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矛盾重重

矛盾重重

矛盾重重

(1)

现在八点半了,我们还能继续和杰吉斯的约会吗?

我们快速的吃早点,然后就动身,路上你给他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声我们要稍稍的迟一点到那里,他会理解的,杰吉斯还是个让人尊敬的人,要不是昨晚他对我的粗暴的话。

粗暴?

昨晚他打电话给我了,为了你,什么难听的话他都说完了。

对这一切我再一次向你道歉。

看来你想破坏我们的约定!

不会,谢谢你,贾马尔,我是真的欣赏你。

乔治和贾马尔来到了国际招聘公司,问了一下杰吉斯,助理说他在等他,然后他们一起进去了,杰吉斯开口说:

告诉我,你的朋友把钱包还回来了吗?

先让我坐下来,然后很抱歉我们迟到了。

我昨晚和你的朋友贾马尔说了很多,实际上他还是很绅士的,我不觉得他会偷盗,但是我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很抱歉,我让你费心了,希望你能包涵,贾马尔是个很大气的人,他原谅我了,因为我找到钱包了就在宾馆的洗手间里!

哦,真主啊!你的怜悯!真主原谅你,也原谅我,我可是对贾马尔太粗暴了!

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贾马尔。

兄弟,昨晚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

真主原谅你,没关系的…,这事结束了,我们已经说好了不说这话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乔治找到钱包了?

今天早上八点,我把妻子的首饰盒带过来做他钱包的抵押的时候。

我的养主啊,请饶恕我,我再次重复我的歉意,真主的言辞真属实:“信道的人们啊!如果一个恶人报告你们一个消息,你们应当弄清楚,以免你们无知地伤害他人,到头来悔恨自己的行为。”(寝室章6)。

这是什么文章呢?

这是《古兰经》的经文。

难道你们这边基督教徒也会背记《古兰经》吗?

我没跟你说吗,明天我有个惊喜要告诉你,不知你会不会喜欢!我信仰伊斯兰教刚刚六个月。

你放弃了基督教,信仰了伊斯兰?

是的,这有什么稀奇的吗?有许多人信仰伊斯兰了,甚至伊斯兰教是全世界传播最快的宗教信仰。

不是奇怪,但是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非穆斯林信仰和加入伊斯兰。

贾马尔惊呆了,他用手摸了摸头,说道:

我还奇怪呢,你怎么叫我兄弟呢,我说可能是出于人性呢,恭喜你兄弟,愿你今世,后世吉庆幸福。

今世和后世的幸福!说后世的幸福,我不知道,而今世的幸福么,那可是在西方,在我们那里。

你要是说物质的奢侈品的话,是的;可你要是说真正的幸福和灵魂的安逸的话,不幸和痛苦却在持续的增加;因此在西方社会自杀,精神分裂,抑郁症等等心理病的情况在肆虐的蔓延。

你是在说我吗,贾马尔?

我不明白!我这些话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就是你说的这西方人的一部分。

关键是对幸福的理解,是在那奢侈的享受中还是在内心的感受中。我觉得失去了灵魂的物质的生活才是理解错误的原因,也就是不幸和痛苦的因素。

赞颂真主,你找到钱包了,现在我们的问题不是幸福;是人们在等待面试呢,我们还有工作呢。

对,抱歉,我先回去了,乔治,我该什么时候回来呢?

估计会迟一点,我建议你今天还是休息吧,等我们结束了我亲自送他去宾馆就行了。

谢谢你,贾马尔,明天八点你能赏光过来一下吗?

好的就这样说定了,我走了。安色俩目,啊来库姆,我喏嗨买通拉黑,我白热卡兔虎。

贾马尔是个好人,你怎么认识他的?

是他在英国的兄弟介绍的,说起这我跟你说啊,你可能不知道;他在我们来这之前说你是个很绅士的人,尽管他说你对他很粗暴,同时他还猜你是个基督徒呢。

伊斯兰要求我们公道即便是对我们的敌人也罢,真主(赞他清净)说:“你们绝不要因为怨恨一伙人而不公道,你们当公道,公道是最近于敬畏的。”(筵席章8),好了不说这了,现在我们需要首先讨论一下相关协议,然后你就开始面试,因为照我的理解你的时间很紧。

是啊,可是我工作结束后再和你谈谈你信仰伊斯兰的事情。

在午饭时间或者在你回宾馆的路上都可以。

晚上六点乔治和杰吉斯离开了公司要回宾馆,今天一整天都是面试,协议合同等等,乔治跟着杰吉斯上了车。

你可是辛苦了一整天,结束了所有的面试,你看应聘的人都怎么样?

说实话比我预想的要好,除了技能问题,我很喜欢他们的社会素养;我们在西方是见不到像这样的,看来由于你们的努力我的任务更加简单了。

下一步怎么办?

我不喜欢着急,明天我还有两人要面试,后天还有两次会谈,然后我会再做相应的决定。

好的,急忙却是不好,是不是这样?

你让我想起了现实中的烦恼…,我多欣赏贾马尔,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啊。但是,既然你说着急不是个好事情,那你为什么急急忙忙就信仰了伊斯兰呢?

呵呵,你先不要急于下结论!谁说我是急急忙忙做的决定?实际上是晚了许多。

如何?

有好长时间了,一直到我信仰了伊斯兰,当时是公司的老板介绍给我的,但他从没给过我任何压力,也没有命令我,或者强迫我信仰伊斯兰;在那个阶段我没有拖延,但是在信服了之后我等待了六个月,然后才正式加入了伊斯兰,我说的推迟就是说的这事。

六个月很短暂啊,像这样重大的决定!

我要是这中间死了怎么办呢,那可是两世的灾难啊?

奇怪,你们总是把今世和后世联系到一起,但是你能再跟我说说,这两世的灾难是什么吗?

说今世的灾难的话;我在信仰伊斯兰之前不知道什么是安宁,慰藉和幸福!也许你会觉得奇怪,但那是事实,因为信仰独一的真主,崇拜他,依赖唯一的没有任何匹敌的他可以让人的胸怀舒畅,能使内心愉悦,即便是在现实中遇到麻烦也罢;但是有些亲属责怪我甚至想伤害我呢。

信仰真主和崇拜他会使心胸舒畅?

是的…,就像偶像崇拜,以物配主还有三位一体啊等等能使心胸狭窄那样;而后世的灾难,我不想以一个以物配主的形象去见真主,因为虽然他很慷慨大方,也很怜悯,但是对于以物配主,他是不会饶恕的,他会饶恕不及于此的其他的罪恶的,但是真主怜悯我了,让我在死亡之前得到了伊斯兰。

你的话很奇怪!

奇怪的理由是什么呢?

既然我们到了,那就让我们在宾馆餐厅里继续我们的谈话。

希望你能原谅我…,因为时间不早啦,还要回家呢,我们可以以后再说嘛。

那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要独自吃晚饭了!

你要是不觉难受的话。

没关系,你请回吧。

(2)

乔治上楼放下了自己的东西和公文包,直接下楼去了餐厅,因为今天感觉很饿…,在吃饭的过程中,有个穿着奇怪的人站在了他旁边…

我叫拉米,我能和你谈谈吗?

请便。

你就是昨天被人们送到医院急救的那位?

是的。

你要多注意这里的小偷。

是的…,昨天我就被偷到了。

我知道,所以才提醒你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通过神灵的帮助能知道所有的事。

什么样的神灵?

这是我的秘决。

那你知道明天我会有什么事发生吗?

是啊。

难道这和理智和宗教不冲突吗?

难道你比我们还了解宗教,你是穆斯林吗?

不是,但是你们的《古兰经》说:“只有真主知道幽玄”。

这可是学问,我们先不说什么宗教了。

你不是穆斯林,但是我相信这是鬼话,不是学问;在我们基督教里也同样,不知道你们穆斯林是怎么看这些的!

呵呵,意大利是个基督教国家,你知道吗,那里的算命先生比宗教学者都多呢!

我知道,在我们西方为了寻找丢失的灵魂修养,这些迷信传播的很快,但是我相信迷信就是迷信,你能以科学的证据说服我吗?

是的。

昨天我被人偷了两次,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你能把手伸给我看看吗?

请。

两次偷你的都是跟你很亲近的人。

很好,看来你还真的知道事实,那偷了我什么东西呢?

他偷了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那他放到哪里了呢?

在不太近,也不太远的地方,只是我需要十美元,要给将告诉我地方的那位神灵。

你要是能告诉我被盗的钱包在哪儿,等我拿到后就给取一百美元给你。

你先给我十美元。

我现在没有啊。

有位神灵告诉我说,你要是现在不给我十美元的话将会遇到许多麻烦。

呵呵,我已经吃完了,告诉你的神灵他在撒谎,钱包就在我身上,没有被偷掉,我只是在逗你呢。

乔治上楼回到了房间里,想起刚才的算命先生既可笑有很稀奇,觉得事实也很奇怪,为什么在罗马算命的要比宗教人士还多呢?难道宗教落魄了,比这些算命的,搞迷信还要跟逻辑,理智和科学矛盾吗。他打开电脑想看看昨天没看的那些邮件…,看到有一封扎奴里克的邮件:
尊敬的乔治 我看了你的来信,你的事情我很难过,但是你必须弄清楚两个事情,第一:我们必须区别看待任何一种宗教,或者思想,或者主张,和个别人的行为,只要他们的宗教信仰没有督促他们干这种事的话;第二:我在这里和穆斯林住在一起,总体来说他们是最不可能偷盗的,虽然他们贫穷,他们的秩序也很差,还有他们之间的部落分歧也很大;他们的动机更多,即使这样他们克制自己,为了信仰,而不是害怕秩序,因为他们的宗教禁止这些事;而在我们西方一般情况下是制度的压力,不是道德也不是宗教;要是没了制度,所有的事都乱套了,你比我更了解西方的情况,最后我想告诉你,虽然我很倔,但我可能快要加入伊斯兰了,要不是某些顾虑和后顾之忧的话。 扎奴里克
然后他就回复道:
尊敬的扎奴里克 谢谢你的关心,事实上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但当时我才自己被盗了,然后怀疑了我的穆斯林朋友,亏待了他,然后他展示了他宽广的心胸,他以伟大的人格,品格和道德让我羞愧难当,不知如何为自己的愚蠢而向他道歉!对于我信仰伊斯兰的事;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感觉这段时间是不可能的,至少对我来说;因为我还有一些很重要的疑问;像这个宗教中女人的地位,人权,文明的水平啊等等,希望你能在这些方面跟我分享一下自己的收获。 乔治
然后打开琳维发来的信:
尊敬的乔治 对于你遇到的事情我很难过,我提醒过你;也许这对你来说也算好事,这样你和我未婚夫哈比卜靠近伊斯兰的速度就会慢下来了;有什么我们能帮到你的尽管说,你还可以到特拉维夫来,那将是我们大家最高兴的事了,你也能摆脱那些恐怖的穆斯林,我急切的等待你的到来。 琳维
然后他回复道:
尊敬的琳维 我很想念你,你那些忠告对我来说是必须的,但事实上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当时我猜自己可能被盗窃了,而且还怀疑一位穆斯林朋友,伤害了他,然后然后他展示了宽广的心胸,他以伟大的人格,品格和道德让我羞愧难当!再跟你重复一次我没有偏向伊斯兰,虽然现在对许多伊斯兰教的教法,信条都很欣赏,但是还没有做决定;恭喜你和哈比卜订婚了,相信我你绝对找不上理智,学识,理解的各方面像他那样的男人,跟他说话,你会发现他拥有其他任何人都没有的。我可真想来特拉维夫看你。我再跟你强调一次,在这边我也受到了同样的款待,就像在特拉维夫受到你的款待一样,希望我能再去看望你们。 乔治
然后在收到的来信只有一封卡特丽娜发来的:
亲爱的乔治 昨天我去医院看望亚当的时候,他跟我说了巴斯穆的兄弟做的事,那很让我伤心,希望你能慎重处理;因为就我这两天他跟我介绍伊斯兰的过程中对巴斯穆的了解,我不认为他的兄弟会干出那样的事情,要是他跟巴斯穆一样的话,有什么事告诉我们好让我们放心。
他回复道:
亲爱的卡特丽娜 我现在有肯定的没有任何含糊的证据证明他没有偷窃;你放心,是我错怪他了;你替我向巴斯穆道个歉;顺便说一句,难以置信虔诚的天主教徒卡特丽娜想要了解伊斯兰教?而且《古兰经》还有你本来不敢看的《酷爱耶稣引导我加入了伊斯兰》居然影响你了?亲爱的,我真想你了。 爱你的乔治
他一直翻看着朋友们发过来回答他给出的那些提问邮件,然后总结了一下,跟他们回复道:
对于恐怖的问题: 哈比卜说:恐怖主义绝对不是宗教。 琳维:如果杀害我父亲的那些穆斯林不是恐怖分子的话,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恐怖分子! 卡特丽娜:伊斯兰里没有什么恐怖主义。 亚当:恐怖分子是侵占别人的国土,掠夺资源的人。 汤姆:恐怖主义是恐怖分子为了威慑他们不喜欢的人而开的玩笑。 扎奴里克:最危险的一种恐怖形式是思想恐怖;就是恐吓人、制止人去思考,而伊斯兰则呼吁人们思考。 乔治: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在恐怖和伊斯兰之间有任何的联系,除非我们的那些媒体手段说的。 而女人的地位: 卡特丽娜:在伊斯兰教内女人是非常高贵的,不过我到现在都没明白头巾的意义。 琳维:肯定不会比犹太教或者基督教更差。 汤姆:我还要在这方面多看看,因为《古兰经》中说:“男孩不像女孩一样”(仪姆兰家属章36) 哈比卜:伊斯兰没有歧视她们。 扎奴里克:我们的文化里要求男女平等,即使有很明显的生理区别也罢。也不在乎附带的社会顽疾,甚至不在乎可能性,而伊斯兰对待她们很公平,给予了她们应有的权益。 亚当:没有那个宗教像伊斯兰那样优待女人,要是愿意你们可以拿任何宗教来对比。 乔治:我还对头巾,握手,遗产继承等问题有些疑问,我会弄清楚的。 既然你们对伊斯兰的看法大多很中肯,那我的问题就比较直接了:是什么阻止你们信仰伊斯兰教呢?请你们尽量回答地深奥一点,现实一点? 喜欢你们的乔治
乔治登上汤姆的facebook页面,翻了翻没什么有意思的,然后又翻到了亚当的主页;发现有新的帖子《一位寻找幸福的朋友的启迪5》:
我跟你们多次重复过,我这位朋友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我还相信他已经很深刻的认识到伊斯兰才是他的幸福之路,只有伊斯兰才能解答他那些疑问,但是引导只在独一的真主的掌握中。昨天他妻子由于喜欢伊斯兰和受到伊斯兰的影响痛苦了一场,不知她会不会皈依伊斯兰;她哭着回了家,希望真主能引导她得到两世的幸福;而我那位朋友呢,要看我对他理智和理解的相信程度和对穆斯林们的现状担忧的程度;他现在去埃及了,想了解伊斯兰,但是很遗憾他说他被穆斯林给偷窃了,而且他还没明白是伊斯兰的错还是穆斯林的错之间的区别;但我还是依然认为他的真实能使他忘掉这次不快,然后加入伊斯兰的;我把自己心得总结如下: 伊斯兰是完美的全面的,没有任何缺陷,但穆斯林不同,很遗憾他们的错误很多。 下决心加入伊斯兰需要很大的勇气,还有深刻的理解,我这位朋友可能更需要这些。 在人们加入伊斯兰,和走上幸福之路的问题上我们不应该急忙;要等完全的信服。 对于幸福之路我们无需做任何的隐瞒;因为从各个方面看它都是完美的,哪一方面都是能说服人的。 每一位幸运的得到真主的眷顾认识了幸福之路的人,都应该善意的把它介绍给人们,而引导则是属于独一的真主。 希望我的朋友有善果,因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真主会不会打开他的心胸? 等待我下次的启迪… 亚当
亚当说的卡特丽娜的事情很困扰他,他反问自己:你能想到吗?卡特丽娜居然信伊斯兰了;不可能…,也许她只是礼节性的对待亚当,而亚当会错她的意思了;或许亚当在撒谎,想要给他的读者们表现出一种他可以把天主教徒介绍进伊斯兰的感觉,因为昨天她发过来的最后一封信里没有说她要皈依伊斯兰啊…,看了一下亚当这些话的发表时间是两小时之前的,而卡特丽娜的邮件是昨天早晨发的;难道有可能她在昨晚皈依了?那么她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卡特丽娜最后的几封信里一种带有对伊斯兰积极看法,甚至在遭窃的事情里还区别对待伊斯兰和穆斯林;难道这不就是她信仰伊斯兰的证据吗?但是卡特丽娜一直对天主教很热心,她挚爱着耶稣,为了他而一直在教堂里埋头苦干,难道她能放弃这一切吗?
乔治整晚都在做思想斗争,一会儿认为他妻子应该自主信仰,可是内心里却有些怨恨,一会儿又否认她皈依的消息;心想:自己要是信仰了伊斯兰教的话,是不是必须要告诉她呢?或者这真是男女之间的区别之一!多少次他想给她打电话,可他克制住了自己,因为她可以自己打过来,亲自告诉他啊,或者至少给他发个信息,但是现在看来卡特丽娜还没有作出最终的决定呢…

(3)

早上七点乔治醒了,有些累,然后匆匆地洗了个澡,到楼下餐厅里吃了早点,坐在大厅里等待贾马尔,然后一起去这家招聘公司。
来到公司,要助理安排和经理见面…

稍等片刻,你们可以进去找穆斯塔法老师。

贾马尔,经理的名字叫穆斯塔法,那是什么意思啊?

那是先知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他)的名字之一,意思就是他是真主选拔的,挑选的。然后穆斯林们就借用了这个名字。

也就是说他是穆斯林!

是的,原则上是这样。

过了两分钟,助理过来告诉他们俩说穆斯塔法老师在等他们…

欢迎你们。

那我就回去了,乔治,十二点钟我再回来。

不知道我要和穆斯塔法老师需要谈多久。

根据你的邮件,还有我们准备好的,估计两点左右就能结束了,要不行的话明天你再来一次也可以啊。

那么,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贾马尔两点钟我等你。

但是我建议大家一起吃午饭;因为今天你是我们的客人。

我妈要我今天带乔治到家里吃午饭的。

那你就跟我们一起吃晚饭。

好吧,那两点钟我等你,贾马尔。

你七点钟就要到宾馆,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好的,那我就回去了。

贾马尔走了,穆斯塔法对乔治说:

看来你们俩是真朋友啊。

是的,虽然我认识他时间不长,但他是个名符其实的男人。

既然你和他刚认识不久,那我要提醒你一句,小心那些信仰伊斯兰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是信仰伊斯兰教的?

他的样子很明显啊。

你要我提防什么呢?

小心他们杀害你,或者偷窃你,或者其他类似的事情,因为他们认为你是个异教徒,必须要憎恶你,甚至必须要杀掉你。

谢谢你的这些忠告,你是穆斯林中的哪一种呢?

我是穆斯林,但我是个开明的人,我在美国生活了一段时期,学到了许多这些伊斯兰人士丢失掉的文明。

比如说呢?

我学到了民主,容纳不同的意见,还有容忍人们拥有不同的宗教…,等等你比我更清楚的;你可是英国人啊。

你谦虚了,但我觉得你的话有些怪;因为我们基督教徒也认为你们是落后的异教徒啊!

穆斯塔法无言以答,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但是我们是真的很落后,这点上你们对我们的看法是正确的。

也许吧,好了开始工作吧。

好…,我们工作吧,但是我要强调一点,和人打交道,越是对其他的文化开放对你来说就越能成功,也越能远离你不想要的。

那当然啊,特别是如果他喜欢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社会的时候!

谢谢你,根据你在邮件里发给我们的要求,我们给你准备了一部分应聘者。

好的,有多少人,你对他们的评价如何?

第一批有八人,大部分人对世界文化有种开放的思想。

好的,他们的技能,专业和能力怎么样?

没关系…,你可以亲自面试,你想开始面试吗?

行,我希望你能在他们进来之前把他们的简历按顺序拿给我。

请,我会让助理在他们跟你到了会议室之后,照你手里的简历的次序安排他们进来的,请到会议室,我领你过去,然后就回去了等你结束。

乔治面试完穆斯塔法推荐的那八位应聘者,已经到两点差一刻了…

谢谢你;我已经结束了。

你看他们怎么样?

有两位很好,我会在明天结束另一家的面试后再做决定,你看在吃晚饭的时候再继续谈怎么样,尤其是贾马尔几分钟就到了。

好的,我给你准备好能让你喜欢的,贾马尔还没来呢,在你面试过的这八个人中间有没有让你刮目相看的,或者是眼前一亮的?

有许多呢,有许多喜欢的。

今天你会得到自己喜欢的。

什么意思?

我们晚饭时间再说。

乔治出了这家公司,看到贾马尔在等他,然后俩人上车去了贾马尔的家…

你们今天的会谈怎么样?

无所谓了。

你好像不太高兴!

根本就不可能高兴的!

为什么?

他给我准备了一些服务员,要跟我工作,而我要找的是专业的程序员。

也许他没有明白你的要求?

不,他很明白,但是他认为我只是想满足自己的欲望,你想想,我见了八个人,五位女士只有两位是程序员,三位男士其中只有两人会电脑专业。

那他是以什么标准给你选择的呢?

大多都是以美貌,身材,和伪装!

明白你的意思了,抱歉,但我们埃及人不是这样!

也许吧,要不是今天见过的那些人中有一男一女非常出色的话,我才不想再见他。

你既然答应他了,那今天就跟他吃顿饭呗,你在要他安排和你认为出色的人见面就行了嘛。

明天结束了其他应聘者的面试后会这样办的。

习惯上,不一定所有的事都容易,不远了,快到家了,现在我们要进入小区了,抱歉;因为我们住在平民区里,这里没有五星或者四星级的宾馆。

我最喜欢这样了,再次感谢你,感谢你的母亲。

这车我再开不进去了,你也看到了街道很窄,我们走进去吧,很近的。

他们到了贾马尔的家,那是一栋看着很旧的居民楼的三层,贾马尔把乔治请进了家,领到了一间整洁的,专门接待客人的小房间里,

请,给我几分钟,我马上回来。

乔治坐了下来,打量着房间里简陋的家具,虽然他很喜欢简单,但是自从两人进入这个小区,有种恐惧感困扰着他,这真的是他家吗?或者他带我来这有别的目的?他想起穆斯塔法的话,这些伊斯兰人会杀人,会偷盗,有很强的报复心理…,然后又为自己奇怪的想法笑了,想起当自己怀疑他偷了钱包的时候他的高贵的态度,在他这样思量的时候,贾马尔回来了,端来了一个大盘子,上面排列着许多盛着不同食物的器皿。摆到了乔治面前…

抱歉,我过来的有些迟,请。

乔治看着食物说道:谢谢你,让你们破费了。

没有什么,这不是我准备的,是我妈准备的,她才是请你吃饭的,她这就过来了要跟你道瑟兰。

奇怪,客人来了而邀请的主人不在。

在我们伊斯兰女人要比你们想象的更加高贵;她就是一位被伺奉的女王,我准备好做任何她想要的事。

任何事?

是啊,我力所能及的,因为真主把顺从父母亲跟顺从他联系到了一起,特别是母亲。

巴斯穆的母亲来了,她站在门口,轻轻地敲了一下门,然后用一口流利的埃及方言说道:

安色俩木啊来库姆,孩子,你的到来使我们很荣幸,巴斯穆要我们向你问好。

乔治,我妈在跟你说瑟兰,欢迎你,她说:“孩子,你的到来使我们很荣幸,巴斯穆要我们向你问好。”

谢谢她,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为什么不坐下来一起吃饭呢,请,我们一起吃啊。

我妈来只是和你打声招呼,告诉你我们都在为你服务,因为你是我们的客人。

你们的慷慨让我羞愧,抱歉,但是她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坐下来呢?她为什么不和我握手呢?

要没有必要的话,我们的女人不会和男人们同坐的,也不会和男人们握手除非是她们的近亲。

像我跟你说的,今天我见了五位女士,其中四位和我握手了,另一位女士拒绝和我握手的时候我还有些奇怪,可她们都和我坐谈了。

那位拒绝握手的女士说了些什么?

她抱歉说,不喜欢和男士握手。

那你怎么看呢?

我尊重她的喜好,尤其是其中另外的两位,她们的握手,甚至她们的目光,她们的举动没一点的礼貌,甚至有些让人讨厌。

那我能到英国和女王握手吗?

那和这有什么关系啊?肯定不行,只有七种人法律允许他们和女王握手。

我刚才说了,在我们的宗教里女人就是尊敬的女王,伊斯兰不允许其他男人和她握手,除非非常有限的十种人,父亲、祖父、丈夫、丈夫的父亲、儿子、兄弟、叔父、舅父、兄弟的儿子、姐妹的儿子、儿子的儿子;跟你们尊敬女王一样,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尊敬我们的女王,让她远离是非之地。

呵呵,尊敬的女王!那为什么面试的时候那些女士都跟我握手呢?

很可惜,许多穆斯林对自己的宗教事物很怠慢,可是宗教和他们无关啊。

亚当没有和卡特丽娜握过手,一次也没有!现在我理解了!我们再谈谈伊斯兰教对女人的话题,你不介意吧?

你觉得,我会介意你谈我们的女王吗!

先让我问你一个比较直接的问题,为什么在遗产继承的时候你们给她们男人一般的份额呢,然后却说她是女王,只要跟男人一样公平就好了,不必当做女王了。

你会给雇用的所有的员工开同样的薪水吗?

看来你想换个话题!

不会的,我说的可是问题的核心。

当然不会了,你会觉得我会给跑腿的员工开经理的薪水吗?

要是你给他们开的工资比经理的工资少的话,是不是亏待了他们呢?

不是,我是公平的对待了他们。

伊斯兰带来了男女之间的公道,以及全人类之间的公道,而不是简单的等量齐观,所以你看女人在遗产继承中拥有男人的一半的份额,而事实上刚好相反,因为男人需要负担她的生活费用,她们什么也不用负担,这些才是完美的公道。

为什么?难道你妻子不要支付一半的家庭开销吗?

家庭开销是男人的义务和责任,女王只需接受伺奉就好了。

抱歉…,这不就意味着女人不学习,也不工作吗?

谁说的啊!她们必须要学习和男人要学习一样,也有权利去工作…。

那她们获得的工资怎么办呢?

那是她们的权益,属于她们的,而无需开销。

呵呵,那么,在经济上女人们可是比男人更有利啊。

不,不比男人更多,而是很公道,因为她们在生理不同于男人,所以她们的法律也依据生理和职能的不同程度而不同。

对公道阐述的很完美,可是另一层面上,你不觉得头巾是社会对她们的压迫吗?

相反是善待和尊重。

怎么会呢?她们可是被这些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遮住了她们的美貌和女性魅力?

不说远的,就说50年前你们的女王们是怎样的呢?

你想说什么呢?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她们拥有绝对的权利。

她们的穿着是怎么样的?

你是说,她们穿着像现在这些穆斯林妇女穿着的这种衣服吗?

是的,这是毫无疑问的,然后那些修女的穿着不也这样吗?

可是我们进步了,同时我们的女人服饰也同样的进步了。

第一:你们那边修女们的衣服没有进步,而是-恕我直言-她们在教堂里的地位被颠覆了,然后你们女人的服饰不是进步了,而是-再一次请见谅-堕落了,是颓废了,是下贱了;你看看性骚扰、奸淫、坠胎、等等社会灾难的比例。

你们这边也一样啊!

我们是人,我们也有错,可是我们这边的情况不值一提,都不及你们那边的最小的比例,而且-恕我直言-大多是由于因袭你们。

怎么会呢?

我能说些调查研究数据吗,因为我喜欢这种方式?

对我来说数据是非常准确的,让人信服的语言,你请说。

据调查显示在欧洲和美国有90%的未婚女性有长期的通奸,或者短暂的性接触,甚至在美国坠胎的女生比例达到了平均每所高校女生人数的48%。美国官方的研究报告显示,所有高校男生中有87.8%在生活中有性接触,其中有22%还不到十三岁;甚至在瑞典60%的新生儿是私生子,他们的父亲和母亲之间没有婚姻关系!

好了…,我知道我们西方社会问题中的这些是,还有更多的,但这是全世界都有的事情!你们不也一样吗?

像我跟你说的那样,很可惜,我们中有许多人在走同样的路,人越是远离宗教,他就越是接近这样的情况,但是在数据上的差距还是很大的,甚至是非常大。

难道你想说,你们的宗教人士也不结婚,也像我们的牧师神父那样苦修?

我跟你说了许多次,我们伊斯兰没有宗教人士,相反就连先知(愿主赐福他)也结婚呢。

是的,我看过,还觉得奇怪你们的先知也结婚!抱歉,那你妻子在哪?你不也是结婚了吗?

在学校,她在学校教高中物理学,她的课时在下午,十二点开始知道六点,她可能马上就回来了。

说实话,你强迫她戴头巾了吗?

当然没有。

你们为什么要求别人的女人们戴头巾,而不要求你们自己的女人呢?用宗教来处理个人问题可真不好!

我没有强迫她;因为她是自愿戴头巾的,在用宗教来处理个人问题方面我同意你的看法,甚至先知(愿真主赐福他)也禁止那样。

你是说她戴头巾不是你要求的?

肯定啊。

那是什么让她们戴上了头巾呢?

是她们的宗教信仰,和养主的命令,然后还有保护自身。

保护什么呢?

以免成为前面调查数据中的主人公啊!呵呵,除非你想要新的调查数据,还有许多的。

不,够了,我也知道许多的数据呢,抱歉,但是在英国我们听说过许多埃及舞女和歌女呢?

是的,我说了,我们越是远离宗教-可惜-就越会因袭你们。

可惜什么呢?

抱歉,我不想贬低你们,但是我觉得你们女人的地位堕落到了,许多有理智的人呼吁反省社会遇到的灾难的重要性的程度。

灾难可多了!你说的什么灾难啊?

一个男人要是能不用结婚就得到自己想要的的话还要结婚干什么呢?这就造成家庭秩序的紊乱,也因此而毁掉了现实生活中最牢固的社会组成部分。

再说直接一点。

敞开了说,对许多人来说养一条狗不是比养育一个孩子更好,更容易吗,情人不是比妻子更容易搞定,更有意思吗?

这只是对那些丧尽天良的人而言。

你说得对,可这正是部分社会的现状,你知道吗有些地区的新生儿出生率低到平均不足每个适龄女人一个小孩;这样的社会会自然消亡的。

呵呵,所以你们就以人数席卷了全世界,甚至到了欧洲。

先知(愿真主赐福他)说:“你们迎娶有爱心的,能生育的女子。”

连这样的细节都有伊斯兰教的教导吗!

伊斯兰是个涵盖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完美的宗教;在伊斯兰的指导下,人性才能够均衡,能幸福,能不偏不倚怎么会疲倦呢。

伊斯兰的细节可真多啊!但是,这不就成了伊斯兰的缺点了吗,而不是特色啊?

怎么会呢?

这些繁琐的教导会让人疲于执行,因为那都是些生活中的多余的约束!

一个国家拥有像英国一样的法制,而另一个国家却在遭遇战乱;那一个更好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一个好的秩序应该是给与人很大的空间去发明,去想象的。

你好像在说伊斯兰!他确实给我们打开了宽广的空间让我们去发现,去想象,去思考;因此《古兰经》中有许多地方要求人们去思考和探索宇宙,去研究历史遗迹等等。

难道你们不怕,人们要是都去思考的话会认识到宗教的缺陷和弱点吗?

这是对人为地和被篡改的宗教而言,而穆斯林呢,思考的越多,就越是增加信仰和虔诚;可惜!思考的越少就越是远离宗教。

我喜欢你们对自己宗教的自信。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是什么阻止你加入伊斯兰呢?因为我觉得你对伊斯兰可是信服了!

乔治对贾马尔的问题沉默了,紧紧地攥住自己的手指…,想起亚当写的卡特丽娜的痛哭,还有他需要的做决定的勇气;想起扎奴里克在最后一封邮件里的内容,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想起这可是他发给朋友们的问题,可为什么自己却害怕回答呢,难道这是软弱,是犹豫,是无知,是拖延,还是慎重?不管什么原因可以不回答贾马尔。但是不能不给自己一个回答啊…,他对贾马尔说:

你能允许我现在不做回答吗?

随你,我说这话只是为你好。

谢谢你…,最近两三天就给你回答。

回答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给自己的灵魂给出那些疑问的答案,很遗憾,这物质生活腐蚀了我们。使得我们变成了一个个机器,一思考就厌倦,为此人类活在了痛苦和不幸中。

贾马尔说道‘要回答自己的灵魂’时乔治叹了口气,又想起那位老者,然后对贾马尔说:

你好像在说我。

抱歉,我不想让你伤心,但这正是当人类背离真主的时候的情况,真主形容他们说:“谁违背我的教诲,谁必过窘迫的生活,复活日我使他在盲目的情况下被集合。”(塔哈章124),真主说:“真主这样以刑罚加于不信道的人。”(牲畜章125)

你说的可真残酷!

抱歉…,我没想要残酷,我只是在描述;相反是违背真主真残酷,恕我直言,还不是一时而是你一辈子都这样!

你什么意思?

人们以多种手段逃避自己的生活;有人沉迷于饮酒作乐,有些人满足于一些宗教形式,可那对于灵魂的饥渴简直就是饮鸩止渴,也有些人迷恋那些枯燥的哲学思想,还有些人钻进了未知的圈子里;好让思想沉浸在问题中,我用发自内心赤诚再问你一次:是什么阻止你得到今世和后世的幸福呢?

我说了,会在两三天里回答你的。

两人正在谈话时,听到有开门的声音,然后贾马尔就请求乔治稍等。

请稍等片刻,我妻子阿依舍来了。

你能让我跟她谈谈吗?

让我跟她商量一下,问问她的意思。

商量什么呢?

我知道她不喜欢和男人们谈话,我也不想强迫她做不喜欢的事,请稍等片刻。

贾马尔走出房间留下乔治一个人茫然的坐着,今天发生的事强烈的震撼着他,感觉自己迷失了自我,不知该干什么了…,他一整天都在问自己,是什么把自己带到了埃及?甚至这些让人失眠的疑问又返回了:我要什么呢?我或者是为了什么呢?这些烦恼又是为了什么呢?啊哦…
他沉浸在这些疑问中时,贾马尔带着他的妻子进来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她带着面罩一张脸只露出了一点点…

这是我妻子,你要说什么?

贾马尔说你想信仰伊斯兰,你有一些问题,想了解伊斯兰教内女人的地位。

我还没有说,我想加入伊斯兰,但我确实想了解伊斯兰教中女人的地位。

如果你不想加入伊斯兰教的话;为什么还要了解伊斯兰教中女人的地位呢?

只是了解一下。

对人无益的了解没有任何的价值,不能使人提高的只是也是废品;真正的知识是能引导人敬畏真主的;所以真主(赞他清净)说:“真主的仆人中,只有学者敬畏他。”(创造者28)。

我是说我想了解一下而已,难道单纯的认识和了解在你们看来是缺点和错误吗?

任何不要求人实践的知识在我们看来没有任何的价值,我相信逍遥主义,漫无目的,没有理想等等是理智和宗教的病症,你们很清楚的。

你说我们这边指的是什么?

我是说我们穆斯林,让我们进入你想要的话题,因为我肯定你这样问,就意味着你要信仰伊斯兰。

你怎么能肯定呢?

希望你不要介意,真主(赞他清净)说:“不信道者或许要希望他们原是归顺的。”(石谷章2),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理智健全的人会不信仰真主,不顺从他;要有的话,那肯定是他心里有欲望和被篡编的宗教的冲突遗留下来的症结。

理智健全是什么意思?

思考能力弱的人能够轻松地跳过生活中的矛盾,宗教矛盾还有灵魂的疑问,等等重大的困扰自己的问题;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贾马尔跟我说你很聪明,他兄弟巴斯穆也这样说,同样他也注意到了。

谢谢…,

我们说说“伊斯兰教中女人的形式”,我们从哪儿开始呢?

你随意的开始,有问题我就问。

伊斯兰开始的时候,阿拉伯人有活埋女婴的陋习。

那是愚昧和野蛮的极限!

你说的对,但是让你难受的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在阿拉伯世界;因为曾今有许多次哲学会谈被举办过,就为了讨论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女人是不是有像男人的灵魂一样的灵魂?女人的灵魂是人性的还是兽性的?最终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女人有灵魂,但是她们的灵魂要比男人的灵魂低许多档次;在罗马人看来男人有权出卖他的妻子,或者休掉妻子;可以承认自己的孩子,也可以不承认;在希腊女人永远没有继承权。

很遗憾,你说得对,肮脏的历史!

所有的天启宗教给女人带来了公道,但是犹太教遗憾地被篡改了;他们的圣经被篡改了,充满了性幻想,和对女人的残酷的虐待。

琳维也跟我说过许多这样的事,我也看过许多。

琳维是谁?

一位非常尊敬的犹太女人。

我多么希望她也能信仰伊斯兰教,从而获得幸福,得到尊严。

我猜不会,不管怎么样,你继续说。

心灵的钥匙在真主的掌握中,我们继续:基督教也被篡改了,基督教遗憾的被添加了许多对女人的歧视。

衔接的很好。

然后伊斯兰来了;它善待了女人,给与了女人任何宗教没有给与过的地位,而伊斯兰教中没有产生任何的篡改;因为真主亲自承担了对伊斯兰的保护。

伊斯兰教没有被篡改这一点很让人信服,我有些问题,但我想先让你说完。

在世界上女人从没有感受过像伊斯兰带来的那样的尊严,欧洲通过和穆斯林的接触学到了一点伊斯兰对女人的尊重,学到了公道,学到了科学;但是这些和他们圣经当中的偏斜的东西,和教会的思想和冲突了,然后他们就改革了教会-可惜没有皈依伊斯兰,然后他们研究出了一种尊重女人的制度,是他们的人性的理智驱使他们得到了平等。

那么,人类理智提高了,超越了宗教信仰?

当然了,他们没办法改变女人的生理、秉性和角色,以符合他们臆想的平等,然后就决定责成女人去干男人的工作,和她们的工作,而报酬只有男人的一半,或者四分之一!啊呀,但愿男人们能满足于她们低廉的工资,还有责成她们能力之外的事情;但是他们还在利用她们,从她们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而无需负担结婚责任;然后高贵的受保护的妻子变成了下贱的姘妇,她放弃了平等和人权的基础,想要改变这被误解的形式,而要求了得到工资、薪水的待遇方面的平等,表面上做到了,而事实上情况每况愈下;给丈夫们制订了的一系列的条件,以防止他们剥夺女人的权益;可最后发现剥夺她们权益的成了没有任何法律约束的情人姘夫。

你这些话并不符合于整个西方的社会情况。

是的,这只是针对其中的大多数而言,也有部分有道德修养的人拒绝此类事情呢,可是以平等的名义,以享乐的名义,还有从大男子主义中解放女人的名义督促女人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们更堕落、更放荡;甚至到了连动物都做不出,也羞于达到的地步。

你什么意思?

我要是说的太激烈了,或者你认为我诋毁你们了的话,很抱歉;但是我的意思是说,女人很遗憾变成更像是仅仅娱乐、迷误和罪恶的玩偶,而美其名曰男女平等,争取权益;要不然的话怎么样去解释色情频道,色情电影,还有色情商业呢?

可以解释为那是一种对这美丽的被造物的欣赏!

那么你承认只是不同于男人的美丽的被造物,对他们一视同仁就是亏待他们了;而我的解释呢就是在这些社会上,女人的物质权益被剥夺了,而男人悠然自得,女人负担了男人的工作还有女人的工作,就连人权也被剥夺了,最后女人成了仅仅是男人享受和娱乐的商品;要不然该怎样解释许多国家里,商店门前的脱衣秀等等,就跟摆设一件家具、或者一个机器、或者一辆汽车一样!

这些现象确实很不好,但是这也不能完全体现我们的社会生活啊。

最起码这些情况是有秩序的,合法的;而对于信仰伊斯兰的女性戴头巾面纱却成了法律不允许的,然后制度允许女人们成为摆在桌面上可以交易的货物,却不允许穆斯林女性戴头巾面纱。

我也不赞同部分欧洲国家的这种做法。

那么照你们的想法你也是恐怖分子,抱歉我说多了,要不是我丈夫要求,说也许我会成为你信仰伊斯兰的因素的话,我是不会过来的。

但是我有些问题,已经问过别人了,但是我很想得到一位女士的答案。

你说。

你是物理老师,也是说你懂现代科学中一门重要的知识,从我们那里传到了你们这里,提高了你们的生活水平,而同时你们却在戴头巾,你是被迫的吗?或者这就像我们修女的服侍一样,那不代表安分,只不过是她们的一种传统服饰而已?或者你们生活在一种骄奢淫逸的社会里,必须要穿戴这样的衣服,要不然就会遭到敲诈和骚扰?还是什么原因?

呵呵,首先:科学知识是人类的遗产;在这些现代科技从你们那里传到我们这里之前,在黑暗的中世纪那可是从我们这里传播到你们那里的;而敲诈和骚扰呢,你知道那和放纵和暴露有着紧密的关系,你要是想听支持这话的调查数据的话,我们可以谈谈;而对于我来说,戴面纱是出于我的信仰,我知道那将会是在今世和后世中能让我幸福的方式。今世上能得到幸福和安宁,后世里能得到慷慨的主的恩赐和优待。

你们一再的重复今世和后世的幸福。

是啊…,这幸福只有拥有的人才明白。

也许吧,但是恕我直言,难道你情愿像你们的先知做的那样,贾马尔除你之外再娶另外一位女人吗?

阿依舍看了看站在旁边的贾马尔…接着说道:

我想贾马尔不会那样做的,我希望他不要再娶别人。

但是你们的先知可是有多妻的?

是的他(愿真主赐福他)娶了多位妻子,他的妻子就是信士之母中的一位,她的名字跟我一样也叫阿依舍。

那么为什么贾马尔不去效仿他的先知,娶第二位妻子呢?

伊斯兰没有要求我不做女人,因为我可以吃醋,也没有要求我成为卑贱的,不能表达自己的喜好;但是我坚信多妻肯定比多情人好。

总的来说不多妻绝对是更好的。

我相信部分男人需要多妻是人类的天性之一,因此多妻不是伊斯兰教特有的,甚至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有,但是根本性的区别是在以前的宗教中没有数目限定,你们的宗教里先知苏莱曼娶了一千位女士,亚当娶了十三位妻子,先知大卫有六十九位妻子,伊斯兰教规定只允许有四位妻子。

但是现在我们不说多妻,法律也大多不允许。

你们的圣经里充满了多妻的事,那么那些宗教人士也对这个问题说累了;有人说:这是人类的错误;还诽谤众先知;还有人说:是由于历史上某个时期战争特别残酷,导致女人人口比男人多,可他们刚好和现代的现实相反,忘掉了现在的战争更加残酷;还有人说是真主反悔了-愿真主保佑我们不犯类似的错误-,把真主当做了短缺的,不知道真理;赞颂他清高无染。

关键是我们改进了我们的宗教。制度和法律;禁止多妻。

‘改进了宗教’说得好;有个原则:真理的宗教的适合于任何时代,任何地区的,不需要改进,除非欠缺的;所以关于伊斯兰教真主说:“今天我已为你们成全你们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赐你们的恩典,我已选择伊斯兰做你们的宗教。”(筵席章3)所以我们不改进我们的宗教;因为那是完整的完美的宗教。

那关键是我们要改进制度和法律法规,好制止不公道的多妻制。

是的,大多欧洲国家和美国,你们对多妻制的禁止很明显,很公开;同时公开地,明确地允许性伴侣。

但是我们禁止多妻啊。

为了让生活和人的秉性和社会和谐,你们由于部分男人对更多妻子的需求而允许了更多的性伙伴,甚至更危险的是有些国家里不允许多妻,却允许多夫;还允许集体婚礼,而不允许多妻;毫无疑问的是,对一个女人来说她丈夫娶更多的妻子,要比和更多的情人幽会,或者恶心的令人厌恶的集体婚礼更好;抱歉,我们的言辞有些过激。

好,可是你学过的,而且还在教授的现代科学知识,也许和你们的宗教有许多矛盾!

科学相反我们的宗教!你是不了解我们的宗教信仰或是一点都不了解科学!贾马尔比我更明白科学和宗教的关系,是他要我谈谈女人的问题,要不是他要求,他说这也是为宗教服务的话我不喜欢这样的;那么你们要是允许的话…,我会非常感谢的,因为我还要看看儿子的学习呢。

阿依舍走了,然后乔治带着茫然的微笑看了看贾马尔:

祝贺你有这样一位妻子,但是她能改善男人,而不是女人。

呵呵。

怎么了?你笑什么呢?

那么你承认男人跟女人不一样,那为什么你们要呼吁平等呢?相信我,没有比她更会相夫教子的女人;因为她很虔诚,使者(愿主赐福他)要她们顺从自己的丈夫。

我们反过来看看区别,为什么你们的先知没有嘱咐你们去善待她们呢?

相反他嘱咐了,他说:“你们当知最好的人就是最善待家人的人,我是你们中对家人最好的”甚至他说他是人们中待家人最好的,我很高兴和你探讨,可是我请你允许我去做脯礼 。

现在四点半,要是可以的话我们一起走,你去礼拜,我自己转上一个小时,然后你带我去见穆斯塔法,我跟他约好去吃晚饭的,可不知是为了什么?

(4)

乔治一直坐在车里等贾马尔做礼拜,在礼拜结束的时候,他在端详着从清真寺走出来的人们的脸,然后他看到有个人长得像欧洲人,就跟他招呼了一下,迎了过去;然后他就用蹩脚的英语回答道:

你好,我是威廉姆,你是哪里人?

我是乔治,英国人。

我是彼得,德国人。

但是你在和穆斯林一起做礼拜啊!

是的,我是个德国穆斯林。

是德国人还是住在德国的埃及人?

在欧洲有一半的穆斯林是当地人,我就是其中之一,而现在德国穆斯林人口已经有四百万了,相当于全国总人口的5%。

我知道这些…,在我们英国穆斯林有两百万人以上,有3%呢;但我的问题是你以前是基督徒吗?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基督徒,而我以前是个无神论者,感谢真主,我皈依伊斯兰了,然后就幸福了,现在我到这是为了学习伊斯兰。

是什么引导你信仰伊斯兰的呢?

这是一个问了我许多次的问题,可以把我加入伊斯兰的原因归纳为,对三个词的研究,就是:真理、幸福、公正。

那你在伊斯兰教里得到了这些吗?是怎样的?

是的,我得到了,你要想了解究竟的话,我很高心你能以后过来跟我谈谈;抱歉,我还跟一位朋友有约定,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所有信息。

谢谢你,很抱歉,打扰你了。

乔治回到了车上,贾马尔已经在等待他。

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我看你在和那个人谈话,就没想打扰你,好了,现在已经五点半了,还剩多少时间,你就要去穆斯塔法那里?

差不多一个小时,说实话,我累了想回宾馆休息,但是穆斯塔法盛情相邀,我也不知为什么;所以就答应了,也不想爽约。

好啊,《古兰经》,先知都督促我们要践约,也许有什么好事呢,我建议在这一个小时里,坐船看看尼罗河;因为那里离尼罗河很近。

好主意。

他们到了尼罗河边,雇了一条船说好一个小时,然后就开始了安静的旅行,乔治感觉很悠然,很放松;这中间他又感觉这些突如其来的知识对他来说有些头绪了,最后他们俩按时间去了穆斯塔法和他约好的地方…

感谢你,很有意思的参观,时间刚好。

凭真主的意愿,你可能稍稍的放松了一下。

是的,可是那些疑问的压力还是在我放松的时候腐蚀我。

什么疑问啊?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请说。

你问不问自己为什么被创造的吗?

问啊,还经常问呢!

那你怎么回答呢?或者怎么样去逃避呢?

有明白的答案呢,我逃避什么呢!

答案是什么?

真主说:“我创造精灵和人类,只为要他们崇拜我。”(播种者章56)

你是说我是被造物;只为了崇拜真主,为真主而封斋!

不…,你被创造是为了完整意义上的崇拜,礼拜和封斋只是其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怎么样的呢?

崇拜包括我们生活中的所有的事;因为那不是限定在某一天,或者某个地方,或者特定的年龄阶段的;而我们的先知(愿主赐福他)教导我们,一个男人到他妻子跟前,享用她,然后他能得到功价。

那怎么回事啊?

我们的使者(愿真主赐福他)说明了这个问题:“他要是在罪恶中的话不是就要承担罪责吗?同样,那要是在合法的事物中的话,为真主虔诚举意那就有功价;”这句话就说明生活全是为了真主:礼拜,功修,甚至生与死;正如真主(赞他清净):“你说:‘我的礼拜,我的牺牲,我的生,我的死 ,的确都是为真主——全世界的主。”(牲畜章162)。

那你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呢?

我可以跟你说同样地回答,算是正确答案,也可以跟你说是为了建设大地和生活,改进生活,也是正确答案;事实上建设大地,改进生活是非常重要的崇拜功修之一,真主说:“他用地上的土创造你们,并使你们在大地上居住,故你们应当向他求饶,然后归依他。”(呼德章61)

很可惜,我们到了,但我们可以明天继续,早上十点我等你;因为我想稍稍休息一会儿,我跟另一家的约定是十一点钟。

就这样定了。

乔治来到了穆斯塔法的办公室,他欢迎到:

所有的事都准备好了,晚餐我们到附近一家宾馆的餐厅,大家都在那里等我们呢。

好的。

你看起来有些倦意,我给已准备了好东西,保证能让你恢复活力,精神十足的;遗憾的是我们埃及人在招待来自欧洲的朋友的时候总会忘掉,埃及式的生活不适于西方人的。

怎么会啊?

我在美国上过大学,我很了解你们的生活,不过今天会让你很开心的。

穆斯塔法来到一家宾馆停下了车,两人步行进了旁边一个霓虹灯闪烁的门,大音量的音乐盖住了一切,穆斯塔法把手搭在乔治的肩膀上,凑了过去说道:

我们有个单独的包厢,能容得下我们。

他们来到了包厢里,有早上面试的时候见过的四位女士在等待。

我想早上你已经认识她们俩了,我带她们来这里,就是想让你能更近距离的了解她们…,这是萨米拉,这是玛娜丽,阿依舍,戴安娜。

萨米拉微笑着伸出手,乔治也伸出手,微笑着和她握了握手,然后一一和她们握手打招呼,然后坐了下来。

我再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玛娜丽,今年24岁,来这里愿意为你效劳。

好的…,你们是不是都要像玛娜丽这样介绍一下自己呢?

我是萨米拉•纳兹米,今年23岁,我为你的幸福而来。

我叫阿依舍•哈立德,今年25岁,我为了你而来的。

我是戴安娜•萨米赫,今年25岁。

你们好,我是乔治今年快到40岁了。

穆斯塔法站了起来:

我向你们告辞,过会再回来,乔治,请享受你的时间。

对我来说,这样的见面很突然,我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

穆斯塔法说,他要把我们当做礼物送给你。

我不明白?

在这里你孤身一人,我们来就是为了你。

啊哈…,我明白了,为了我的幸福,为了伺奉我,你们准备到了什么程度?

呵呵,最远的程度。

你只要说出想要的,就会知道服务的限度了。

乔治沉默了,端详着四位女孩的脸,她们都很漂亮,她们的微笑很迷人到了让人陶醉的限度…,但是他觉得可怜她们,她们的轻薄;然后想打断沉默,跟她们说道:

我要向你们提要求了,先从阿依舍开始。

我洗耳恭听。

我有个问题:你的名字不也是你们先知妻子的名字吗?

是的,为什么这么问?

那么你肯定会在一言一行中跟随她了?

你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呢?就说你想怎么样,我会答应你的要求的。

我的要求就是,你回答我…。

你跟我说…,我是萨米拉基督徒,你这些问题伤害了我的朋友,你想怎么样嘛?

你在替她解围?

是的,那是我的朋友,我应该替她阻止你这些令人尴尬的问题。

你现在替她辩护好让她摆脱尴尬,其实你想让她继续做异教徒最后入地狱,因为耶稣没有替她的罪行赎罪!

我是基督徒,但事实上我是世俗主义者,我在乎的只有知识和结果。

就因为像你说的那样喜欢知识,所以你没有上完中学,更何况大学;你唯一的资本就是你的美貌!

你想要尝试着美貌,或者欣赏,还有享用她吗?

也许吧,但是我有个要求,难道你们的行为和基督教教义不矛盾吗?

我跟你说了我是个世俗主义者。

你是说无神论者?

没关系了,我也不明白其中的区别。

但是难道享受你的美貌不会和秩序和道德矛盾吗?

我们比你更了解这里的制度,道德只是相对而言的。

怎么会呢?

你认为是违反道德的事情,也许在另一个人看来是道德的终极表现。

那没有原则了吗?

唯一的原则就是我的利益。

这只是大多数利益主义和现实主义无神论者的原则!

现在你想不想知道享受美丽的幸福啊?

现在我要问玛娜丽。

我不需要你的问题,我们的行为是丑事,是利益和肮脏的穆斯塔法促使我们干的;走,阿依舍,我们走。

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干丑事呢?

阿依舍和玛娜丽走了出去,包厢寂静了下来,夹杂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没有任何人开口,直到服务员的到来…

穆斯塔法为你们点了一些销魂饮料,但是他要我们让你选,你想喝点什么呢?

抱歉…,我不想喝酒。

不喝!那你为什么和这些美女到这儿了,再说了舞会还要半个小时才开始呢;穆斯塔法要我告诉你,他留下你们就是要你们享受这美好时光,他八点半才过来呢,来看看你精彩的跳舞;你要是改变主意,想喝点销魂饮料的话,就打个手势,我马上过来。

你不喝酒!你不是基督教徒,不是欧洲人!我还想着喝点的话在享用美丽的时候你能更愉快!

为什么?难道是基督徒就要饮酒吗?

某种程度上,因为就连那些神父和牧师们也会以饮酒为功修的,还说是神圣的饮品。

那是欧洲人就要喝酒吗?

多数情况下是的,因为欧洲人不是那些激进的穆斯林,为了说服阿依舍和玛娜丽来这里穆斯塔法可是费了不少口舌,而你对她们俩说的这些话也许会把她们俩变成极端的穆斯林的。

哦,那么我成了极端的伊斯兰传教士了!

戴安娜是唯一一位沉默的女孩,坐了这么久,她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乔治奇怪的看了看她;她就是在面试的时候,乔治喜欢的那位,因为她是唯一一位在计算机领域的专业人员,有资历的人。

你怎么了?她们中间就你很独特!

为什么说我独特,不同于她们呢?

有教养,有文化,沉默寡言!

但我跟她们一样都是当礼品送给你的商品。

那你为什么要同意做商品呢?

为了逃避自己。

怎么?

我厌倦了生活,病了;然后我舅舅就嘱咐穆斯塔法带我出来玩一玩,好解开我的心结。

那你怎么看的呢?

我要是知道生命的意义的话,就自己有主张了!但我就想风口的一根羽毛,生活中无聊的漂荡着,也许我舅舅和穆斯塔法的安排对我来说是最好的!

对你来说最好的是,逃避自己的生活,虚度年华,是自己变成商品?

也许你不知道无聊和丧失目标的真正意义,要不你也不会跟我说这些的;对我来说自杀都比这好。

但是你们的宗教里你们知道为什么而活着?为什么你们被创造了?等等。

我不知道,你要是能告诉我的话,就非常感谢你了。

今天我一位穆斯林朋友告诉我说,你们被创造是为了崇拜真主;而且这崇拜背后有非常精彩的哲学意义。

但我是一位基督教东正教徒,不是穆斯林。

两位穆斯林女孩已经走了,你现在可以玩得更尽兴了;而且派对时间快了。

既然你们俩都是跟我一样的基督教徒,那我就同意享受今晚时光,但是有个条件就是,戴安娜你要说服我。

我要说服你什么?

你要说服我,幸福就在于和你们两位美女玩乐中;就在于饮酒,忘掉现实,逃避痛苦的生活,和遗忘的安乐中。

萨米拉比我更能说服你。

我的条件是你戴安娜说服我。

萨米拉是埃及女孩中最漂亮的,她是一位非常好的舞女,能让你忘掉这个世界呢,尤其你要是和她喝上一杯销魂酒话,你信吗?

我开始有点相信了,但是为什么你要说萨米拉呢,要是我想要和你先喝一杯,想和你跳上一曲的话怎么样呢?

尽管我还从来没有沾过酒,但是我同意;因为我现在感觉很难受,想要摆脱毁掉了我的生活的这些疑问。

什么样的疑问?

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一直有一些关于宇宙,创造,生命的意义等等类似的问题困扰着我。

那你相信饮酒,跳舞或者性爱能让你忘掉那些疑问吗?

最起码会暂时忘掉啊,我准备好为你做任何事情,所以就不要浪费时间,不说那些烦人的疑问了。

我跟你一样,有些疑问困扰着我,但是我相信逃避是一种傻瓜办法;而正确的应该是去面对,去解答。

我也这样认为!可我厌倦了。

你的修养,你的文化,你的理智都很完美,就不要因为身体的美丽而破坏这所有的魅力了。

我现在要回去了,谢谢你所有的这些忠告,还有你送给我的这些羞辱…,然后她起身就走了。

就身下你和我了,我也准备好了;你是想和我在这里跳上一支舞呢?还是回你的房间呢?

穆斯塔法在哪儿?

穆斯塔法留下了我们,好让我们玩的尽兴,来啊。

我们走

乔治和萨米拉站了起来,她走向了舞池,而乔治却转身走向了出口…,在他快到门口的时候看到穆斯塔法和一个女孩贴在一起站着,乔治看了他一眼,径直走了出来。

乔治等等…,你怎么了,我的朋友?

没什么,累了,想回宾馆休息。

来,来来,上车,我送你。

好吧,你要不介意的话,请快点。

那几个姑娘怎么样?

很漂亮。

我留下你一个人,就是想让你跟她们玩的开心。

我已经酒足饭饱了。

你更喜欢哪一位?

都喜欢,顺便问你一句,你是穆斯林吗?

是的,我的名字就是先知(愿主赐福他)的美名之一。

啊呀!穆斯林可真是以你为耻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跟我朋友一样都是穆斯林,可是你和他的差距太大了。

我跟你说了,他是个极端的激进分子,而我在外面学习过,见过世面。

我希望你能快点,我累了,想早点回宾馆。

那我们明天什么时间见面呢?

明天没什么事儿了;因为我和别人有约,但是我们可以联系的。

乔治回到了宾馆,由于茫然和吃惊他不停地搓着两手心,他觉得今天很漫长,一整天全是矛盾,和意想不到的事…,觉得身体很沉重;一进房间就直接躺在了床上,感觉有些担忧,会又有许多疑问袭来;又想起有知识,有教养的戴安娜,她也有跟他一样的怀疑,然后她就以娱乐和享受来解愁;又想起自己发给朋友们的问题,今天贾马尔问了他同样的问题:“是什么阻止你加入伊斯兰呢?”
乔治一直这样思考着,不知不觉就到早上八点半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衣躺着,浑身的倦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