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请允许我!

请允许我!

请允许我!

还没到约好的时间,拉希德就早早的准备好了,等在电脑前,一会儿迈克和拉吉夫上线了,相互间打完招呼,拉希德开口说道:

拉吉夫,你在上次讨论时曾说,有句话是关于部分穆斯林行为的,是吧?

拉吉夫:是的,大家注意到,除了不重视时间,你们还不顾及人与人之间交际的规则。

拉希德:怎么会?你是不是看到,我哪方面不礼貌,或者是有些过分?

拉吉夫:不是,不是,对不起,我不是说你;但我说的这些是普遍的现象,在我去一家餐厅时看到门口有个牌子,上面写着“不接待狗和阿拉伯人”,我感到很难受,就和餐厅老板问了一下…,对,这种作法确实表现出了,他们的傲慢和狂妄,但是他说的那些理由也不无道理。他说:他的餐厅比较高档,常有一些达官政要,绅士贵族来往…,然后,他们以前曾接待过一些阿拉伯青年,可是这些年轻人的行为和举动对他的餐厅,对其他客人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有一次,几个阿拉伯年轻人,自己动手随意的抬着桌子来来去去的,也不叫服务员,弄得整个大堂乱七八糟的…

还有一次,有几个人起了争执,大声的争吵,一点也不顾及其他人…

有些人,在吃饭时把手指伸到杯子里,或者盘子里,看着恶心;

甚至,有些人直接拿着刀叉等餐具挠背…

他说:由于这些不礼貌的行为,害的店主损失了许多大顾客,最后才决定,不让阿拉伯人进餐厅。

拉希德:你说的很多是对的,但是像我以前说的一样,是我们自己的行为不对,我们给别人留下了不好的影响…,但是我想再一次强调,把这些归罪于伊斯兰是错误的。

迈克:难道你还要把原因归到自然环境的影响上?

拉希德:当然了,除了这些阿拉伯青年所接受的,错误的教养方式外,我无法忽视环境的影响。

迈克:我理解错误的教养方式,但我不能理解环境对类似行为的影响!

拉希德:我给你举个例子,说明这种影响:你们生活在地球上以寒带或者说严寒而著称的地区,冬季漫长,降雨降雪很频繁,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人要是不能很好地适应环境条件,不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那么,他就可能遇到生命危险,所以必须以适应这些条件的方式来计划和设计住所房屋,而在实践过程中,必须做到精确无误;所以像门窗之类的,就必须做到严丝合缝,不能让冷风,或者冷水渗进屋内,还必须设置合适的取暖措施,并提前做好储备燃料和食物,防备严寒等工作…,这些都转化为行为中的紧凑、细致和有计划。

而在我们的国家和地区,不存在这种严酷的环境条件,人感受不到这些行为价值,对保全生命的重要性;如果任由这些环境影响的话,那么杂乱无章就会是大多数人的行为标记了,你别忘了,我们的生活环境大多处在沙漠中,沙漠枯燥的特点,影响到人那就成粗鲁了。

拉吉夫: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该任由这些人受环境的影响,不去组织生活,陶冶情操,我们给他们创造理由,让他们在生活中没教养,不去改善和人的交往礼节?

拉希德: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只是用环境因素来做个铺衬,以便说明这些行为的真正原因。

拉吉夫:如果我们能说在西方民族和东方民族,或者说伊斯兰民族之间有生活环境的差异,那么两个民族所带有的宗教也是有差别的;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说,伊斯兰也是刚刚谈到的这些现象的因素之一呢?

拉希德:伊斯兰制订了穆斯林的生活方式,规划的他的时间,让他把所有的生活和工作,像上次我说的那样,都当作广意上的崇拜真主;有许多人不了解,交际艺术理论的主要部分,证实这门艺术要归朔到伊斯兰教,是通过穆斯林传播到安达卢西亚的,然后在安达卢西亚陷落之后,穆斯林的这门知识流落到了西方,被许多西方国家重视了起来,像法国,西班牙,英国等,然后在他们手上这门知识获得了发展和补充,最后到了目前这种状态。

迈克(笑着说):你们这些穆斯林,你们太过偏爱自己的宗教了,总喜欢把所有好的事物都归属给自己的宗教;我不会对你说,给我证明你的话,因为我知道那要亢长的研究,但我只要求你,给我证明一下,伊斯兰所拥有的这些规则基础。

拉希德:伊斯兰纠正了,人生活的所有范围内的个人行为和道德,在古兰经和圣训中有许多这样的规定,可以编辑到交际艺术的范畴内。

迈克:我的朋友,这些话都很笼统,我希望你能提供一些例子,来证实一下你所说的话。

拉希德:我这就举几个例子,说明我的话;比如,伊斯兰的使者是怎样对待他妻子和孩子的:

当我们看到,一个男人为妻子打开了车门,我们就会说,这是一个很绅士,很细腻的男人;但是伊斯兰的使者曾坐在地上,让他的妻子踩着他的膝盖上骆驼。

先知对待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佣人全是以怜悯、疼爱、原谅弱者为原则的,有一次,使者带领穆斯林们做礼拜,他正在叩头,然后他的小孙子跑了过来,爬到他背上,抱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他没有动,没有抬头,一直等他孙子自己下去了;他这是为了照顾这个孩子。

伊斯兰要求穆斯林道德优雅,谦虚稳重;伊斯兰的使者本人就是这样的;虽然他是先知,在所有的信士们中间受敬仰的,是伊斯兰国家的领导,但同时他非常谦虚,由于他的谦虚,他从不让佣人替他洗衣服,从不让佣人干能力之外的事,当他让某人干活时,他就帮助他;他的人格魅力甚至还涉及到了非穆斯林;有一次,有位犹太人的棺材,从他旁边抬了过去,然后他就为死者而站了起来,当他周围的人为他的行为感到奇怪时,他为他们说明,对死亡的尊重是不分族群的。

而且伊斯兰将一个人的走路,他的行为与道德联系到了一起,古兰经限定了走路的道德规定,在步行时,你不能过度的抬头挺胸,以免产生傲慢看不起别人的感觉,也不要低头哈腰,显得好像自己下贱的样子;真主说:“你不要为藐视众人而转脸,不要洋洋得意地在大地上行走。真主确是不喜爱一切傲慢者,矜夸者的。你应当节制你的步伐,”(鲁格曼章18,19)

拉吉夫:下次见到那家餐馆老板,我能给他叙述一个,于他从那些年轻人身上见到的和经历的,完全不同的形象吗?

拉希德:我在跟你们讲一些伊斯兰的礼节,和你刚才所提到的那些年轻人,以及各地区其他人,不好的行为有关的礼仪。

伊斯兰的礼仪规定:见面时相互祝福(道色俩目),并鼓励在社会上传播祝福(色俩目),把祝福看成是传播爱的因素;还规定回答祝福(色俩目)是一项宗教义务,而不仅仅是社会礼节;同时伊斯兰禁止人们,给正在吃饭的人说祝福(色俩目),还有给刚睡下的人说色俩目祝福,伊斯兰提醒人,如果有其他人在睡觉时,说话要降低声音。

古兰经制止人们无缘无故的高声说话:“你应当抑制你的声音;最讨厌的声音,确是驴子的声音。”(鲁格曼章19),而且,古兰经在描述从住所外高声喊叫的人时,说他不理智:“在寝室后面喊叫你的人们,大半是不明理的。”(寝室章4);先知(真主赐福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大喊大叫,他的声音从来就没有高过。

伊斯兰要求人们保持清洁,注意任何地方的卫生:在坐的地方,在吃饭的地方,在住的地方,家门外边等等,并且制定了饮食中的礼节;在人类还没有认识到餐具,像勺子,叉子,还没有盘子的时代,安拉的使者(真主赐福他)禁止人们吃饭时使用超过三根手指…,禁止在吃饭时,伸手在盘子里乱翻;教导人们吃饭时,从盘子中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拿食物,喝水时,不要一口气喝完,而是先泯三口,缓口气,再接着喝;不能在吃饭时暴食暴饮,不能吃的过饱撑着…;它还照顾到了吃饭时,可能会产生的社会和情感问题,它把吃饭看作是一种能加强社会成员之间感情和友谊的交际手段,鼓励人们在和客人吃饭时多说话,以免让客人在吃饭时害羞,或者不好意思;我们的使者(真主赐福他)亲自给他的妻子拿食物,他说:“最好的施舍,就是一个人放到他妻子口里的食物。”;使者(真主赐福他)曾用他的妻子阿伊莎(真主喜悦她)喝过水的杯子,从杯子上她搭过口的位置喝过水…,伊斯兰把吃饭和对真主的崇拜联系到了一起,命令人们在吃饭之前,以诵念真主的名义开始,吃饭后以赞颂他而结束。

迈克:拉希德先生,你们的宗教和你们的行为之间有很大的差距,反倒是我们,在这些方面,要比你们更接近你们的宗教教导。

拉希德:很遗憾,你说得对。

  - 关于幸福的讨论
  - 相关小说
  - 相关书籍
  - 相关视频
伊斯兰对尔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