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众使者的历史:努哈

众使者的历史:努哈

众使者的历史:努哈

努哈的民族

他的民族原本是信仰真主的,他们崇拜独一的主,他们坚信末日,力行善功;然后那些人都死了,由于他们德高望重,族人们都很为他们的死亡而伤心,然后有些后人们为他们做了一些塑像,冠以许多名字:旺德、素瓦尔、叶巫斯、叶欧格、奈斯尔等等。后来人们习惯了这些塑像,继而把这些塑像作为那些好先辈的象征,让地方上的人尊崇这些塑像,以达到尊敬那些死人的目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们死完了,子女们长大了,再后来他们就越发地过分尊重那些塑像,拜倒在那些塑像面前,在这些民众心目中那些塑像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如果再传到第二代的话,他们会继续崇拜那些塑像,并且会说,这些是神灵,必须为他们而叩首跪拜,然后就开始崇拜了,从此更多的人迷误了。

这时,真主给这些民族派遣了努哈使者;给他们指点迷津,制止他们崇拜那些偶像,引导他们去崇拜真主;“他说:‘我的宗族啊!你们应当崇拜真主,除他之外,绝无应受你们崇拜的。”(信士章23)

可他们否认了他,没有接受他的劝告,他警告他们,提醒他们真主刑罚的严厉,真主说:“我的确害怕你们遭受重大日的刑罚。”(众诗人章135)

然后他们说:“他的宗族中的众领袖说:‘我们的确认为你是在明显的迷误中的。”(高处章60)

努哈反驳他们说: “(61)他说:‘我的宗族啊!我一点也不迷雾,但我是全世界的主派遣的使者。(62)我把我的主的使命传达给你们,并且忠告你们,我从真主【的启示中】知道你们所不知道【的道理】。”(高处章61,62)

民众对于努哈的话很奇怪,一直说:你是一个跟我们一样的人,怎么会是真主派来的使者呢?而且那些追随你的人们都是些下层人,没身份地位的…,然后你们也没什么可以超越我们的,你们财产不比我们多,面子也没我们大;我们觉得你们说的这些都是虚假的;他们相互间议论道:“(24)这个人只是象你们一样的一个凡人,他想获得你们的尊重。假若真主要派使者,必定降下许多天神。我们没有听到在我们的祖先的时代发生过这样的事。(25)他只是一个疯子,故你们应当等待他一个时期”(信士章24,25)

互相以崇拜偶像而相厉相勉: “他们说:‘你们绝不要放弃你们的众神明,你们绝不要放弃旺德、素瓦尔、叶巫斯、叶欧格、奈斯尔。

然后努哈(真主赐福他)对他们说: “从你们的主发出的教训,借你们族中一个人的口而降临你们,以便他警告你们,以便你们蒙主的怜悯,难道你们对于这件事觉得惊讶吗?”(高处章63)

努哈(真主赐福他)一种很耐心,很和蔼,但是他的民众却越来越刁难,他时时刻刻劝告他们,甚至他曾说:“(5)他说:‘我的主啊!我确已日夜召唤我的宗族,(6)但我的召唤使他们愈加逃避。(7)我每次召唤他们来受你的赦宥的时候,他们总是以指头塞住他们的耳朵,以衣服蒙住他们的头,他们固执而自大。”(努哈章5,6,7)

为了号召他们,他用尽了所有的可能: “(9)然后我公开地训导他们,秘密地劝谏他们,(10)我说:‘你们应当向你们的主求饶—他是至赦的—”(努哈章9,10)

有些民众却编造了许多的借口,说: “他们说:‘一些最卑贱的人追随你,我们怎能信仰你呢?”(众诗人章111)

努哈(真主赐福他)以柔和地口吻劝告他们说: “他说:‘我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众诗人章112)

努哈对他们说:“我的主负责清算他们,假若你们知道。”(众诗人章113)

努哈还说:“我绝不能驱逐信士,”(众诗人章114);“我不驱逐信道的人们。”(呼德章29)

我怎么能驱赶那些信仰我,支持我,帮助我宣传的人们呢?他说: “我的宗族啊!如果我驱逐他们,那末,谁能保护我不受真主的惩罚?你们怎么不觉悟呢?”(呼德章30);“我只是一个直率的警告者。”(众诗人章115)

www.aroadtohappiness.com

韦立弗巴伦•奥黑尔•奈责尔

奥地利大学教授
终结的使命
“穆罕默德就是带来了伊斯兰的使者,是那些传承伟大使命的使者序列中最后的一环。”

我公平的警告人们,不区别对待贵贱,贫富,大小,黑白的人…,当民众在辩论中停顿了,无法反驳努哈使者所提到的那些证据时,就开始警告努哈,以石击来威挟他: “他们说:‘努哈啊!如果你不停止【宣传】,你就必遭辱骂。”(众诗人章116)

方舟

当努哈确定了他们不会接受逻辑,不会接受引导的时候,他向真主祈求,从这些悖逆的民众中拯救他: “(117)他说:‘我的主啊!我的宗族的确否认我。(118)求你在我与他们之间进行裁判,求你拯救我和与我同在一起的信士们。”(众诗人章117,118)

在努哈警告他的民族,如果继续否认真主的话,将受严厉的刑罚;这时有些人嘲笑他说:“你昭示我们你用来吓唬我们的惩罚吧,如果你是一个诚实的人。”(呼德章32)

努哈回答他们说:这事不在我的掌握之中: “(33)他说:‘只有真主能使惩罚降临你们,如果他意欲,你们绝不能逃避天谴。(34)如果我欲忠告你们,而真主欲使你们迷误,那我的忠告是无济于你们的。”(呼德章33,34)

然后真主启示他说: “你的宗族中除已归信者外,绝不会再有人归信你,故你不要为他们的行为而悲伤。”(呼德章36)

证据已明了,所有借口已经很苍白了,他坚持宣传了将近十个世纪,他对他们完全失望了,就向真主祈祷说: “(26)努哈说:我的主啊!求你不要留一个不信道者在大地上,(27)如果你留他们,他们将使你的众仆迷误,他们只生育不道德的,不感恩的子女。”(努哈章26,27)

真主就命令他造一艘船:“我就启示他说:‘你在我的照顾下,依我的启示而造船。”(信士章27)

他开始了造船: “他正在造船。他的宗族中的贵族们每逢从他面前走过,都嘲笑他,”(呼德章38)

傲慢和歪曲历史
“中世纪时期,基督徒们在他们的著作中,开始自信地依照创世纪中提到的那样,把人类分成几个民族,并且加入了一种新的种族制度;主流观念认为那些神父、牧师阶层是努哈(真主赐福他)的儿子萨姆的后裔,骑士阶层是努哈的儿子雅弗斯的后裔,贫民阶层则是努哈的儿子含的后裔;甚至在1964年,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美国参议员罗伯特•伯德RobertByrd提议以先知努哈的故事作为藉口,保持美国的种族歧视的政策。”

努哈很有礼貌地,温和地回答他们说: “如果你们嘲笑我们,我们也必定要象你们嘲笑我们一样嘲笑你们。”(呼德章38)

然后他就警告他们,以真主的严厉而威胁他们: “你们将来就知道谁要受凌辱的惩罚,谁要遭永久的惩治。”(呼德章39)

他坚持不懈的工作,终于造好了船。然后真主命令努哈,把跟随他信仰真主的那些人带到船上,并且从每一个物种当中带上一对:“等到我的命令来临而洪水从地面涌出的时候,我说:‘你把每种动物各拿一对放在船里,并使你的家属—除已被判决者外—和信道的人们一起上船去。’只有少数人同他一起信道。”(呼德章40)

他和信士们带着每一种动物中的一对上了船: “他说:‘你们上船去吧!这只船的航行和停泊都是奉真主之名的。我的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呼德章41)

淹没

当努哈和信士们登上了船,安顿好带上船的动植物之后,天空就开始下起了滂沱大雨,大地上到处的泉水也翻腾了: “(11)我就以倾注的雨水开了许多天门,(12)我又使大地上的泉源涌出;雨水和泉水,就以既定的情状而汇合。(13)我使他乘坐一只用木板和钉子制造的船上,(14)在我的眷顾之下漂流,以报答被人否认者。”(月亮章11,12,13,14)

努哈(真主赐福他)看到他那叛逆的儿子,正在洪水中挣扎着,就呼唤他: “我的孩子啊!你来和我们一道乘船吧!你不要同不信道的人们在一起。”(呼德章42)

但是他拒绝了信仰,拒绝了父亲的忠告,回答努哈说: “他儿子说:‘我要到一座山上去躲避洪水。”(呼德章43)

努哈同情地看着他,说道: “今天,除真主所怜悯的人外,绝没有任何人能保护别人不受真主的惩罚。”(呼德章43)

这时 “波涛隔开了他们俩,他就被淹死了。”(呼德章43)

努哈怜惜自己的儿子,就向真主祈祷拯救儿子,因为真主曾许他会拯救他的家人,努哈(真主赐福他)祈祷他的主说: “我的主啊!我的儿子是我的亲人,你的诺言是真实的,你是最公正的判决者。”(呼德章45)

真主给他的答复是,曾许下的拯救的家人,指的是追随他的清廉的信士,真主说: “主说:‘努哈啊!他的确不是你的家属,他是作恶的,你不要向我祈求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呼德章46)

宗教是不需要媒介的,他不是你的家人,他不信仰真主独一的话,他和你的父子关系没有任何益处。

洪水淹没了所有的大地,所有不信道的人都灭亡之后: “有人说:‘地啊!汲干你上面的水吧!”(呼德章44)

对众先知的诋毁
“努哈做起了农活,栽种了葡萄,用葡萄酿了酒喝了,然后他醉了;他小儿子含看到后戏弄了他,揭露了他的羞体;但是他的两个兄弟用衣服盖住了父亲;努哈清醒后知道了小儿子的行为,就诅咒含的儿子迦南,说:他必然给兄弟们做仆人。愿主赐福萨姆和雅弗斯”(创世纪第九章)。 在对这些经文的注解中《巴比伦塔木德》公会书第70页中提到说:“迦南或者含凌辱了努哈”!!对于此类诋毁尊贵的先知是圣洁的,毫不相关的。

然后从地下涌出水渗入了地下,真主昭示天空: “云啊!散开吧!”(呼德章44)

天空也停止了下雨; “船停泊在朱迭山上。”(呼德章44)

那就是方舟停泊的那座山,真主启示努哈说: “努哈啊!你下船吧!从我发出的平安和幸福,将要降临你和与你同船的人的部分后裔。”(呼德章48)

然后努哈和跟他一起的信士们下了方舟,开始建设城市,种植树木,释放了他们带在船上的那些动物,人们开始治理大地,繁衍子孙。

  - 相关小说
  - 相关书籍
  - 相关视频
建设和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