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浑噩之杯

浑噩之杯

浑噩之杯

拉希德和他朋友迈克在约好的咖啡馆如期相遇,刚一坐下,迈克就开口说道:

今晚,要跟你说个问题,我想,你会赞同我的看法。

拉希德:别急,我的朋友,先要点喝的,然后我们边喝边聊!

迈克:哦,不好意思,你说得对。

迈克向服务员招了一下手…,服务员过来后问拉希德想要点什么。

拉希德回答说:茶。

服务员(诧异地问道):茶?

拉希德:加柠檬。

服务员(更加诧异了):加柠檬?

迈克(笑着说):是的,他是位穆斯林,不喝酒。我也要一杯茶,加柠檬。一来为我的急忙表达歉意,二来陪同我的朋友。

服务员转身去准备他们饮料,拉希德嘀咕道:不知道,这有什么奇怪的?

迈克:我的朋友,在我们这个地方喝酒跟喝水似的,这里酒的种类繁多,有不同的名称,味道也不尽相同,还有多种不同的喝酒方式;所以,服务员很奇怪,你为什么没点酒;只有儿童才会这样。抱歉!

拉希德:但是这就奇怪了!

迈克:这有什么奇怪的?对我们来说这一点都不新鲜,不仅仅是我们这个国家,甚至整个西方国家全都一样。

拉希德:这正是奇怪之处。

迈克:为什么?

拉希德:因为你们这些民族大多都信仰基督教,照理说你们都应该会信仰《圣经》,而《讨拉特-旧约》明确指出饮酒有巨大的伤害,并警告说:“好饮酒的人,好吃肉的人,不要与他们来往。”(箴言23:20)。而且禁止人们醉酒:“祸哉,那些清早起来,追求浓酒,流连到深夜,甚至因酒发烧的人。”(以赛亚书5:11)

还有在(利未记9:10)中说:“上帝晓谕亚伦说:你和你儿子进会幕的时候,清酒,浓酒都不可喝,免得你们死亡,这要作你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制”,在(士师记13:14)中:主的使者对玛挪亚说:“…,出自酒坛的所有物体都不可吃,清酒浓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洁之物也不可吃”。类似经文非常多,谴责饮酒之徒,禁止人们和醉酒酗酒之人交往,甚至部分经文责怪观看饮酒的人…

迈克:拉希德,别急。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了解《圣经》,我们的许多宗教人士都允许喝酒,有些牧师列举了《讨拉特》中部分先知饮酒甚至酗酒的故事。而且我听有些牧师说:被禁止的只是醉酒,而在《引支勒》中说:麦西哈曾饮过酒,(路加福音7:33):“施洗的约翰来,不吃饼,不喝酒。你们说他是被鬼附着的。人子来,也吃也喝。你们说他是贪食好酒的人。”

拉希德:我的朋友,你提到的这些引出了两个,影响着西方人,以及西方社会的重大问题:

第一:恕我直言,目前已确定你们的圣经中有许多编篡现象,圣经已经被许多受恶魔指使的人篡改了,使得它在很多信仰问题中自相矛盾了;比如说:在禁酒的同时又许可饮酒,在捏造麦西哈(真主赐福他)饮酒的同时,又说他圣洁不沾酒;当我们阅读圣经的时候会发现,在路加福音(1:15)中加拜尔天使描述麦西哈时说:“他在主面前将要为大,清酒浓酒都不喝”,这中间的矛盾很明显。

第二:你们的那些教会人员垄断了圣经,许多人自称在以主的名义说话,但他们大多觉得自己有判决合法与非法的权利,而你们却在此基础上追随着他们。

迈克:这一点你说得对,跟你直说吧:其实我们中许多人根本就不信圣经,也不相信那些教会的人,自从工业革命以来,我们的社会变化非常大,所以我们在实际生活中只信仰理智和物质科学。先不说圣经和宗教了,我们先来谈谈理智和科学。

拉希德:先让我说一句:你们和宗教之间的这些问题,其实,那是在这些教会独裁,以及教会反对科学发现过程中,特别是中世纪时代你们所遭受的磨难的结果。然后你们看待任何宗教的时候,就认为那等同于教会,认为宗教肯定是和科学抵触的,认为宗教就应该只是特定的顶礼膜拜;但是在我们伊斯兰,我们没有遇到过类似的磨难,甚至我们的宗教督促人们,鼓励信士们重视科学发现,伊斯兰中没有所谓只有教会人士才能理解的神圣秘密…

好了,让我们说一些你所相信的,而那与我的信仰也并不矛盾,我会证明给你看。

迈克:那好吧,你说。

拉希德:你刚才,现在你们信仰的只是理智和科学,我先问你个问题:如果说理智这么重要的话,那么酒精能保护理智呢,还是会蒙蔽理智?

迈克:这是个圈套,不是问题。

拉希德:真主优待了人类,提拔人类优越于许多被造物,赐予了人类理智的惠恩。在伊斯兰,真主免除了那些无理智的人的法律责任。清高伟大的真主命令我们要保护这伟大的恩惠,不能用任何事物来伤害它;甚至保护理智是伊斯兰的五项基本必要之一。所以伊斯兰禁止饮酒、服用毒品、或者所有会麻痹理智的东西。

迈克:你说的这五项基本必要是什么呢?

拉希德:详谈这五项基本必要的话,话题就长了。但总的来说它们是:信仰、生命、理智、名誉和财物。

迈克:好,继续。

拉希德:据科学证实酒精(酒类所含有的主要影响成份)能在胃和肠道内迅速吸收,并能快速地进入到血管内,然后身体所有的机体会很容易就受到损伤,比如中枢神经系统。

酒精—即使含量非常低(大约0.03%)—也能影响神经细胞功能,能减缓相互之间神经信息的传递,这会导致注意力不集中,反应能力减弱,不能对周围事物做出正确反应等。为此我们的《古兰经》下达了严格地禁酒令:“信道的人们啊!饮酒、赌博、拜像、求签,只是一种秽行,只是恶魔的行径,故当远离,以便你们成功。”(筵席章90)。

迈克:但我们认为饮酒对身体有部分益处,如感觉酒后神清气爽,浑身发热,特别是在我们这些比较寒冷的地区。

拉希德:《古兰经》并不否认这一点,真主说:“他们问你饮酒和赌博(的律例),你说:‘这两件事都包含着大罪,对于世人都有许多利益,而其罪行比利益还大。”(黄牛章219),而相比它的伤害,这些益处不值一提,所以《古兰经》禁止了它。我们来看看你所信赖的科学是怎么说的:

先不说饮酒对人行为的影响,对个人心理和社会的伤害,以及酒醉后无意识的行为可能导致的犯罪、连带产生的经济损失,伤害他人等情况。科学证实,饮酒尤其是达到醉的程度,会导致以下对健康的伤害:

1- 会影响整个身体的内分泌,会导致内分泌紊乱,心率不稳定。

2- 会导致生殖器官淤血。

3- 会导致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以及消化系统感染。

4- 能直接导致口腔、咽喉、胃、肠道、神经、内分泌系统的严重感染。

5- 会导致肝脏感染,肝细胞损伤,甚至淋巴硬化,最后可能导致肝硬化,肝癌等不治之症。

6- 饮酒对呼吸系统的损伤更是难于统计。

而你所说的喝酒暖身,那是含酒精的血液对皮肤的刺激,因为酒精会扩张动静脉的毛细血管,身体的其他部位血液带着大量的热量涌向皮肤,带给喝酒的人一种周身热乎的假象,他觉得皮肤变红了,发热感觉不到寒冷,而血液会一直这样习惯性地从周身涌向皮肤,而这会导致身体内部,主要生理活动所需的内部热量供应不平衡。

再说,除了饮酒外,不是还有许多办法可以暖身的吗,大家都知道,生活在寒冷地区的穆斯林也从来没有为取暖而饮酒啊。

迈克:但是拉希德老师,你注意到没有,你所说的这些只是在人喝酒喝醉的状态下才发生的。所以我相信少量饮酒是没关系的。

拉希德:问题是,刚开始喝酒,酒精就会使人感觉兴奋和舒畅,然后身体就会开始渴求更多的酒精;使得饮酒之人渴望喝更多的酒,体内酒精含量越多,就越会渴望喝酒…就这样恶性循环,越喝越多,越喝越伤身。

让我跟你简单说一说一则新西兰的医学研究成果,它说:摄入酒精饮料(即使少量的也罢)带来的伤害,远远超过预想的益处;和西方社会流行的 “每天一杯酒可以解决许多心脏疾病”,等说法恰恰相反,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流行病学教授罗德•杰克逊,在《柳叶刀》医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认为:以饮用少量或者适当的酒,来预防心脏病的方法,效果非常有限,这与饮酒所带来的伤害不能相提并论。

对此,尊贵的圣训中,就有一个科学的立法性奇迹,使者(真主赐福他)说:“所有的麻醉品都是被禁止的,如果喝多了会醉人的话,其少量的也是被禁止的。”

迈克:噢,这这哪是对话,这简直是激烈的辩论,看来我要再来一杯冰镇的柠檬了,以此来结束我们的谈话。

拉希德(笑着说):光要柠檬,不要茶?你还没有说,刚才你说的,我也会同意的那个问题呢!

迈克:那就在下次见面时谈吧。

拉希德:如果真主允许的话。

  - 关于幸福的讨论
  - 相关小说
  - 相关书籍
  - 相关视频
虔诚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