩子们说话,把亚当晾在了一边,然后亚当等了几分钟,最后决定先回去…

我已经看过你了,能允许我告辞吗?

卡特丽娜微笑着对亚当说:

对不起,迈克和萨利,他们俩从做手术到现在还没有见过他呢,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和他说话了;他当时出差了。

你道什么谦呀?我们的谈话已经结束了,而且我对我朋友的身体也放心了,我还有工作呢,想回去。

那就谢谢了,亚当,你看,能在我走之前再见见你吗?

我很荣幸能遇见你,我们要是没有见面的话最起码还可以电话联系啊,告辞。

亚当走了之后,卡特丽娜评论道:

我没见过你这位朋友,除非在这医院里,但他确实人不错,很有修养,很喜欢和他说话,可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因为他和你一样是个天主教徒!

所有的天主教徒都是那样有修养的优秀的。但是你以前对我说你不了解他的宗教信仰。

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但是他鼓励我去罗马,让我了解天主教,在考虑的方式上他经常性的和你一致的意见,这些现象更加确认了他就是一个天主教徒,你想想,今天他想要说服我,让我在对天主教徒的研究中放掉心里包袱。

呵呵,好啊,也许你还真是没有在对它的研究里敞开胸怀,也许你能从朋友身上获得从妻子身上得不到的东西…,再说了今天我告诉孩子们我们去罗马的事儿定下来了,他们就在你面前,你听听他们的要求吧。

说啊,你们俩想要什么?

爸爸,难道你忘了吗?

我忘了什么?

我跟你说过了,我要去看看圣天使城堡,萨利想要看看特雷维喷泉。

抱歉,我还真忘了。

我担心这次旅行将会是只坐在宾馆阅读,电脑上的工作,还有长时间的争论。

我想你们保证,我会专门给你们腾出一定的时间的。

爸爸,拉钩?

拉钩,还让你们妈妈作证。

我也跟你们俩保证,让你们爸爸作证。

家庭会谈的很温馨,很幸福,一直到午饭时间了,然后卡特丽娜对孩子们说

你们俩觉得怎么样?现在我们回家吧,我要请你们俩去吃意大利餐。

耶!

我们走。

卡特丽娜带着孩子们回去了,乔治吃完午饭,又一次回到了阅读的状态…,他又开始深入的回味住院后读过的这些东西,感觉自己很担忧…,因为自己看的书越多那些个矛盾就越突出,特别是所谓的基督教内的偶像崇拜,多神思想,还有对教皇和宗教人士的神化等等!这些烦恼会不会被一次旅行冲刷掉呢!要是能的话也许教皇制是正确的,我也会成为一个天主教徒的,像卡特丽娜和亚当那样‥!

(3)

乔治起得很早,吃过早餐后习惯性的开始了阅读,他有一本很重要的书想好好看看,那本书叫《讨拉特中的禁忌故事》作者叫乔纳森克其,他看到在华盛顿邮报上有一篇对此书的评论:‘在这本惊人的书中,作者想要说:旧约里充满了一些西方文学里最悲惨的最大胆的故事,由于漫长的历史原因被人们以冲突的故事为由隐瞒了’难道可以理解这些牧师和修士们会比上帝更清楚哪些是适合于人知道的,哪些是不适合人知道的?他问自己:《讨拉特》旧约中还有哪些故事是不为人知的呢?为什么被人隐瞒了呢?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被人隐瞒的?有没有可能会是比以前和琳维谈过的那些经文更血腥,更暴力呢?想抢在汤姆来之前赶紧看看书,因为和他们约好了今天见面的。
圣经里满是各种翻译伎俩用来掩盖有些内容,甚至对希伯来语的原版圣经进行删减,来迎合读者,还说我们怎么能让孩子们读这些淫秽的,暴露的,暴力的东西呢?有些时候,拉比声称,“圣经”并不意味着它说什么。所有这些空洞的说法的目的只是掩盖,编篡和改变圣经原文。他不禁问自己:这是不是就说明他们比造物主更有知识?或者说明真不是来自造物主的启示?又或者这是造物主的启示,但是被人篡改了,替换掉了?
乔治以即吃惊又冲动的心情继续读了下去,因为这部圣经《旧约》可是被三大天启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所公认的经典,否认他也许就意味着否认所有的天启宗教!圣经中诺亚醉酒后赤身露体的故事,在先知罗得和两个女儿之间的肮脏的乱伦故事,还有雅各的长子鲁本和他继母辟拉之间的奸情,还有…,乔治对这些故事读得越多感觉心里越是憎恶,这些事可都是乱伦的丑事儿,怎么会是造物主派来的先知们,使者们能干的出来的呢?乔治感觉很难再继续把这些故事读下去了…;他翻到了其中描述造物主的情节:说他‘是个喜怒无常的主,像水银一样,多数情况下是具有破坏性的,而不是督促建设生活的。’他觉得这些描述很难理解,而且自己不可能去崇拜这样一位主宰的!你能想象这样的大胆吗,甚至在造物主方面?确实那些崇拜牛的人对造物主的尊崇都要比这圣经对上帝的描述更神圣。
乔治笑了笑,仰躺着,读着神圣的妓女他玛的故事!通奸怎么会变成神圣的事情,而且还是在教堂里?甚至有些人说,她可能是个修女,然后还有人说她可能是犹大的儿媳,和公公犹大同房生了儿子;乔治觉得这些东西很恶心,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继续把这些故事读下去了。然后又想起那些铺天盖地的出现在媒体上的天主教神父及修女们的性丑闻。
他合上了书,打开电脑,打开youtube,输入了“教会性丑闻”,然后上面列出了一大批真实可靠的被拍摄的性丑闻,他问自己:难道我还要去罗马吗?去了解天主教的丑闻;我是像亚当和卡特丽娜两个天主教徒建议的那样继续呢?还是仅仅去旅游,把幸福之路给忘掉?可是他知道他要是放弃了幸福之路的话,就要回到以前自己经历过的那种怀疑和不幸的生活中,要不就是走向那在毁掉理智和科学的同时毁掉人性的无神论思想,他觉得所有的思想在内心里斗争,甚至每一种思想在和另一种思想斗争之前就已经开始吞噬自己和自己的灵魂,所有的疑问又再次袭来,正在他无法摆脱的时候,医生进来对他说:

乔治,乔治,你听不到我吗?

啊,请进。

我在和你说话,而你却在另一个世界里,你想什么呢?

在考虑一个很讨厌,很让人生气的问题,

什么问题?

我讨厌矛盾,相反逻辑和理智。

那是什么意思?

你听说过牧师们的丑闻吗?

哦,是的。

怎么能想象这些人是专业的侍奉上帝的人,然而却在背地里强奸儿童们?

这就跟医生明知饮酒和使用麻醉品的危害,却还在嗜迷它一个道理。

但是你们把你们当中使用海洛因的医生叫什么呢?

败类医生,必须剥脱他的从业证书,并且公布他。

那要是相关医学机构提拔他们,奖励他们,对他们保持沉默,甚至给他们和他们的麻醉品提供方便,甚至教授他们使用方法,而且制度上和宪法里都鼓励这事儿的时候该怎么说呢!

不可能的,但是让我们继续说下去,那这种机构肯定是同流合污,必须提醒人们防备这类医生,医院,全部的医疗机构。你想说什么?

难道神圣的教义没有教导人们,甚至牧师们性欲,奸淫,放荡和强奸吗?难道圣经里不是充满了类似的东西吗,甚至关于众先知方面也编造了许多肮脏的东西吗?那为什么我们就不照你说的那样对待教会呢?

我不明白,更准确的说是我不想明白你说的那些话,你难道想要我们叛教吗?在医学界我们很清楚的知道,有许多无神论思想的医生甚至许多很优秀的医生几乎都是一些心理病患者,或者我可以说:最起码他们生活中不幸福,你如果要听听我的劝告的话:放弃你自己,你的这些想法,哪怕你确信它也罢,不择手段的逃避,饮酒作乐,美色或者干任何事情都行。

那有没有可能我们逃避我们自己,然后感觉自己很幸福呢?

很遗憾,那是断然不可能的,但是这种痛苦于无神论和远离上帝的痛苦相比的话简直就是享受…,抱歉打断一下愉快的谈话,但是我来这儿只是为了说明你身体的详细情况,还有就是今晚你就可以出院了,我们建议你在未来两天内还要继续注意体温,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只是医学上的?

没了谢谢你,我是不是在两天后还要继续注意体温?

不,不需要,两天只是为谨慎起见而增加的,要是体温稳定的话,那就说明你完全康复了。

汤姆来了,和医生,乔治他们打了个招呼…,医生就和他们俩说了声再见,说要回去工作了,乔治连忙开口道:

我还有个非医学的问题,你允许我说吗?

你请说,但有个条件就是要快点。

既然你知道逃避并不能带来幸福,那为什么你还要逃避呢?

因为害怕无神论啊,因为至少在我看来那纯粹是痛苦。

要么无神论,要么逃避?难道就没有第三个出路了?

也许有第三种选择,但是我还没有发现呢,你要是有什么发现就告诉我,我会非常感激你的…,我要告辞了,你要是在出院前有什么医学上的问题的话,你可以告诉护士,让她联系我。再见

汤姆看了看,走出去的医生,然后再看看乔治说:

乔治,我不知道你们俩谈了些什么?但是我了解别人所不了解的无神论的痛苦,和烦恼和不幸。

为什么这无神论就是痛苦的呢?像你们说的那样。

最难面对的就是,你不知道要依赖谁,要把自己的事交付给谁。你能照自己的习惯,自己的方式去了解这些。

我怎么样用我自己的习惯去了解呢?

通过他派遣的使者,和给我们的经典。

难道你还想着给我指导淫荡的修女,或者强奸犯修士的习惯吗?

我不明白?

难道你想给我指引醉酒后奸淫的先知的习惯,或者神圣的性爱的经典吗?

你怎么了乔治?你今天怎么这么说话呢?

汤姆,我累了,我想我不应该去罗马了,或者我仅仅只去参观,去游玩就够了。

为什么,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我就是看到了,读了一些《讨拉特》,《引支勒》当中性和暴力的东西。

难道这些只是天主教的说法吗?

你什么意思?

新教的暴力难道不是同样的或者更加严重的吗?你知道在历史上最骇人听闻的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大屠杀中杀害天主教平民的是谁吗?

是新教徒,但是我累了,也许甚至连新教也没用的!

乔治坚强点,像你跟我们保证的那样,可别软弱,你要是坚持的话,你会得到幸福之路的,但是你要是示弱了,放弃了的话你就会回到原先的忧伤和烦恼的痛苦中的。

那我该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就是造物主不会使通向他的道路成为隐蔽的。

这条路在哪儿?难道基督徒和穆斯林不都是信仰着旧约的吗?就是那部全说些性和暴力情节的经典,当时琳维跟我说起这些话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但是现在我已经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你想不想要听听旧约中类似的证据?

我才不需要呢,甚至你要是想听听新约中类似的证据的话我也给你讲讲。

那为什么我们还要折腾自己去研究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呢,这两个宗教都是在同一条路线上。

从一开始我们就说好要一起朝这条路走下去,一起去了解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们已经离幸福之路非常接近了,所以你千万不要在这紧要关头放弃啊…,乔治现在你已经不是一个人在坚持在研究,我也在和你一起阅读,一起研究,而且我相信我们会到达目的地,但是你别问怎么样?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但是我常常觉得自己在和自己的灵魂开玩笑,因为所有的证据都证明这条路的迷茫和颓废,而在自己心里却觉得已经离目标很近了。

你去罗马看看,近距离了解了解天主教和新教,实地考察一下,和人探讨探讨书本上读过的,下不要下结论,直到你全面的了解所有的天启宗教。

难道我们还要研究伊斯兰教吗?

那是肯定的啊,研究一个东西并不意味着去相信他,你不也是阅读了,探讨过佛教,印度教和犹太教了么?有什么不一样么?我们不是说好要先暂不下结论,除非在我们结束了对所有的天启宗教的研究之后?

我会继续的,我只是觉得现在有个障碍,就是在所有派别,和其他的宗教思想中的神话,粗暴,性,和篡改,尽管我在内心里肯定自己会到达幸福之路也罢。

多考虑一下,你会到达幸福之路,假如说幸福之路和幸福是明显的,容易的话,我们就不必要去寻找了。

我会到达的,也许我会突然发现出路就在我旁边,很简单,很明显,但是我还无法看到它。

也许幸福之路就是天主教,或者是新教,或者是伊斯兰教。

虽然我坚信所有这些方式都会充满了神话,谎言和利用宗教去获得面子,金钱和美色也罢,但是我们会继续的。你有什么忠告想给我吗?

你读了许多书籍吗?

是的,我难受就是因为我的阅读,再说了:天主教不要我们去读书,甚至圣经,除非通过神父的解释;可是圣经里的东西是我们必须去理解的就像神父理解的那样?是要我们抛弃自己的理智。

你说得对,但是新教想要照私欲编辑宗教,照自己的喜好理解他,为此他们分裂了,分成了许多派别

而且《新约》看起来根本上就是充满了篡改,所以不管我们是依照神父的教导理解他,还是我们自己去解释理解他都一样,都是被篡改的,我没说吗,所有这些宗教都没用,都是空话?

好的,你再多读点,多学点,更加开放点,到时你会看到幸福之路的。

但是天主教建立在一些不可争论的秘密上,像教会的七大秘密,只有牧师才能理解其奥秘!!讨论,或者钻研或者质疑这些事叛教和异端,即使那和理智,逻辑相矛盾也罢!

就连新教徒也相信其中的两个呢。

你发现了吗,我只要跟你说点天主教的什么事儿的话,你就会跟我说新教也这样?难道就因为跟卡特丽娜去了几次天主教教堂,所以你就成了一个天主教徒了吗?我很清楚你说的话,但是我现在说的是天主教。

我不想你对一个宗教抱有非理性的,非科学的偏执或者成见,你要是科学地理性地,不加偏见地对待一个宗教的话,就请畅所欲言。

我说的就是有理有据的啊。

我说的也是一样的,我只是想更加的平衡。

啊哈‥你说得对,也许我对天主教说的有些过激。虽然我说的这些东西也存在于犹太教和新教中,甚至我还期待着伊斯兰也同样。

所以让我们抱着平静的心态去完成我们的这次发现之旅,就像我们开始的那样,直到我们弄清楚所有的事情。你不是还跟我说:‘简化,而不复杂化’的吗?

是的,这是亚当的名言。

所以说当一个人平静的时候,他就更加沉着,更加理性,就像我从一开始跟你说的那样,我一直要你先了解,不要下结论,直到所有的事情都清楚了,因为也有可能最后的结论是比方说犹太教呢,你急什么呢?

简单来说的话,我不相信犹太教会是一个可能,因为我厌恶暴力,而《讨拉特》充满了暴力,你想想《旧约•讨拉特》中说:‘谁要是阻止他的剑伤人的话,他就是被诅咒的’。还说:‘上帝全以色列的主宰说:‘你们每个人都要带上剑,搜索真个马哈拉地区,一个门接一个门的搜,然后每个人要杀掉他的兄弟,朋友还有邻居’。这有多么恐怖啊?

那基督教徒和穆斯林不也同样的相信《旧约》吗?你应该更包容,先不要判断直到弄清除所有的事儿,我肯定你能到达幸福之路的。

这是我心里最大的问题,因为基督教徒认为《新约》是完善《旧约》的,我猜穆斯林也一样,所以这些宗教全都是暴力的,恐怖的。

有两个问题:第一对这类事情猜测是不合适的,你自己的看法想法必须要建立在知识之上;第二我希望你能更加的细致一点,‘新约是完善和补充旧约的’说的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全都相信它呢?还是一部分人信,另一部分人不相信呢?

我完全同意你说的话,猜测就是猜测,而不是知识,同样的道理编辑和校对是最重要的事儿,但很遗憾的是基督教徒没有 ‘完善和补充的’这个圣经术语做出很好的很明确的解释,而不是我没有解释。因为比方说天主教不允许信徒们去理解,甚至连理解《新约》都不允许,他们认为应该由修士们先理解圣经,然后再解释给就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听,要不然的话也许你知道在《新约》中有些经文,比如:‘你们不要觉得我来是为了给大地带来和平,我不是带来了和平,而是带来了宝剑。’还有:‘至于他们不想接受我统治的那些敌人们,你们去把他们带到这儿来,当着我的面把他们宰掉。’

你也知道基督教徒对这些经文有许多解释。

是的,我们有许多解释,而且还有许多反面的召唤人们同情和博爱的经文,虽然那些解释的逻辑性不强,但是就这样存在了,可是这些解释和我们对充斥着这类东西的《旧约》的信仰格格不入,我们的行为正好证实了这些,不仅仅是和其他人之间,甚至在我们内部人之间,你想不想要我给你举一些我们的野蛮行径呢?

这不是我们现在探讨的内容,让我们从根源上看待事物,而且全面的概括的看,因为对于一个宗教的研究应该着重了解:它的崇拜偶像,先知,经典,信仰,它的律法,历史和现状等方面,要研究学习这些问题最好集中在主要的原则性的事物上,而不是细节性的东西。

好,怎么样去落实这些呢?

不要仅仅局限在《新,旧约》中某些特定的经文和注解上,我们应该全面的看看的圣经,从传述的可靠性,作者,主题思想,其中对造物主的信仰,对众先知们的看法等角度去看,那些细节性的证据只能是仅仅能证明其根源的证据而已。

非常好,虽然在这方面我也看过许多书,但是我可以把这个放一放,好再读更多一点书,和更多的人谈谈。

为弄清楚这些东西你应该结束了对犹太教的研究,像你说的那样。那么是谁写的《旧约》?它的主题思想是什么?是怎样看待造物主的先知们的?

他应该是来自造物主的。

是上帝写的吗?是先知摩西写的吗?还是由亚伦写的?你知不知道作者?

我猜你会用同样的话说《新约》的?

那肯定啊,要不然你就是偏见了,这种思考方式才是最接近于让我们达到幸福的,那就会不被这些有采纳有反驳的细节问题所困扰。

好想法,我同意你的说法。

你从罗马回来之后,我们就可以甄别天启宗教中两个最重要的宗教了,留下一个,弄清楚它的轮廓,我们对幸福之路的发现之旅也就结束了。

那要是最后发现都不适合的话怎么办呢?

我要是还是以前的我的话,我肯定会说:那就回到无神论思想上,因为当时我让你这样走下去只是为了让你最终回到无神论思想,但是现在我要说:假如最后发现所有的宗教都不适合的话,我们会返回,会从第一步重新扎扎实实的做好我们的工作。我们会在一次开始:宗教是不是必须的?然后怎么样去选择宗教?就这样一直到我们现在的这一步,但是那个时候所有的事儿都会更加的明显。

那可是非常远的一个大圈子啊?

我估计不会再返回到起点的,也希望不要那样,但是这个问题紧密地联系着知识,也就是说我们的知识越多就越是明确目标,反过来说盲点越多,无知越严重,那我们离幸福之路也就越远,我相信你会找到幸福之路的,但是那需要稍稍地坚持一下。

我肯定会找到的,然后他微笑着说:最让我头痛的是看不到通向幸福之路的路。

通向幸福之路的路是明确的,但你看不到的其实就是幸福本身,人们往往把通向幸福之路的路当成是他们所寻找的那幸福的一部分,然后又看不到它。

很漂亮的哲理,但是你跟我说说幸福之路的路是怎么样明确的。

你不知道吗,一开始你就放弃了无神论和世俗主义的方式?然后又排除了各种人为宗教的方式?然后开始了分析各大天启宗教之间的区别?是不是这样?

我完全同意,但是对我来说不明白的就是,我要怎么样去找到幸福呢?

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啊,对你来说不明白的不是路线,而是幸福之路本身。

呵呵,说得好,我们不说这个话了,对我的旅行你有什么需要嘱托的吗?

首先就是你享受这次旅行,多和孩子们在一起玩儿;因为现在需要让自己的内心休息,好好的整理分析一下你从阅读和讨论中得来的那些知识;第二:继续你的阅读和讨论,但是要以开放的理智,还要多重视核心问题而不是表面性的东西;第三:多思考,那有助于分析和整理这些知识,也有助于你把精力集中在核心问题上。

好的,我相信这都是些重要的忠告,我会尽力而为的;虽然仅仅通过对自己疑问的研究就感觉自己很幸福了,但是感觉自己更加的急躁了。

急躁是由于理智上连续的压力,比如纷乱的信息压力,还有周围人的压力,慢慢的负担就变大了,现在你就照我跟你提的那些建议减轻一下负担,让自己放松放松。

好的,我会那样做的,因为我也给了孩子们同样的保证。

祝你旅途愉快,等你回来我们再见,希望到时你的负担会更少,知识会更多,思想更开放。

汤姆,你那位布拉德怎么样了?

事情越来越严重了,因为他已经开始公开地以他手里的那些照片和录像记录要挟我了。

要挟你?

是的,他手里有一些我过去和女患者拍的不雅的照片,还有一些幽会录像,现在他开始用这些东西向我讨价还价了。要不然的话他就要上交给医学委员会,或者医生工会。

他要是上交给工会的话对你有什么妨碍吗?

除了丢人现眼之外,还会吊销我的从业证书的。

他跟你要什么呢?

要我跟他合作。

干什么啊?

呵呵,就是贩卖毒品,还有答应他所有的要求。

就是让他上工会投诉也比你贩卖毒品强。

你说得对,但是假如我被逐出这个行业的话那也是个不小的灾难。

那你要怎么做呢?

我也不知道,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再见,保重。

乔治今天和汤姆谈得很愉快,带着好心情继续开始了自己的阅读,感觉和他见面后自己神清气爽,他的话语打开了他的心胸,决定要尽力而为的照他的建议走下去,但是心里总是放不下,整晚都想着怎么样去帮一下汤姆解决布拉德的麻烦…,因为在他确信他们已经改变了之后,不想再对他不闻不问的,可是能做点什么呢?
他考虑着汤姆的烦恼事儿…,打开自己的邮箱,看到有两封哈比卜和琳维分别发来的新邮件,都在询问他的身体,然后他就回复道:
尊敬的哈比卜 我已经成功的做完手术了,请放心我已经好多了,两天后还要去罗马旅游,我多么希望你要是在那里多好啊;你就可以用你的学识,你开放的思维给我解释我在天主教教义中遇到的一些难题。 你的:乔治 我的朋友琳维 我已经成功的做完手术了,请放心我已经好多了,两天后还要去罗马旅游,我多么希望你要是在那里多好啊;你就可以用你的学识,你开放的思维给我解释我在《讨拉特》和犹太教中遇到的一些难题。 你的:乔治
正在他继续翻阅邮箱的时候卡特丽娜进来了:

如果主意欲的话,过一会儿我就去办理你的出院手续。

我可真想家了,还有家人和车子。

你不在家的这段日子我和孩子们过的很难…,而你不过是一直在忙着阅读和探讨,今天汤姆是不是来了?

是的,和他谈的可真畅快。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你的建议一直都是正确的,我们什么时候出院呢?

一会儿就好了,就剩下一些手续,我现在就过去办理,一回来就出院,在回家的路上你再慢慢告诉我今天你和汤姆的座谈。

(4)

飞机起飞前两小时,一家人来到了机场…,按时坐上了飞往历史悠久的罗马航班‥。卡特丽娜为了这次旅行做了精心的策划;她在拉斐尔宾馆预定了房间,距离纳沃纳广场只有一条街,可以俯视罗马城的全景,还有圣彼得大教堂和万神庙,另外拉斐尔宾馆还有许多条公车路线连接着,罗马城中许多历史名胜古迹都距离这家宾馆只有几步之遥。

卡特丽娜,你的计划很周全。

谢谢你妈妈,你想想那就在我想去的那圣天使城堡旁边。

萨利,我们离你想要看看的那特莱维喷泉也不远。

现在是晚上七点钟,我们先去宾馆休息,吃晚饭怎么样?然后等明天早晨大家都养足了精神,我们再开始我们的旅游计划。

好的,爸爸。

一家人起得很早…,一起在宾馆的餐厅吃过早餐后,带着一位导游出去了,去附近的全是名胜古迹的古广场,大家很兴奋,一边欣赏着罗马的古老建筑,一个个精美的雕塑,一座座建筑优美的教堂,身在其中感觉有许多庄严和悠久的历史氛围。
午饭时间到了;他们一家来到一家现代意大利餐厅,不过是罗马风格的。

爸爸,我没有想到罗马文明会有这么发达,这么美!

罗马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迈克,是在希腊文明之后欧洲文明中最大的一种文明,当时在公元前275年罗马帝国的势力延伸到了全部的意大利半岛,然后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内罗马完成了帝国的建设,吞并了全欧洲,还有北非,最终合并了整个希腊文明。

罗马最著名的要数这比萨饼了,而不是外面的那些雕像。

迈克,你喜欢这些雕像吗?

优美的建筑。

卡特丽娜美丽的笑着说:

耶稣和圣母的那些雕像真美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雕像,还有耶稣像让我想起了印度教佛像中的菩萨和其他人的雕像?我觉得这些都是一回事儿.

我们现在不说这些了,要是早点吃完啦,那我们就去看另一个景点。

乔治明白卡特丽娜是不想在孩子们面前讨论这些话,所以也就作罢了,但是他的内心里耶稣像和菩萨像之间的相似,甚至在佛教信仰和天主教信仰之间的相似没法被消除。
一家人结束了一天的旅游,日落后一会儿就回到了宾馆,在宾馆的餐厅里吃了晚饭,一起上了楼来到了房间里…,乔治打开他的邮箱查看了一下邮件,看到有一封哈比卜发来的信:
乔治 这封信是我和琳维一起给你写的,看到你的来信说你的手术很成功我们非常高兴,过一会儿我们还要为你手术成功而庆祝一下呢,至于你在天主教和犹太教中遇到的难题我们很荣幸能和你进行探讨,甚至还可以一起探讨新教和伊斯兰教,我们期待着在这些方面和你探讨。 哈比卜,琳维 哈比卜个人的提示:别忘记去周六的弥散仪式上拜访一下教皇。
然后他就回复道:
你们好哈比卜,琳维 我现在在罗马天主教国度里,天主教梵蒂冈附近,为你们的高兴而高兴,对于我那些难题现在只给你们俩发些原文,然后等你们俩简单地评论一下再说…,我要给你们发一段由乔纳森克其编辑的《讨拉特圣经中的禁忌故事》中的一些段落,关于《讨拉特》或者《旧约》的一段话,请看下面: 跟据米歇尔•文图拉的说法,这是一本从头到尾讲述野蛮的破坏行径的书,作为一位新闻人士他的理智完全不能接受《讨拉特》中的有些东西;‘嫁给蛇的那些女人,自相残杀的兄弟,被灭绝的民族,徘徊在沙漠中部落,被遗弃的婴儿,预言背后的罪恶,罪恶背后的预言,想要先知们脑袋的舞者’等等,最后文图拉得出了一个结论,他说:任何一个社会要是把《讨拉特》放在了圣经的中心位置的话,那就是个疯人院,而且可笑的是我们却在期待着能在一个不是野蛮就是破坏的社会里有一种依附于这样的圣经的文明。你们俩同意文图拉的说法吗?还要注意的是所有的天启宗教都相信这本圣经! 问候你们,想念你们的 乔治
他把这些话用同一封信也发给了亚当和汤姆…,发完后自己坐在那里发呆,想着:我是不是也同意文图拉的说法呢?明天看卡特丽娜的安排,要是遇到什么人的话好好的谈谈这个问题…。
吃过早餐,卡特丽娜带着孩子们上街了…,乔治就按照卡特丽娜约好时间,坐在宾馆里等待扎奴里克•弗兰克瓦的到来…,据卡特丽娜的介绍,这个扎奴里克是位意大利的新闻人士,有许多关于天主教和新教的新闻调查。他准时在和卡特丽娜约好的上午十一点钟来到了宾馆。乔治欢迎了他,他礼貌的回答了,开口说道:

据我的一位牧师朋友的介绍,说你在研究对一些人生的重大问题的解答?你的牧师妻子和我的朋友路易吉•思达斐奴牧师联系了,介绍了这事。让我自我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妻子不是牧师,她一会儿就回来,很荣幸能认识你,请坐。

我是一位意大利新闻记者,大学里学的是哲学,我非常爱哲学,由于哲学家的最主要的疑问-然后他笑笑又说:当然了是一些聪明的的哲学家-其实就是这些关于生命的重大的疑问;所以为了研究这些问题的答案我费了几年的心血。

所以卡特丽娜找的那位牧师才让你来的。

是的。

那你这几年的研究结果是什么呢?

呵呵,我得到了一些重要的结论,几个重点。

很好,是哪些?

简单说的话:‘什么也不是’!因为我的工作就是评论宗教界的丑事,而不是创新或者完善某种思想。

既然你的结论是‘什么都不是’的话,你还能给我什么有用的东西呢?

说实话,我有一些非常有用的经验,可以告诉你,同时我也可以从你的经历中获益的,但是我对这些问题的研究结果却是遗憾的‘什么都不是’!

你相信答案可能是‘什么都不是’吗?

你这个人即深奥,又简单,很好,请继续。

继续什么呢?我问你呢,你先回答我。

答案很明显啊,为什么我没回答,我肯定结论不可能是‘什么都不是’,现在继续。

那么,有答案,不过你还没有找到是吗?

理性的分析的话,有可能有答案,也有可能没有答案。

我不相信理智不会允许没有答案的,因为没有答案就意味着人类在荒废中徘徊,由此而产生了荒谬主义和虚无主义,无聊主义。

你是个创造性的哲学家,这正是我的看法,我刚才之所以那样说就是想看看你要怎么说。但是我到哪儿去找那些问题的答案呢?

我研究过,到现在都没有结果,你说呢?

我有许多无神论思想的朋友,他们想要说服我相信生活和造物主是没有关系的,还有解答这些问题可以通过科技发现的方式,或者纯粹的偶然来得到的。

好的,那他们解答了你的疑问吗?

无神论是一种无聊的哲学,那不过是民间神话故事一样的东西,不过是包装上了科学和思想的外衣而已,相信我,我对无神论思想很了解,和许多无神论思想人士探讨过。

你看来讨厌无神论和世俗主义思想。

我怕你会成为一个无神论者;因为你在替他们辩护,但是我会跟你直说的,请允许我慢慢细说,每一个无神论者在内心里都明白自己是错的,我本来就是个无神论者,那样过了一段日子,所以说无神论其实只是一种对于宗教的逃避,没有哲学和理论基础,也没有理性的或者学术性的证据;而世俗主义是信教的,但是他们却想要把宗教从生活中分离出去,理由和无神论者的理由一样都是逃避。

怎么会呢?

宗教和科学冲突的问题是个自古就有的老话题,然后当宗教和科学抵触的时候,人们对科学的认可程度要高于对宗教的认可。

那有没有可能我们的知识会比来自于上帝的知识更优越呢?

肯定不会的,但是有没有可能来自于上帝的知识是错的或者虚假的呢?

你什么意思?

假如人们听到或者看到在圣经中命令他们,比方说:要他们杀人,或者奸淫,或者饮酒;而他们不管是从理智上,还是从道德上,学识上都明白这些事的危害,你要他们怎么做呢?

那么,你是到了世俗主义的阶段了,好让自己摆脱那些重大的疑问。

很遗憾…,这世俗主义永远不会使人安宁的,但是我说的是一边想解决宗教和科学抵触的问题,又想解决历史问题,同时还拥护世俗主义的这样的人,甚至跟你说实话,这世俗主义和基督教在许多方面还是很相似的

很好,跟我说说最后一点。

教皇制度是鼓励你随心所欲的一种制度;卖给你一纸赦免证所有的事儿都解决了;再说了你可以干任何想干的和宗教无关的事,然后再买一条赦免证。

但是新教徒们不信这些,是不是?

是的,也许那是因为他们的信仰比较弱,而不是因为他们不分离宗教和生活,相反他们可是正式的分离宗教和生活的,我觉得世俗主义,甚至无神论思想的最主要的宣传者就是教会本身!

你到底是什么思想?信的什么宗教?一会儿你替无神论思想辩护,一会儿你又替世俗主义辩护,现在你又替天主教辩护!

我什么都不是,不是跟你说了吗,结果就是什么都不是?你呢?

新教徒,因为我父亲母亲都是新教徒,然后就什么都不是了!

呵呵,那我们都彼此彼此了。

你得到这什么都不是的结果是感觉愉快吗?你是不是觉得你得到了什么?

什么都不是不是个可以得到的东西!也许这就是我们西方社会里各种荒谬的思想和潮流的产生,发展和变化的原因。

荒谬的思潮?

呵呵,是啊,那些思想把宗教建立在了‘没什么’上,或者建立在了等同于‘没什么’的远离宗教的娱乐上。

那这么说,这是由‘没什么’带来的大灾难了?

相反真正的灾难是生命的问题不能被解答。

那为什么不假装忘掉,或者逃避呢?

我做不到,我也不相信有理智的人,聪明人能做得到。

那你是指大多数人都是些疯子或者傻子了?

我是说多数人在他们的生活质量降低,或者他们的快乐不在了的时候是做不到遗忘的。

你是哲学家,可你是个悲观主义者,你拥有的,得到的只是个‘不’或者‘没有’,那么怎么样去解决呢?

在我看来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继续,知道我们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那你看应该怎么样去解决呢?

和你说的一样,但是跟你不一样的就是我觉得我里这答案非常接近了。

乐观是主的恩惠,我希望你的乐观能用对地方,但是乐观的前提就是你必须要有证据。

证据就是你要朝着幸福之路不悲观,不犹豫,不含糊的走下去。

说得很妙,很精彩,你的幸福之路进行到哪里了?

我结束了无神论和人创的宗教,这些都没用像你说的那样,然后我开始了了解天启宗教,现在正在了解基督教。

论出身我是个天主教徒,即便是这样我跟你说啊,我根本就不相信天主教,那只是一派胡言乱语,全是些矛盾,秘密。

那你也什么不做一名新教徒?

我的新教徒先生,很抱歉;因为我先从自己的宗教开始了,然后新教只是企图摆脱天主教的胡言乱语,但是这种企图是失败的,抱这种思想的认识更加缺少信仰的,所以说他们只是在缺少信仰的同时,搜集了一部分天主教的胡言乱语秘密。

稍稍解释一下,解释开来你有时候还很深沉的吗?

是不是两派-就是天主教和新教-都是依据《引支勒•福音》的?那这《旧约》和《新约》的内容才是这些神话和迷信的根源。

你怎么能这么说造物主启示的圣经呢?

你就像是我的牧师朋友,我会用以前回答他的原话回答你的…,你勇敢的回答我:你能不能肯定我们手里的这些圣经他就是来自于造物主的启示?我可以肯定的说最起码其中的一部分不是来自于造物主的。

你怎么能肯定这些?

有许多证据,比如:要是愿意看看圣经记录成册的历史,甚至谁要说这是来自上帝的启示的话,历史事实就会和他冲突;你再看看圣经的不同的各大版本,和各种翻译版之间的抵触,甚至矛盾;甚至在同一本圣经内的矛盾;你还可以看看那些可以断定这不是来自造物主启示的一些故事事件;或者能断定这位上帝是穷凶极恶的;你还想不想听听别的证据?或者是对某一个证据解释分析呢?

我对你这些话的大部分还是同意的,但是我还想就这些话题和这位牧师谈谈;想听听他怎么说。

你这人真奇怪,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争这么多呢?

情况要是像你说的这样的话,那结果是什么呢?

我说过了,我的结论就是‘什么也不是’。

抱歉,‘什么也不是’其实就是什么也不知道,我想要拥有学识和知识的人。

你说的也对,但是我没有。

那你看谁拥有答案呢?

我要是知道的话,我早就结束了自己的烦恼了。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见见某个牧师,因为我想听听他们对这些证据的答复等等。

我有许多做牧师的朋友,你想要见见比较古板的还是比较开放的?想要他们中的学者还是假冒学者?

要我选择的话,开放的肯定比古板的要好,但是最关键的还是要有学识的,因为我想要最有知识的,不管他是开放的还是古板的。

你放心,一个人的知识越多他的心胸就越宽广,我会安排个时间让你和我的朋友路易吉•思达斐奴牧师见一面,就是和你妻子谈过话的那位,他是我见过的最有知识,最开放的一位的牧师,明天或者后天,约好后我就告诉你。

谢谢你。

我理解你的意思,感觉很荣幸能帮到你。

乔治微笑着说:

感觉打扰你了,但是还有个问题,你是不是也研究过伊斯兰教?

没有,就是稍稍的看过一点,随便谈论过一点。

为什么?

伊斯兰这个宗教暴力,圣战,歧视女人,落后等等许多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又没真正的了解过伊斯兰教。

我家附近的一家餐厅的老板是一位埃及穆斯林,有时候会和他谈谈。

难道他会那样说自己吗?

没有人会那样说自己的,但他却说自己是先进的穆斯林,不下像那些落后的穆斯林,当我问他穆斯林落后的原因的时候,他说:原因就是伊斯兰教,因为他号召人们僵化,古板,杀害反对意见的人,束缚女人,甚至拘禁她们,殴打她们。

真奇怪,我能和他见见吗?

你还真奇怪,你找他干嘛呀?再说了,你可以改天到我家附近的餐厅去吃顿午饭或者晚饭,然后和他谈谈。

好的,但你要是允许的话我还有个问题。

你请说。

这位牧师知道你对天主教的看法,怎么还会派你来和我谈话呢?

我不告诉你了么,他很开放?有许多次我觉得他也相信我的话,只不过他不知道最佳的选择!

聪明的主意,我们要是没有搞清楚解答我们的疑问的方式的时候,至少现在所拥有的要比荒废和什么都不是要好。

你说得对,但愿我的思想不是废品或者什么都不是,不过我还在继续研究。

抱歉,我可没想着要伤害你。

我知道。

卡特丽娜带着迈克萨利回来了,见到了扎奴里克,热情的和他握握手…

感谢主,你还没走呢,你就是路易吉•思达斐奴牧师那边的吧?

是的,那你就是乔治的妻子了,牧师说你是英国天主教徒中最虔诚的,只是你没有做修女。

谢谢你,谢谢路易吉,他是我的老师,我听过他的讲座,他的布道。

明天或者后天,我会给你们安排见面的。

真好,要是乔治同意的话。

这就是乔治想要的,还有你们俩还可以到那家高档餐厅一起吃饭。

好啊,我要和老师见面了,但是为什么非要到那一家餐厅呢?

你告诉她,扎奴里克…

要去见一位穆斯林。

为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他想听他说说伊斯兰的落后,和野蛮。

这位穆斯林还没有说到的,就让我跟你说吧,你只要看看他们那些落后的国家,就能得出他们的宗教落后的结论了。

好了,这是我的名片,有任何宗教和旅游方面的问题需要咨询的话就联系我,我也会给你们打电话确定和我的朋友路易吉•思达斐奴牧师的见面时间的,再见。

扎奴里克走了,卡特丽娜微笑着对乔治说:

会谈怎么样?我想着早点回来好见见他。

非常精彩,谢谢你。

那当然啦,牧师派的人肯定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学者。

是的,他是一位哲学家学者,但是他不是你说的虔诚的天主教徒。

奇怪!他跟我说,是他的朋友。

是啊,就是他朋友啊。

难道牧师会和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做朋友吗?不管了,想让他给我们安排和牧师见面;可能会有所收获。

能从每一个人身上学习很好啊,更何况还是一位牧师;不管怎么样,你们去街上干什么了?

今天孩子们玩得可高兴了,我们去游乐场了,然后快速的转了一圈,买了点东西…,就是路上费了点时间。

今天我们还要去看哪些景点?

我们今天要去参观迈克的圣天使城堡,那是离这里很近的非常美的城堡,我们要在那里呆上一整天。

那现在就走啊,迈克和萨利在哪儿?

在他们的房间里换新鞋子呢;我们现在出发了。

一家人向圣天使城堡出发了…,乔治想试一试汤姆的劝告,减轻一下自己的烦恼和负担,好好陪孩子们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不去考虑幸福之路,不担心能不能找到那些疑问的答案,相反要平静的,以正常的心态去搜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