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我们对信仰的需求

我们对信仰的需求

我们对信仰的需求

三位朋友如约相聚在青年之家,看过菜单后,迈克和拉希德各自点了需要的菜,而拉吉夫翻看菜单,就是点不了菜,说道:

很多餐厅都不提供纯素的饭菜,这让我怎么点,才合适呢?

迈克:那,这么说,你是素食主义者?

拉吉夫:是啊,差不多40%的印度人都是素食主义者。

拉希德:这是由于宗教因素还是为了健康?

拉吉夫:实际上,在我所信仰的印度教中,吃牛肉是完全禁止的,虽然目前由于这种宗教制度的苛刻,信教的素食主义者正在减少,但在印度教徒中,吃素是非常普遍的。而我喜欢素食,是出于健康和环境因素。

拉希德(招呼侍者):请,这些是我们需要的菜。

迈克:但是,拉吉夫,你放弃了自己的宗教,想要加入那个宗教呢?

拉吉夫:还没有,在德国的学习使我获得了阅历,和对印度教批判和怀疑的自由;不过我还没有信仰基督,所以我可能离无神论比较近。

迈克:对这种怀疑,我感觉和你一样;只是我相信,人有时候还是需要一种和造物主的关系,但这种关系不应该是过分的,或者说是管理人的。

拉希德:但是我认为这句话需要讨论和修正。

迈克,你说的是那句话?

拉希德:无神论思想,人类生活中宗教或者造物主的地位。

拉吉夫:我相信,人类科学的进步揭开了许多奥秘,使人类放弃用幽玄的解释来说明和了解深奥的问题;我还相信这宇宙的运行具有一套科学的规律,可以这样说:宇宙是个巨大的机器,在依照一套完美的,坚固的秩序而运行;发生的任何事物,它都有一个能导致断然的和固定结果的因素;只要整个宇宙还在这些机械式的法则内的话,就不需要用造物主控制宇宙的思想来解释了。

拉希德:对于解释我们周围的世界,科学是个很好的工具,但现实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无法讨论这些重大的课题,甚至有史以来困扰人类的最大问题的某一个细节,那怕这方面是我们所熟知的,所坚信的也罢;而上述问题有许多面,譬如:

科学是不是能解释我们周围所有的现象?肯定不能,科学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拿天文学举例来说的话,天文学认为,到目前为止宇宙中,人类所探知的领域只有5%,而其余的都是无法探知的暗黑物质。当然这种比例也是基于人类目前的科技能力得出的,很有可能实际上,这未知的范围和领域是更大,更宽广的。

然后如果这只是眼前的,或者能感受到的世界的话,对于幽玄的世界,我们的了解又有多少呢?

到这里,我们不禁要自问:难道科学就没有一个界限吗?我们必须要知道,科技能力不管它达到了什么程度,在解释任何事物时,它都是有限的;幽玄的世界不在科学的认知范围内,科学就连日常生活中的部分物理现象都解释不了,又怎么能探知,那些既无法取样做实验,也无法用感官去感知它的幽玄的世界呢?

另外,我们对某个事物的运行规律的了解,不应该让我们去否认他的创造者,或者去否认其中的创造;假如一个游牧人第一次看到一台电视机,然后在惊异和赞赏之余,了解和清楚了这台电视机的使用方法和原理,那么这并不意味着,这有损于这个创造发明的价值,更不意味着该否认它的发明创造者;同样的道理,如果说我们在生物学领域能解码细胞单元码,发现了DNA基因组,及其中的奥秘,难道这就意味着玄妙就此结束了,真相大白了吗?或者说这种伟大的创造之后没有创造者?反过来说:让人无能于复制同样的事物,甚至无能与解释其运行的原理的这些奥秘,必然会引导人去相信,去坚信这些事物之外有一位必然的创造者。

还有个例子:塞西尔•佩斯哈曼教授(他是位美国生物学家)曾说:

食物通过消化而转变成身体的一部分,这个非常奇妙的过程在过去,只归属于上帝,而今天新的发现,使它成为了化学反应;难道这能否定真主的存在吗?到底是那种力量,使众多化学元素凑到一起发生一次有益的反应呢?…,食物在进入人体后,会经过许多身体器官本能的消化过程,要说这精妙的系统和器官是由于纯粹的偶然,那肯定是不可理喻的;在这些发现之后,去信仰真主,信仰是他造就了这伟大生命的秩序,对我们来说,是必然的。

迈克:但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已经肯定了这个概念-就是科学和无神论-,并且证实生物起源于自然选择和进化,不是来自造物主的创造。

拉希德:你这句话又引出了关于这种理论主要的疑问:是不是这种科学的解释是绝对的,在任何情况下都成立的?许多吹捧科技进步的人忘记了重要的一点,知识有个特征,就是积累和突破,这两点为科学认知的进步构成了主动的性质,因为知识和发现会积累,从而达到通过研究旧的知识来制定新的能改变人对世界的看法的程度。

而在达尔文的理论中,关于进化有许多种思想, 不管怎样它只是一种科学假设,还达不到科学结论的程度,甚至还形不成一套完整的理论;他的思想与胚胎学新的发现相冲突… 同样新的考古研究证实,大部分主要生物是在历史上很短暂的被称为寒武纪时期,其中的某个时期突然出现的,习惯上这一时期被称为“寒武纪生物大爆炸”;而不是像进化论所说的那样,一种生物进化为另一种生物。

拉吉夫:那么,到底有没有可能,这个世界的出现是一次偶然,而非创造呢?

拉希德:为了解某一个事物偶然发生的可能性,请先允许我通过数学规则和偶然法则来说明一下偶然的意义。

如果我们假设有一个装满单个字母的大箱子,然后其中有个“米姆”和“艾利福”凑到一起组成一个单词“温牧”(意为母亲),那么这样的几率就很大;但是如果说这些字母凑到一起,然后组成一首诗,或者一个故事的话,如果我们不说不可能,那至少它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的。

有学者曾做过实验,测算过构成氨基酸(这是构成蛋白质的最基本结构)最基本单元的那些元素,结合到一起的可能性,最后发现那需要多少个亿年,还需要一种,这么广阔无垠,无法探知的世界所没有的物质。这只是一个微单元中很小的一个结构,在看到这些丰富多样,形态各异的动植物时,我们怎么能说是偶然形成的呢?更不用说什么生命的起源,以及宇宙的形成了…,这一切在一次盲目地偶然情况下,就这么出现了,这在理智上是绝对通不过的。

所有学科的科学研究都证实,有一个及其精密的秩序,在严格有序地运行着整个宇宙,以不可替换,更不可更改的坚固的规律和法则为基础,所有的科学家所做的无非就是,发现这些规律,去认知这些法则;这些科学发现如今已经可以通过日月运行的规律,来预测未来几百年后的日食、月食等天文现象。

那么,是谁设定了这些规律,是谁让现有的这些物质最基本原子结构,甚至比目前人类所认知的最小单元更小的结构,在从无到有第一次出现时,就遵从于这些规律的呢?是谁创造了秩序,以及万物之间的平衡和和谐?是谁完成了这精妙的设计和规划?难道这一切都是这样偶然产生的?或者难道是人类自己创造的这一切?穆斯林的天启经典古兰经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是他们从无到有被创造出来呢?还是他们自己就是创造者呢?”(山岳章35)

的确,这宇宙的秩序和规律,以及我们所了解到的宇宙奥秘,证明必然有一位全能的,全知彻知的造物主创造了整个宇宙。

迈克:但是,这里有个问题-个人来说,我不支持这种说法-就是说:我们为什么需要宗教,和对主的信仰呢?许多人在没有任何造物主信仰,或者任何宗教信仰的情况下过了一辈子。

拉希德:人类学和宗教学研究证实,在任何时代,任何社区中所有的人都需要宗教;自古以来人一直在寻找应受崇拜,可以依托的主,同时相信真主才是强有力的,主宰宇宙的,既是创造万物的,又是永活不死的。

而且人的天性证明,每当人遇到极度的灾难,受到重大危险的威胁,或者在希望快要破灭的时候,人就会有一种本能需要,迫使他去信仰真主。

相反,没有这份信仰的话,多半情况下,人就会变成没有心灵,受欲望驱使的动物。

拉吉夫:拉希德老师,我说一句,我出生在一个充斥着众多宗教的国家,后来到了欧洲,了解到了其他一些宗教人士,发现每一种宗教信徒对真主的认识,不同于另一个宗教信徒的认识,要怎样去解释这种不同呢?又怎样去认识真正的造物主应有的属性呢?也就是说:我怎么样从众多宗教中区分出真理的宗教呢?

拉希德:看来,服务员开始上菜了,要不我们在下次谈话中,再来讨论这些问题。但是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的名言:“没有宗教的科学是瘸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