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背叛之嫌

背叛之嫌

背叛之嫌

(1)

今天,卡特丽娜没有像往常一样在教堂加班,乔治却比以往回来的晚了,她就坐在客厅里等他。一回到家中,她就迎了出去,询问他迟到的原因…,他目光一落到她的眼睛上,就想起她跟汤姆的关系,还有那天晚上汤姆给她来电话后,对他的隐瞒。他没有马上责问她,他决定找个合适的时间再问她。

“去找跟你提过的那位服务员了,我们一起吃了个饭。”

“谈的怎么样,你对他的看法有改变吗?”

“跟他谈的挺投机的,他是个学神学的,但他说话的方式很简单,很容易,能说服人,还…”

“行了,行了,哪有这样夸人的!看来你真的很喜欢他,嗯,当然了;学神学的就应该是这样的,他对你说什么了?”

“他说的话和在我想自杀那会儿碰到的那个老人说的有些相似,你还记得他吗?”

“是啊!!”

“还和那叛教徒汤姆医生说的也有些相似,难道这不奇怪吗,一个信教的人说的话和一个叛教徒说的话相似?”

“我看你说这医生是叛教徒有些勉强,我也跟他座谈过,根本就没有觉得他是这样的。”

“你是说在我们去诊所时你跟他的谈话,还是你跟他有另外的座谈?”

“乔治!当然是在诊所的谈话了,但是我告诉他了,我在教堂专门教授宗教知识,他不但没批判,反而表现出很感兴趣。”

“他对自己是个无神论者很自豪,这个你可以翻看一下他的facebook主页…,说完他看着她的眼睛说:我想他在跟你谈论宗教问题时,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你想说什么啊?”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忽然出现在我心里的一个想法,哦,对了,我可能要出差去一趟印度,你看怎么样?”

“好啊,什么时候?”

“差不多十天左右吧。”

“你知道,我是个印度后裔,祖先来自德里…,印度是个奇妙的国度,乔治,这将会让你忘掉好多烦恼的,你会感觉很舒畅的。但医生的约定怎么办呢?”

“星期一我和他有约定,到时再要他推迟以后的约定。”

“好吧。”

(2)

乔治自从知道汤姆跟卡特丽娜的关系后,整晚都很烦恼,一直在告诫自己,要平静,要装作不在乎,但是星期三早晨他心里忽然闪出一个想法,要在今晚八点他们俩约会的时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因为他从卡特丽娜跟汤姆在电话里的谈话中听到了八点的约定,所以他连忙联系了一下汤姆医生的诊所,要求布拉德就是诊所的接待看看要是可以的话,把他的预约提前到今天晚上八点。

“今天,不行”

“为什么?”

“哦,因为医生有个非常重要的约会在今晚八点钟。

“有那么重要吗?”

“也许吧,但提前你的预约是不可能的。”然后他高声笑了起来,说:

“我会在七点半来诊所,如果约到八点的病人迟到的话,我就先进去。”

“呃,我已经说了:不可能,再说了医生的约会不在诊所里…,”接着带着一丝讥笑说:“看来你是一定要在同一时间在场,我明白你的意思!!再说你可以找我,我可以确切的把你想要的都告诉你,可以解开你心中的疑团。”他大笑着又说:“我等你,可别来晚了。”

工作时间一结束,乔治马上出来去找亚当了,汤姆和卡特丽娜的事情让他很揪心,他想就这事跟亚当商量一下,他把车停在了咖啡馆门前,等着亚当结束他的工作,他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这么看重亚当呢,甚至要跟他商量这种个人隐私,而且还刚刚认识没几天。
亚当看到了停在门口的乔治的车,结束工作后换掉工作服后出来,乔治看到他后要他上车,要送他回家,亚当愉快的接受了。

“亚当,你经历过对自己最亲近的人怀疑的事吗?”

“不会,从不,但我想这是很残忍的事!”

“你结过婚了吗?”

“没有。”

“那你跟异性的感情关系怎么样?”

“我跟异性没有任何的感情关系!你想说什么呢?乔治”

“以前是不是跟你说过我的医生没有道德?”

“是,说过。”

“我跟你说过吗,我妻子经常参加晚会,还喝酒,虽然她很虔诚,可还是让人很怀疑。”

“是啊!”

“唉,我开始怀疑他和我妻子之间有不道德的关系,你看,我是不是多疑。”

亚当沉默了一会,一直在打量着乔治失意的表情,然后说: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有个原则那就是你要善意的猜测人们,只要没确定的话,就不要急着怀疑别人!”

“今天她跟他约好了一起去晚会!”

“你确定?然后你不是说她经常喝酒,去晚会吗?那跟汤姆在一起,和跟其他人在一起之间有区别吗?”

“汤姆,跟他的女病人之间的关系很让人怀疑,他又是个没道德的人,卡特丽娜的这些晚会也让人怀疑,然后她还故意掩饰这层关系,还有布拉德的话也很奇怪!”

“这布拉德又是谁啊?”

“汤姆的助理,他是个总不让人舒服的人,总给人一些让人烦恼的暗示!”

“现在晚上六点,要不你给卡特丽娜打电话,请她到好点的餐厅吃晚饭,你觉得怎么样?”

“我试一下!”

乔治打通了卡特丽娜的电话,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以便不让她对自己激动地语调起疑。他跟她提了亚当的建议,尝试了用好餐厅,还有跟他一起参加美好的晚会等诱惑她。但是她以有教堂的晚会不能迟到的理由,一次又一次的推辞他,还要他把邀请推到别的日子。

“怎么样?她以教堂晚会的理由拒绝了!”

“那么,那就是教堂的晚会,你为什么要怀疑她呢?”

“让人尴尬的是,教堂晚会里总有性丑闻传出来!”

“也许吧,我不了解!”

乔治到了亚当的家,感激对他的信任和信赖。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用我的一些个人烦恼来烦扰你!请接受我的道歉。”

“不要道歉,我希望能给你提供一点帮助,祝你好运…,我只想说一点:你该提防你说的那位布拉德,别让他玩弄你;因为在我们被怀疑,困惑困扰的时候,那就是我们的状态最弱的时候。”

“我累了,但我必须在八点之前找到解决的办法!抱歉,我要回去了。”

(3)

乔治的电话响了,是布拉德,乔治心情很坏,不想在接受让他不安的任何话题。但反复的铃声让他接起了电话,看看他要说什么。

“哈喽,你在哪儿?我在等你,汤姆去他重要的约会了!”

“他去哪儿了?”

“去赴约了,你想要知道些什么?”

“我累了!”

“唉,你过来,我有办法解决你的麻烦。”

“解决的办法?好的,我马上过来。”

乔治来到诊所,看到布拉德在等他,然后他粗鲁地问:

“汤姆在哪儿?”

“刚出去一会儿”

“跟谁?”

“你知道的,来,我们在汤姆的诊所里坐会儿!”

“我一点都不知道,你想要怎么样?”

“汤姆跟卡特丽娜一起走了。”

“有谁可以保证你没有撒谎!”

“我没骗你!”

乔治低着头,不知道要怎么办,然后他抬起了头,忽然看到在桌子上有一个女式的小包,很像卡特丽娜的包,然后他对着布拉德喊道:

“这是什么?”

“啊,难道有可能是卡特丽娜忘掉了她的包!这就是证据证明我说的是真的。”

“他们俩去哪儿?”

“去参加晚会了,我猜是在教堂里。”

“但汤姆不信教啊”

“你怎么没跟他们一起去?或者他们俩有什么特别的事,不想让你参与?”接着他大笑着说“我的先生,我完全了解你所感受到的难过,我有东西可以让你缓解心理压力。”

“什么东西?”

“一颗幸福的种子,也许你听说过海洛因的危害,但我完全可以肯定,你不了解使用它的人所感受到的幸福程度的,一个颗粒可以带来你所寻找的所有的幸福,想来一颗吗?”

“只一颗?”

布拉德感觉到了乔治的崩溃和顺从,他让他等待几分钟,他去拿幸福的颗粒,还说不会太迟。乔治当时由于巨大的心理压力仍然很紊乱。这布拉德出去后,他稍感觉有些缓解…,取出手机翻看了一下今晚的最后几次通话,看到有布拉德的号码,还有卡特丽娜和亚当的。然后他给亚当拨了过去。

“你好,乔治。”

“我已经确认了你的话。”

“对所有的事你都要简化,即便是你确认他们俩一起离开了,难道那就意味着她背叛了你吗?”

“亚当,我累了,布拉德留住了我,说稍过一会儿他要给我拿一种可以让我放松,让我平静的东西。”

“什么是能让你放松,让你平静的东西?

“他对我说只是一颗幸福种子!”

“毒品!你是疯子吗?我没告诉你吗?我们在怀疑,困惑的时候最容易上当受骗。乔治,你怎么了?这是一种逃避,难道你肯定能用逃避得到幸福吗?我希望你能马上到我这儿来…”

“我多让人失望啊,哦,他还没回来呢。好,好,我这就过来。”

在可怜,落魄的状态下乔治来到了亚当的家,亚当迎了出来,叫他进去。亚当的家很小,但很整洁,朴素,乔治坐在一把椅子上,亚当给他倒了一杯茶,他喝完后感觉稍微有些轻松。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跟我到外面活动一下,怎么样?”

“运动?现在是时候吗?”

“习惯上我每天都要跑步3,5公里,我今天还没跑呢,走啊,乔治,我家附近有个地方很适合跑步。”

“好吧,没关系!”

在跑步时亚当看看他,开始给他讲运动的好处,还有改善精神状态方面的作用,然后他忽然瞟了一眼乔治的眼睛,发现正在流泪。

“难道你真的相信运动能让一个像我一样失落的人幸福吗,他在这儿做运动,而他妻子却在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中?”

“运动能改善精神状态,但单靠它是不会幸福的,因为幸福只能来自于我们的内心,只有我们的内心。运动不会带来幸福,更不用说用毒品或者麻醉品来找幸福了!”

“我当时状态很差,而布拉德在欺骗我。”

“我们不应该让那些罪犯有机可乘,以免在我们软弱的时候欺骗我们。”

“但我还是感到在我内心里的失落,我在和你跑步,而灵魂却在一点一点地死去。”

“那在以前,你要是感到忧伤,烦恼,焦虑的时候你干些什么呢?”

“想起来了,我会吃一颗安定片,以前的医生给我的,但是他会让我嗜睡的。”

“专业医生开的安定片,而不是罪犯。那现在你还有那种安定片吗?”

“是的,车里有。”

“那我们回家,拿一颗吃上。”

“我现在回去,吃药。”

“把药带上,今晚在我这儿住下。”

“睡在你这里?我还不知道卡特丽娜在哪儿呢!”

“你不要把对她的怀疑作为可以轻视她的理由,也许她跟汤姆在一起是为了劝他信仰基督教呢!”

“也许吧,但愿我能确认,那样的话对我来说是要比现在的怀疑更轻松。”

安定片起效后,乔治睡了很长时间,直到第二天早上十点钟他才醒过来,亚当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早餐。

“早上好,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现在几点了?”

“十点”

“不好意思,耽误你上班了,我也迟到了。”

“没关系,我今天请假了,而你是副经理,迟到一次是肯定没事的。”

乔治和亚当一起吃了早餐,感谢了他的照顾,感觉心情舒畅多了,至少比昨晚的情形好多了。

“好,你应该平静许多了,过分的敏感和突然地改变多数情况下意味着内心的不幸福。”

“你指的是什么?”

“假如你坚持那些主要的疑虑,将会以更好的态度来面对你的烦恼,然后面对压力时心理素质会更强的。”

“难道你的意思是说,卡特丽娜的事是小事儿?”

“不,我的意思是内心的幸福能消除我们的怀疑,还能解开烦恼的各个细节。因此你要全力以赴的找到幸福,通过坚持不懈寻找你那些疑问的答案的方式找到它,到那时你会看到,如何重新全面的重塑自己的生活和人生观了。”

“我答应你,尽管还有一些话没弄明白。”

“我说的很明白,你要集中精力以简化,有深度地专注于你的主要问题,那样的话你才会发现幸福从你的灵魂深处涌出来,然后它会解开你所有的烦恼。”

“也许吧,谢谢你,辛苦你了,我现在要回去工作了,另外我今天还有跟医生的预约呢。”

“因为你最近要出差去印度,所以你要尝试着用平常的态度对待卡特丽娜和汤姆;等你回来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要记住你对待任何事物都要简化,不能复杂化,要高兴不能抑郁。

“我尽量”

(4)

晚上乔治按约定来到汤姆医生的诊所,刚一进来布拉德就盯着他说:

“昨晚你跑哪儿了?”

“没去哪儿,我有事离开了。”

“你怎么没等我?”

“我讨厌麻醉品,我讨厌逃避问题。”

“呵,好啊,那你是面对自己的烦恼了?”

“我跟汤姆有约定,他在不在?要不在我就回了?”

“哦,在呢,我敢肯定你会需要幸福的颗粒的,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找我的,请进,医生在等你,他现在可是非常想见卡特丽娜的丈夫的!”

乔治进来后,汤姆带着满脸的倦意迎了一下,给他倒了一杯茶,然后解释说他昨晚去晚会了回来的比较晚,所以有些疲惫。乔治对他的话表现出有些奇怪,因为习惯上医生们是不会熬夜的;但汤姆无所谓的直接打断了话题,向乔治问起来,但他预计他还没有找到答案:

“你得到以前那些问题的答案了么?”

“有了,但也没有。”

“到底有没有,可以把话说明白点?”

“我有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答案,但还不完整。”

“好,跟我说说,我们要从哪儿找答案?”

“回答是,我们要坚定的简化问题,而不是把问题复杂化,这样答案才会迎刃而解直接的显出来。”

“哲学的方式往往是建立在把事物复杂化基础上,而不是简单化,以显出我们的聪明和深奥。”

“但简化是更深奥的,如果问题的答案更有深度的话不是更好吗?”

“看来你开始用哲学的方式对待问题了。”然后用挑衅口吻说“那就照你的意思简化问题吧,我们要从哪儿找这些问题的答案?”

“我参考了这宇宙万物,发现幸福不可能来自于这些无生物,也不可能来自这些动物…,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

“嗯,就是人了!”

乔治对视他的双眼,严肃的说:

“你说得对,人还有他们的主宰,他们的创造者。”

“我不相信有造物主的存在 !”

“那么这些被造物又是怎么出现的呢?”

“我不想用这些问题折磨自己,我们可以说是偶然,也可以说是自身进化,还可以说是另外的未知因素!”

“这是逃避问题,这可不是哲学的方式啊,哲学家!你提到的所有这些可能性都不符合逻辑;自身创造是不符合理性的,偶然达到这样的精细程度也是不可理喻的,更不要说别的因素…”然后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接着说:“我会照着你的方式继续的,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到哪儿?我们不应该阻止这些质疑,那样才能得到真理,即便在一开始我们还没有完全信服也罢。”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们要从哪儿找这些问题的答案?”

“从创造人类的神那里,因为他才是最了解他们的。”

汤姆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说:

“虽然我不赞同你的话,但我喜欢它,所以我不会讨论这些东西了,但是我会继续给你提问,会继续给你一些问题,用这些问题来让你明白自己的错误;先让我们假设你说的正确,那么可以回答说我们的这位造物主是菩萨吗?还是太阳,或是耶稣还是圣灵还是…;人们有各式各样的神灵,我们怎样才能知道那一个才是真的?难道你不知道宗教信仰是非常多的吗?”

“是很多,有超过一万多个宗教,基督教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它却有33830个不同的教派。”

“看来我面对的是个有文化有知识的辩手,我会把这答案认为是准确的,让我们完成提问:答案准确不准确的标准是什么?”

“简单说的话:答案必须是容易的,简单的,不复杂的,还要能带给我们幸福,不能跟理智和逻辑还有科学冲突,,也不能自相矛盾,还要涵盖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回答的很准确既简单又有深度,也就是说只要这个答案不能使我们幸福,或者跟理智和逻辑不相符,又或是复杂的,不能涵盖人的生活的都不被我们接受,哪怕看起来是准确的也罢!

“是的,当然是!”

“真精彩,对这个答案我支持你。”然后微笑着又说:“我要再给你一些问题,用它来证明我们的回答,我们的方式的正确与否,”然后笑着又说:虽然我同意你的说法,认为无神论和否认上帝的思想理论是站不住脚的,但是我还是相信主宰是不存在的;总的来说我们是上了一条不知道最后会通到那儿的路了,我的问题是:从哪一位神灵开始找答案呢,又是用哪个宗教的方式呢?”

“让我们分析一下,现有的宗教思想基本上分两大类:天启的和人创的,你问的是哪一类?”

“你说得对,宗教是很多,必须要大体的进行分类,我还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你要出差去印度,嗯,那我再给你换个问题:哪一类的宗教更优越,是天启的还是人创的?两星期后,我们见面时再根据你给出的回答详细的探讨,我相信你了解过印度的宗教后会返回到我的无神论和不信教思想上的。”

“我要出差去印度?你是怎么知道的?”

汤姆有些慌乱,他想掩盖自己的尴尬,但又没办法,支支吾吾的说:

“我,我,是卡特丽娜说的,是我在教堂偶然碰上她的。”

“真精彩,一个不信主宰,不信上帝的无神论者去了教堂!”

“我去教堂,是,是为了研究信教者的心理和性情,不是去崇拜上帝的。”

“噢,那你觉得卡特丽娜的心理怎么样呢?”

“她是个聪明虔诚的女人,在她的思想,她的灵魂,她的一举一动中充斥着东方的魅力。”

“看来你很喜欢她?”

“但我更喜欢她的信仰和坚定,你应该珍惜她;她很爱你…”

“无神论者喜欢信仰?难道这不奇怪吗?”

“也许吧!”然后他试着想改变话题:“印度的美丽没有使你满足,还想要出差去印度?”

“什么意思?”

“你不满足于卡特丽娜的美丽,还想去寻找漂亮的印度女人的乐趣!和她们玩乐?”

“你住口,我去印度是了解宗教和思想,为了签劳工合同;再见,两星期后见。”

“好吧,我还是相信,你只要一接触这些宗教就会马上放弃的,最后愿你有所收获,旅途愉快。”

(5)

在家门口卡特丽娜等着乔治,一看到他回来马上站起来招呼他,他却冷冷的回应了一声,一脸的不高兴,她试着亲近他:

“你让我担心坏了,昨晚你去哪儿了,整晚都没回来?”

“昨晚你不也是回的很晚吗?难道还在意我在家过的夜还是在外。”

“是的,我们昨晚在教堂迟了,因为那可是一个重要的,精彩的聚会。”

“当然精彩啊,有他在嘛!”

“他,是谁啊?”

“在晚会上跟你在一起的是谁啊?”

“好多人呢!”

“有谁是我认识的?”

“乔治,这是调查吗?一般我会回答你:莫里斯牧师,萨利皮特,希拉里•辛普森,还有…

“英俊的汤姆!”

“是的!汤姆医生也在,他来是为了加强他对上帝的信仰和坚信,而且他还跟我们一起完整的参加了弥撒祭『基•宗教仪式』!”

“真精彩,无神论者出席弥撒,或者应该说他在享用晚会的美酒和舞蹈!”

“你在污蔑我,污蔑教堂,你到底想怎么样?谁告诉你他参加了晚会的,我是说参加弥撒祭的?”

“没,我没有污蔑你,也没有污蔑教堂,就是他告诉我说在晚会上他跟迷人的卡特丽娜玩得很开心,而且想加强信仰和坚定的这个汤姆,还要我在出差的时候跟印度美女们玩的开心呢!”

“他这样说的吗?”

“是啊。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不是!但…”

“我累了,我想睡觉,请允许我回卧室。”

早上,乔治来到了公司,卡赫在等他…

“说点好听的,乔治你的最后决定是什么?”

“我安排好自己的事情了,要是我们之间的工作约定能结束话,这个周末我就去印度。”

“真棒,我们俩需要连着开几个长会了;了解合同里一些要求的细节,还有那边的人物的心理细节。”

“一小时后我来你办公室,然后我们开始今天的会,连续三小时,明天也一样。”

“卡赫非常重视在和印度的公司签的合同中,可以获得的经济利益;为此他把要和乔治打交道的所有人的心里,秉性全部了解清楚,任何一点大小问题,只要他知道的都告诉乔治了。”

“还有什么需要说明的吗?”

“没了,所有的事情我会尽其所能了解清楚的,我个人认为合同只有基于双方在物质,精神和原则上,能互见其利,才是更坚固,更能长久的。”

“关键是你用最少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然后微笑着说:“我获得的是经济利益,而你得到的是精神利益,和基本利益。”

“就这样!”

“我忘记告诉你一个惊喜了。”

“什么惊喜?”

“我没说吗我有个惊喜给你,可以使你忘掉你的烦恼,还可以让你忘掉你的医生呢?”

“什么啊?”

“体验印度乐趣?”

“什么乐趣,你指的是?

“有时候你真笨,是体验印度美女,她们会满足你的任何要求的,迈克就是我给你提过的那个招聘公司主管会给你安排好所有的事情。”然后他大笑起来,说“我就说嘛他是个基督教徒,还非常虔诚呢。”

乔治心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汤姆跟卡赫这么相似啊?难道是因为他们俩的那种唯物主义思想?还是人们逃避它的真理?…啊,这个真理真让人困惑啊!但我要坚持找到它…

“星期三早上走,你还有什么事吗?”

“祝你旅途愉快,能签下有经济利益的合同,还有和美女们玩的开心。”

乔治注意到他的主管卡赫的贪婪和唯物思想好长时间了,特别是在这最后一次会议中,和他商量去印度的事情的时候,在会上他嘱托他多了解在印度的软件销售直营店的情况,还要他集中精力找些廉价的技术工,因为印度是个大市场,人口多,劳动力便宜,是这个市场的优势。在会上,乔治一直听着,沉默着;他不想反驳卡赫的话,对卡赫来说生活只是意味着钱和女人。在他们俩之间有的只是卡赫的话。
卡赫告诉乔治,印度国际劳务输出公司主管迈克会来机场接他,还提醒他,要他注意他的信仰。然后说:

“我们不在乎什么,唯一在乎的就是怎么样做才能有机会改变和更换他的条件,”接着他得意忘形的笑着说:“这才是聪明的信教,谁能给我更多的利润,给我更多的享受我就崇拜谁,服务谁!”

他们俩站起来要走,卡赫给乔治挤了一下眼睛,说他的最后嘱托是:不要放掉享受印度魅力的机会;那可是少有的机会,乔治装糊涂,说:

“你说的是什么魅力?”

“印度女人的美,还有东方舞蹈!”

乔治气的张大了嘴,丢下一句再见,转身就走了
乔治疲惫的回到家里,看到卡特丽娜反常的在等他,她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熬夜,她微笑着,亲热的迎了过来:

“亲爱的,你怎么这么晚了?我等了你两个小时?”

“我一直在和卡赫开会商量出差的事情。”

“对啊!你还忘了没告诉我呢,昨天你和汤姆医生约见结果怎么样了?”

“我借用那个服务员的话回答了他!因为我确实被他的话说服了,他也同意这话。”

“好啊,主要是你们已经走上正确的路线了。”

“他又给了我一些新的问题!”

“什么问题?”

“就是我们限定一个最好的宗教做基础,还要限定一个神,一个造物主作为我们找答案的来源。”

“答案很明确啊,上帝,基督和圣灵,他们三位才是创造人类的主宰,谁要说其他的话,那他就是异教徒。”然后她开始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

“他建议我,在印度的这段时间看看宗教,然后首先确认一下,到底是天启的宗教优越还是人为编造的宗教好?”

“到那儿你会发现,印度有你想象不到的奇闻怪事,因为印度是个奇妙的地方,等你回来的时候,你会肯定我说的话的。”

“那汤姆的最后一个建议,就是享受印度女孩的事怎么办呢?”

卡特丽娜企图掩饰她的慌乱…

“不要听他的,亲爱的”

“难道你不相信我?”

卡特丽娜微笑了一下,她找到机会改变话题了,抬起头,看着乔治说:

“我是个印度人,我已经有二十年没去过印度了,你能从印度给我带个礼物吗?”

“很乐意,你要什么?”

“我想要一个印度手工做的十字架。”

“我会给你带一个最好的印度十字架,但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你说”

“我要今晚最美好的…,走,我们去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