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牧师之约

牧师之约

牧师之约

(1)

晚上,一家人回到了旅馆...乔治接到了扎奴里克的电话,说和牧师路易吉的约会订到明天早上十点了,在教堂里,到时他会在那里等他们俩…

是扎奴里克,他说明天和牧师约好了,可是,我们去那儿的话,孩子们怎么办呢?

要么带上他们跟我们一快儿去,要么把他们俩留在教堂附近的公园里,那儿有个公园很美。

行,我看这样更好。

早晨八点半乔治和卡特里娜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去了教堂旁边的公园中的儿童游乐园,留下了迈克尔和萨利...然后叮嘱公园负责人,让她注意一下孩子们的安全。然后按时去教堂见牧师了.. 扎奴里克迎了他俩,然后他们一起去了路易吉牧师那里,牧师殷勤款待了他俩。

欢迎你卡特里娜,我听说了你在英国干得非常出色,愿主保佑你。

这只是从你们身上学到的一点,

你好,乔治,扎奴里克已经告诉我了,你的那些问题,和他对你的欣赏,那现在请说吧,你想问什么?

我有四个问题,不会浪费你的时间,第一:我不明白,一个上帝,为什么在同时他又成了三位?我读了很多书,也听了很多解释,还是不明白,甚至抱歉有时我觉得基督教有些像佛教!

牧师的脸色一变,看了看扎奴里克和卡特丽娜的脸,然后低头看着地面说:

第二个问题呢?

耶稣到底是神还是人?他是人们所崇拜的神呢?还是被杀的仆人呢?难道上帝需要他的死才可以拯救人类吗?他要不死的话上帝就拯救不了人类吗?

第三个问题呢?

《圣经》无论是“旧约”还是“新约”谁是作者?是谁翻译的?是谁传达给我们的?在每个版本之间,甚至在同一个版本的圣经内有那么多的矛盾,是为什么呢?还有好多经文,我都羞于读给孩子们听,那怎么会是来自于我们的养主的启示呢?

第四个?

难道各宗教和众先知的历史就是杀戮史、罪恶史吗?我讨厌暴力和杀戮,更讨厌任何怂恿暴力的人,但我很奇怪圣经中对一些先知和使者们的看法,就像对那些杀人越货的经文的感觉一样!

牧师慢慢地抬起头,看了看卡特里娜和乔治,转脸对扎奴里克说….

扎奴里克,你以前为什么没跟我说他这些问题呢?

他也没跟我说!

牧师看了乔治许久..然后他抬头看着上面,显出一脸疲惫、忧伤的表情,深深地叹了口气,说:

孩子啊,你不可能这么简单地理解这些问题的答案,因为解释它需要很长时间,所以为什么你不去专心的崇拜你的上帝,把这些疑问交给他呢?

先生,我来这就是想从你们身上学点东西,那些长篇大论的问题老师可以简略的说明一下啊。

好的,我们的宗教里有许多隐秘,必须无条件的相信,另外还有很多你肯定自己理解不了的经文。

先生,说起这些隐秘,难道有可能我们被命令跟随真主的宗教,而这个宗教只是其中一个秘密?难道属于全人类的来自于真主的经文,只能由一小撮人理解?!

牧师显得有些讨厌,看了看地面说:

你们能让我和乔治单独待会儿吗?

扎奴里克有些不悦,脸色一变,因为朋友怎么能让自己离开自己安排的见面呢?

你想让我和卡特丽娜出去吗?为什么呢难道这又是个秘密吗?!

我有话要对他说,你们俩要是能先出去一下的话,我会非常感谢的。

卡塔丽娜,你去迈克尔和萨利那里,等我一会,我马上过来。

卡特里娜告别了牧师,牧师为她做了祈祷,还强调要她来参加主教举行的安息日祷告…,她跟扎奴里克走了出去,来到了公园…,俩人走后,牧师看了看乔治说道:

孩子啊,你很大胆,也很勇敢,因为勇敢不仅仅是在战场上,而是内心的勇气。

谢谢你,先生。

孩子啊,我也会像你一样勇敢的,但那样的话你也许会听到不爱听的话。

你说,我主要是想听听需要的东西,而不是挑爱听的听。

也许你会觉得奇怪,很遗憾,对于这些问题没有肯定的回答。

先生,难道你不认为信仰和怀疑是不相容的吗?

你说得对,但是我找不到果断的回答,我这么多年一直在研究许多问题的解答,其中就有你所提到的这些,如果我想用一种随随便便的答复来敷衍你的话,我早就说了,有好多答案呢,但是我给你说过,我也要和你一样有勇气,跟你坦诚相见;其实我还没有找到肯定的回答。

那么该怎么样解决呢

我还是要当牧师,因为现在,我还不知道比这更好的出路,存在对部分问题的怀疑总比怀疑所有的事物好吧,不是这样的吗?

你说得对,但要是我们能得到答案的话就更好了。

是啊,你能找到答案的,但我要跟你强调一下,在教堂内找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在这个教堂当了三十多年的牧师了,还没有头绪,这就是我的秘密 。

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请问。

你为什么要让扎奴里克和卡特里娜出去呢?

也许你对我的话有些诧异!这是由于我不够勇敢,没有人会喜欢在别人面前显得懦弱、无知,特别是那些被尊为学者的人,然后他们要是放弃了天主教或者基督教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呢?像叛教者,所以我相信有些怀疑要比生活在疑虑和迷茫的世界中要强。

请原谅,难道这么多牧师和修道士中就没有谁能勇敢的公开你这些话吗?

基督教历史上出现过类似的人,他们要么被杀害了,要么失踪了,要么疲于奔命,圣经和教皇制可是很残酷的。

那么你是在肯定梵蒂冈和情报机构的秘密关系,正如埃里克•弗拉蒂尼在他的书《实体:梵蒂冈秘密间谍的五个世纪》中强调的那样?

不,不会,那不正确,那其实是美国新教对天主教会的诬陷。

那里面提到的那些事件又是怎样的呢?

可惜,其中有许多是真实地,但那都被渲染成了对教会和教皇制的批判性的东西了。

但梵蒂冈的情报渗透是事实啊,或者说梵蒂冈的情报机构已经渗透到全世界了,不是吗?

唉!是的,虽然这种事情常常发生,但那也不是常态化的啊。

那为什么在牧师,修女们的种种性丑闻中我们看不到严厉呢?

是做不到,这种事情在他们当中时有发生,难道你期望教会会为了一些孩子们而崩溃吗?!再说了圣经的教导中也有些类似的性问题。然后他接着说:你是位有文化的读者;孩子啊,你应该忙一些对自己有益的事,我们可以结束讨论吗?

先生,要是卡特丽娜和扎奴里克问我:你为什么让他俩出去了?我该怎么回答他们呢?

路易吉牧师没说话,看了看下面说:

实话实说总是最好的。

谢谢你 先生,凭主的许可,我会继续的,今天确实是获益匪浅。

谢谢你,愿主赐福你,希望能在安息日圣礼上看到你,总之坚信比疑惑更好。

乔治出了教堂,去公园找卡特里娜和扎奴里克,一见到他扎奴里克就问到:

他为什么让我们出去?这可是第一次我就看见路易吉失礼!

乔治不想谈这个事,特别是他看出扎奴里克为这事有些生气…

午饭时间快到了,我们是不是离你家附近那家高档餐厅很近?到那里我们一起吃午饭,再谈怎么样?

是啊,步行五分钟就到那里了。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去和孩子们玩一会儿,半小时后我们再去餐厅..你看怎么样,卡特里娜?

好,没关系,虽然希望你能在这半小时里给我们说说你和牧师之间谈话,但是不管怎么样半小时后我们会知道一切。

乔治向儿童游乐园里孩子们走去,心想:要怎么跟扎奴里克和卡特里娜说呢?是实话告诉他们这一切,然后随它去呢?还是他该怎么办呢?
半小时后乔治带着孩子们回来了..

大家都饿了,我们去吃放吧

我们走。

(2)

大约走了五分钟就到了那家餐厅...乔治弯下身凑近迈克尔和萨利问道:

亲爱的..你们俩到阳台上吃行吗?

那你和妈妈要在哪里吃饭呀?

我们还有个重要的约会,最好你俩单独坐在阳台上,两人一起说说话,看看美丽的景色。

好吧,我们走,萨利。

乔治,卡特里娜还有扎奴里克坐在了一张中等的桌子上..在看菜单的时候,乔治看了看扎奴里克说道:

你那位穆斯林朋友呢?

我怕他又让你单独和他谈话,然后又撇下我们..呵呵,他一会儿就到,来响应你的要求。

我可没要你离开,是你的牧师朋友这样说的。

可是你直接同意他了啊!

呵呵!难道不应该服从宗教人士吗?对了,他想对我说,解答不了这些问题,却又不想让你们看到他的软弱和无知。

卡塔丽娜生气了,看着乔治的眼睛说道:

不可能的,路易吉牧师怎么会回答不了这么简单地问题呢!

我知道他回答不了,他也知道我很清楚这个,但他为什么要让我们出去呢?我觉得其中另有原因。

你们可以问问他,而且你们比我更了解他,我猜他是不好意思让卡特里娜单独出去。

沉默了一会儿..乔治第一次在卡特里娜迷茫的眼神中看到了犹豫不决;就好像双眼在诉说着她内心里一直在试图克制和掩盖的犹豫,或许她的沉默更像是一座潜伏期的火山,只看到火山烟灰,而扎奴里克还在为老朋友对一件寻常的事物的反应而诧异,就这样他一直在怀疑乔治的话,觉得这事背后还另有原因。
服务员过来询问他们点的菜了,打断了他们的沉默,然后扎奴里克问了问餐厅老板赛利姆,要他问问,可以的话,出来和他们坐坐..

赛里木先生在办公室和几位朋友谈话呢,我会告诉他你的请求的,对不起,你们想吃点什么呢?

他们点好了菜,乔治跟服务员说了迈克尔和萨利的位置,要他让他们俩点菜..然后他看了看扎奴里克询问到..

赛里木?他是不是你跟我说的那个穆斯林?

是啊,第一眼看到他,你会以为是意大利人..哦对了他可以流利的说英语。

好的,希望他一会儿就过来,我们听听他怎么说。

悲伤地沉默了一会儿,卡特里娜说:

现在让我们回到牧师话题上..你说他回答不了你的这些问题!

是啊,他说他一直都在寻找类似的许多问题的答案,还是没找到有说服力的答复。

不可能!

卡特里娜,你说的这位牧师是我的朋友,我很清楚,他不知道这些答案,我和他讨论过类似的问题好多次,但我还是觉得奇怪,他为什么要让我们出去呢?我还是搞不懂这个!

路易吉•斯塔斐奴牧师是在我信仰的历程中帮助过我的最重要的人,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怀疑呢?

扎奴里克叹了口气,看了看上面说:

我的经验告诉我,牧师的知识越是增加,那他在私下的谈话会更加灵活,在公开的谈话中会更加注意大众的感受。

你的意思是?

你从他口中听到的是公开的话语,而在私下谈的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儿,总的来说我了解这一点,你想让他在公开的谈话中说些什么呢?!你想让他说:我不了解天主,或者说:圣经已被篡改了,那是被杜撰的吗?

卡特里娜两眼流着泪说:

不,我想要他说,尊贵的,至慈的,独一的主,才是下降了圣经的主宰,即使他有三位也罢。

扎奴里克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卡特里娜说:

那对于圣经自身的矛盾,我们该怎么办呢?你能用逻辑性的,有说服力的方式给我说明一下三位是怎样成一体的,一体又怎么样是三位的呢?希望你不要跟我说牧师们在教堂里说的那些话,我已经听了上千次了,还是不可信,相反我相信那些话只适合于公共演讲。

乔治感觉到了卡特里娜内心的动荡,还有内心里将要爆发的火山,自言自语到:

可能这位牧师的打击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他就试着想换个话题…

我们过会再说怎么样,有人过来了。

哦,那就是赛利姆…,你好,赛利姆,这儿有人想认识你。

你们好,欢迎你,扎奴里克,还有你的客人。

我这两个朋友之前还没和穆斯林打过交道,他俩想和你坐坐。

非常欢迎,我是埃及人,你俩是?

我们是英国人。

英国的穆斯林是意大利穆斯林的好几倍呢。

是啊,但我想跟你了解一下伊斯兰,你们的圣经相信旧约和新约吗?

虽然我对伊斯兰教信仰知之甚少,但我会照我认识的来回答你们…是的,他们信仰相信《旧约》和《新约》,但是,抱歉,他们认为《旧约》和《新约》已经被篡改了。

那你们信仰穆萨和耶稣吗?

我们相信他们俩是真主的两位先知。

你们相信耶稣是主宰吗?

不,穆斯林相信他是一位贵圣,而不是主宰。

你们圣经的名字叫什么?是怎么样到你们手中的?

《古兰经》,是由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传达给我们的…,你们想了解什么呢?

我们想了解下伊斯兰及其教义。

我根本就不了解伊斯兰,不知道那是旅行呢还是贸易?但你们了解伊斯兰干什么呢?

我们只是对你们的暴力和恐怖主义有点好奇?

我们这些伊斯兰恐怖分子以宗教的名义毁掉了一切。

你说以宗教的名义,也就是说其实在伊斯兰教里没有恐怖主义和暴力。

是啊,伊斯兰是个和平的宗教,不是恐怖主义,但是那些穆斯林很落后,很不现实。

再问一句,是伊斯兰落后?还是那些恐怖主义落后?

伊斯兰不落后,是穆斯林落后,你们要是成了穆斯林的话,你妻子肯定不会和我们这样坐在一起说话,难道这不是落后吗?

为什么我不可以和你们一起坐呢?

因为你必须带头巾面纱,还要回避别的男人们,说实话我已经抛弃埃及了,就是想远离这种落后。

难道你的家人,国家的看法和你一样吗?

呵呵...我父母和一些朋友们经常对我说:你的思想已经超出伊斯兰的范围了。

为什么?

伊斯兰完全不同于基督教,你们只要在星期六礼拜就够了,甚至有时候只要是一名基督教徒就行了,而我们穆斯林,谁要是不做每天的五次拜功,就算为叛教了,你们还可以批判《讨拉特》和《引支勒》,而对于我们如果谁对《古兰经》有一点质疑,那他就算为叛教徒了。

你在意大利有家人吗?

我一个人住在意大利有十来年了,我不想回去,一星期前我父母还有弟弟第一次过来,三天后他们就要走了。

我可以看看他们吗?

行!可以呀,不过恕我直言,他们认为你们就是异教徒。

怎么会呢?

你们说真主是三位一体,这就属于一种以物配主,也就是说你否认了真主。

这不奇怪啊!我们也说他们是异教徒呢,因为他们没有相信耶稣神性,没事!这不影响我们见面。

卡特里娜还没有缓过那位牧师的打击呢,她觉得自己承受不了再一次的打击。

乔治,我们没时间了,别忘了明天还有安息日的圣礼呢。

如果他们有空的话,我们有很多时间呢,什么时候可以和他们见面呢?

他们整天要么在家,要么在餐厅,我估计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你要是想另外找个时间的话我就让他们等你…,我再重复一遍:我对他们对你们说的话不负责啊。

对于乔治的坚持,卡特里娜脸上显出一丝不悦,严肃的对他说:

对不起,乔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但我觉得你要等几分钟的话,我们就可以不必再回这餐厅了。

我先上去看看迈克和萨利,马上就回来。

等等,他们来了,我去叫他们过来和我们一起坐吗?

我建议你邀请他们,而我去看看孩子们很快回来。

我去邀请他们,而结果你们自己承担,因为这是你们要求的…,爸爸,妈妈,哈立德你们过来一下,这儿有个人想和你们谈谈。

赛利姆,怎么了?

哈立德,这些是我的朋友,他们想要跟你们认识一下,让我来给你们介绍吧:这是我兄弟哈立德,这是我妈妈,这是我爸爸..哈立德会说英语,我爸妈可以听懂一部分,但是他们俩不会讲英语,你们大家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会对你们的谈话保持沉默的,决不会插嘴。

你们好,我是哈立德,是一名建筑工程师,赛利姆的兄弟,这是我爸阿卜杜拉,我妈妈阿依舍。

我是扎奴里克,意大利人,在做自由贸易。

我叫卡特里娜,英国人。

你们好,各位。

乔治从孩子们从那里回来了,跟大家打过招呼,跟哈立德和他父亲握握手,然后当他伸出手来想要和哈里德的母亲握手时,她却笑了笑,向乔治问好..

对不起.. 我妈妈不和男士们握手,她在向你问好。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这样。

你过来之前,我们都相互认识了,我叫哈立德,建筑工程师,是赛利姆的兄弟,这是我妈,这是我爸。

我叫乔治,英国人,是电脑工程师,你们看罗马这个传统,宗教和艺术的国度怎么样?

作为一位建筑师,我从艺术说起,在罗马艺术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这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国家,拥有现代领先的经验,但有一点我不太喜欢。

什么?

我不喜欢这些神像,和人们对它的崇拜,因为这跟我们宗教的教导不符合,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偶像崇拜,就是崇拜真主以外的事物。

乔治想起自己跟这些穆斯林一样不喜欢神像,以及偶像崇拜,然后又想到偶像崇拜和那些印度教,佛教徒所崇拜的神像..
哈立德接着说…

你这个问题又让我进入了宗教的话题。

对不起打断一下,你说的你们宗教中的教导是什么?

伊斯兰教中我们不以物配主,我们相信应该认主独一,他没有任何匹敌;无论是谁,都不应该把他提高到主的地位,因此,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说:(你们不要把我的坟墓当做以后被崇拜的偶像,我只是真主的仆人和使者)。

那照你的意思我们都是多神教徒?

谁要认为真主是三位一体中的一位,那么在我们看来他就是多神教徒。

卡特里娜在辩论插了一句话,她好像倾倒出了憋了许久的一句话..

但是赛利姆就是你哥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种说法极端了。

我哥赛利姆比我大,理应尊重,我不想在人们面前和他闹翻,但我个人对于自己所说的是深信不疑的。

乔治打断说…

那么意思就是说摩西和耶稣都在说谎吗?

祈求真主饶恕,我们相信摩西和耶稣(愿真主赐福他们)是诚实的,我们尊重他们,敬重他们,我们相信他俩是真正派来的使者,真主给他们启示了经典,但是我们相信你们的许多信条都降低了他们的品级。

我们降低了天子耶稣的品级!

你们以为他被杀害了,但我们认为他没有被杀死,而且你们中不是有人还说他是私生子吗?难道不是你们这么认为的吗?

你们..那你们对耶稣和圣母玛利亚是怎么看待的,怎么样信仰的呢?

我们相信他是真正的仆人与使者,他们没有杀死他,也没有把他钉在十字架上,但他们不明白事情的真相,他是麦尔彦的儿子,是他母亲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凭借真主的奇迹生了他,就像真主在没有父亲母亲的情况下造化亚当是一样的;所以他在摇篮里时就说了话,真主赋予了他许多迹象,他可以治愈先天性失明和白癜风,他还可以凭借真主的许可而使死人复活,能告诉人们他们吃上的东西,以及在家里储存的东西。

那么,你们对耶稣有一套完整的观点,那你们相信他,相信《旧约》和《新约》吗?

是的,我们相信《讨拉特》和《引支勒》,相信都是来自于真主的。

但在圣经中说:耶稣是真主的儿子!

我们相信是真主的降示经典,但已被篡改了,难道在有些版本的圣经中没有说吗:耶稣是真主的仆人,而不是他的儿子,也不是神吗?

没有,我们的圣经没有这种话。

扎奴里克用手捋起了长发,举起手说: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你们,但我们有个《巴拿巴福音》,那是由十五世纪一位背叛基督教的天主教修道士写的,基督教各大教派都不承认他,因为他认为耶稣曾预言过他之后真主会派遣的一位使者,而且耶稣是主的使者。

乔治惊讶的睁大了双眼说:

是吗!那为什么天主教团也不承认他呢?

是啊,天主教和新教都不承认他,要不然其他的基督教教派都会承认他的,还有许多教会成员信伊斯兰了,也因此那部圣经被指责是穆斯林写的。

哈立德笑了笑说:

我有很多证据证明这部《圣经》是最接近正确的。

你说最接近正确的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说只有一部正确的,其他的都不对呢?

我的意思是说最接近于众世界的养主所下降的,有一些历史文献可以证明这个,或者在埃及贝尼马扎里的一个山洞中所发掘的一些福音也可以证明,这些圣经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三世纪初,被称为《犹大福音》,其中有同样的话语,注意啊!那可是在先知穆罕默德为圣之前的事。

扎奴里克讽刺地说:

你说的全都对,但大部分基督教都即不相信这部,也不相信那部。

哈立德看着哥哥赛利姆说:

我要打扰了你们的话,请原谅,我所说的一切都发自于我对耶稣(愿主福安之),以及真主降示给他的经典的爱。

在听到对耶稣的爱时候,卡特里娜百感交集,两眼盈满了泪水,说:

我的生命全是耶稣的赎金,是为了对耶稣的爱,也因此我们相信他,相信他是我们的拯救者,所以我们被称为基督徒。

我不是宗教学者,我只是一名建筑师,但看来你是真心喜爱耶稣的(愿主福安之),你读过一本叫做《酷爱耶稣引导我加入了伊斯兰》的书吗?是一位委内瑞拉天主教出生的作家写的,名叫撒伊蒙•弗来东•卡拉巴伦。

我没听说过这本书,我也不认为我对耶稣的爱会引导我加入其他的宗教!

难道读一读会伤到你吗?你不是对天主教很自信吗?!

我没见过这本书,要不然我会读的。

这本书我送给你,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是真诚喜爱耶稣(愿主福安之)的,抱歉,而不像某些-我重复一遍-是某些修士和主教们,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清廉一世,其实他们在以喜爱耶稣的名义来谋利。

谢谢你..我会看看的,不过我确定它不会改变我对耶稣的爱,也不会改变我对天主教的信仰。

你说你不是宗教学者,而我看你说话都是学者的语气,甚至是宣教者的语气。

伊斯兰教要求我们全部都成为宣教者,然后他笑了笑,看着他的妈妈说:然后我妈逼我过来的时候给我说:这是一次宣教的好机会,可我不会意大利语,这也是我的第一次机会。

对不起,所有人都想来到先进和文明的西方,离开落后的国家,而你却说,是她逼我来的?

欧洲是比我们那边发达,这就使得移民们都奔这儿来了,因为他们能过来,尤其是我们国家的政治、宗教、经济的压迫的原因。但我就在一家不错的公司做工程师,有够用的收入,而且在我们埃及的独裁政权被推翻以后我们的情况好多了,以后如果真主意欲会更好的。

但是你们遇到的宗教和政治压迫不是原于宗教的原因吗?

伊斯兰教永远不可能是压迫的原因。

那引爆亚历山大教堂的人不是穆斯林吗?

一开始人们就这么说,全世界也相信了,其中就有我,即使我有些奇怪也罢,但在西方人支持的独裁者互斯尼•穆巴拉克的倒台后,被证实他和他的情报机构就是那次爆炸的幕后黑手。我相信你是听到了第一个新闻,没听见第二个,就像西方人的习惯。

而你们长期落后的原因是你们的宗教啊!

哈立德的妈妈指了指他说:

哈立德,你给他说,我们落后是由于我们远离了自己的宗教!

哈立德把他妈妈的话翻译了过去..饭也好了,端过来放到了桌子上,而乔治想继续讨论…

你父母能听懂我们之间的辩论吗?

完全可以,只是她不会说而已,赛利姆一开始没有给你们说吗,可能那是在你来之前的话了。

我可以问她个问题吗?

我母亲说请问吧,我会给你翻译的。

你不想幻想成为一个无神论者,或者犹太教徒,或基督教徒吗?

母亲说(哈立德翻译):求主护佑,孩子呀,没有人会喜欢荒废的。

那我们是在浪费时间吗?

母亲说(哈立德翻译):如果那不是浪费时间的话,我不知道什么是浪费,我在伊斯兰中活的很幸福,很高贵。

这是你的看法?还是所有埃及人的看法?

母亲说(哈立德翻译):至少是我的看法,可惜,我们这也有许多人受到了你们的影响,觉得我们的宗教是落后的..

然后她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赛利姆,低头说道..

但是在伊斯兰中妇女很低贱啊!

母亲说(哈立德翻译):谁给你说的?!我六十五岁了,还可以逼迫儿子哈立德和我一起来,他都会高兴地顺从我,尽管我知道他很忙,不想过来,但是他会来看望我,还有女儿们每周会来看我三,五次,给我买礼物,她们都不会违背我和他们父亲跟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你看过这样的尊重吗?如果这不是尊重的话,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是尊重了。

我已经有三个月没见过父母了。

听了母亲的回答后哈立德有些尴尬,看了看赛利姆也显得有点尴尬..

你说什么?

我不想让你伤心…

不会的,请说。

她说:就像赛利姆,他跟你们学习过,采用了你们的习惯。

我们在那边看到的那些非常能喝酒,缺乏礼貌和素养人真多啊!

母亲说:在任何地方都有这样的人,他们迷失了自我,还荒废生命,但是当他们明白了自己的目标时后,就忏悔,会归顺他们的养主。

迈克和萨利吃完午饭从阳台那边过来了。

爸爸,你跟我们说三个小时后要回去,现在还剩45分钟,难道我们不去了吗?

抱歉,我们耽误了你们的孩子。

哦,我没注意时间。

谢谢你,赛利姆,哈立德,阿依舍,阿卜杜拉..我占用了你们很长时间,这是我的名片,可以给我一张你们的名片吗?

我爸妈有什么名片呢?给,这是我的名片,里面有邮箱地址,卡塔丽娜,我能期望你给我发一下对那本书的看法吗?

谢谢你,我会尽量的。

哈立德和他的父母走了之后,赛利姆向他的客人道歉道:

照我跟你们说的那样,我一直在保持沉默,要是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我向你们道歉;但我从一开始就跟你们说了,提醒你们了,可你们要坚持。

虽然我对他们的话很意外,他们的问题很尖锐,但是他们说话都很客气,所以你不必道歉..呵呵,你该去向你的母亲道歉了,因为你已经有两年没去见看她了。

扎奴里克告别了他们,回去工作了,乔治和卡特里娜带着孩子们去了特雷维喷泉..喷泉非常漂亮,他们看得很高兴,剩下的时间里都在那里待着…,在离开之前,卡特里娜在喷泉里扔了个硬币,萨利惊讶的看着她的母亲说:

意大利神话传说中说,谁要是在这里扔一个硬币,他就会回到罗马。

爸爸,给我一个硬币,我也要扔。

女儿,别信这些神话故事。

我知道这是神话。但我也想扔一个硬币,那样的话我就可以说,我在特雷维喷泉扔了个硬币。

给,拿上这块硬币,另一个给迈克,卡特里娜,我希望你别成为迷信者。

卡特里娜明确尖锐的给了回答,

我也希望你不要太刁钻,看简单一点,只是游览而已。

(3)

卡特里娜,你怎么了?

没什么。

你不觉得喷泉还有周围的环境美吗..今天我怎么看不到像往常一样你的欢声笑语呢?

很漂亮啊,可能我有点心不在焉吧。

为什么?

为什么你想要去见今天那些穆斯林呢?

我想了解一下他们的虚妄和落后,当汤姆问我穆斯林的情况时我可以给一个答案。

但你对他们的话很受影响啊。

迈克笑了,看着卡特里娜的眼睛说:

我才是受了影响的人!

卡塔丽娜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可以加赠我们对耶稣的爱。

他们显得非常喜欢耶稣和他母亲。

你说什么?

而不同点就在耶稣是不是神这个问题上,他们认为这是以物配主,叛教,偶像崇拜。

而我们认为这就是认主独一和功修

呵呵,你要读这本书吗?

我不想读。

呵呵,但你给他说好要读的,难道你害怕读这本书,就像他说那样!?

乔治,这是什么话嘛!这是本无关紧要的书!

你说得对..那你为什么不看看呢?有什么错吗?

谁告诉你我想读这本书。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在为天主教而辩论和争执时这么软弱,我第一次觉得简单的一句话震撼你。

我绝不会读这本书。

为了给自己证明一下,自己确实害怕这本书。

那么,我会读的。

卡特里娜,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不自信呢?

我不知道,自从我们见了那位牧师,我就觉得内心动荡,也许我的确害怕读这本书。

你不是害怕,你很坚强,在信仰方面你是我的最高楷模,我建议你现在就读这本书,因为看起来这本书很小;而我要看看邮箱,昨天我没有看。

卡塔丽娜坐下来看起了书,乔治打开了邮箱,一边双眼留意着卡特里娜,观察着她的表情…;看到有些回信,是他们给他发过去的那些评论和《旧约》中的部分经文的回复…,他们给他发来了自己的评论,然后他总结了一下,发了过去。
汤姆:你是说这是布拉德无礼的原因吗?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说法。 琳维:虽然你了解我对这野蛮思想的看法,可是你们大家都相信他啊,因为谁如果诋毁《旧约》那么他就在诋毁所有天启的宗教。 哈比卜:我完全同意他的说法,虽然我对穆斯林不太喜欢,但他们对《旧约》的信仰有所不同。 亚当:这都是些非常严肃的话,难道这有可能是来自真主吗?
然后他给他们回复了下面的这封信:
今天我就等你们对这看法的评论,而不是传述原文: “基督教的三位一体思想是以物配主,这是一句不能理解的话,而真主的确是独一的,耶稣确是真主的仆人和使者”。等候你们的回答和简短的评论。 乔治。
乔治完成了他的电脑工作,看见卡特里娜还在埋头看书,看来她很专心..

你看完了吗?

还没有,稍等一会儿。

明天再看呗,我想和你讨论几个问题。

就几分钟,马上完了。

看起来你对这本书挺感兴趣的!

就几分钟。

那我就睡了。

卡特里娜看完了书,凑近了躺在床上的了乔治…

不好意思,我本来快读完了,所以就干脆看完了。

看来这本书挺吸引人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故事还可以。

我想安排一下我们明天的行程。

明天,是安息日,牧师不是叫我们去参加圣礼了吗?

是啊,他叫了我们,可是我们去吗?

去,我们去呗,难道我们要放弃最神圣的教堂圣礼吗?

呵呵,那么你对耶稣的爱把你带到了教堂,而不是伊斯兰。

虽然这本书能很大程度的说服人,但明天我会到教堂祈祷的。

那我们把孩子们留在哪呢?

我们带他们一起去吧。

你不害怕牧师对他们怎么样吗?

我不明白?

我们不能带孩子们去,我担心牧师们。

你在担心什么呢?

我担心那些牧师由于反复地阅读《旧约》和《新约》,而做出什么野蛮的行为。

你今天一直在说些谜语,可以给我解释下吗?

你没有看过教堂的那些性丑闻吗?你没看过那些指责教堂的犯罪指控吗?我忘不了跟一位在教堂里被强奸过的人的会谈,那些修士和牧师们简直是野兽,不是人,而我不希望迈克和萨利遇到任何这样的事。

你怎么了乔治?我每星期都去教堂好几次,也没发生什么,干嘛这么教唆?

你看过,或者座谈,讨论过,或者看过一些教堂的道德丑闻吗?

没有。

那让我们说好照下面的来作,你打开YouTube,看看相关视频,如果明天你还坚持要带孩子们一起去教堂的话,就带他们一起去。

为了你,现在我要看看那些视频,明天我们会一起去教堂的。看来你也开始以我们今天遇到的那位穆斯林的方式跟我说话了!

呵呵,看来就像他的话影响了你那样 ,你要看到的这些视频也会影响你的;晚安,亲爱的。

亲爱的,晚安。

他们拥抱了一会,然后乔治睡了,卡特里娜开始浏览,阅读那些教堂的性丑闻,还有其他一些丑闻,而她没注意时间…,然后又拿起了那本《酷爱耶稣引导我加入了伊斯兰》,重新看起这本书中的一段话,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这个段落呢:

(救赎思想,和十字架信仰确实和理性跟逻辑不符,因为这就像是打开了抛弃善事,和犯罪的合理之门;比如说:杀人、偷盗、抢劫、通奸等等;保罗轻视了法律,戒律,以及善行的重要性,那可是耶稣所完善和呼吁的,他在给罗马人的书信中说(28:3)“我们信仰一个人是由信仰而被救赎的,而不是以遵循教法”,甚至连人祖亚当(愿主福安之)也没有受益于他的工作(2:4)。然后他来就是为了确定:只凭借对耶稣被钉十字架就能得到救赎,如果一个人信仰这些就不要再问他的其他情况;要反驳保罗这种说法可以看《马太福音》中(19:5),耶稣说:“所以,无论何人,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做,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训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

她反复读了这段话好几次…,然后忽然觉得时间已经很晚了,就把书放在了旁边,躺在床上,放开了思维考虑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乔治起得很早,卡特里娜没感觉到,他起床去了卫生间,然后换了件衣服,然后他靠近卡特里娜想叫醒她,然后他看到那本书放在她旁边,昨晚她看完的那一页正好打开着,然后乔治看了看..然后他把书倒过来放在了那一页上。
乔治走进了孩子们的房间,叫醒了迈克和萨利,让他们做准备,然后回来又叫醒了卡特里娜,他们去宾馆餐厅吃早餐的时候,乔治对卡特里娜说..

今天我们要去哪儿呢?

去即漂亮又好玩的地方。

妈妈,今天我们要去哪呀?我问过爸爸了,他说:我们去哪,你会决定的。

惊喜!我和你爸爸过一会儿告诉你。

卡特里娜让孩子们先到宾馆餐厅去,因为她想和乔治谈一谈..

今天我们去哪呀?

你看了那些教堂的性丑闻吗?

虽然我经常待在教堂里,可今天我看到和读到的超出我的想象,如果消息真实的话,那么这些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你相信这是由于保罗做出的那些分离信仰和善行的评论的原因吗?因此,基督教编篡了救赎,赎罪的思想。

你也读了这本书吗?

没有,我只看了打开的那一页中的一段,我就是看了能有什么问题呢?

没问题呀,我只是感到惊讶,你要是看了那也挺好的,因为我不害怕,也许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一段话有些困扰我,不过我们可以以后再思考,好了,你说吧,我们去哪?

我们必须得去参加教堂的圣礼。

没问题,但是我们要先去维多利亚别墅公园,那可是罗马最大的公园,甚至是最漂亮的。

我怕会赶不上圣礼。

呵呵,我们不会迟到的,修道士。

那,我们就这么定了。

(4)

这个维多利亚别墅花园大概有九平方公里..有一块宽敞的绿地,散发出清新和愉快的气息..有很多种鸟儿都飞的很低,迈克和萨利高兴地看着..

妈妈你选的地方真好,今天是最好的一天。

这地方好美呀,萨利,你喜欢吗?

是的,太美了我喜欢。

今天还要去教堂呢,那样我们今天的旅行就完美了。

迈克有些不高兴的说:

我不想去教堂。

乔治摇了摇他的肩膀,看着卡特里娜..

这是你妈妈的选择,你求求她嘛。

欣赏美景之后,就必须要进行宗教和灵魂的旅游。

对不起,妈妈,我不喜欢教堂!

难道你不喜欢崇拜、感谢你的主宰吗?是他造化了你,给你给养,怜悯你?

我喜欢崇拜我的养主,可我就是不想去教堂。

一个人如果不向往和崇拜他的主宰,不去感恩他,那么他的生活会变得窘迫。

那么你是坚持要去教堂吗?

乔治想调解一下气氛..

如果你没有崇拜上帝,没有感恩的话,那么你就不幸了,我觉得功修和去教堂没什么关系。

等我们转完这美丽的公园再去,享受吧!但亲爱的,你决不能放弃崇拜你的养主。

谢谢,爸爸妈妈,但为什么功修只能是在教堂里呢?

卡特里娜想打断讨论..

萨利,过来,看远处那只鸟,我们去看看..

迈克和萨利跑了过去,跟在那只鸟后面跑..

迈克说的非常好。

是啊,但你为什么让我唱红脸呢?

去教堂是你提出的,不是吗?

唉,我无辜的哲学家。

一家人在公园里度过了美好的早晨,然后在那里吃了午饭,吃完以后卡塔丽娜看了看孩子们说:

现在我们去教堂吧,我要你们虔诚的做礼拜,还要注意照顾好自己。

我们注意什么呢?

任何东西,伤害你们的人或事。

比如说什么呢?

就是任何能伤害你们的事物,萨利,迈克,听清楚了吗?

明白了,不知道为什么你要给我们说这些!?我们要去教堂呢?还是野兽动物园!?

当他们快到教堂时,卡特里娜靠近乔治,低声对他说:

你让我成了个长舌妇,你看好迈克,我看萨利。

没到这个程度吧,看来你是真的很敏感了。不过,好的。

他们进了教堂,庄严的圣礼开始了..但乔治没有理睬,而卡塔丽娜很感动,但她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他们一出教堂,迈克就抓住妈妈说:

谢谢妈妈,圣礼确实很精彩,我爱耶稣!

他就是我们得救的原因,甚至是人类罪恶的救赎。

萨利天真的问..

妈妈…,难道除了杀死耶稣以外,仁慈的真主就没有办法救赎我们的罪恶吗?天子耶稣的死让我很难受,我很爱他,因为他的原因我每次新年都可以得到许多礼物。

迈克说..

萨利,我也同样..也许因为这个我不喜欢去教堂,或许是因为我不喜欢那些牧师和修士们。

你对耶稣的爱能保佑你,能救赎你。

迈克,别忘了还有工作,因为像耶稣教导我们那样,单凭的信仰是不够的。

圣礼结束后一家人回到了宾馆,孩子们回了房间,乔治对卡特里娜狡猾的笑了笑说:

你今天在教堂很紧张!

你也看起来心不在焉!

是啊,我怎么能对自己不相信的东西重视呢?哦,对了我们后天就要回去了,我想剩下这几天要好好享受,像过去这几天那样。

我累了,昨晚睡得太晚了,现在想睡觉。

我要看看邮件,然后再睡,可以给我看看那个穆斯林给你的书吗。

你想看吗?!

恩,我看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看吧..晚安。

乔治打开电脑,登上了邮箱,看到有些朋友对他的邮件的评论:
哈比卜:在大学里我一直努力想让学生们明白独一论和三位一体论,可没有做到,也许是因为我自己都没懂,在一本非常古老的圣经里提到过你说的这些话。 汤姆说:数学上说一不等于三;逻辑学家们说:整体的部分在性质上还是整体附属;我爸爸说:不懂就别说话;我说:跟我说些能理解的,我好你答复啊!呵呵。 亚当说:如果我们说:耶稣确是真主的仆人,不是真主的伙伴或着儿子的话,这并不意味着对耶稣的轻视啊。 琳维:这话跟我们犹太教中说的“是真主的儿子”一样,我觉得这两种说法都理解不了。
然后他给所有的人回复了评论,但没提各自的名字,然后写了下面的消息:
第三个话题:有可能是保罗篡改的新约吗? 乔治
他在读其余的消息时,他看到有一条来自卡赫的消息,如下:
“尊敬的乔治..希望你身体早日康复,所有的员工都在等你,希望能早日见到你”。 卡赫 注,到今天的话你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来上班了。
他想关掉电脑,可又想起了Facebook上亚当的页面,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访问了,打开一看有段新的帖子:(我寻求幸福的朋友的启迪3):
我这位寻求幸福的朋友在这段时期面临着离奇的健康问题,而在谈他身上学到那些收获之前,我想谈谈在他生病期间所发生的一些事: 病症往往会给人带来软弱,而这就发生在我朋友身上,我怕他走不完这条路,可他的诚意与坚持让他战胜了这一切,因此,有理智的人不应该在虚弱时做重大的决定。 当看到他的软弱的时候,我差点在某一段时间超越界限,对他说:幸福之路是这样的…,可真主给了他平安。 我相信,接下来一段时期是对我朋友而言最困难的时期,我会第一时间发给你们消息。 我们回到话题上,我这位朋友还在坚持了解幸福之路,我从他身上学到了以下教训: 你周围的人们要么会影响你,要么你会影响他们,或者和他们冲突,而冲突的内容呢就是思想和信仰斗争,因为很多周围的人开始受他的影响,这表明他的决心和真诚的力量,总体来讲,我想现在已经有更多的寻求者了,我很快会给你们带来他们都找到幸福之路消息的。 心理平衡和对其他思想的不极端对于幸福之路的旅程来说非常重要的,这正好是我的朋友所拥有的,即便有时在压力之下他也会丧失也罢。 学习的重要性,必须学习,甚至对于那些自认为知道的,因为也许你知道的是不正确的,我喜欢我朋友对于学习的那种坚持,和他天真、开放的心态。 遗憾的是,我朋友对于现实事件,阅读和讨论之间的融合能力有限,为了到达幸福之路,这在思想对比中是非常重要的。 我认为,我朋友到了寻找幸福之路,以及解答生命的重大问题的过程中的最后阶段,在下个帖子里我会继续跟你们分享的。 亚当
乔治看了看一些读者的评论,并注意了有位读者评论道:“你似乎很喜欢你的朋友,所以你把他放到了典型人物里”。亚当的回答是: “是的,我是为他好,如同我为所有人盼一样,因为真主命令我们要对人们行善”。
然后他看了亚当的另一个评论,他在上面提到思想转变,内容如下:
尽管思想的转变很困难,但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经历;今天我与一位很聪明的心理医生,天才哲学家坐了一会,但他在转变着,更换着各种的信仰和思想,他原本是一位基督徒,然后叛了教,变成了一个道德和信仰很差劲的人,他学过佛教,印度教,犹太教,基督教;他还想要学习伊斯兰教,而他有两个问题,第一:他把哲学作为裁决一切的标准,我告诉他:知识才是裁决者,而不是你的这些现代哲学原理,但他是不服;不过,他答应会再思考我的建议,他第二问题是:他对每一个宗教的想法都是以那些讨厌这些宗教的人,由于无神论思想而带来的说法和成见开始的,以及他对了解过的这些宗教被篡改的深刻的认识;你们建议该怎么样对待他呢? 亚当
乔治知道他说的是汤姆,打开了汤姆的专页没有新的东西,甚至,奇怪的是汤姆已经将近五天没有登陆过他的页面了,这不是他的习惯啊…,关掉了电脑,乔治拿起了那本书,快速的翻了翻;因为他觉得想睡觉,但有一段话强烈地吸引着他,然后他读得很仔细,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来说那句话就好像是一次冲击,尽管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一段话?难道是因为他在基督教中没见过吗?因为基督教对于崇拜,寻求救赎和生活几乎是完全分别对待的;或者仅仅是因为那是一位基督徒说的?
美国作家迈克尔•哈特把先知(愿主赐福他)收录进他的著作之后说:“穆罕默德确是唯一一位在历史上以最完美的结局成功的人,并且他在宗教和世事两个层面上都很突出…,确实这种无与伦比的现实和灵魂的统一思想,使得默罕默德成为影响了人类历史的最伟大的人格”。
乔治躺下了,放开思想法,不知不觉就到早晨了,卡特里娜对他说:

醒醒,醒醒,呵呵,这都是因为那本书吧。

哦,看来你怕我看到,放心吧,我没有看书。

呵呵,你还没看完这本书呢,就这样了;你要是看完了该怎么办呢?快点,起床了。

(5)

快点,今天是我们在罗马的最后一天,还要去很多地方呢。

这天很充实…,一家人转了许多景区,游乐园;他们乘了人工湖里的小船…,最后去了商场,出来的时候乔治轻轻的碰了一下卡特丽娜,挑逗性的笑了笑说道:

你还没有买十字架呢,难道你现在不喜欢耶稣了吗?

是更加爱他了,但是对他的爱是以顺从和工作来表现的,而不只是以十字架。

这话我已经跟你说过好长时间了,爱不是以十字架,圣像,顺从修道是和牧师们来表现的。

现在不说这些话了,我极端的新教徒!

或者对耶稣的爱会使我成为恐怖的穆斯林,尽管我还没有读哪本书也罢。

我也觉得你适合当恐怖分子,同时还适合做崇拜牛的印度教徒呢。

呵呵。

傍晚时分,一家人来到了一家俯瞰台伯河的餐厅,在美丽的夜景下,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享用了他们的晚餐…

我听你们谈了许多关于宗教的话,难道宗教对人来说这么重要吗?

迈克,那是肯定的。

我学校的一个朋友说:的确无神论才是真理,是大自然创造了我们;宗教思想还有对宗教的的考虑都是一些古人的神话传说。

那你怎么看呢?

我相信宗教的有些事务是迷信的。

你要搞清楚宗教是迷信,和在部分宗教内有一些迷信,这是两个概念。

但是像我朋友说的那样,在我们的宗教里的迷信非常多。

小子哎,比如呢?

虽然学校里老师解释过许多次,但我还是不理解三位一体,也不理解救赎思想,还有…

孩子啊,那可能是因为你年龄太小了,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位无神论朋友对我说:“你要问这个问题的话每个人都会说:你还小;但是相信我,他们全都不理解这些问题”。那你理解这些问题吗?

是的,是的,在一定程度上。

你,爸爸?

呵呵,不,不说一定程度上!

我觉得这很些困难,难道上帝想要让我们为了理解他而吃苦受累吗?

卡特丽娜厌烦了:

哦呵,你跟你父亲一样的刁难,小子啊,其实问题比你想得简单多了。

乔治严肃的说道:

迈克,你说的很好,上帝不可能带来理智通不过的事情;你要是看出来了,那就说明你必须要学习更多的知识,去理解;而把这些事情解释成秘密的话,你不要接受。

那么你的看法跟我无神论朋友的看法一样了?爸爸!

不会,因为无神论才是一些完全跟理智矛盾的谎言。

爸爸,我没明白?

难道这个世界有可能是偶然出现的吗?偶然间有了人类?

爸爸,那些无神论者没这样说,因为有些人再讲达尔文的理论,我们在生物课上学过的。

是啊,达尔文的理论是历史上著名的理论之一,但现在从科学和理性的角度已经确定了他的错误。

怎么会呢?

你可以问问科学老师,他比我更了解这方面的细节,还可以给你买一本关于这些问题的书;我们必须依据科学,而不是谎言,即使看起来像是科学也罢。

但问题是,宗教也跟科学矛盾啊。

不可能,因为这两者之间是缺一不可的。

怎么?

我可以用一句爱因斯坦的话来总结:科学没有信仰是瘸子,信仰没有科学是瞎子。

你是说无神论者的知识是瘸子?

甚至他们的无知比认知更多,知道的也是短缺的;正如没有科学的宗教会转变成神话和秘密一样,因此他是瞎子。

迈克沉默了,乔治还在考虑明显超出他年龄的这些疑问是聪明的表现?还是他那种忧郁症的缩小版.
等一家人回到宾馆…,扎奴里克已经在大堂等他,看到他们进来,马上站起来打招呼:

冒昧来访,你好;

牧师的朋友,欢迎你,在圣礼上没见你啊!

我已经有将近一年没参加圣礼了。

那么你怎么跟牧师交往呢?

看来牧师对你们来说很神圣,即使他回答不了其中的疑问,还逃避我们;我跟他确认过这些事了。

乔治诧异的说:

你没相信我?

不是,只是为了确定,因为那是很反常,不过事实跟你说的一样:牧师不想让卡特丽娜一个人出去。

卡特丽娜奇怪的睁开双眼:

为什么是我呢?

我不说了嘛,他对于公开的你也是听众之一讲话,和私下的谈话分得很清;我不想耽误你们的太多时间,你们明天就要走了是吗?

是的。

我来跟你们告别了,希望我们能保持联系,因为我很荣幸能遇到你们。

我们也很荣幸,谢谢你。

我有个要求,你能把哪本书给我吗?因为我跟我朋友问过了,他说那是最后一本。

那本书对你来说有那么很重要吗?

那天跟你们的谈话,让我认识到自己对于伊斯兰教的了解很肤浅的,或者只有媒体的评论;所以我决定要理解一下这个宗教,那本书的题目很吸引我,想看看。

我现在跟孩子们上去一下,然后把书拿下来…,走,迈克,走,萨利!

乔治微笑着说:

呵,那么你决定要学习伊斯兰啦?

是的。

你会成为穆斯林吗?

你估计我会成为像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那样吗,我学习所有的思想不带偏见;那次谈话我发现自己不了解伊斯兰。因为虽然我有许多关于伊斯兰教的信息,但那全是些不可靠的。

我还没有了解过伊斯兰,在下一阶段会看看;很遗憾我还没有看那本书呢,本来还想读一读呢。

抱歉,那本书是你们的,请原谅我的要求。

卡特丽娜带来了书,递给了扎奴里克,扎奴里克取出纸和笔,记下了那本书的一些信息,然后把书还给了他们,连声道谢。

你不要书了?

我已经记下了这本书的互联网网址,那就够了,祝你们好运!

乔治和卡特丽娜上了楼…,乔治打开了电脑,他一直在等待朋友们给他的答案;他的问题是:是保罗篡改的《讨拉特》吗?还是?意外的是所有的人都一致认为《旧约》被篡改了,但对于篡改的细节和方式有分歧…,他整理了所有的答案,给他们大家发了回去…
哈比卜:如果说圣经被篡改了的话,是谁篡改的就无所谓了。 亚当:不切实的问题,我不知道是谁篡改的。 琳维:那么是谁篡改的《旧约》呢?也许问题出在了书写记录和记录比较晚造成的,而不是有意篡改的。
然后他给他们写道:
第四个话题:说实话,你有没有兴趣了解伊斯兰教?为什么? 我等你们要不介意的话简短的回答…,明天晚上我就回伦敦了。 乔治,罗马
他给所有的朋友发了过去,这次他把卡特丽娜和扎奴里克也加进了好友圈里…,然后继续浏览着自己的邮箱,收到一封汤姆的邮件:
各位朋友,我想告诉你们,我facebook账号被盗了,现正在和网站协商想追回账号;要是上面出现什么不好的东西的话向你们道歉,因为那不是我的表达。 汤姆
乔治打开了他的页面,看到许多照片,是汤姆跟许多女人在不道德的情景下照的;然后他自言自语到:难道是汤姆和布拉德的斗争开始了吗?然后他又想起亚当对于医生的思想的转变的说法,心说:亚当说的对,我想汤姆当时处在人生的最低谷。乔治继续翻看着那些照片,过了一会儿自己感觉很奇怪,就好像自己在翻看照片时,一直在那些照片中找卡特丽娜,又觉得这种怀疑的不应该的,即不适合他,也不适合卡特丽娜。然后他关掉了电脑,向卡特丽娜走了过去;看到她在床上躺着,俯下身子吻了她,然后她感觉到了,睁开眼睛微笑着吻了他…

我爱你。

我也爱你…,靠近一点。

接下来一天过得很快,因为他们在去机场之前没多少时间…,他们去了商场,卡特丽娜提醒了乔治要给亚当买礼品,既要很高档又要很便宜的皮包,最后他们来到了一家皮包专卖店,正好在处理部分商品,甚至有些包的折扣打到了80%,然后给亚当挑了个包买上了…,他们为了这奇怪的要求,也为这让他们落实了要求的这偶然,说笑着离开了那家商店
在商场附近的餐厅吃了午饭,回到了宾馆拿上了包裹去了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