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灵魂的坦诚

灵魂的坦诚

灵魂的坦诚

(1)

乔治起床时感觉身体很重,有些厌倦,很想一直呆在房间里,谁都不相见;可是又想起卡赫的挑衅,本来下定决心要胜过他,通过这个艰难的任务来超越他,所以他必须把自己的个人感觉像担心,犹豫,厌倦等等放在一边,为了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未来不应该在乎这些心情。
今天他跟贾马尔约好十点见面;现在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吃早餐,浏览一下邮箱;不想下楼,所以楼下宾馆餐厅打了个电话,要他们把早餐送上来,然后就进了卫生间,想在早餐送来之前快速地冲个澡…
过了几分钟,服务员就敲门了,端来了早餐和餐具,放到了桌子上,转身走了…,乔治就独自吃了起来,一边翻看着收到的来信,他看到卡特丽娜发来了一封信:
亲爱的乔治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你刚走时间不长,但我觉得特别想你,甚至觉得很需要你,我不能等一个月,等你回来了;因为我遇到了许多烦恼,很迷茫;我非常需要你,只告诉你一件事就能说明我的迷茫了,我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居然在听穆斯林的圣经,就是他们说的《古兰经》的时候哭了,我生活在很厉害的犹豫中,我需要你。 爱你的卡特丽娜。
然后他回复道:
亲爱的卡特丽娜 我相信会很快就会回来的,昨天的会谈非常糟糕,完全是个穆斯林们当中糟糕的典范,我也不知是穆斯林人的问题还是他们宗教的问题?但是我非常讨厌穆斯塔法,就是昨天和他会谈的;我想要近几天内回家,你要为我祈祷;因为我不想在和卡赫的挑衅中失败。 爱你的乔治
还收到扎奴里克的信:
尊敬的乔治先生 收到了你的来信,很高兴在穆斯林偷窃的事情上我的看法是正确的,你要千万注意,遇事别再着急了;对于女人的形式,伊斯兰教内没有任何的说辞,我现在唯一的主要问题是伊斯兰教内的自由,你要是有什么意见和看法,就跟我分享一下。 扎奴里克
然后他回复道:
尊敬的扎奴里克 也许你会觉得奇怪,我短时间呢改变了看法!是的在伊斯兰教内没有任何对女性的歧视,甚至伊斯兰带来了适合于她们的构造,她们的秉性的律法;但是在我们西方社会中都不习惯这些,因为它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制度,在这个问题上我探讨过许多次,也已经肯定了下来;但是对于自由的问题,我还没有阅读过,也没有讨论过,你要是有什么发现就发给我,我会发给所有的人同样的内容;而且我也会就这个问题跟人谈谈,也读一读相关的书籍的。 乔治
在他翻阅邮箱的邮件是,房间里的电话响了,是宾馆的大堂打来的,说有人在大厅等他…,他看了看手表,已经九点半了,然后他就奇怪了,难道有可能是贾马尔提前半小时过来了?

对不起是谁在等我啊?

有位年轻的小姐在等你。

她是谁啊?

她跟我说你认识她,但是她没说自己的名字。

好的,我现在就下去;

乔治来到大厅,看到是戴安娜在等待,她穿戴的很朴素,头发束到了后面,脸上没有任何的化妆,今天和昨天她的变化很大,即便是这样,今天她素装的脸看起来比昨天的浓妆更白皙,更细腻,她两只大眼睛,透着聪明和认真眼神…
他跟她打了招呼,请她到了招待客人的厅力坐了下来…

你想喝点什么呢?

不要了,不用太多时间,我就想和你讨论一件事情。

乔治给服务员打了个手势要了两杯果汁…,然后就问戴安娜,有什么事情?他还注意到她两眼含着泪光,一直在掩饰着…

我就是昨天逃避问题那一位,你那些问题毁灭了她,几乎从内心底处杀死她了!我就是你昨天羞辱的那位!我就是那位逃避的东正教徒!我就是你说的那位有素养的沉默者,我很疲倦…!

我记得你,但是你想要什么呢?

我不漂亮么?

是很漂亮,甚至那是迷人的东方美!但是你来着就是为了听我说你很美吗?

那你为什么昨天那样羞辱我呢?

我没有羞辱你,我只是向你提问,和你讨论。

你说,你也有同样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你,像我一样!还说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那你能告诉我这些烦人的问题的答案吗?

你来就是为这?

是的!

我要是说,我还没有得到答案,甚至由于这些问题我差点自杀呢?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就证明你很聪明。

说我还没有得到答案就证明我聪明!

我是说你的不逃避是聪明的证明。

那你为什么要逃避呢?

我们都是人,都要经历软弱的情况。

但是,难道这些问题就没有真正的解答吗?

肯定有。

我真希望能找到它,认识它。

而我认识它,但我没有胆量去承认它。

你知道?

是的,但是人不能证实自己,也不能在生活中幸福,也不能改变自己,除非能有足够的勇气面对自己。

我不明白你的话!

有时候,穷人一种是穷人;因为他害怕要是有一天做起生意的话会亏折,有时候单身汉一直是单身汉;因为他害怕结婚,有时候无知者一直是无知者;因为他害怕去学习。

对,也很明显,但是我不明白你在谈些什么!

我知道这些问题的非常让人安心的回答,但是也许我会被杀害,或者会被监禁的,所以就一直这样。

而我绝不会胆小!…告诉我,是什么?

你肯定自己有这么勇敢吗

也许吧,请你直接一点告诉我,不要太哲理就好。

我本来说的跟你一样,但是最后我怯了,推辞说要考虑一下逃避的手段。

让我试试自己的勇敢,你要是能说服我的话!我能在哪里得到自己的答案?

我来是想从你这里认识,怎么样去回答你的疑问,而不是要告诉你,你要怎么样去回答自己的疑问!

但是我变成了学生,请你告诉我。

也许我要说的会激怒你,但是我在思考和研究很长时间后发现除此无他,是什么阻止你成为穆斯林呢?

乔治抬头看着天,对戴安娜淡淡的一笑,回想起了自从开始寻找幸福之路之后自己经历过的一幕幕场面,想起卡特丽娜,欧瑞米拉,琳维,哈比卜,扎奴里克…,还有穆推尔热哈曼,凯利穆拉,亚当,筛赫巴斯穆,贾马尔;这是很长的一段经历,得到了许多经验,讨论过,阅读过,也思考过,难道这艰难的旅程的终点却在伊斯兰教中吗?伊斯兰教就是幸福之路吗?
然后难道这就是自己经常说的,要是我发现了这条路的话就会直接坚持下去的那条路吗?难道亚当说的我需要勇气是正确的吗?难道自己表现出的勇气只是仅仅的空话吗…

抱歉,看来我打扰你了,我本来还想着你可能有别的答案,我只希望你的沉默不是像我一样的害怕和胆小!

对不起,我只是在思考!

思考什么呢?

就是你的问题。

我本来就知道答案,你只是在害怕。

怕谁啊?

怕你周围的人,怕你自己。

没,我不怕,但是你能先告诉我吗:为什么你害怕伊斯兰呢?

我不是怕伊斯兰!

那么你怕什么谁?

怕我的家人,我父亲去世了,我跟我妈住到了舅舅家,我还知道,我要是信仰伊斯兰教的话他肯定会疯了,也许他会杀了我的!

为什么呢?

我家人认为穆斯林们在欺骗我们。

也许那是对的!

我舅舅要我结交一些落后的穆斯林,甚至都不让我和基督教徒接触;因为我和许多基督徒谈论过,他们说我震撼了他们心中的宗教,所以我舅舅就让我跟那些抛弃了自己的宗教的落后的穆斯林接触,因为他们比基督徒更坏。

就像穆斯塔法?

是的,我非常讨厌他。

但是,难道他不是一个穆斯林中的典型吗?

是落后和腐败的穆斯林的很好的例子,不管你把他叫做是世俗主义,自由主义还是恶魔主义…,但是回答我的问题,是什么阻止你加入伊斯兰教呢?

抱歉,我想先把前面的问题说清楚,为什么说,你要是信了伊斯兰教的话,你舅舅就会杀了你呢?

就是为了不让抛弃基督教的事例重复!

但是这跟最基本的信教自由权相矛盾的啊!

什么自由啊!我和你一样都是基督教徒,难道你有自由能不信仰教会的那些理智上说不通的礼仪吗?难道你有自由去相信基督不是圣子,不是神像有些版本的圣经说的那样?

现在不说这个了,我现在还有约会,我朋友在那里坐着等了好长时间了,可是我想以后再和你继续这个话题!也想给你介绍一下我穆斯林朋友,你要是觉得没什么妨碍的话。

我估计你会逃避那问题的,跟我一样的害怕还有不够勇敢,但是你自己看呗,我很荣幸能认识你的朋友。

乔治走到了贾马尔跟前,跟他道了一声歉,说了一下戴安娜的事,然后两人一起向她走了过来…

这位是戴安娜,想信仰伊斯兰教。

你好戴安娜,我是贾马尔来自亚历山大市,很荣幸能见证你的信仰。

我也是亚历山大人,但我是个东正教徒,我没有跟乔治说要信仰伊斯兰教,但我说要先解决伊斯兰方面许多困扰人的问题。

好的,也就是说你想要伊斯兰教,因为没有人想要担忧和困扰,或者他不想解答自己的疑问。

对,为此我问乔治:为什么不信仰伊斯兰教?

我是没有回答她…,但是埃及人的暴力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戴安娜说,她要是信了伊斯兰教的话,肯定会被拘禁起来,甚至有可能会被杀掉!

戴安娜深深的叹了口气…啊,啊,希望你不要污蔑埃及人!在欧洲,在美国你们比我们更暴力许多倍呢,难道你忘了,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丑闻事件中你们的行为吗,暴力,残酷和虐待达到了最黑暗,最恶劣程度,特别是在你们西方女人的情况,难道你能否认女人挨打的几率超过男人的六倍吗?你能否认在美国有33%的妇女在挨打吗?难道你能否认在英国77%丈夫没有任何理由的打过他们的妻子吗?

看来我的话让你有些生气了,让你着急了!

没有,但我是埃及人,我要替我的家乡抵挡你的埋怨。

好一个爱国…,很好!但是爱原则应该是首要的,虽然我承认西方的暴力和残酷,可是奇怪的是你们这里也有这样的事,还有我们在宗教自由方面比你们好,因为你可以成为一个基督教徒,或者穆斯林,或者犹太人 ,或者甚至佛教徒,而不会有任何的妨碍。

贾马尔笑了,说道:

呵呵,所以法国禁止了面纱!也因此瑞士禁止宣礼,和修建宣礼塔!你说的是哪一种自由?

你说得对,贾马尔,但是我们不会因为他想要伊斯兰教而杀害一个人或者拘禁他的!

我们也不会杀害想要伊斯兰教的人!

你说得对贾马尔…,我承认这是我们那边基督教徒的一部分偏见的结果,但是难道伊斯兰教不也是靠宝剑和武力传播的吗?

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等国家都是伊斯兰教国家,是谁带着军队打下来的呢?大多伊斯兰教国家都是靠宣传信仰的伊斯兰,而不是靠宝剑,这一点历史可以作证,甚至没有人强迫别人去加入伊斯兰教…,恕我直言,难道在这些国家里基督徒们不是生活在伊斯兰教的统治之下的吗?将近1400年谁强迫他们去信仰了吗?难道印度人在伊斯兰教统治之下过了上1000年,他们都被强迫加入伊斯兰教了吗?难道安达鲁斯或者现在被称作西班牙的基督徒被强迫加入了伊斯兰教了吗?还是这些基督徒他们才是强迫穆斯林去信基督,或者之后在检察机构里杀害他们?

乔治觉得讨论有些激烈,超出了界限,然后他想要到此结束,怕耽误约会:

我们太迟了,我本来想跟你们介绍一下彼此而已…,戴安娜,这是我的名片,我想要你的电话号码。

给,这是我的名片,这个给你贾马尔。

你要是没有什么妨碍的话,我会联系你的,继续我们的谈论,也许今天或者明天。

关键是不能让我舅舅知道,要不然我就会成为像沃法尔•君士坦丁,或者埃及克里斯汀,或者米瑞娜•阿迪力等等…。别忘了到现在你还没有回答我的提问呢!

今天或者明天,我会抽时间和你继续讨论的,尽管问题很尖锐但我会给你答案的!现在我们告辞了。

(2)

乔治和贾马尔上车后,看了看贾马尔,奇怪的问到:

戴安娜最后提的那些名字都是谁啊?

沃法尔•君士坦丁,克里斯汀,米瑞娜她们吗?她们是些基督教徒,然后公开了她们对伊斯兰教的信仰,然后被人拘禁了起来,有些还被残忍的杀害了!所以她也害怕会遭到同样的结果。

残忍,暴力;我想明天就结束所有在开罗的工作,回英国几天,然后再一次回来,因为我妻子有些事儿,我想回去陪陪她。

好的,今天是最后一家公司的约会,然后做一下安排,哪怕简单的交代一下你的想法也好。

是啊,应该这样,但是留下一个机制,好在我走之后能继续跟进工作。

见过这最后一家公司后,你就会清楚谁适合这任务了,我们快到了,我该什么时候回来接你呢?

我们一起进去,然后再做决定。

他们俩进了公司,要助理通告一声想见经理,然后她联系了一下,说预约的客人到了…

你们请,哈立德博士在等你们。

哈立德博士欢迎了他们俩,带他们到了会议室…。

鉴于我们之间的照会,估计今天有几位相关专业的应聘者,我可以和他们见一见吗?

是的今天有四位,你要是愿意明天可以给剩下的人员面试,因为我把他们分成了专业技术人员,和信息技术专业人员两种。

很好,那信息管理和技术管理专业呢,怎么样了?

我跟你说了,就是你今天要面试的那四位,我相信他们有能力替你面试技术人员,你要是相信他们的话,因为他们本身也是技术员,也是程序员,但他们学了,也从事过管理和运营技术和编程工作。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见见他们呢?

你喝完这杯茶就可以见他们,看你喜欢,单独或者一起。

你要的不介意的话,我想同时见他们。

就照你的意思,我去让他们准备好,你先喝茶…,给这是他们的简历,因为开始面试之前最好先了解一下他们,我先失陪几分钟。

乔治快速的翻看了一下简历,然后觉得非常满意,但是他不想在面试之前着急下结论,他把他们的信息简略的总结了一下写在了一张小纸片上:
穆罕默德•阿里,穆斯林,38岁从事过埃及国家电力企业的管理部门,但是没有继续。
埃米尔•伊斯哈格,37岁,基督徒,从事过埃及政府和联合国合作的IT项目管理,和埃及信息中心的相关项目。
萨莉瓦•哈桑,39岁,穆斯林曾负责过一家智能设备公司的IT项目。
玛泽尼•凯马力,39岁,穆斯林,管理过两家编程和网页制作公司。
他刚写完这些,哈立德博士就进来了…

你要是写完了,我就去叫他们来会议室见你。

我准备好了。

好的,乔治,我走了,你看什么时候我再回来呢?

谢谢你,贾马尔,我觉得时间不会超过一小时的,到时我等你;因为有个地方我想我们一起去。

好的再见。

哈立德博士要那些应聘者进来,到乔治坐着等待的那间会议室。

我不想耽误你们还有乔治工程师的时间,我已经跟你们解释清楚了,他也看过你们的简历了;为了节约时间面试将集中进行,请,乔治。

我看过你们的简历了,你们的简历我很都满意,就在这儿,现在每个人都说一说,能为我们公司做点什么呢,为什么要选择它呢?

他听了他们的说法,和他们讨论了,很满意他们,最后把要求也提了出来…,然后决定录用其中的三位,并且明确的肯定了下来(就是埃米尔-萨莉瓦-玛泽尼),因为有许多工作不适合穆罕默德,然后要他们自己推选一位经理,最后他们一致决定埃米尔是最适合的…

难道让一位基督徒做你们的经理,你们没什么担忧吗?

有什么妨碍啊,你不也是基督徒吗?

埃米尔自从高中时期就是我朋友,当着他的面我都会说,他是最适合管理的,我盼望他能信仰伊斯兰,但如果他没有信仰的话,还依然是我朋友。

我们这边没有你们西方人那些对穆斯林的成见,我还想玛泽尼比我更胜任这职位呢。

我过一会儿有个约会,你们继续开会,给第一年的工作基础和管理制定一个全面的规划大纲,然后明天早上我们再见面,在制定,研究和批准初步规划,以及开始工作;还有恭喜你们,我近几天已经在国际招聘公司里面试和筛选了一批很优秀的技术人员。

就是杰吉斯博士的公司吗?

是的,埃米尔…,你认识他吗?

杰吉斯博士是我和玛泽尼的朋友…,他有一个和优秀的工作团队。

同时我还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女程序员,我在另一家公司遇到她了,她叫戴安娜•萨米赫。

啊,程序员戴安娜•萨米赫?

你认识她吗?

是我外甥女。

那你就是她的舅舅了?

是的。

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今晚必须要和你谈谈,你接受我的邀请吗?七点钟一起吃晚餐。

我们都去吗?

不,我想和你谈谈一点私事,和工作没有关系。

好的,在哪儿?

就在我住的那家宾馆,给这是地址。

(3)

我想让你带我去个地方,你不会反对吧?

没关系的,去哪儿?

我想去找些这城市中的穷人,以及普通老百姓坐坐,和他们谈谈。

非常奇怪的要求,我不会反对,但我可以了解一下为什么吗?

我想听他们说说有些事,想了解一下,人们是怎么样看待生活的。

有道理的理由。

顺便说一句:我认识了戴安娜的舅舅,就是那位她要是信仰了伊斯兰就会杀了她的舅舅,而且我有个想法。

你在哪儿认识了他?

就是我录用了他做公司经理的那位。

像这样的人肯定不适合,乔治你为什么要这样种族偏见呢?

我不知道是她舅舅,是在做了决定,协商好要他做经理之后才知道的。

只是缺点和道德缺陷,可能会让你改变主意的。

你说得对,会那样的,不过要在试探之后呢,晚上你会见到他的;因为你也被我邀请了到宾馆跟我们吃晚餐。

你想干什么?

晚上你会见到他。

好的,啊,我们到了平民区。

我想去某个人家里坐坐。

你想去谁家里坐坐!没事儿,我认识一个人,但他住在这条街那一头,我先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在不在家,他会接受我们的参观的。

好的,我也给戴安娜打个电话。

乔治给戴安娜打了个电话,和她说好晚上七点在宾馆见…,贾马尔也联系了他叔叔赛义德,跟他说好要带乔治去他们家…。

我们必须买上午饭,然后到他那里去吃。

为什么?

因为现在午饭时间了,然后叔叔赛义德不招待我们也不适合啊,而我知道他也没能力去招待我们,为什么还要使他为难呢?

好的,那我们就好好买上点,再买一点甜点,还有所有适合的。

他们到了叔叔赛义德的家,房子很陈旧了,在一条很窄不太卫生的小巷里…,贾马尔敲了一下门,然后赛义德叔叔就微笑着打开门迎了出来,然后他们俩就带着午饭,水果和甜点走了进去,他请他们来到了一间很旧,很整洁的房子里,里面有一块陈旧的坐毯,中间放着一块饭单,上面有几个大饼,一点蔬菜,和一盘米饭…

两位请。

请,这是我们带来的午饭,大家一起吃吧。

谢谢你们,但是没这必要啊;我已经准备好了要招待你们的,一分钟,我拿进去好让他们准备一下。

赛义德叔叔进去了,然后乔治就要贾马尔把他们俩的谈话仔细地告诉他,并要他把赛义德的话一字不漏的翻译给他…,几分钟后,赛义德端来了大盘子,上面摆放着乔治和贾马尔带来的午饭…

请,我们很荣幸你们能过来。

贾马尔…,你问问他,在这世界上盼着的是什么?

孩子啊,是头脑清晰和身体健康。

那他生活中幸福吗?

孩子啊,真主给我的恩典很大,我在家里住着,有妻子儿女,每天都有一口饭吃,有这些你还要什么呢?

难道他不想要钱财和富裕吗?

真主啊,请给我们给养,给我们增加,但是不仅仅是钱财,真主啊,请给我们增加钱财,健康和安宁。

你问他,要安宁干什么呀,安宁是什么?

贾马尔,你问问你朋友,他是怎样生活的?谁要是不理解安宁的话,那他的生活就是烦恼的。

你要是允许的话,我还想问问,怎么样,什么时候你能感受到安宁?

在下午和孩子们喝茶时我觉得很安详,晚上躺在床上,想着一天没有违抗真主,完成了应尽的义务,没有伤害别人的时候觉得很安宁,你跟他说:孩子啊,难道在做完礼拜后你不会觉得安宁吗?

等贾马尔把话翻译给乔治,他看着地板,沉默了许久…

抱歉,我可能说话超过了界限,你们是客人,理应尊重的。

不必道歉的,相反是我应该道歉的,他要是允许的话,请原谅我不作回答;我想再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你问问他,活着是为了什么?

你们的问题很奇怪!难道还有人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吗?孩子啊,我们的真主创造了我们就是为了要我们崇拜他,是他供给了我们,恩典和慷慨都在他的掌握中,但我不明白,你们荣幸的到我家是为了什么。

你跟他说,是为了向你请教,了解你。

真主啊,赐予你们吉祥。

乔治注意到,赛义德大叔吃饭时,自己的食物吃得多,他们俩带来的高档的食物吃得少…

贾马尔,你问他,为什么他不吃我们带来的食物?

为了给你们留着,因为你们是我的客人…,虽然那是你们带来的,但说实话在我吃自己这简单的食物时,能感受到你们吃你们的食物时的同样的美味,一个人要是幸福的安分的话,所有的饭菜都是可口的,生活全是幸福的,感赞真主。

他们吃完了午饭,告别了赛义德大叔,感谢了他的招待,出来了…

看来让你辛苦了,但是我还想去参观一个教堂,或者简单地基督徒的住所!

那我们就下车,赛义德大叔的邻居是个基督徒,你想要我跟他说,去询问一下他们?

好的。

贾马尔就给赛义德大叔打了个电话,刚过了几分钟,赛义德大叔就微笑着出来了…

请进

去哪儿?

我邻居家啊,我问他了,告诉他说你们就在门口,然后他就同意了。

赛义德大叔敲了门,然后一位老妇人开了门,她用围巾裹着头,只露着她的脸…

你们请,萨比尔在洗脸,我刚刚叫醒了他,马上就过来。

等等,我去一下我家,拿点东西。

贾马尔,你肯定这是基督徒的家?

是啊,据他们说是的。

那么,那位女士为什么要遮盖她的头呢?

虽然我知道为什么,但是你最好还是听听他们的话。

赛义德回来了,带着咖啡,还有一些食物,放到了他们面前…

我跟邻居说了,什么都不用准备,我那里有现成的,我们是突然到访的,你们是我的客人也是他的客人。

谢谢你,带来了吃的喝的,还有客人。

贾马尔,你问问他们,什么时候开始作邻居的?

自从我2岁那个时候,赛义德就是我的伙伴,那时他爸爸和我爸爸本来就是邻居。

但是你们俩不是信的一个宗教啊!

对啊,但我们是邻居,是朋友啊…,每天赛义德都劝告我,要我信仰伊斯兰。

你问问他,他怎么看伊斯兰教,基督教,还有两者的关系?

孩子啊,耶稣和穆罕默德他们都是真主的使者,我和父亲是基督徒,赛义德和他父亲都是穆斯林,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好,有好长时间了。

你问他,那为什么不信伊斯兰呢?既然都信仰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了?

呵呵,那赛义德也信仰耶稣是真主的使者啊, 他为什么就不信基督呢?

因为穆斯林相信耶稣是真主的使者,但是基督徒不信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和赛义德的话一样,孩子想听实话吗?我害怕抛弃自己的父亲和爷爷们的传统;要不然我已经相信赛义德的话了,他比我的堂兄弟都亲,但我有个问题,你是基督徒还是穆斯林?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可以给自己保留答案吗?我还有个问题,你妻子为什么穿戴的和穆斯林一样呢?

我妻子的穿戴跟所有埃及基督徒和穆斯林的穿戴一样啊!!

我们那里,基督女性是不遮盖她们的头的。

据我所知,在你们欧洲女性们本来是戴头巾的,甚至有时候都遮住了她们的脸,变化只是近代发生的,要不你看看祖母,或者母亲们!我们也一样,但是小女孩们,特别是基督教女孩们喜欢效仿你们,但愿这是个好事情。

为什么特别是基督教女性呢?

因为穆斯林的宗教能影响,能改变生活,罪恶和错误只能由忏悔才能消除,而我们基督徒这里呢,人的生活只依照教会意思变动…,对我们来说,耶稣赎了大家的罪,这点就够了,问题很简单。

谢谢他们,我们现在必须要回去了,要不就要迟到了,宾馆里有约会。

他们告别了赛义德大叔,和萨比尔大叔…,走向了车。

你的目的达到了吗?

是的,现在我的内心几乎要爆炸了,不知道…,感觉内心有座火山要爆发了,要不是和戴安娜,她舅舅的约会,我肯定会跟这些淳朴的人多做一会儿;因为他们对生活的表达既简单又深奥,贾马尔,请见谅,我现在不想说话。

好的。

乔治的头几乎要爆炸了,就为了一个问题“在你和幸福之路之间是什么隔开了呢?”你胆小了吗?还是道路还不够明确?你是知道不想要的,但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吗?他盼着,要是自己犹豫的内心里,这个问题能稍稍地减轻一下多好啊!大量的,繁杂的信息全呈现了出来…

(4)

我们快到宾馆了,今天邀请了戴安娜和她舅舅一起吃晚饭。

你想干什么呢?

我要让那位女士加入伊斯兰,让她跨过她舅舅的麻烦。

很好,你已经成了一位伊斯兰传教士,但是你什么时候加入呢?

就像我跟萨比尔大叔说的那样…,想自己保留答案,因为我的头为了这问题而要爆炸了,也许我是想逃避,不知道…

我们的传教士,你想怎么样邀她加入伊斯兰呢?

谢谢你对我的讥笑!她想要加入伊斯兰教,但是害怕她舅舅,而我呢想解除这担心。

怎样?

你会看到的,我们到了。

关键是,你可别造成戴安娜和她舅舅之间的矛盾。

我们按时到了,我先上去放下包,然后快速下楼到餐厅找你们。

贾马尔进了餐厅,见到戴安娜和她舅舅做在一张桌子上,等待着乔治,然后他走了过去和她们坐了下来…

乔治去楼上放包了,马上就下来。

我不知道他想怎么样,因为他一知道我是戴安娜的舅舅,就坚持要我和他吃晚饭;你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吗?

也许,戴安娜知道!

我什么也不知道,早上他跟我说,会给我打电话,要告诉我为什么他没有信仰伊斯兰?然后他突然要我来吃晚饭!

乔治到了宾馆餐厅,戴安娜看到了他,从远处招了招手,然后他就朝他们桌子走了过来…

我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这位是埃米尔我们公司在埃及的地区经理,这位是戴安娜我们公司优秀的编程员,这位是我的穆斯林朋友,他不是程序员,但他专业是程序之父,就是数学。

我舅舅是你们公司经理?

他是公司经理,有能力,还有他同事们的保举,虽然他们是穆斯林也罢。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的评价。

但我还是奇怪,他那些同事是穆斯林,然而是他们推荐的他!

戴安娜微微一笑,说道:

哪有什么奇怪的呢?

奇怪的是部分基督徒阻止人们去信仰伊斯兰教。

埃米尔诧异地问:

因为他们没有很好地理解伊斯兰!

埃米尔,你的意思就是说,你认为基督徒加入伊斯兰教也是无妨的?

我跟你说一句自己相信的话,也许你不爱听,我不觉得哪个基督徒加入伊斯兰有什么不妥;甚至你可能不知道有三个星期了,我在跑一个伊斯兰介绍中心,谁知道呢,有可能我最近会信伊斯兰!

你舅舅可能会加入伊斯兰教呢,你还有什么阻力吗?

呵呵呵,我终于明白了,呵呵。

你明白什么了?你怎么了?

我这位埃米尔舅舅,不是之前跟你说的那位舅舅。

怎么会呢?那么他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位舅舅的兄弟了?

不是,也许你会觉这话有些怪,但是我爷爷娶了多位妻子。

基督徒,娶多妻?我还从没有听说过有娶多妻的基督徒!

谁说的啊?我们这里有些人说《引支勒》没有禁止多妻制,甚至教皇摩根斯五世被拘禁了;因为他否定多妻制,而人们想要多妻制,部分主教也支持他们;所以不管那是由于受穆斯林的影响,像穆斯林的敌人说的那样;还是因为新约不禁止多妻,像部分支持多妻的主教说的那样;或者多妻本来就比多情人更好,像妻子们说的那样;不管怎么样我爷爷在同妻子去世后,有娶了一位妻子;所以埃米尔是我舅舅,但他是我之前说的那位摩尔格斯舅舅的同父异母的兄弟。

奇怪!人们会想要多妻制?

现在我明白了,你为什么要单独请我吃饭呢,是你把我当成阻止戴安娜信伊斯兰教的那位了。

是的。

戴安娜闭上了嘴,坚定的说:

但是我把邀请理解成是你为了告诉我,为什么不加入伊斯兰教?

贾马尔诧异的说:

请原谅我插一句,好的,既然你是想促成戴安娜加入伊斯兰教的事情的话,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加入呢?

我问过他这个问题了,但他在逃避回答,我还猜想你的邀请是为了告诉我呢,现在你能回答吗?

要这样回答的话,我就是被迫的,你们要是允许,我会非常感激的。

埃米尔笑了笑,说道:

那你就不要回答了,我们想要你回答,但是在你不觉尴尬的时候。

戴安娜看着天花板:

我知道答案,不过你要不说的话,我就自己保留着。

谢谢你们大家…,但我不觉得谁会理解我内心!

你是个人,想要幸福,我还有我舅舅埃米尔我们都一样,我们遇到的阻力同样也是你遇到的阻力;不管我们很有勇气,越过了这些障碍;还是没有勇气,连给自己的回答都给不了了;因为像我欺骗自己,在我说舅舅摩尔格斯是原因的时候,其实是以此为借口而已!我要是有足够的勇气和自由,早做决定了。

你让我茫然无措了!那么是什么阻止你的呢?

戴安娜用手理了理头发,说道:

说实话阻止我的,正好就是阻止你还有我舅舅信仰的阻力,就像我们允许你不告诉我们,不用解释你内心里面对的重重矛盾那样,你为什么就不能允许我们呢,因为每个人内心里都有自己的矛盾,自己的期望和自己的欲望;所以真实地对待自己往往很难,特别是对人的生命的根本意义,以及存在和生活的含义等等,也因此人们以饮酒,娱乐等等的方式来逃避…像我一样,胆小、懦弱!!

埃米尔显出一脸对戴安娜的话诧异和受影响的表情,看着地板说:

我很理解你的话,一个人必须要生活的幸福,要了解自己;才能认识他的养主,才能享受生活可是这决定需要很大的自由和勇气,而你戴安娜,你是我们中最勇敢的,所以才说出了这番话。

贾马尔看着他们的脸,茫然的说…

我一点都不明白什么勇气?

虽然戴安娜的声音很低沉,但她坚定的说:

就是摆脱心理疾病的勇气,超越生活中的压力和欲望,以及生活的烦恼和圈套的勇气;是下决心打破习以为常的规律,克服放纵的欲望,和跨越阴谋诡计的自由,证实嘴上说不出,但心里很清楚得真理的勇气。

我还是在尝试着去理解!

也许对你来说理解有些困难,因为你生来就是穆斯林,而我很明白戴安娜的意思,我想乔治也一样。

戴安娜两眼流着泪说:
除非他不想理解,或者他不想显出理解的样子,因为许多人逃避自己,幻想着自己能感觉到幸福。
乔治的脑海中所有的寻找幸福的过程,像快进的电影一样从眼前过了一遍,想起所有读过的《古兰经》经文,所有经过的历程,所有自己努力地找过答案的那些矛盾;乔治的眼神很茫然,预示着内心里蠢蠢欲动的火山,他尽量控制企图掩饰自己的心事,可没做到,最后决定说实话:

是的,我明白。

而我明白你们在说些谜语,现在最希望的,对你们来说最好的是你们加入伊斯兰,以便获得今世和后世的幸福;获得所有宗教中的完美的善果,真主的言辞多真实啊!他说:“今天,我已为你们成全你们的宗教,我已完成赐你们的恩典,我已选择伊斯兰做你们的宗教。”(筵席章3)

我觉得自己很明白,好长时间以来自己寻找的?

你寻找的是什么呢?

我一直在寻找自我,在寻找我活着和存在的意义…,我在寻找信仰的光芒,生命的魅力…,我在寻找灵魂,理智和内心的愉悦。

戴安娜擦着眼泪说道:

跟我一样的寻找内容!

我找到了能够把生活的珍珠串起来做成美丽的首饰的中轴线了,现在我很清楚,我为什么被创造了?我为什么活着?

我还是不明白?你能说点我能听得懂的吗?

戴安娜的脸上闪烁着灿烂的笑容说:

我非常理解你的感受!你是我们当中拥有自由和勇气最多的,能真实地对待自己的时光真美啊!

我明白了自己想要的,也理解了亚当,穆推尔热赫曼,理解了琳维,汤姆,卡特丽娜,哈比卜,欧瑞米拉,迈克,扎奴里克,卡赫;最主要的是我理解了乔治…,我理解了生命的意义!

我什么都没明白!你说的这些名字都是谁啊?

埃米尔两眼泪汪汪地说:

乔治,我现在理解你了,你真棒!

我也理解了那位老者说的关于幸福之路的话…

老者?能给我们指点一下你的幸福之路吗?

我的灵魂回答了我,我刚刚听到了…我真是太感激你们了!

你的灵魂回答了你?

是的,我本来和灵魂分开了,我的理智,知识认识了道路,但是我的灵魂离得很远。

埃米尔奇怪的睁开双眼,说道:

看来你在说我,你的灵魂对你说了什么?

他对我说:现世怎么样跟后世和谐呢,内心怎么样跟能赋予生命意义的信仰和谐呢?

对戴安娜的影响到达了极限,她擦着眼泪说:

今世和后世的和谐?

灵魂遇到了知识,理智和内心,然后相拥到了一起,而不是相冲突,他们的冲突真让人痛苦啊!

精彩,人淳朴的时候真美啊!现在你觉得自己的灵魂怎么样了?

乔治的脸上闪着灿烂的光芒,说:

我享受到了肉体和灵魂的愉悦…,感受到了深奥和朴素的结合…,今世和后世的关联…,原则和利益的平衡…

精彩,精彩…

我明天就要回伦敦;要告诉他我理解了,得到了幸福之路,我亏待了自己,浪费了多少时光。

你要告诉谁啊?

就是那位老者,他跟我强调说只有自己的灵魂才能得到幸福之路。

那你要在这里开的那家公司怎么办呢?

明天早上我就会相关的事物的,飞机是晚上八点的,我要告诉那位老者,我聆听了自己的灵魂,自己的生命,我认识了;现在我的生活和我的灵魂有秩序了…,我现在多么想跟所有的朋友们联系;因为我现在很幸福,我现在真的很幸福!我找到了幸福之路。

恭喜你!乔治

我要向你们告辞了,我现在想上楼回房间了。

乔治上了楼,打开自己的邮箱给所有的朋友们写到:
亲爱的朋友们,在寻找幸福之路的过程中跟我并肩努力的朋友们,我已经找到了…我找到了…我真幸福…我找到那些让我心神不宁的疑问的答案了… 你们大家都应该享受心胸的畅快,心灵的敞亮… 你们大家都应该享受内心的愉悦,信仰的灿烂… 你们大家都应该享受灵魂的安祥,和灵魂的渴求… 你们大家都应该享受今世的正直,和生命的魅力… 你们大家都应该享受今世和后世的幸福… 我为你们好,我确实得到幸福之路了,是的我找到了,从此我的灵魂遇到了我的理智和内心,今世接触了后世,肉体的享受遇到了灵魂的安宁;现在我纷乱的内心又集中了,我解答了所有的疑问…,那就是幸福之路。 赞颂你,特慈的尊贵的主 喜欢你们的乔治•尼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