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天启的光明(人类对使命的需求)

天启的光明(人类对使命的需求)

天启的光明(人类对使命的需求)

拉希德走进了青年之家的大厅,看到迈克坐在一张桌子上,若有所思地盯着天花板,好像他在研究那里的吊灯…,拉希德走过去,问了一声好,看到迈克没有反应,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说道:

看来你有心事了,可以和我分享一下你的烦恼吗?

迈克:哦,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过来了…

拉吉夫还没有过来吗?

拉希德:离我们约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啊,他过来了

拉吉夫:你们好!我的朋友,我是等不及要见你们了。

拉希德:我们也是。

迈克:说实话,因为这富有成果的讨论,我感觉很欣慰…,在你们过来之前,我在深刻地思考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希望你们能参与其中,我这个想法是从我们上次的讨论话题中衍生的:如果说创造我们的那位主宰,他就是我们真正的主,那么可以设想,他会抛弃我们,不给我们联系,也不给我们指点认识了解他的方式吗?难道可以设想,他会就这样让我们自生自灭吗?

拉吉夫:再过来之前,我也在考虑这一点。

拉希德:你们的疑问非常有道理,也问到了点子上,确实,真主以最完美的形象创造了人类,并为他们而制服了大地上的一切,给他们下降了来自天空的众多福利,那么,如果说他创造这宇宙,创造人类,赐予他们这么多的福利,仅仅为了娱乐,或者毫无目的的玩耍,这在理智上是通不过的。

迈克:我们能涉猎到这一点非常好,那么:真主创造宇宙,创造人类,并给他们赐福的原因,或者目的是什么呢?

拉吉夫:我估计这和我们上次所讨论的,他作为真正造物主的属性紧密相关的;因为他是在创造万物之前本身就存在的。只是我还无法具体的总结出这一点。

拉希德:拉吉夫,你说的这一点很正确,让我试着举个例子,总结一下,当然这只是相近的例子,而不是完全一致的。如果你喜欢一样东西,那么你自然就会想在现实中得到它,是不是这样?

拉吉夫:是这样的。

拉希德:那么,有什么东西可能会阻止你,在现实中得到它呢?

拉吉夫:现在能想到的只是:我无法得到它?

拉希德:那么,当你能够得到它时,你肯定会拥有它,这就是要点。

迈克:你举的这个例子不仅没有使我明白,反而加深了我的困惑。

拉希德:这就对了,你先听我说完,在上次谈话中,我们得出清高的真主拥有所有最完美,最优美的属性,所有他的属性都是受喜悦的;清高的真主喜欢它,所有的被造物也喜欢它。这些属性中有,他是造物主,全能的,拥有王权的等等,而喜欢这些属性的结果就是落实它,实践他。

由于清高的真主是全能的,任何事物无法阻碍他的意志,所以真主创造了万物,好让他们成为他优美属性的迹象之一;他是造物主,他喜欢创造;他是恩惠的主,他喜欢施恩;他是仁慈的主,他喜欢怜悯;因为他是全能的主,任何事物都无法阻止他,他是为所欲为的。

迈克:那么在这个前提之下,我们又该怎样面对?

拉希德:我们的态度就是,真主创造我们,是让我们认识他,去赞赏他清净超然于任何缺陷和毛病;他给与了我们无限的恩惠,不仅仅是让我们享受,同时还要我们去感谢他;他喜欢仆人们感谢他,喜欢我们赞颂他;这就意味着只有他才是真正应该接受崇拜的,因为只有他才是创造万物,恩惠万物的主宰。

拉吉夫:你说的这段话引出了两个问题,第一:这是不是说,我们都应该待在寺庙里,去落实你所说的感谢和崇拜义务。

拉希德:不,不,不是这样的,你说的这种方式的崇拜是狭义上的崇拜,我所信仰的伊斯兰不承认这种,因为对真主的崇拜涵盖着生活的所有活动,包括建设大地,成就人类文明。

迈克:但我们也在建设大地,在建设我们的现代文明,而不是回归宗教。

拉希德:所以,我们看到了这种文明带来的不幸,像抑郁症、自杀、孤僻、社会分裂、人与人之间,特别是在背地里的迫害等现象的普遍。而且这些事情越多,就说明城市化越发达,也就是说物质资源越丰富,发明创造越多越发达,人性的一面就越缺失;如果我们重视这方面的话,那么就必须要研究人的构造,而人的首要成分就是灵魂,当人的所有文明和社会活动,与创造者联系到了一起,那么他各方面都和人性融洽了,甚至与全人类,整个宇宙都和谐了。因为,很简单,创造人类和全世界的主是全知一切的,他知道什么是对人有益的,什么是对人有害。

迈克:照你的意思,比方说拉吉夫工程师,想要干好自己的工作,就需要去复习宗教书籍?这怎么能行呢?然后如果我们同意你的话,我们要怎么样才能达到或者获得,真主所喜悦的那种正直的生活呢?

拉希德:我不是说宗教会干涉科学技术问题,或者社会活动的细节,但是宗教会给生活的各个细节制定一些道德伦理和一个原则框架,或者一些生活制度;同时它会组织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社区与社区之间的关系,以及让人类明白自己在这个宇宙中的地位,他和养育世界的主之间的关系。

我给你们举两个例子来说明一下:真主创造了我们,创造了地球和所有地球上的事物,他为我们从天空下降雨水,从而使大地生长,然后同时在大地上生长和设置了,能治疗疾病的药物,和能致人死地的毒药;赋予了我们理智,是我们能辨别有益的药物和致命毒药;使我们有能力,运用经验来发掘和利用这些植物和矿物,从中提取药物。然后通过宗教给我们制定了一个原则:任何伤害我们自己,或者伤害别人的事物都是被禁止的。

第二个例子:全人类都认为公平是好的,暴虐是丑恶的。但是在谈到这个公平的细节问题时,你会发现人们之间有很多的分歧;那是因为人们的理智,对公平的目的和意义的理解,是参差不齐的;每一个族群的利益之间是相对立的;所以我们需要的就是,公平的制定者必须是拥有对所有的人类绝对统治权的,在他面前人人平等,他既不会偏袒部分人,更不会偏向私欲、能完全不偏不倚的。

而认识真主对我们的要求,其获得方式,也是和真主的属性有关,因为真主是掌权的主,智慧的主,我们刚开始谈到了,真主创造宇宙是有奥秘的,绝不是徒然的。难道你能想象,某个公司或者工厂从建设,到组装机械,再到雇佣工人,开动设备,推销产品,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无组织,无纪律的,或者漫无目的的,这是可以接受的吗?

迈克:当然不会了

拉希德:那对于宇宙,这伟大的创造你要怎样看待呢?真主降示经典,启示了准则,让人明白和了解了,宗教与生活中对人类有益的。又在他的仆人中间,派遣了众先知和使者(真主赐福他们),作为他与人们之间的媒介,好让他们教导人类,让他们去认识养育他们的主,去认识公正和不义;为人类说明在现世和后世中对他们有益的,以及对他们有害的。

所以人类必然需要使命,因为这使命有两个作用:介绍和督促人去获得有益的,说明并制止人去接触有害的。这使命就像光明,在为人们指点迷津,这是真主在大地上的光明,是他在仆人们之间的公道。

这个使命的目的,不仅仅是感官认知上,对有害物质和有益物质的区分,因为没有理智的动物也能做到这一点,比方说驴就能区分大麦和黄土;而使命的目的还包括,在对今世和后世中伤害人的行为,对人有益的行为之间的区分。若不是真主的引导,仅凭理智是无法分辨生活中有益的行为和有害的行为。

拉吉夫:而第二点就是,我们看到人们对真主的态度,对他的虔诚都是参差不齐,那么,他们怎么能平等地享受真主的恩惠呢?

拉希德:这就是真主的考验和磨练,为了显出他们对真主的态度,但是在结果和归宿面前,人们绝不会是平等的;然后回报的依据将是,我们应该在生活中作为准则和依据的,众使者一脉相承的使命。

迈克:我补充一点,人们当中有骗子、有强盗、有杀人犯,怎么所有的人都能享受真主的恩惠,甚至有时候某些坏人会逃脱社会的惩罚,在他们身上,法律也没有得以实施?

拉希德:这也是真主的考验,不过这些人即使逃脱了社会的惩罚,但他们绝对无法逃脱公正的真主对他们的惩罚;而真主的惩罚则是在死后,还报之日的审判之后,作为人们对真主,对自己、对他人善恶行为的回报,在这一天里,对所有人真理的判决将会成立。

但是,审判就必须要有依据,人们要在这依据的基础上接受审判,这是大家众所周知的,而此处,就能显出真主的众位使者使命的作用,因为他们要给人类说明将要接受审查的项目,要给人类说明接受这原则和使命的后果,给他们说明来世的享乐和痛苦的刑罚,以及审判日的情况。

拉吉夫:拉希德先生,你记不记得,我们已经得出,讨论真理宗教属性的必要性?

拉希德:对,我记着呢。

拉吉夫:我看现在是时候开始这个课题了。

迈克:你说得对,拉吉夫,只是我们另外约个时间,专门讨论这个话题,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