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在文明包装下的歧视

在文明包装下的歧视

在文明包装下的歧视

经过两小时十五分的旅程,两人到达了,拉希德从未来过的巴黎,走出了火车站,迈克显然很了解巴黎,他与她之间有很密切的关系。

迈克:拉希德!这就是巴黎,光明之都,从这里,世界认识到了(自由-互助-平等)的标志,人权理论基础传播到了全世界.

拉希德:看,迈克,你看!警察拦住了这位女性,但看起来好象她也没有违反什么法律法规!

迈克:哦,她是戴面纱的,从两天前开始,法国开始执行在公共场合禁止戴面纱的法令了,这个警察拦住她可能是要进行罚款,也有可能会遭到监禁。

拉希德:在公共场所?也就是说法律允许女性可以在家里佩戴面纱…马沙阿拉!对女性自由,对穆斯林自由的终结!我想起了这条法律,同时还想起了这种法律不只是法国才有的,而且在比利时也有相同的法令,英国北部一个城市也实行了,在荷兰、西班牙等国家为颁布类似法律也作了积极的努力;而在澳大利亚政府赋予了警方揭起女性面纱、检查她们身份的权利。

迈克:我个人看来,这种禁令会限制女性以自己的意愿穿着打扮的人身自由,颁布这种法律其实是法国自由和民主的退步,这是在一个用一百多条法律来要求尊重别人人身自由的国家,对人身自由的真正的践踏。

但是他们认为,这和他们世俗主义禁止使用宗教标志的,国家基本原则相符合,正如法国政府将面纱称之为新型的奴隶制度,是绝对不会接受的一样。

拉希德:世俗主义的原则禁止在国家和国家基础中使用宗教标志,但是它不限制个人使用它。然后,为什么这种限制只针对穆斯林呢?难道他们同时还限制人们在胸前佩戴十字架,或者修女制服?在这些人的逻辑中,奴隶制度的意义还真奇怪;难道鼓励女性暴露身体,纵踊她们成为男人们在各种场合的玩具不是对女性的奴役;而如果女性以完全的自由意识遮盖自己的身体却成了奴隶制度?是的,我的先生,那是真正的奴隶制度,但它只是作养育大千世界的真主的奴隶。

现在,我才明白了法国革命的口号中自由的意义…,它只是断绝和真主的关系,抛弃对他的崇拜,而不是从其他被创造的人手中获得解放。这种自由把世俗主义国家权力摆在了至高的地位,完全垄断了自由的分配,他们随意地允许所愿意允许的人,随意地限制其他他们想限制的人。在说起自由时他们说:“你的自由截止于别人自由的起点”;难道他们把窥视女性的身体当做是自由和权益,所以必须为此而限制穆斯林女性的权益?实际上这不是面纱的问题,那是欧洲对伊斯兰的恐惧。

迈克:拉希德先生,不要把问题扩大化,在欧洲生活着许多穆斯林,他们跟其他人一样享受着自己的权益;同时他们还拥有在你们国家不具备的教育和工作机遇.

拉希德:这不是扩大问题,但是有许多证据能表明我刚才所说的:对伊斯兰的恐惧。

迈克:比如说呢?

拉希德:比如在瑞士,这个人权的捍卫者、日内瓦公约的中立国,禁止修建宣礼塔;在一个穆斯林人口只占4%,全国只有4座宣礼塔的国家,修建宣礼塔能给社会带来什么妨碍或者危害呢?很明显,这种禁止所揣的只是对伊斯兰病态的恐惧,和敌对观念。

迈克:虽然,个人来说,我不支持这种禁令,但我还是能理解为,他们认为这宣礼塔有悖于国家的价值观,认为它会对国家的身份特色造成威胁。

拉希德:当然,当我想到为什么这种禁令不针对所有的宗教标志,比如基督和犹太教堂的尖塔时,我明白了那些自称建立在世俗主义制度上的国家法律,理解了他们所呼吁的平等的真实意义…,问题还不仅仅限于这些,而且还包括所有关于伊斯兰的特征。甚至伊斯兰的使者本身,就像发生在丹麦的,对我们的使者(真主赐福他)侮辱性漫画事件中我们看到的那样,而其他国家也一起加入了这种侵犯行为。

迈克:我的先生,这是言论自由,在我们的社会中没有什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事,或者禁止谈论的;还发生过许多次对耶稣本人的批判和嘲讽。

拉希德:不,你们有言论自由中,甚至科学研究中不可逾越的雷池;在丹麦的媒体发行诋毁使者(真主赐福他)的漫画后,然后许多欧洲国家相继也刊行了该漫画,甚至部分西方国家以言论自由的名义相互支持,拒绝为诽谤十五亿穆斯林最伟大的宗教标识而道歉,但是无独有偶,后来荷兰独立法庭却对一个荷兰穆斯林团体做出了2500欧元的处罚,理由是他们发布了一则漫画,暗示犹太人大屠杀有捏造的嫌疑,或者说是犹太人故意夸张的…,该法院之所以做出这种判决,是因为欧洲法庭把任何针对大屠杀的怀疑,或者那怕一点点的轻视都排除在了,他们为之而做了很大的努力,占人权很大比重的言论自由之外。

在1998年,一家法国法庭以怀疑犹太大屠杀为由,判决法国思想家伽鲁迪有罪,因为他仅仅对有关纳粹对欧洲犹太人种族灭绝罪行中,主流的伤亡数目表示了怀疑。

在2006年,一家奥地利法庭对英国历史学家作家大卫•艾文,做出了监禁三年的判决,理由是他否认关于犹太带屠杀的部分细节。

在2009年,德国法庭对英国天主教主教瑞查徳•威廉姆森做出了,罚款将近一万欧元的判决;因为他公开宣称纳粹集中营中,被害的犹太人20万到30万之间。

以及许多像他们那样的人,由于这不可逾越的雷池,他们没有享受到言论和研究的自由。

迈克:可以肯定的是,基督教徒和穆斯林之间漫长的敌对史,尤其是伊斯兰极端分子发起的最近的那些事件,使许多人对伊斯兰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难道你能否认部分穆斯林的行为,是造成对伊斯兰变态性恐惧的重要因素吗?

拉希德:啊,实际上我们快得到真理了,我不否认部分穆斯林,或者穆斯林团体的行为,给那些敌对伊斯兰势力,造成了用来挑起和煽动对伊斯兰的敌视和恐惧氛围的借口;但于此同时,我们必须要把事情摆放在正确的位置上;因为我们无法忽略,还有其他一些敌对伊斯兰和穆斯林的现象,以及利用你所提到的那些事件来达成,他们加强种族主义和敌对伊斯兰团体的利益。因为如果我们全面系统的跟进这些事件的话,就会发现,没有那个宗教或者种族团体,不发生极端或者犯罪事件的,但是突显并放大这些事件,或者完全地无视它,或者全面地反对它,才是把它推向风口浪尖,或者束之于遗忘的高阁中的真正因素。

迈克:你说的其他一些敌对伊斯兰现象指的是什么?

拉希德:我就谈谈其中的部分情况:

过去由于种种原因,欧洲为阿拉伯人和穆斯林打开了移民的大门,其中有:增加欧洲人口数量,以提高西方家庭关系不稳定,以及西方人不愿生育等因素造成的人口增长率;当然了,这不是为了吸收伊斯兰传统和文化元素,那只是为了造就将要在西方出生,能让他接受文明进程,并将在一个五十年之后成为和西方社会文化和习俗统一的新生代。那些西方策略家们一直是这样策划的。

但是那些策略家们注意到,从伊斯兰世界发出的伊斯兰召唤,传播到了西方世界,继而成为了使穆斯林移民子女融入西方文化进程中的拦路石;为此戴面纱的女性,或者遵守伊斯兰的家庭子女成为了众的之矢,因为他们坚持自己的宗教价值观念,坚守伊斯兰的原则和基础;而这在那些人看来是民族同化政策成功的一大障碍。

而穆斯林的这一新生代却成为了,西方民族同化政策成功的一大隐患,也因为这一点他们觉得,那些带有与西方文化不同的文化身份认同,并且一直在持续壮大的穆斯林群体,成为了他们面对的真正的问题。

那么,归根结底西方社会这种种族偏见和排斥的根本因素就是,他们对下一代丧失自身文化认同的担忧,所以他们对任何伊斯兰的标记或者特征很反感;因为他们担心如果任由这些简单的伊斯兰标识存在的话,伊斯兰其余所有制度都会逐渐的扩张到他们社会中…,然后他们决定要把它扼杀在摇篮中;而现在,在其他一些思想意识形态被消灭之后,文化冲突选择了伊斯兰作为对手,美国政治思想家塞缪尔•亨廷顿为表达西方思想和政治趋势时,提出的文化冲突论,表达的就是这一问题。

迈克:到宾馆了,你打开的这个课题需要好几次对话才能说清楚。

  - 关于幸福的讨论
  - 相关小说
  - 相关书籍
  - 相关视频
穆罕默德对自己使命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