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具备上述这些标准的真正的宗教是

具备上述这些标准的真正的宗教是

具备上述这些标准的真正的宗教是

宗教的种类

但真主是独一的
“那些试图统计人为宗教中偶像数量的研究人员疲倦了,因为古埃及人崇拜的偶像就超过800个,印度教徒的偶像超过10,000个,类似的偶像崇拜存在于古希腊,存在于佛教,道教等等,人创宗教人士之间。”

从其来源和依据,可以把各宗教分为两类:人类自创和改进的,非天启的各宗教,这些宗教没有来自于真主启示;如佛教,道教,印度教,波斯拜火教,多神教等等,这类宗教距离真理的宗教可真遥远,因为这些宗教都是些人依照自己的欲望编造的;“你告诉我吧!以私欲为主宰的人,真主使他明知故为地迷误,并封闭他的耳和心,在他的眼上加翳膜;真主使他迷误之后,谁还能引导他呢?难道你们不觉悟吗?(屈膝章23)

它不是天启的宗教,是人类私欲的宗教,所以你会发现这类宗教充满了迷信,谎言,矛盾和种族阶级制度;真主说:“假如它不是真主所启示的,他们必定发现其中有许多差别。”(妇女章82)

天启的来自于真主的宗教;如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这些宗教信徒认为,是创造者为他们制定了宗教信仰,为他们而选择了宗教,真主说: “他已为你们制定正教,就是他所命令努哈的、他所启示你的、他命令易卜拉欣、穆萨和尔撒的宗教。你们当谨守正教,不要为正教而分门别户。以物配主的人们,以为你所教导他们的事是难堪的。真主将他所意欲者招致于正教,将归于他者引导于真理。”(协商章13)

人为杜撰的宗教的特征

www.aroadtohappiness.com

托尔斯泰

俄罗斯文学家
真理的教义教法
“我的确明白了,我确是理解了…,人类所需求的就是天启的教义教法,证实真理,驳斥虚妄。”

无疑这些人创的宗教事实上,是人类历史上一大批思想和经历集和而成的,表现出了那些创立者的欲望和思想,但是经历时间的考验和冲刷后,他们发现那已经不适合了,然后他们就开始尝试改进它,继续生活在迷茫和紊乱中;这些人创宗教有以下几个特点:以物配主:因为他们每天都会制造一个新的神,所有的神灵都是他们自己做出来的,他们根本不明白,也未考虑过真主之外有神灵是不可能的,是自相矛盾的说法;真主说:“(91)真主没有收养任何儿子,也没有任何神灵与他同等;否则每个神灵必独占他所创造者,他们也必优胜劣败。赞颂真主,超乎他们的描述。(92)赞颂全知幽明的主,超乎他们的描述,超乎他们所用来配他的【一切东西】”(信士章91,92)

种族阶级制度:那些非天启的宗教建立在种族剥削,和种族歧视上,因为那些创立者想要给他们自己,自己的族群,自己喜欢的人们赋予一种别人没有的优越性;从而落实他们计划,达到剥削和奴役别人的目的。真主说:“众人啊!我确已从一男一女创造你们,我使你们成为许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们互相认识。在真主看来,你们中最尊贵者,是你们中最敬畏者。真主确是全知的,确实彻知的。”(寝室章13)

残酷的阶级制度
“印度教阶级制度大致分为以下几等:白色阶级,他们是那些宗教人士和宗教学者的部族;红色阶级,它包括官僚和骑士们;黄色阶级,他们是农民和商人们;黑色阶级,他们是手艺人和工匠们;而第五阶层的人们,或者是被称作肮脏的阶层的人们,则是干脏活,累活的人们。他们中高阶层的人奴役低阶层的人,低阶层的人要伺奉高阶层的人。”

清高的真主禁止人们歧视别人,嘲笑和讥笑他人:“你们中的男子不要互相嘲笑;被嘲笑者,或许胜于嘲笑者;”(寝室章11)

所以,在真主看来,白人不优越于黑人,一个种族不优越于另一个种族,一个民族不优越于另一个民族;而许多人创的宗教则建立在残酷的阶级压迫制度上。

违逆天性:因为人创的宗教违逆人的本性,将人力所不能及的事物强加于人,违反人类的习性,违背人健全的理智;所以这些宗教人士远离了正道,迷失了方向;真主说:“你应当趋向正教,【并谨守】真主所赋予人的本性。真主所创造的,是不容变更的;这才是正教,但人们大半不知道。”(罗马人章30)

迷信:那是基于纯粹的幻想,没有任何理性,或者逻辑,或者科学依据的信仰和思想;人创的这些宗教全是些迷信,没有什么证据和依据,只是些迷信之上的神话,真主的言辞真准确:“你说:‘你们拿你们的证据来吧,如果你们是诚实的。”(蚂蚁章64)

自相矛盾:那些宗教充满了矛盾,每一种派别的思想跟另一派相矛盾;真主的言辞真完美:“假如它不是真主所启示的,他们必定发现其中有许多差别。”(妇女章82)

天启宗教的宗旨

佛教的自相矛盾
“佛教徒否认主宰,他们—或者他们中部分人—妄称菩萨是神的子,他们否认灵魂,却信仰投胎转世的谬论。”

而天启的这些宗教,则是真主赐予全人类的恩惠,他派遣众多使者,命他们传达真主的言辞和使命,从而引导人类,为人类照亮了道路,给人指明了证据,使人类远离迷信、以物配主、违背理智和天性的荒漠:“我曾派遣许多使者报喜信,传警告,以免派遣使者之后,世人对真主有任何托辞。真主是万能的,至睿的。”(妇女章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