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智者

智者

智者

(1)

一整夜挥之不去的焦虑之后,他下定了决心,拿出纸写道:
“亲爱的卡特丽娜,我走了,不会回来了。去结束这无法摆脱的痛苦。我明白地告诉你:我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请原谅我,也让孩子们原谅我。

他选择了逃避…

但有些犹豫,虽然他在心里盘算过很多次,但还是没有比自杀更好的解脱。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自语道:“难道我真的病了吗?卡特丽娜经常这样说。她一直要我加强信仰和坚定。一直跟我唠叨:

“怀疑是一种病,乔治,不能屈服它。”

就连他父亲也认为他有病,经常在他面前唠叨着说:怀疑是遗传病,是由他母亲那边传给他的。而且劝告他停止质疑,以免影响到心理健康!。同时他的犹太上司卡赫也常常拿他取笑,用委婉的语调讥笑他道:

“尊敬的乔治,我为你感到很不愉快,你总是想些没用的东西,你那些想法不会增加你的财富,只会毁掉你生活的乐趣。”

乔治今年38岁,他和他妻子卡特丽娜都是英国人,但他妻子有印度血统。他们结婚有十年了,有三个孩子:大女儿玛丽(7岁的时候去世了,要到现在的话该有10岁了),迈克(8岁),萨利(6岁)。自从他大女儿玛丽在一场交通事故中的死亡之后,加上他对生命与死亡的反复思考,还有他对哲理的执着和他的天赋,这些都在他心里沉积了好多疑问。他本来就酷爱读书,尤其喜欢读一些哲学、历史还有宗教方面的书籍。也许这也是他跟卡特丽娜一位天主教神学老师结婚的原因。
尽管他自己是个新教徒,但他觉得在卡特丽娜身上有一种他所缺失的信仰和坚定。当他在几乎对所有的事物开始怀疑,并且累积了好多疑问的时候,他妻子常常包容和接受着他的虑疑,对此他也感到很困惑。但他同时又安慰自己;自己的聪明,才智和逻辑能力是卡特丽娜的信仰所不能比的。因此他经常跟她探讨,在他看来这些对话是在他所体现出的理性和卡特丽娜所体现的信仰与顺从之间的对话,或者说是在他真实的现实主义和她幻想的理想主义之间的对话。而在卡特丽娜看来这只是她所体现的顺从与坚信和乔治所体现的怀疑和病态之间的探讨。这样的探讨总是以长时间的沉默而结束。要不是让他们走到一起的爱情,他们早就分手了。
但是由于乔治在他女儿去世后更增加了他对生命的质疑,使得这些探讨变得更加尖锐。他主要的疑问就像:上帝为什么创造我们了?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活着?我们的归宿又在哪儿?象这些问题占据着他的思维,控制着他的思想。看起来这些问题很简单,很轻松,实际上是很尖锐的。好多诠释了生命与存在的意义的哲学家也深陷与这些问题中,在他们看来回答这些问题必须要求人是安定,安宁和幸福的.
在他前去自杀的路上,眼前浮现出生活中的许多片段,他看到他女儿在急救室里在死神手里挣扎着,最终他还夺去了她的美丽,她的生命,还有她的灵魂。他还看到儿子迈克有一天在他结束了繁重的学习,疲惫的回到家时问他说:

爸爸,你为什么每天都要去工作啊?

为了活的有意义,也为了挣钱给你买需要的东西和喜欢的礼物啊!

那,怎样才能活得有意义呢?

“帮助别人,还有给人们带来好处啊!”

“为什么呀?”

乔治叹了口气,他感觉这个问题在从心底震撼着他,然后他回答说:

“或许是为了一个伟大的理由,你不了解它,我也不明白…!”

“爸爸,你已经是大人啦,为什么连你也不明白呀?将来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明白!”

“迈克,忘掉这个问题吧,亲爱的…”

说完后自己暗笑了起来,心想:“这不正是每天别人对我的劝告吗?:忘掉这些疑问吧,多享受生活吧!”接着又对儿子说:

“别担心,改天我告诉你答案.”

“爸爸,你已经结束了学习,而且你还读过很多书,你真不知道?”

“亲爱的,家庭作业做完了吗?”

“嗯”

“那,晚安!”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反复思量着“:看来我真是病了就像卡特丽娜说的;或许像卡赫说的那样,是个傻子,不懂生活;又或许像父亲说的那样,是个神经病;又或是很无知像迈克说的那样;也许迈克说的对,但可笑的是我却用人们常对我说的那句话回答了他:“忘掉它吧!”看起来我已经学会了像别人一样的逃避。
在他去自杀的路上,又想起那天他很烦燥,也很焦虑,然后去喝酒又喝醉了,回来时开车撞上了一堵墙。他摇摇晃晃的从车里挣扎出来,手里攥着一本书书名是《幸福的哲理》,交通警察攥住了他,对他说:
“这是幸福的哲理还是自杀的哲理,你知不知道,这酒后驾车是违法的?!” 最后是卡特丽娜交了罚金后从交通警察局领出了他,她说:

“你就不应该这样醉酒驾车的”。

他讥讽道:

“你不是经常这样劝我忘掉吗?”

“但不能用这种方式啊!”

“那你为什么每天都熬夜,喝酒?”

“我只是在耶稣的节日里在教堂的晚会中饮酒。”

他讥讽她说:

“神圣的酒杯,吉祥的密语,不还是一种逃避的方式吗?” “确实,现在跟你谈话变得很费劲,因为你害怕思考,你也跟我一样,不过是用酒杯和晚会来掩盖它罢了,只不过你给它穿上了神圣的外衣而已。”

乔治的言语很伤心,她无奈又伤感的叹了口气说:

“至少我不需要找心理医生,不像你!”

“也许吧,谁知道呢?”

(2)

他觉得这条路很漫长,头几乎要爆炸了,纷乱的思绪,交错的回忆,迷茫和困惑到了极限,周围的人们忙碌着,但在他看来一个个就好像是行尸走肉,忙碌着却没有灵魂和意义。他反问自己:“人怎么能忍受自己变成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呢?”。当他走着的时候,看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高兴地跟小孙子玩耍。引起了他的注意力,好奇心,他微笑起来,走近他问道: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你幸福吗?”

老人奇怪地打量了他一下,说:

“是啊?---”接着又跟他孙子玩耍起来。

乔治又再次打断他问:

“是怎样的呢?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是幸福的?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老人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下说:

“实际上你已经自己回答了自己的疑问。”

“怎样?”

“我幸福是因为我知道为什么而活着,就这么简单。”

“那活着是为了什么呢?希望你能告诉我!”

“你应该问你自己!我回答不了你这个问题,只有你自己的灵魂和你的生命才能回答它!”

“求你了,告诉我吧!”

“不是告诉你了吗?只有你自己的灵魂和你的生命才能轻易的回答它,如果你不能从灵魂深处相信的话,我说了也没用。”

接着又说:

“年轻人,难道你想让我告诉你,我对生命和世界的看法吗?还是你已经习惯了像这样打扰别人?不好意思,我要陪孙子玩了。”

“别,别,那这灵魂怎么能回答我呢?

“看来你是真想知道,好吧,让我告诉你一点:如果你看到一串首饰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珍珠都是被一根绳子整齐地串起来的,然后才有了美丽的首饰;我们的生活也是这样,它有一条认知的主轴线,我们的生活就是围绕着它,我们的幸福也来源于它。”

“那又是怎样的呢?”

“你真想知道的话,那么关键就是寻找,执着,决心还有期盼。”

“期盼?盼什么?”

“幸福啊!”

“怎样?”

“你找一条通往幸福的路!然后善待自己,你就会活得有意思!行了吧!不要浪费我时间,我还要陪孙子玩呢!”

“好,好,我不知道幸福的路,但我会坚持的,也许能像你说的那样找到它,如果它存在的话!”

“肯定有,要不然生活也没意思了。不管怎样,当你找到答案后告诉我。坚持!一定能找到它,会明白你的灵魂会怎样回答你,也能明白生命的主轴线是怎样给生活的点点滴滴赋予含义的。

“但愿如此!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住哪儿?

“只要活着,每个主麻天这个时候,我都会来到这个地方。把你的地址给我,我把我地址发给你。”

然后他转身向小孩走去,边走边把球丢了过去。乔治还是感觉莫名其妙。

“谢谢你,给,我的地址。”

他向前走去…
他感觉很疲倦,感觉从未有过的累,即使在工作压力最大的那段时间也没觉着这样累;感觉头快要爆炸了,他决定喝杯酒,恢复一下精神。可最后他喝多了,摇摇晃晃地走在大街上,感觉头晕目眩,好像周围的东西都在转,都在闪烁,最后醉倒在大街上。
人们聚在他周围,扶起了他,他挣扎着告诉了人们他家的位置。
在家门口遇到了正在痛哭的卡特丽娜,见到他她马上奔了过来,哭着扑到他怀里。他对她说:

“很遗憾,还活着,没死成!”

“感谢上帝,你没事!我担心死了,你怎么会想起自杀呀?”

“为了摆脱这个叫乔治的行尸走肉,他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和生活的含义。他的灵魂已经死去了,他时时刻刻都在痛苦的挣扎着。要不是街上遇到的老人和酒精,我早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什么老人?

“不认识,但他很幸福!”接着又嘲笑道:“他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还是感谢上帝!”

“我都没弄明白,只知道幸福的路需要寻找、坚持还有执着。”

“幸福的路!你会找到它的,亲爱的。关键是你不能对自己太苛刻!我们需要你!”

“嗯,我会尽量不折磨自己;我要坚持直到找到它,到时我也会像那个老人一样幸福的。

卡特丽娜看到他满脸的倦意,抓住他的手,扶起他往里边走去,到了卧室,他躺在了床上,今天的经历像幻影般在他脑海里跳动着,直到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