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转变和变化

转变和变化

转变和变化

(1)

乔治去了咖啡馆想见见亚当,但是他不在哪里,问了一下服务生回答说他今天没来上班,对于他的情况他也是一无所知。

我昨天见到他啦,我们说好今天要今天见面的。

我一点也不知道他的情况,他不来上班很奇怪,不过他明天就可能会来的。

乔治出了咖啡馆,直接来到了亚当的家,敲了敲门,没人应答,给他打电话,说已关机。最后乔治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家。

卡特丽娜,亚当失踪了,没来上班,也不在家,电话又关机。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忘了吗以前也这样发生过一次?

是啊,我想当时他跟那些由于恐怖爆炸嫌疑而被拘禁的人们在一起的,但是我不知道他是个穆斯林。

我没怎么接触过亚当,但是我很尊重他,因为我看到了在你生病的时候他对你的关心和在意。也看到了他对厚颜无耻的卡赫的态度。

你还有所不知,我很了解他,他对我很真实,能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我已经见识过许多次了,奇怪的就是,他为什么要这么真实地在乎我呢?

这有什么奇怪的?

本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他不是基督教徒。

我不明白?为什么呀?

是他鼓励我去特拉维夫,去学习了解犹太教,后来他又鼓励我去罗马,去学习基督教,他怎么会这样呢?他可不是基督教徒啊?

也许这是他自信的表现。

或者对一种模式和方式的相信?

也许吧,这古兰经是一本奇怪的经典,难道就像你在邮件里说的那样不准备在这一星期里读一读吗?

跟我以前说的那样,我想要读一读,可是卡赫这事儿真是烦人,然后又是亚当的失踪;不管了,你看完了吗?给我,让我看看。

是的,我看完了,但是我感觉还必须要再看看某些内容,你想不想让我给你买一本。

你最近要是去书店的话,替我买一本,对了顺便说一句,这部经典原文是那种语言的呢?

《古兰经》只是阿拉伯文的。

那你是怎么读的呢?

我看的只是翻译而已。

那我们不还是读的《新约》《旧约》的翻译,然后说我们在读两部圣经呢吗?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做区分呢?

对于你在邮件里的问题,我查看了资料,读了,也问了,十几个世纪以来《古兰经》的传承是历史上最精确的传承,因为有数量庞大的人们由他们的使者穆罕默德那里传述了,然后又传给了大量的接班人,一直到现在,其中没有发生过任何的纰漏,而在各种语言的翻译中有篡改也有错误。法

怎么会呢?

许多牧师翻译了《古兰经》的大意,然后依照他们的想法做了修饰,甚至在有些译著中错误百出。

那么,《古兰经》是并专属于阿拉伯人的,其他语言的就都是错的或者篡改的了?

也许吧,但是我没那样说!《古兰经》多次明确地提出这不是专属于阿拉伯人的:‘我只派遣你为全人类的报喜者和警告者,但世人大半不知道。’(塞伯邑章:28)。再说了大多数翻译还是比较好的,要是有什么分歧的话就要看阿拉伯语的原文了,可笑的是阿拉伯语原文不仅仅以书写和背记的方式传承的,甚至穆斯林对于诵读时的发音方式也被传承下来了。

翻译正确的标准是什么呢?

翻译者翻译的只是《古兰经》的意义,而不是《古兰经》,因为《古兰经》只是阿拉伯语的,这些在你阅读的时候就能感觉到的。

我累了,想睡觉;饿了想吃晚饭;有点担心,想要问候一下亚当;有些犹豫,想要拒绝卡赫;恋爱了,想要他的情人,而你却在忙着《古兰经》的翻译!

卡特丽娜笑了笑,温柔的说:

那我们先开始晚饭,然后恋爱,其余的都先放到一边了。

乔治早上起来,做好了上班的准备,出了门,但是他感觉繁重和厌倦,不知这感觉是由于卡赫?还是由于自己还没有下定决心的犹豫?
来到办公室就直接给亚当打了个电话;还是关机,有给他发了个信息要他回复报个平安。刚刚有几分钟时间,卡赫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要乔治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感觉你好像把全世界都顶在了头上,怎么了?

没什么?有些累了。

你的烦恼呢?

没什么,我一个最贴心的朋友不见了,我在找他,我很担心他。

你去他工作的地方,他家里还有他朋友们那里了吗?

是的,奇怪的是连他的同时咖啡馆的服务员都奇怪他没有请假,这可不是他的习惯。

呵呵,你最贴心的朋友!他是不是我在医院里见到的你旁边的那位?

是啊。

我差点把他给赶走,你怎么能和一个服务生结交呢?

而在你恶语攻击他的时候,卡特丽娜也差点把你给敢走了,亚当是我最敬重的朋友,我不喜欢你这样说他。

你被人举荐为公司的总经理,然后你在跟我说服务员朋友!我担心虽然你的工作能力很出色,但是你的交际能力很差,遗憾的是交际能力可比业务能力重要多了,尤其是对高层管理人员来说。

交际能力是不是就意味着和人打交道的时候欺骗,厚颜无耻啊?

是说你要有能力利用一些重要人士,让他们帮你增加收入,提拔你。

难道对你来说友谊只是机遇和经济收入吗?

是啊,甚至整个生活都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明白这个道理?

我不想明白这些。

老朋友,别这样激动嘛,你什么时候出差呢?

我对你的友情不感兴趣,我更喜欢和亚当结交。

呵呵,我在乎的是你的工作,而不是你的友情,你什么时候去瑞典呢?

我明天答复你,告辞。

我已经替你预定好了,你可以到公关经理威廉姆那里取一下机票…,呵呵,要是找到了服务生跟我说一声。

乔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责怪自己:为什不勇敢一点呢,应该告诉卡赫我不愿意去瑞典,不想破坏自己的原则?是不是胆小了,怕失去工作?那么你就和卡赫完全一样了,只在乎金钱,不过是假装有原则而已…,而卡赫确实对自己,对大家更坦率,看来他说的话还是对的,只有在对我们有利的情况下,我们才会坚持原则的,而要是对我们没有利益的话,我们会放弃原则的。他想再去找卡赫,告诉他自己的决定,随他怎么办,可是他退缩了,决定写一个道歉信…,这时,公关经理威廉姆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给,这是卡赫给你安排的机票。

我很奇怪虽然我对这次出差没兴趣,但是卡赫却很热情,据我了解你或者营销经理都可以出差,而且这完全是你们俩的工作内的事儿,不是我的工作啊!

他也是被迫的,不是自愿的。

怎么会啊?我不明白!

你去特拉维夫的时候在董事会议上定了下来要提拔你为总经理,把卡赫调走,卡赫没办法推辞这个决议只能说还有个任务非得你去完成,还有推迟决议直到你结束此次任务。

我要是完不成任务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本来我想去呢但是他拒绝了,给你机票,我们已经给你预定好了今天起九天后的飞机。

事情的原委慢慢的清楚了,现在我明白了他坚持的原因,你能不能把瑞典的联系人的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发到我的邮箱里呢?

五分钟后,你就能在自己的邮箱里看到了。

还有董事会各位成员的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

我会给你发过来的。

谢谢你威廉姆。

乔治继续写起了道歉信,但是他没有写给卡赫,而是写给了董事会:
各位董事会领导: 很荣幸能为公司效劳,我到公司已经有差不多十四年了,也很荣幸能得到你的信任,我希望自己能对得起这份信任;因为我们公司的成功应该是我们大家的期望,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使我能为公司尽绵薄之力。 在此我郑重的提出辞呈,那是由于我认为你们会珍视付出的,但是我突然的被人威胁说要不违反自己的工作节操和原则的话就会被免职,所以我希望结算薪水,因为我自己辞职的话对我,对公司来说比被免职更好,也比我出卖自己的原则更好。 谢谢你们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乔治•尼森
他发完邮件后看着邮箱,看到所有的董事会成员的邮件都被送达了。他把那封信发给了所有的董事会成员其中就有卡赫,然后他直接走出了公司,去亚当的家了,但是家里没人,然后又到了咖啡馆,也不在。问了一下亚当的同事服务生,回答说:

你就是昨天来过的那位,他今天也没来上班,但是差不多一个小时前有人打来电话说他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里,情况已经好转了。

(2)

乔治问了医院的位置,直接过去了,在路上给卡特丽娜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

在我住院的时候他可是待我不错,我必须要好好地回报一下。

你能不能过来把我带上,我们一起去看他呢?

我已经快到医院了,先去看看,你可以在晚上的探视时间去看看他。

乔治来到医院,打听着到了亚当的病房,进去后看到亚当睡在床上,腿被纱布和石膏裹的严严实实的,周围坐着几个人…

你好亚当,发生什么事儿了?

你好乔治,抱歉我五分钟前才看到了你的信息;因为我刚才才拿到了自己的手机,你怎么样了?

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在下楼的时候跌了一下,小腿骨折了,昨天来医院做了接骨手术,现在好了。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谢谢你乔治,你是我真正的朋友,说实话我没能给任何人打电话呢,是带我来医院的那位朋友给他认识的我朋友们打的电话,我给你介绍一下:艾哈迈德,来自叙利亚是一位电子工程师;阿德里安,英国人是一位药剂师;阿里,沙特人大学学生,筛赫巴斯穆•艾资海瑞,来自埃及是伦敦伊斯兰中心的伊玛目。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朋友:乔治,软件工程师,是一家先进的软件开发公司的副总经理…,让你们羡慕的那款高档背包就是他送给我的。

你们好,我只是第一次认识我朋友的朋友们。

我的朋友乔治工作很忙,经常出差,但他从来不会松懈和怠慢。

就像亚当介绍的那样,我以前是一家先进的软件开发公司的副经理,我从亚当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

以前?你什么时候从那家公司辞职了?

差不多一个小时前,我递交了辞呈,然后就过来看你了。

为什么呀?

我辞职的事情说来话长,先不说了,你的腿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的?

感赞真主,不碍事儿了,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但是我还要在医院里住上五天,然后还要在家里坐上差不多一个月,然后一个月左右才能依靠拐棍行动呢。

巴斯穆•艾资海瑞笑着说:我不想打断你们的谈话,但是我请你们允许让我们去礼午间拜,然后再回来。

我等你们。

自从我小的时候筛赫巴斯穆就是我的老师,我的筛赫。

他们去哪了?

去礼拜了。

今天是星期二,礼什么拜啊?

我们是穆斯林,穆斯林每天要礼拜五次,还要按时礼拜。

我知道你是穆斯林,很让我吃惊!你为什么以前不告诉我呢?

我以前没跟你说吗你不能把所有的论点联系起来,我的名字,我的话题,甚至我的外貌特征这些都能很明显的证明我是个阿拉伯人穆斯林;我其实没有想向你隐瞒这些,但是每次你问我的时候,你都怀疑我是天主教徒或者新教徒;你要是觉得我向你隐瞒了这些的话,我再次向你道歉。

难道每天五次礼拜不觉得累吗?

礼拜能让人摆脱现实的痛苦和疲倦,不会让人劳累的。

我们也一样每星期一次用礼拜来缓解一下压力,但是每天五次我觉得很累人!

我们要是没有完成每天五次礼拜的时候才会觉得累呢,我们的礼拜不需要付出多少时间,甚至都不需要去清真寺。

你们还要去清真寺?

要是方便去清真寺的话,那最好了,要是不方便任何地方都可以礼拜,我过一会儿还要在椅子上礼拜呢。

你这个样子还要礼拜?

是啊,相反在我这种情况下更需要礼拜,因为我任何时候都需要我的真主,而现在我的需求更多了;要不然生活的考验会让人失去耐心的;然后他就会放弃自己的原则和道德的。

这是真的,原则可真是累人。

所以说礼拜和真主沟通是一种心灵的慰藉;人可以增加坚韧和坚定。

我给你们发了一封邮件说我要读《古兰经》,但是我不知道应该读《古兰经》的哪一种翻译才好呢?

我盼着你能理解阿拉伯语多好啊;那样你就能像我们一样享受《古兰经》;我会送给你一本《古兰经》释译的,但是要等筛赫巴斯穆回来之后。

伊斯兰是不是只属于阿拉伯人的?

世界上非阿拉伯裔的穆斯林是阿拉伯地区穆斯林人口的好几倍呢;因为伊斯兰就像真主说的那样:‘我派遣你只为怜悯全世界的人’(众先知章:107)。

怜悯!

是的怜悯…,你要是学习了或者读了《古兰经》的话,你就会明白,那是多么的疼慈,疼慈全世界的!

和卡特丽娜说起天主教的时候的逻辑一模一样。

就向你学习天主教那样,学习一下伊斯兰,然后要是不能相信就放弃。

是的,我已经决定要学习一下,而且开始读起了《古兰经》,但是要通过理智的渠道。

很好,很适合,伊斯兰是一个科学的宗教,他不要你在学习之前信仰他,所以给先知的第一个启示就是‘你应当宣读’(血块章1)。

你看来很相信伊斯兰教…,我在罗马遇到了一位来自埃及的穆斯林,他跟我说他希望能跟我们一样,还劝告我不要了解和学习伊斯兰。

你还会遇到有些穆斯林会说:伊斯兰是个落后的,叛逆的,恐怖的宗教。

他也这样说的。

还有些穆斯林会说起伊斯兰对女人的歧视,还有武力强迫人们信仰伊斯兰。

看来在罗马遇到的这个穆斯林身上你所说的这一切都集齐了。

那有没有可能你遇到一个人在批判,贬低数学,或者工程,或者医学或者计算机呢?

非常多的。

那这对于这些学科的地位有影响吗?或者我们对这些知识的需求会减少吗?

肯定不会,但是情况稍微有些不同。

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同;但是有些针对伊斯兰的有计划地攻击,而对这些学科却不存在类似的。

有计划地攻击?你什么意思?

你记得上次发生在伦敦的恐怖爆炸吗?所谓穆斯林引爆的?

是的,但是后来经证实说那不是恐怖袭击。

但是在证实之前,好长时间所有的媒体都在谈论穆斯林的恐怖袭击,然后像往常一样简短的报一下否定的消息,你知道吗我被拘留,被拘押是因为爆炸吗?是由于我是一位穆斯林;也就是说我是一个恐怖分子,你知道吗?当时所有的证据都很明确,穆斯林是跟此事无关的,但是媒体方面有现成备好的污蔑?

但是你不觉的吗那是由于穆斯林一贯的行为造成的?

在每个时代,每个社会里都有一些极端的人,可是不一样的是要是某个事件和穆斯林没有关系的话那就是一般的犯罪事件,可要是和穆斯林沾点边了那就成了恐怖袭击了!难道这不是很可笑吗!

看来你对伊斯兰还是很热情的!

让我和你说的更加直接一点,是什么阻止你成为穆斯林呢?让你获得生命的幸福?

问得很突然,我还没预料到,难道皈依伊斯兰就这么简单么?

是啊,我觉得你不需要教堂的洗礼,也不需要其他宗教式的复杂仪式,这是很简单,但却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亚当,你想我会皈依伊斯兰吗?

是的,甚至我相信你会很快就皈依的。

抱歉,看来你还不太了解我,亚当,我不可能追随一个不能和我的理智,我的逻辑,我的思想我的原则相一致的东西。

请原谅…,相反是你不了解伊斯兰!

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

加入伊斯兰非常简单,但是在你内心完全接受之前你是不能加入伊斯兰的,不需要你在内心里落实之前说:我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所以说最主要的是在做形式之前你心里的信仰和坚信。

虽然我不觉得有一天会成为穆斯林,但是谁知道呢?

虽然我非常肯定你会加入伊斯兰,但是我相信你加入伊斯兰的敲门砖就是知识;所以我还相信你必须先了解伊斯兰,然后你会加入的,因为你喜欢知识,喜欢逻辑,也喜欢理性和原则。

不知道你说这些话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伊斯兰,或者两者都有?但是你让我又想起了在罗马遇到的那位穆斯林,差不多也对卡特丽娜说了类似的话,还送给她一本书叫:《酷爱耶稣引导我加入了伊斯兰》。

你刚才不还跟我说你们在罗马遇到的那位穆斯林拒绝和否认伊斯兰吗?

不同的是这后面这位是前面说的那人的兄弟,我们遇到了他们俩。

你认为他们俩谁更好呢?

我不知道,但是虽然第一个比较年长,但是第二个更加的尊重他的父母,他父母也很疼爱他,我也没在意去区分他们俩。

那卡特丽娜看了那本书吗?

看来,还看了两遍,我感觉这本书从内心深处震撼了她。

那你看那本书了吗?

我也看了,但是你要我从《古兰经》开始读,你还要送我一本翻译呢。

现在筛赫巴斯穆马上就来了,他们该到了,现在正在礼拜,你要不介意,我也要礼拜了…,你要是想问有关伊斯兰话题的话,筛赫巴斯穆是位学者,我只是他的学生,我要送给你的那本《古兰经》翻译在筛赫巴斯穆那里。

那我等着,你礼拜吧,他们要是来了就好,要不然我就自己回去了。

好的。

亚当读了“真主至大”开始了礼拜,乔治就在旁边观察着,这时筛赫巴斯穆和他的朋友们回来了…,乔治就开口说道:

亚当说你是一位伊斯兰教的宗教人士,他送给了我一本《古兰经》翻译,还说你会给我的。

在我们伊斯兰教里没有宗教人士;因为我们的宗教是属于大家的。《古兰经》翻译就在外面车里,你看我们一起出去后拿给你好吗?

好的,我来了一会儿了,想回去,但是让我们等亚当把拜礼完,要是不太久的话。

我们的礼拜跟我们的宗教一样是容易的,也是幸福的。

幸福?

是啊,今世和后世的幸福,奇怪啊,你是亚当的朋友,他还没有告诉你这些吗,我要责怪他了,你是他的朋友可他却没有把这伟大的宗教介绍给你,他可是找不到比伊斯兰的教导更适合送给你的礼物,你不见吗,许多人一直在迷误和诱惑的途中徘徊,在寻找适合于他的今世,和宗教的方式,而忽略最后一位先知的宗教?

因此他送给我一本你那里的《古兰经》翻译。

亚当结束了礼拜,转身对乔治和筛赫巴斯穆说:

筛赫巴斯穆,你别责怪我,我跟他说过伊斯兰确实是今世和后世的幸福。

巴斯穆微笑着说:

乔治,每一次做完礼拜后我们都会有对这个世界的奇妙的幸福的感觉,因为我们把生活的所有负担都诉诸养主了,他是独一的,全能的,普慈的,慷慨的,全聪的,无所不知的;学习伊斯兰吧;那才是幸福之道。

乔治,我希望你能得到筛赫巴斯穆跟你说的今世和来世的幸福。

我不可能改变自己的宗教,除非我学过,信服,还要以批判性的细致的思考过之后,亚当,我对所有的宗教不都是以这样的态度对待的吗?

是的,这也是我希望的,你要以同样的方式坚持下去,虽然我很想要你加入伊斯兰,可是伊斯兰教育我们知识才是第一位。

你必须先学习,然后你要是还不相信的话,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的朋友,你现在想下去么?

我不知道你们凭什么就相信我要是学习了就会加入伊斯兰?

是我们对来自于真主的伊斯兰的信心。

让我们拭目以待!我跟你们保证我会读《古兰经》,会阅读,和探讨伊斯兰教的,然后才会做决定。

很好,这样最好。

你别忘了要出差呢,就像你对其他宗教做的了解那样。

先让我们下楼,我会读你们的圣经的,然后再看情况呗,明天我会来看你的,现在我已经没工作了。

我觉得你辞职的太突然了,觉得你有些操之过急了。你要是明天不过来的话,那我们就要电话联系一下,真主与你在一起。

乔治带着一本《古兰经》翻译回到家里,看卡特丽娜不在家,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她去医院看望亚当了,正在路上。乔治就决定开始阅读《古兰经》。感觉亚当特别的尊重《古兰经》超过所有介绍伊斯兰的其他书籍,差不多两小时后卡特丽娜回到了家…。

我刚刚看完亚当回来。

我知道你看望他只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是为了讨好我。

但是他是个很特别的人!

怎么了?

我不知道,但是他和他那些穆斯林朋友们不和女人握手,他们很礼貌的拒绝了,难道这是为了和犹太人或者基督徒对待女人的方式作区别吗?

也许吧,我不知道,两小时前我开始了阅读伊斯兰教,先读了他们的圣经《古兰经》,说实话截至目前我读过的这些经文都很尊重女人,对女人很公正,很重视。

是的,我也读过《古兰经》翻译,就是那样的,我就是对他们对待我的礼节有些奇怪!

为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轻视或者对你有些怠慢?

没有,他们非常绅士,非常礼貌,就是没有和我握手,甚至没有看我。

但是你在那里待了一会儿,难道你和他们没有谈话吗?

说了许多话,他们说的都是大都是关于伊斯兰的,不知为什么,他们让我想起了有些牧师。

也许吧,因为他的朋友巴斯穆是位宗教人士。

不,巴斯穆不是宗教人士,他拒绝那样的称呼,还说伊斯兰没有类似于我们神父之类的宗教人士,可他怎么说都是一位伊斯兰学者。

是的,你说得对,他也跟我说了同样的话,他其实是性格很好,笑得很爽朗,还给我一张名片要我和他联系,你想想!!他说我会加入伊斯兰的,我可真奇怪,他们怎么会那么自信!

卡特丽娜看着天花板,好像在回忆什么东西:他们都很礼貌,虽然他们不像是修士,可是都很虔诚;他们全都有工作,也不是专门崇拜的,甚至很奇特的是他们认为工作和学习也是一种崇拜;因为他们从来就不像我们那样区分生活和功修,你想想亚当就在他的病床上做了礼拜!还跟我说:我们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礼拜;因为我们的宗教要我们容易,不要繁难。

我在的那会儿他也礼拜了,还说他们要每天礼拜五次,说礼拜能给他们带来幸福,虽然他们说话的时候很自信,但是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这些话。

是啊,他们很自信,而且他们的话很有影响力,他们的礼貌,微笑都很感人。

看来你很喜欢他们!

关键不是喜欢的问题,问题是穆斯林,《古兰经》和伊斯兰是一种制度,一种习惯,跟我们所习惯的完全不同。

再说确切点儿,当我开始读他们的圣经《古兰经》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觉,我还没有搞清楚,是在内心里一种奇特的感觉,尤其是对有些问题上比如:信仰真主独一,感赞主,主的尊名,主的属性,或者众先知的故事,尤其是耶稣和玛利亚的属性,以及道德和礼节等等。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是我们先不要急于做决定,因为对这个宗教了解的越多事情就越明白,我们了解其弱点,缺点和矛盾的地方,对于这些问题没有比这些穆斯林的落后的独裁状况更有力的证明了。

虽然我很喜欢亚当,但是对于了解伊斯兰一点都不感兴趣,不过我要强迫自己,而且刚才读《古兰经》时感觉很享受。

阅读他们的圣经真的很奇妙!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我把工作辞呈提交上去,我多么讨厌虚伪的狡诈的卡赫啊!我搞清楚了是他在阻挠对我的提拔,还要我去瑞士出差,我用一种能推动召开董事会的方式提交了辞呈,他们要是没有回应的话那就是最终的辞职。

那就是说你的原则战胜了你的欲望和利益呗?

也许吧,但是也许是因为我知道董事会的决定和卡赫的回答使我敢于做出这个决定,我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同意,不管怎么样,我要是收不到他们的积极的回应的话,我就要向工会投诉。

而我还在做工作和原则之间的斗争,我还在掩盖自己的怀疑,还在逃避,可是你选择了坚持揭露隐情。

自从我们俩结婚那会,我还从没见你改变的像这个月这么快,特别是我从特拉维夫回来之后!

改变和调整并不完全是坏或者是好,希望我能变得比我的过去好。

呵呵,难道还有比天主教更好的吗?

我对救世主耶稣的信仰很坚定,对天主教也同样。我不认为还有什么能比天主教更好,可是谁知道呢?

呵呵,我想今晚早点睡,可是还要快速的看看邮件。

乔治打开了邮箱,看到有些对他那封询问原则的邮件的回复,整理了一下,又回复了大家,某种程度上和自己的决定有些相同。
扎奴里克:首先原则肯定是属于有勇气的人的,但是原则需要辛苦和付出来坚持。 琳维:你说得对原则是最重要的,但并不是说我们大家都能坚持,毕竟在生活的压力面前我们还是很弱的。 哈比卜:原则第一,要不然我们大家就变成森林的动物一样了。 卡特丽娜:原则应该是首要的,但那是个艰难的决定。 我还在等待你们回复我前面关于《古兰经》的邮件。 乔治
他接着翻看邮箱,看到一封扎奴里克的信:
乔治朋友: 虽然我们相互之间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觉得跟你很亲近,甚至我们思想上很投机,所以有件你可能觉得奇怪的事想询问你, 在你们走之后,我在网上看了那位穆斯林送给你妻子的那本书,然后我又遇到了一位穆斯林建筑工程师,和他谈论一下,他要我先读《古兰经》翻译,然后不止一次的阅读了,后来又一次和他谈论了一会儿,也不知在这本书里有什么魅力!然后他问了他一些比较细节的问题,可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个工程师,然后我就问他:那谁可以更多地给我介绍伊斯兰呢?他说:在英国他不认识别人,因为他是个外国人,我要是想学习更多的伊斯兰教的话,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阅读书籍,收听和看伊斯兰教的发行物,但是有些是反伊斯兰人士写的;要么我在英国找一位伊斯兰学者,或者去别的国家找。然后我决定两条路同时进行,在你们走后我就开始了阅读计划,每天不少于五小时。我还想最近去一趟埃及或者利比亚,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嘱咐我的吗? 祝福你和卡特里娜 扎奴里克
随后他就回复道:扎奴里克朋友:
看到你的来信,很欣赏你的勇敢,看来我们走后这段时间你的变化很大,超过了我的预料,我支持你的决定,同时也希望你能和我们共享你的成就,让我们也能从你和你的敏锐的理智获益;祝福你 乔治

(3)

乔治起来了;看到卡特丽娜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然后俩人坐下来吃了起来…

今天我没有工作,不知道要干什么?

你去上班呗,因为我觉得对于你的辞呈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你现在不去上班的话将会成为在工会那里对你不利的证据的。

我还没想到这点呢,你说得对。

你已经把自己的事情解决了,而我也想在今天把自己的事情解决掉。

你也解决掉?怎么回事儿?为什么?

我还不清楚,但我会去把事情解决掉的。

昨晚我把最近总结好的关于原则和利益之间的抉择的内容发到你邮箱里了,你看看也许在你做决定的时候会有用的。

我会在先看看的,现在要走了,要不就迟到了。

我也要现在走了。

乔治去上班了,来到办公室,刚坐下来公共关系经理就急忙进来了:

你干什么了?

我没干什么啊,发生什么事儿了?

昨天你刚一出去卡赫就很生气的叫我,那可是我第一次见他那么生气,他问我说:乔治是从哪得到董事会的地址的?我就回答说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是你给我的呢?

也许他会揍我呢!你也知道他很霸道的,他只在乎自己的利益。

我们都是这样相互害怕的,真是奇怪,你放心,我不会跟他说是你给我的,可是你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吗?

看来董事会已经联系他了,他们为了你那封信要在三天内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为什么啊?

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和你的事有关,所以我问你呢,你写了些什么东西?

那么情况很振奋人心,我还没预料到会这样!

振奋人心?是什么振奋人心?

没什么,我向他们提交了我的辞呈;不管怎么样你放心,没有人会知道是你把他们的邮箱地址给我的。

谢谢你,我告辞了。

乔治开始考虑下一步他应该怎么办了,他非常清楚卡赫的欺瞒和狡诈的手段,用这些手段他可以轻松的在会议上蒙骗董事会的,他不想放弃公司,他是要求参加董事会议呢,还是给他们提交详细资料呢,还是该干什么呢?奇怪的是直到现在董事会成员谁都没有回复他的邮件!也就是说他们还要听听卡赫的话,他可是他最不想要的,他考虑了好长时间,然后决定给董事会发第二封信;他写道:
尊敬的各位董事: 很荣幸能为公司效劳,我到公司已经有差不多十四年了,也很荣幸能得到你们的信任,我也希望自己能对得起这份信任;因为我们公司的成功应该是我们大家的期望,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使我能为公司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 此前我已经向你们提交了申诉,并且提交了辞呈,但是你们还没有给予回复,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要继续对我的不公道,同意我的辞职?还是意味着要公正的待我,继续让我工作,我希望诸位能在董事会上直接和我商讨解决此事。 谢谢你们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乔治•尼森
他想通过这封信被邀请参加董事会议;好当着各位董事的面揭露所有的文件,但是他刚发完邮件就有电话直接打到他办公室了,接通后电话另一边是卡赫…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原则是吗?有原则的人!你现在能来我办公室一趟吗?

是的,是因为原则,我绝不会在原则上妥协的。

你可以过来一趟吗?

我现在就过去。

乔治来到卡赫的办公室看他很生气…,开口道:

乔治,你想怎么样?

我就是不想违反我的原则。

就好像是你想要成为公司总裁似的。

我没有为此而奔波,要是真有人要我做总裁,而我也胜任的话也无所谓了。

那么问题就不是原则了,只不过是职位而已。

随你理解了,我是不会改变自己的原则的,我之所以来这儿是因为你找我,你还说要和我协商,卡赫,你放心我绝不会迁就自己的原则的。

要真如你说的那样,是原则的问题,而不是职位的问题的话,那我对你还有另外一个提议。

什么?

我自己去瑞典,条件是你必须也同时离开伦敦。

为什么?

这事儿和我个人有关,因为我现在还不想离开公司,所以要是董事会召开了,而你在伦敦的话他们就会做出决定提拔我,让我离开公司的,所以我向他们陈述了你此次出差瑞典的重要性,然后他笑笑又说:出于对你的原则的考虑,我会亲自去瑞典,但是你必须也在同一时间离开伦敦,好让董事会推迟举行。

我去哪里呢?

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因为我们在德国,在乌克兰,在埃及都有生意。

那我要是拒绝了呢?

那就会很明显了,那就是职位和利益的问题,跟原则无关了!真要那样的话就要另当别论了。

我会考虑的,明天给你回答。

是给我回答,不是给全部的董事会成员。

好的,就这样定了。

乔治走出公司,一边向汽车走一边给汤姆打了个电话…

我现在可以过去你那里吗?

欢迎啊。

我半小时就到了,已经在过去的路上了。

乔治来到了汤姆的诊所,进去后看到接待的是个新来的,新来的接待员欢迎了乔治:

汤姆医生在等你,请。

你好乔治…,你可是我这诊所开业后的第一位病人;今天是第一天开业,我把所有的预约都推到了明天。

是个好消息啊,抱歉,没有跟进你的事儿,布拉德的事情结束了吗?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去哪儿了?

监狱,他被逮捕了,由于贩卖了一定数量的毒品。

我可真讨厌布拉德!

你为什么讨厌他啊?

他是个没有原则的人,一个人要是丢掉了原则,那他就和森林的野兽没什么两样了。

考验真的很艰难!本来我面前有两个选择;我放弃自己的原则,所有的烦恼迎刃而解;或者坚持自己的原则,接受更加艰难的考验,我选择了坚持原则,我差点就失去所有的东西,但是我坚信坚持原则的结果肯定是好的,这就是结果。

感觉你好像知道我来这儿的目的似的!

是为什么啊?

乔治给汤姆仔细讲述了卡赫的事情的经过,一直说到了出差的事,还有自己的犹豫不决…

我本来想和你商量一下:你是不是觉得在没有他那些不道德的条件的前提下我出差的话是不是也是对我原则的退让呢?

我没明白!那怎么能是对自己的原则作出让步呢?你是为了别的工作而出差啊。

但那样的话我就正中卡赫下怀。

你也可以在董事会上让卡赫更加难堪。

那么你认为我该出差?

是的,去埃及。

为什么?

难道我们前面没谈过吗,就是你必须学习了解伊斯兰,而现在正好机会来了,我要不是今天刚开诊所的话,肯定跟你一起去埃及了。

我不想出差,最近我已经去了好多地方了,我即便要去也会去德国。

你自己看,但是我觉得这是很重要;因为你可以从内部观察穆斯林,会看到他们的缺点和他们的错误的。

我会考虑的,你是我询问第一个人,我会更多的考虑的,会和更多的人商讨,有什么结果会告诉你的,我要走了;因为你今天还忙着你诊所的事儿呢。那也是你由于坚持原则而应当的,告辞。

出来后在路上他联系了亚当,告诉了他想去看他,但是他推掉了;因为医生要给他做些检查,而他会在下午探视时间里等他,然后他就回了家,决定用这点时间看看亚当的圣经《古兰经》。
这时他的孩子迈克和萨利进来了…

爸爸,你今天回来的真早啊?

是啊,我工作上有些小情况让我早点回来了。

你看什么书呢,爸爸,你刚才还看得入神呢?

我在看一本被认为是穆斯林的经典的书。

穆斯林就是被称作恐怖分子的那些人吗?

是的。

在我们学校有位来自印度的穆斯林学生,在学校里他很懒,但是性格很好,而不是恐怖分子。

恐怖主义是不属于宗教的,你别管他们说的那些话,你要根据人们的道德素质和他们交往的。

但是虽然他的性格很好,但他对我们稍稍地有些疏远。

为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也许是因为他们经常说他是恐怖分子,或者是因为有些同学为他的举动而嘲笑他原因。

是谁那样说他的?

我也不喜欢那样说,可是许多同学都那样说。

儿子啊,一个人的原则和道德才是能让人高贵或者低贱的。

伊戈巴里也这样说呢。

伊戈巴里是谁?

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位穆斯林同学。

是的,《古兰经》里说:“众人啊!我确已从一男一女创造你们,我使你们成为许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们互相认识。在真主看来,你们中最尊贵着,是你们中最敬畏者。真主确是全知的,确是彻知的。”(寝室章13);所以任何人不优越于别人,不论他的肤色,他的种族,除非以敬畏真主。

难道伊斯兰不是专属于阿拉伯人的吗?当我知道伊戈巴里是穆斯林的时候很意外!

穆斯林人口有将近十五亿,散布在中国到美国的大半个地球上,甚至奇怪的是80%的穆斯林分布在阿拉伯世界之外。

我多么希望在我们的生活这也能有这样的平等啊!

什么平等?

有些同学羞辱我,说我是印度人,而不是英国人,就因为我的长相的打扮,还由于我的母亲。

只是不允许的,女儿,你可以告诉老师。

我会告诉她的,但是我知道他们不会停止那样的话的,除非在老师面前。

孩子们出去了之后,乔治心想:

连萨利都明白在道德性的体制和仅仅的道德之间的区别!

乔治继续看起了《古兰经》,直到卡特丽娜回来了

今天日子真漫长啊!

请稍等。

你看什么呢?

穆斯林的圣经,你可以等一分钟吗,我稍微有些忙?

你看到那里了?

还没完呢。

看起来你还很投入啊。

你听,在穆斯林的圣经中真主说:“《1》艾列弗,俩目,拉仪。这些是天经——明白的《古兰经》的节文。《2》不信道者或许要希望他们原是归顺的。《3》你听任他们吃喝玩乐吧!你听任他们受希望的诱惑吧!因为他们不久就会知道的。”(石谷章1-3)

你为什么选择了这节经文或者这一段落?

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部经典的有些段落在和我个人对话?其中就有这一段。

在这一段中吸引你的是什么呢?

明白的《古兰经》,不信道者希望信仰伊斯兰,那些不信道者受吃喝玩乐的诱惑,等等,我不知为什么感觉这一切都在呼唤我,和我交谈?

你是不是在说你想成为穆斯林?

你设想一下,不可能的,但是我想要解答自己的那些疑问,得到幸福之路,不会为了吃喝享受而忽视它,不知为什么感觉有些经文直接在和我个人说话?

那有没有可能幸福之路就是伊斯兰教?

呵呵,亚当的原话,虽然我不这样认为,但是我会用学术性的方式反驳伊斯兰教的,正如我反驳了其他宗教那样,而不是仅仅的猜测。

顺便说一下,亚当怎么样了?

你在我之后见了他,我今天没有看到他,因为我今天工作中又遇到了许多事情。

告诉我,有什么新消息?

卡赫跟我提了一个新的建议,要我出差去德国,不需要放弃自己的原则。

你同意了么,烦恼结束了吗?

没有呢,我跟他说要考虑一下,因为现在我不想出门。

那么就不是原则的事儿了,现在只是决定的事儿了?

卡赫就是这样跟我说的,实际上这之后又出现了别的原因,我和汤姆商量了一下,他有别的主意。

汤姆有什么主意呢?

他让我去埃及。

你跟我说德国啊?

卡赫但是给了我一些选择:去德国,或者埃及,或者乌克兰,我想去德国,而汤姆鼓励我去埃及。

那就是为了寻找你的答案了?

是啊,但是我不想去非洲落后的国家,而不去想德国一样的强国。

但是去埃及也不等于是去了解伊斯兰和穆斯林啊,它同时还是科卜特人的地方,金字塔和尼罗河的国家啊。

看来你对埃及还是了解很多嘛!

是啊,是科普特东正教的地方,世界奇迹之一的金字塔的国度,世界上最长的河流尼罗河流域,我还认识一位科普特东正教徒,他常常批判我们天主教…,她说我们很随便,正如我们或你们很随便那样,我们新教徒!

因为你们是从他们中分支出来的,就像我们是从你们中分支出来的那样;你这些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也像汤姆那样支持我去埃及而不是德国?

也许吧,但是你要自己决定,我喜欢那些有古文明历史的国家,也许你喜欢比较现代化的发达国家,可是你去印度时很开心啊。

我会考虑的,但是看来你从一开始就支持我出差。

虽然我喜欢一家人呆在一起,一起缓解你连续出差的倦意,可是对原则让步会使人亏掉自己的,另一方面你要是坚持原则的话也许会丢掉工作,所以说这可能是对你来说是个很好的出路。

是的,也许这是最好的办法,不管怎么说,到明天的话我还有时间更多地考虑一下,你的事情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是的,我相信也许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什么结束了?

我猜这可能是我在他们那里工作的最后一个月。

那之后呢?

我开始找别的工作了,你别操心了,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的;我要去给萨利和迈克准备午饭了。

(4)

在晚间探视时间乔治来到医院看望亚当,来到病房,发现他在和筛赫巴斯穆谈话,不知谈什么反正很高心。

你好,看来今天你们俩很幸福。

感赞真主,我一直是个幸福的人,而今天由于你和我的兄弟亚当在呢所以我格外的高兴,你怎么样了?

好呢,亚当你怎么样了?

我最恩典了,赞颂和洪恩只是属于真主的。

我来看看你,还有事和你协商!

你说。

不多说,我现在面临着原则和工作之间的选择,在做了一番斗争之后我选择了原则,然后我的事情就容易了,但是要突然地出差。

人只要坚持原则的话,即便是看起来将要失败,但在最后他还是会胜利的。

巴斯穆笑了笑说道:

请允许我补充一句,你看到《古兰经》里众先知是怎么样以坚韧,和对自己的原则的坚持获得最后的胜利的吗?

穆斯林啊!就像《古兰经》说的那样,你们认为所有的先知都胜利了,甚至连耶稣也胜利了,没有被杀害,而我们认为耶稣为了洁净人性,用自己的生命救赎了人类。

巴斯穆笑了,说道:

呵呵,所以说伊斯兰教比你们更敬重耶稣(愿主赐福他),更爱他。

但是他没有像我们那样给与他超能力,美德和为人类的救赎。

相反他给予了他更多,你看来还没有读《古兰经》,你看过《古兰经》中关于耶稣的故事吗,还有许多位置提到了他?

我昨天才从你那里拿到了翻译,但是我已经看来大部分的内容,也看了耶稣的故事。

你要是读了多半的话;我想你已经读了在‘麦尔彦章’中耶稣(愿主赐福他)的话语的翻译:“要使我无论在那里都是有福的,并且嘱咐我,只要活着就要谨守拜功,完纳天课,”(麦尔彦章31)还有:“在我出生日、死亡日、复活日,都享受和平。”(麦尔彦章33)。还有在‘仪姆兰的家属章’他说:“{我奉命来}证实在我之前降示的《讨拉特》,并为你们解除一部分禁令。我已昭示你们从真主发出的一种迹象,故你们应当敬畏真主,应当服从我。”(仪姆兰的家属章49)。

是的,我读过了你说的这些经文,但是更加奇怪的是你们对耶稣的热情!

你喜欢直说吗?

嗯,是的。

你们不像我们那样待见耶稣(愿主赐福他)。

这话怎么说的?

你们认为他被钉死了,而我们坚信真主让他升天了,你没有看到吗:“又因为他们说:‘我们确已杀死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尔撒,真主的使者。’他们没有杀死他,也没有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但他们不明白这件事的真相。为尔撒而争论的人,对于他的被杀害,确是在迷惑之中。他们对于这件事,毫无认识,不过根据猜想罢了。他们没能确实的杀死他。”(妇女章157)。

是的。看了。

你们或者至少你们中的少数人认为贞洁的麦尔彦(愿主赐福她)和人通奸了。愿主佑护我们别干此类的罪孽。

那你们认为谁是耶稣的父亲?

他没有父亲,像真主创造的亚当没有父母那样,也从他母亲身上创造了没有父亲的尔撒(愿主赐福他),所以他可以在婴儿时期就开口说话;好为他贞洁的母亲作见证。

而且我们尊重自从人类的祖先亚当(愿主赐福他)开始历代的所有的宗教,因为所有的先知他们的主题都是一个,那就是信主独一,每一位先知都会为他以后的先知做铺垫,报喜的;你看到这节经文了吧:“当时,麦尔彦之子尔撒曾说:‘以色列的后裔啊!我确是真主派来教化你们的使者,他派我来证实在我之前的《讨拉特》,并且以在我之后诞生的使者,名叫艾哈默德的,向你们报喜。’当他已昭示他们许多明证的时候,他们说:‘这是明显的魔术’。”(列阵章6)在你们的经典中不也是这样说的吗?

没有,我还没有看到你说的这一节,也许就在剩下的我还没有看到的经文当中,这正如你说的那样,在我们的部分经典当中也是这样说的。

《引支勒》的问题是被人篡改了,不同的方式编写了几次,特别是在犹太人欺压基督徒的那段时期。

我猜类似的问题存在于所有的圣经当中,你说有哪部经典没有被篡改。

《古兰经》,所有的穆斯林民族和非穆斯林都一致认为《古兰经》绝没有被篡改。相反在人类文明中还没有过比《古兰经》更加精确的传承。我猜对这一点就连非穆斯林也是承认的,应为当时有成千上万的人从使者那里接受了《古兰经》,又有成千上万的人从他们那里接受了经典,在传述过程中一个跟另一个人之间连一个字符都不会出错,甚至比字符更小的。

有什么是比字符更小的?

在我们阿拉伯语中有个东西我们叫做标注音符,就是一个字符的发音,这在《古兰经》当中是统一的,甚至对于诵读的方式,字音的长度都是统一的。

难道在所有版本之间没有任何的不同吗?

绝没有,是有几种著名不同的读法,但是相互之间的区别只是在口音中。

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有可能在另一种读法当中尔撒先知(愿主赐福他)被杀死了,在第三种读法里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不可能!《古兰经》是统一的,不会产生分歧,我跟你说的只是在发音时的分歧,多半情况下同一个意思或者同样的单词出现几种不同的读法而已。

到了这个地步?我觉得你说的有些夸张!

你可以看看你们的有些历史学家的说的话,你会发现是跟我的话一致的。

但是,你不觉得你有些吹牛,或者激动的过度了?

也许吧,但是亚当告诉我说你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寻找某些疑问的答案,你已经对所有的宗教做了了解,现在开始了了解伊斯兰教,还说你喜欢科学的讨论,事实的求证。

亚当坐正了身子,打断他们俩的话:

很精彩的答辩,但是抱歉打断一下…,乔治,你告诉我,你想要问我什么事儿呢?

巴斯穆,你使我忘掉了自己的事儿。

乔治,向你道歉。

对了,在我坚持原则之后,就到了岔路口了;要么就选择和自己的原则不抵触的工作旅行,或者放弃工作,而我希望自己出差,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已经疲倦了旅行。

你可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旅行!

是的,你说得对,说实话我根本不想旅行,可是看起来这还是对于我工作的难题来说最好的出路呢。

身体疲惫比起一个人放弃原则来说更简单,因为他要是放弃了原则,那么他的灵魂也要受累,你要去哪里呢?

到德国,或者乌克兰或者其他地方。

我本来希望你能去一趟伊斯兰国家,因为就如你去了解了人创宗教,然后又去了解了犹太教,然后又去了解了基督教,所以我希望你能去更多地了解伊斯兰教。

德国,乌克兰或者埃及。

亚当低头看看地面,垂下双手:啊,我可真的想念埃及了,我和筛赫巴斯穆来自埃及,我希望你要是去埃及的话会对伊斯兰了解的更多。

你是埃及人吗?

是的,我想我以前告诉你了。

也许吧,我不记得啦。

你要是去埃及的话,我就跟我朋友们说一声,好让他们在那边接待你一下,带你去到处转转。

巴斯穆高兴的说:

我有个兄弟在开罗教数学,他可以给你准备所有的需要。

虽然我很想去德国,可是我发现所有协商过的,问过的人都建议我去埃及,也许我明天会给卡赫答复的说要去埃及。

那我等待你的答复,好跟我兄弟说。

我要是能和你一起去多好啊,真想埃及了,想念那里的人,那里的地方,因为我已经有差不多两年没有回去了。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回一趟呢?

凭主的意欲,后天我就要出院,三个星期后大学的考试就要开始了。

既然你好了那就够了,你还有巴斯穆你们想要什么礼物,我从埃及给你们带过来?

呵呵,你把全埃及都带过来吧。

呵呵。

晚上乔治打开邮箱,看到好友们对于他关于《古兰经》的邮件的回复都堆起来了,然后他总结了一下给他们回复了:
琳维:我还没有明确的答案,我读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还来不及看全部。 哈比卜:在传述方面是比其他的天启宗教更加巩固。 汤姆:抱歉…,我忙着诊所的事,还没怎么读穆斯林的圣经呢,但是我会找时间阅读的。 卡特丽娜:看起来这真是来自于上帝的启示。 扎奴里克:科学的来说《古兰经》是肯定来自于穆罕默德的,其中没有任何的篡改;谁要是相信穆罕默德的话那就必须相信《古兰经》是来自真主的。
有些突然的是扎奴里克在信上缀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利比亚-的黎波里,然后他打开一个新的窗口给他们写道:
第八封信:我想更多的了解伊斯兰,所以有可能临时有事要去埃及;谁要是有: 给我介绍伊斯兰和埃及的资料; 想要讨论的问题; 有需要给我回答的话 就在最近两三天等你们的回答,我会像往常那样给你们回答的。 乔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