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众使者的历史:穆萨

众使者的历史:穆萨

众使者的历史:穆萨

屠杀穆萨民族的男孩

以色列人之间一直以来有一个相传是来自于使者易卜拉欣的预言,就说将来他的后代中会出现一个青年才俊,整个埃及的国权都会为他而更迭。在以色列人中这个预言流传很广,有一天,通过一位官员的口,传到了法老王的耳中;他就下令杀掉以色列人的男孩,防止那位青俊的出现,就这样以色列人在法老王的暴政下,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法老确已在国中傲慢,他把国民分成许多宗派,而欺负其中的一派人;屠杀他们的男孩,保全他们的女孩。他确是伤风败俗的。”(故事章4)

然后真主要怜悯那些被欺压的以色列人:“(5)我要把恩典赏赐给大地上受欺负的人,我要以他们为表率,我要以他们为继承者,(6)我要使他们在大地上得势,我要昭示法老、哈曼和他们俩的军队,对于那些被欺负者所提放的事。”(故事章5,6)

尽管法老王为防备穆萨先知的出生做了周密的部署,甚至派了许多人专门监视所有的孕妇,调查确定她们的预产期;只要有任何男孩出生,那些刽子手就会当场杀死婴儿,可是真主想让法老王、哈曼和他俩的军队亲眼看到他们所担心的。

出生和成长的故事

然后当穆萨的母亲分娩之后:“我曾启示穆萨的母亲【说】:‘你应当哺乳他,当你怕他受害的时候,你把他投在河里,你不要畏惧,不要忧愁,我必定要把他送还给你,我必定要任命他为使者。’”(故事章7)

她担心他的安危,就把他放在一个匣子里,投到了河里:“法老的侍从曾拾取了他,以致他成为他们的敌人和忧患。法老、哈曼和他俩的军队,确是错误的。”(故事章8)

真主在法老王后的心里,给与了对穆萨的喜爱:“法老的妻子说:‘【这】是我和你的慰藉。你们不要杀他,也许他有利于我们,或者我们把他收为义子。’【他们听从她的话】,他们不知不觉。”(故事章9)

而穆萨的母亲:“(10)穆萨的母亲的心,变成空虚的。若不是我使她安下心来,以使她成为信道的人,她几乎暴露真情了。(11)她对他的姐姐说:‘你追着他去吧。’她就远远地窥测他他们毫不知觉。(12)以前,我禁止他吃任何人的奶,他的姐姐就说:‘我介绍你们一家人,替你们养育他,他们是忠于他的,好吗?’(13)于是,我把他送换他的母亲,以便她获得慰藉,不再忧愁,而且知道真主的应许是真实的,但他们大半不知道。”(故事章10,11,12,13)

穆萨就在暴虐的法老王宫里长大了:“(14)当他体格强壮,智力健全的时候,我赏赐他智慧和学识。我要这样报酬善人。(15)乘城里的人疏忽的时候,他走进城来,并在城里发现两个人正在争斗,这个是属于他的宗族,那个是属于他的敌人,属于同组的人要求他帮着对付他的敌人,穆萨就把那敌人一拳打死。他说:‘这是由于恶魔的诱惑,恶魔确是迷人的明敌。’(16)他说:‘我的主啊!我确已自欺了,求你饶恕我吧。’真主就饶恕了他,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17)他说:‘我的主啊!我借你所赐我的恩典而求你保佑我,我绝不做犯罪者的助手。”(故事章14,15,16,17)

遇到真主的使者舒尔布

但是在他杀死了敌人,那位以色列人的敌人之后:“(18)次日早晨,他在城里战战兢兢的。昨日向他求救的那个人忽然又向他高声求救。穆萨对他说:‘你确是明显的迷误者。’(19)当他欲扑击他俩的敌人的时候,求救的那个人说:‘穆萨啊!你要象昨日杀人样杀我吗?你只想做这地方的暴虐者,却不想做调节者。’(20)有一个人,从城的极远处忙来说:‘穆萨啊!臣仆们的确正在商议要杀你,你快出走吧。我确是忠于你的。’(21)他就从城里战战兢兢地逃了出来,他说:‘我的主啊!求你使我脱离不义的民众。’(故事章18,19,20,21)

他出了埃及,向麦德彦走去:“(22)当他已趋向麦德彦的时候,他说:‘我的主也许指示我正道。’(23)当他来到麦德彦的泉边的时候,他看见有一群人在那里饮羊,他发现除他们外还有两个女子,拦着她们俩的羊群。他说:‘你们俩为什么这样呢?’她俩说:‘我们要到牧人们使他们的羊离开泉水,才得饮我们的羊。我们的父亲是一位龙钟的老人。’(24)他就替她俩饮羊,然后退到树荫下,他说:‘我的主啊!我确需求你所降给我的任何福利的。’”(故事章22,23,24)

然后俩姊妹就把经过告诉给了父亲—就是真主的先知舒尔布;先知舒尔布就让一位女儿去请穆萨(真主赐福他们):“那俩个女子中的一个,羞涩地来对他说:‘我的父亲的确要请你去,要酬谢你替我们饮羊的功劳。’”(故事章25)

穆萨来到了舒尔布(真主赐福他们)面前:“当他来到他面前,并且告诉他自己的实情的时候,他说:‘你不要畏惧,你已脱离不义的民众了。’” (故事章25)

他的女儿看到了穆萨的忠实可靠:“那两个女子中的一个说:‘我的父亲啊!请你雇用他。你最好雇用这个又强壮又忠实的人。’”(故事章26)

舒尔布就要求穆萨说:“(27)他说:‘我必定以我的这两个女儿中的一个嫁给你,但你必须替我做八年工。如果你做满十年,那是你自愿的,我不愿苛求于你。如果真主意欲,你将发现我是一个善人。’(28)他说:‘这是我与你所订的合同,我无论做满那一个期限对于我都不可有过分的要求。真主是监察我们的约言的。”(故事章27,28)

号召和劝告法老王

当穆萨完成约好的期限之后,带着家人出发了:“当穆萨已做满期限,而带着他的家属旅行的时候,他看见那座山的这边有一处火光,他对他的家属说:‘你们等待一下,我确已看见一处火光,也许我从火光的那里带一个消息来给你们,或带一个火把来给你们烤火。”(故事章29)

这时,真主给他降示了启示:“(30)他已来到那个火光的附近,山谷的右岸上,有丛林的吉祥处,发出呼声说:‘穆萨啊!我确是真主—全世界的主,(31)你抛下你的手杖吧。’他看见那条手杖蜿蜒如蛇,就转脸退避,不敢转回去。‘穆萨,你走向前来,不要畏惧,你确是安全的,(32)你把你的手插入怀中,它将白亮亮的抽出来,却无恶疾。你为恐怖而把你的手缩回去吧。这两件是你的主所降示法老和他的臣仆们的证据,他们确是放荡的民众。’”(故事章30,31,32)

由于以前杀害了他的敌人,还有他口才的原因,他对法老王有些担心:“(33)他说:‘我的主啊!我确已杀过他们中的一个人,所以我怕他们杀我。(34)我的哥哥哈伦,口才比我好,求你派他同我去,做我的助手,证实我的使命;我的确怕他们否认我。’”(故事章33,34)

他向真主祈求,让他哥哥哈伦做他的助手:“(29)‘求你从我的家属中为我任命一个助手—(30)我的哥哥哈伦—(31)让他相助我,(32)使他与我同事,(33)以便我们多赞颂你,(34)多纪念你。(35)你确是明察我们的。’(36)主说:‘穆萨啊!你所请求的事,已赏赐你了。’”(塔哈章29--36)

然后他们俩来到了法老王那里,给他传达了真主的使命,就是号召人们崇拜独一无偶的真主,并且要求法老王,停止对以色列人的压迫和酷害,让他们自由地,专心地崇拜独一的主,向他祈祷,向他哭诉;而法老王狂妄自大,对他们的言辞不削一顾;他轻蔑地看着穆萨,说道:“(18)法老说:‘难道我们没有在我们的家中把你自幼抚养成人,而且你在我们家中逗留过许多年吗?(19)你曾干了你所干的那件事,你是忘恩的。”(众诗人章18,19)

穆萨回答道:“他说:‘当日,我不懂事地干了那件事。”(众诗人章20)

也就是在接受真主的使命,受到真主的启示之前:“我就畏惧你们,而逃避你们,随后,我的主把智慧赏赐我,并且派我为使者,”(众使者章21)

然后,穆萨给法老王说的对他的养育和培养之恩作了答复:“你责备我忘恩,你所谓的恩是你曾奴役以色列的后裔。”(众诗人章22)

那只是你所谓的对我的恩情,而我却是以色列人的一员,对于你奴役这伟大的民族,迫使他们为你们干活,伺奉你们,为你们受苦受累来说,能相提并论吗?然后法老王就向穆萨询问,他号召人崇拜的真主:“法老说:‘全世界的主是什么?’”(众诗人章23)

马上就有了令人折服的回答:“他说:‘他是天地万物的主,如果你们是确信者。’“(众诗人章24)

法老就开始嘲笑了:“法老对他左右的人说:‘你们怎么不倾听呢?’”(众诗人章25)

穆萨没有顾虑任何人,继续他的宣传:“他说:‘【他】是你们的主,也是你们祖先的主。”(众诗人章26)

法老越发傲慢了:“法老说:‘奉命来教化你们的这位使者,确是一个疯子。’”(众诗人章27)

但真主的使者穆萨没有理会他的责难,继续他的宣传:“他说:‘【他是】东方和西方,以及介乎东西方之间的主,如果你们能了解。”(众诗人章28)

狂妄的暴君法老王,开始丧心病狂的威胁道:“法老说:‘如果你舍我而敬事别的神灵,我势必使你成为一个囚犯。”(众诗人章29)

讥笑嘲弄没有使穆萨踌躇,同样威胁也没有使他偏离目标;他回答道:“(30)他说:‘要是我昭示你一个明证呢?’(31)法老说:‘如果你是说实话的,你就昭示一个明证吧!’(32)他就扔下他的手杖,那条手杖忽然变成一条蟒;(33)他把他的手抽出来,那只手在观众面前忽然显得白亮亮的,”(众诗人章30,31,32,33,34)

法老王担心自己的民众都会信仰他:“(34)法老对他左右的贵族们说:‘这确是一个高明的术士,(35)他想凭他的魔术,把你们逐出国境,你们有什么建议呢?’(36)他们说:‘请你宽限他和他哥哥,并派招募员到各城市去,(37)他们会把所有高明的术士都召到你这里来。’“(众诗人章34,35,36,37)

法老王术士们的故事

法老王看到了所有的证据,但他仍然很狂妄自大,拒绝接受真理:“(56)我确已指示他我所有的一切迹象,而他加以否认,不肯信道。(57)他说:‘穆萨啊!你到我们这里来,想借你的魔术把我们逐出国境吗?(58)我们必定在你面前表演同样的魔术。你在一个互相商量的地方,在我们和你之间,定一个约期,我们和你大家都不爽约。’(59)他说:‘你们的约期定在节日,当众人在早晨集合的时候。’(60)法老就转回去,召集他的谋臣,然后他来了。”(塔哈章56--60)

穆萨担心真主的惩罚降临他们:“穆萨对他们说:‘你们真该死,你们不要污蔑真主,以免他用刑罚毁灭你们;污蔑真主者,确已失败了。’”(塔哈章61)

他们议论纷纷,有人说:‘这决不会是魔术师该说的话’;“他们为这件事,议论纷纷,并且隐匿他们的议论。”(塔哈章62)

可他们又反悔了,他们中的多半人说:“(63)他们说:‘这两个确是两个术士,想用魔术把你们逐出国境,并且废除你们的最完美的制度,(64)所以,你们应当决定你们的计策,然后结队而来;今天占上风的,必定成功。’(65)他们说:‘穆萨啊!是你先抛你的家伙呢?还是我们先抛呢?’(66)他说:‘还是你们先抛吧!’他们的绳子和拐杖,在他看来,好像是因为他们的魔术而蜿蜒的。” (塔哈章63,64,65,66)

他担心人们会被魔术所迷惑:“穆萨就心怀畏惧。”(塔哈章67)

这时真主的命令来临了:“(68)我说:‘你不要怕,你确是占优势的。(69)你抛下你右手里的拐杖,它就会吞没了他们所造作的。他们所造作的,只是术士的法术;术士们无论干什么总是不成功的。’”(塔哈章68,69);“(117)我启示穆萨说:‘你抛出你的手杖吧!’于是,那条手杖立刻消灭了他们所幻化的【大蛇】。(118)于是,真理昭著,而他们所演的魔术变成无用的。”(高处章117,118)

突然间:“(119)法老等当场败北,一变而为屈辱者。(120)术士们不由己地拜倒下去,(121)他们说:‘我们已信仰全世界的主,(122)即穆萨和哈伦的主。’”(高处章119--122);“于是,术士们拜倒下去,他们说:‘我们已归信哈伦和穆萨的主了’”(塔哈章70)

法老更加愚蠢地威胁道:“法老说:‘在我允许你们之前,你们就信奉他们了吗?他必定是你们的头子,他把魔术传授你们,所以我誓必交互着砍掉你们的手和脚,我誓必把你们钉死在椰枣树干上,你们必定知道我们俩谁的刑罚更严厉,更长久。”(塔哈章71)

他们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那正好说明信仰是怎样改变人们的:“(50)他们说:‘那也没什么,我们将归于我们的主。(51)我们的确渴望我们的主赦宥我们的过失,因为我们是首先归信的。’”(众诗人章50,51)

法老王淹死了

法老继续迫害信士们,然后真主惩罚了他和他的支持者:“(130)我确已用荒年和歉收去惩治法老的臣民,以便他们觉悟。(131)当幸福降临他们的时候,他们说:‘这是我们所应得的。’当灾难降临他们的时候,他们则归咎于穆萨及其教徒们的不祥。真的,他们的厄运是在真主那里注定的,只是他们大半不知道罢了!”(高处章130,131)

他们既没有归信,也没有悔罪:“(132)他们说:‘无论你拿什么迹象来迷惑我们,我们绝不信仰你。’(133)故我使水灾、蝗虫、虱子、青蛙、血液等作为明证去磨难他们。但他们自大,他们是犯罪的民众。”(高处章132,133)

当他们承受不了的时候:“(134)当他们遭遇天灾的时候,他们说:‘穆萨啊!你的主与你有约在先,请你祈祷他,如果你能替我们消除天灾,那末,我们就一定信仰你,一定释放以色列人的后裔,让他们同你去。’(135)当我替他们暂时消除灾难的时候,他们忽然背约了。(高处章134,135)

他们没有实践先前的约言,甚至翻脸不认他们所立的盟约;这时:“于是,我惩治了他们,使他们沉沦在海里,因为他们否认我的迹象,并且忽视它。”(高处章136)

埃及人追随着他们的法老王,在他们的愚昧,顽固不化和骄傲自大中的同时,违逆着真主的先知,真主的使者,真主的代言者:仪姆兰之子穆萨(真主赐福他);真主给埃及人昭示了绝对的压倒性的证据,让他们亲眼看到了令人震撼的,让人头晕目眩的奇闻异事,而他们仍然不知悔改,只有那些魔术师,这个以色列民族和法老王的臣民中少数人信仰了真主,而且在法老王的淫威之下,他们不敢声张自己的信仰,真主给穆萨和他哥哥哈伦(真主赐福他俩)下达了启示,要他们给信士们的房屋做好标识,和法老王追随者的房屋区分开来;做好准备,真主的命令一到就要启程迁徙,同时更好的崇拜真主:“我曾启示穆萨和他哥哥说:‘你们俩当为自己的宗族而在埃及建造些房屋,你们应当以自己的房屋为礼拜的地方,你们应当谨守拜功,你们应当向信士们报喜。’”(优努斯章87)

然后真主启示他的仆人穆萨说:“我曾启示穆萨【说】:‘你在夜间率领我的众仆而旅行,你们确是被追赶的。’”(众诗人章52)

法老的反应是:“(53)法老派遣征募者到各城市去。(54)他说:‘这些人确是一小撮人。(55)他们确是激怒了我,(56)他们确是谨慎的团体。’”(众诗人章53,54,55,56)

但在真主的调度下:“(57)我就使他们离开许多园圃和源泉,(58)财宝和高贵的住所。(59)【事情】是象那样的。我使以色列的后裔继承它。”(众诗人章57,58)

他们很快就追上以色列人:“敌人在日出时赶上他们。”(众诗人章60)

他们离以色列人越来越近:“当两军相望的时候,穆萨的同伙们说:‘我们势必要被敌人追上。’”(众诗人章61)

而真主的使者穆萨(真主赐福他),信心十足,心里充满了对真主的信赖和托靠:“他说:‘决不会的,我的主同我在一起,他将引导我。”(众诗人章62)

真主的引导和怜悯到来了:“(63)我启示穆萨说:‘你应当用你的手杖击海。’(64)在那里,我让那些人逼近【他们】。(65)我拯救穆萨和他的全体伙伴。(66)然后,淹死了其余的人。(67)此中确有一种迹象,但他们大半不是信道者。(68)你的主确是万能的,确是至慈的。”(众诗人章63--68)

在这危急时刻:“我曾使以色列人渡海,于是法老和他的军队残暴地追赶他们。”(优努斯章90)

此时,法老王必死无疑了:“直到他将被淹死的时候,他才说:‘我确信,除以色列人所归信者外,绝无应受崇拜的;同时,我是一个顺服者。’”(优努斯章90)

这时他已经后悔了,可是他的死亡到了:“现在【你才归信】吗?以前你确已违抗命令,而且是一个破坏的人。”(优努斯章91)

在他和真主约会的时候,以色列民族对牛像的崇拜

真主践行了对以色列人的恩惠,淹没了他们的敌人;使他们平安过了江:“我曾使以色列的后裔渡过海去。当他们经过一伙崇拜偶像的民众时,他们说:‘,穆萨啊!请你为我们设置一个神灵,犹如他们有许多神灵一样。’”(高处章138)

在真主从法老王和他的军队手中拯救了他们之后,有个人就这样愚蠢地向穆萨要求;“(138)他说:‘你们确是无知的民众。(139)那些人所崇拜的神灵是要被毁灭的,他们所行的善功是无效的。’”(高处章138,139)

然后,穆萨就照着真主的约定出发了:“我与穆萨约期三十夜。我又以十夜补足之,故他的主的约期共四十夜。穆萨对他哥哥哈伦说:‘请你替我统率我的宗族。你要改善他们的事物,你不要遵循作恶者的道路。’”(高处章142)

真主和穆萨谈话,专为交谈和使命而选拔了他:“主说:‘穆萨啊!我确已借我的使命和面谕而将你选拔在众人之上了,你要接受我所赐你的恩惠,并当感谢我。’”(高处章144)

并降示他充满真主的教诲和律法的《讨拉特》:“我曾为他在法版中制定各种教训和各种解释。‘你要坚持它,并命令你的宗族遵循其中最美的条例,我将昭示你们罪人们的国家。’”(高处章145)

当约期完成,他的主降示穆萨《讨拉特》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民众之间,可是他发现他们已经变了:“(148)穆萨的宗族在他【离开】之后,以他们的首饰铸成一头牛犊—一个有犊声的躯壳。难道他们不知道它不能和他们对话,不能指引他们道路吗?他们以它为神灵,他们是不义的。(149)当他们已经悔恨,而且知道自己确已迷误的时候,他们说:‘如果我们的主不慈悯我们,不饶恕我们,我们一定变成亏折的人了。’”(高处章148,149)

他们的行为使穆萨惊呆了:“(150)当穆萨愤怒而又悲伤地去见他的宗族的时候,他说:‘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替我做的事真恶劣!难道你们不能静候你们主的命令吗?他扔了法版,揪住他哥哥的头发,把他拉到身边。他说:‘胞弟啊!宗族们确已欺负我,他们几乎杀害了我,你不要使我的仇敌称快,不要把我当做不义者。’(151)穆萨说:‘我的主啊!求你赦宥我和我的哥哥,求你使我们进入你的慈恩之中,你是至仁至慈的。’”(高处章150,151)

然后,他唤过做出牛犊的撒米里说:“撒米里啊!你怎么了?”(塔哈章95)

他回答说:“他说:‘我曾看见他们所未见的,我从使者的遗迹上握了一把土,而我把它抛下去,我的私欲那样怂恿我。’”(塔哈章96)

穆萨的回答是严厉的,斩断了以物配主的后患:“他说:‘你去吧!你这辈子必定常说:-不要接触我-,你确有一个【受刑的】约期,你绝不能避免他,你看你虔诚驻守的神灵吧!我们必定要焚化它,然后必把它撒在海里。”(塔哈章97,98)

穆萨带着真主降示的法版,领着他的族人们向神圣的土地走去:“穆萨怒气平息后把法版拾了起来。对于敬畏者,法版里有引导和慈恩。”(高处章154)

但是有些以色列人不想接受《讨拉特》中的法律;真主是那座山悬于他们之上:“(171)当时我使那座山在他们的上面震动,好像伞盖一样,他们猜想那座山要落在他们的头上。我说:‘你们当坚持我赐予你们的经典,并当牢记其中的教训,以便你们敬畏。”(高处章171)

以色列人的黄牛

尽管那全是真主的引导和恩赐,但他们还是迫于大山压顶的压力而接受了《讨拉特》,以色列人对真主的先知穆萨的刁难和顽固不化还是照旧;又一次,以色列人中,一个富翁在夜间被自己的侄子杀害了!然后他们都分歧了,相互抵赖,告到了真主的使者穆萨(真主赐福他)面前,蛮横无理地说道:‘穆萨啊!你要真是使者,就问问你的主!’真主命令穆萨:‘穆萨啊!你命令以色列人,让他们宰一头牛,然后取出一部分肉,用这块肉击打死者,在我的意欲下,死者会复活;他会开口,指认凶手,真主说:“(72)当时,你们杀了一个人,你们互相抵赖。而真主是要揭穿你们所隐讳的事实的。(73)故我说:‘你们用它的一部分打他吧!’真主如此使死者复活,并以他的迹象昭示你们,以便你们了解。”(黄牛章72,73)

穆萨就说:‘你们宰头牛,’他们要是随便抓住一头牛宰了,那就足够了,但他们很刁钻,真主就以先知穆萨的口吻说:“‘真主的确命令你们宰一头牛。’他们说:‘你愚弄我们吗?’他说:‘我求真主保佑我,以免我变成愚人。’”(黄牛章67)

他的族人说:“他们说:‘请你替我们请求你的主为我们说明那头牛的情状。’”(黄牛章68)

他们刁难,真主就增加他们的压力:“他说:‘我的主说:那头牛确是不老不少,”(黄牛章68)

既不能小牛犊,也不能是老牛:“他说:‘我的主说:那头牛确是不老不少,年龄适中的。你们遵命而行吧!” (黄牛章68)

制作牛犊的撒玛利亚
“真主的先知哈伦不可能是制作牛犊,宣扬偶像崇拜的人;所有的先知、所有的使者他们都是宣传信主独一、拜主独一信仰的,对此有任何的偏差,那就是对使命的篡改;此类篡改中有:“2 亚伦对他们说,你们去摘下你们妻子,儿女耳上的金环,拿来给我。 3 百姓就都摘下他们耳上的金环,拿来给亚伦。 4 亚伦从他们手里接过来,铸了一只牛犊,用雕刻的器具作成。他们就说,以色列啊,这是领你出埃及地的神。”(出埃及记32章2—4节)

然后他们又给他们自己添加限制:“他们说:‘请你替我们请求你的主为我们说明那头牛的毛色。’”(黄牛章69)

其实真主并没有要求他们选择牛的特定的毛色:“他说:‘我的主说:那头牛毛色纯黄,见着喜悦。”(黄牛章69)

他们私下里商量了一下,回来又说:“他们说:‘请你替我们请求你的主为我们说明那头牛的情状,因为在我们看来,牛都是相似的,如果真主意欲,我们必获指导。’”(黄牛章70)

他回答说:“他说:我的主说:‘那头牛不是受过训练的,既不耕田地,又不转水车,确是全美无斑的。’他们说:‘现在你揭示真相了。’他们就宰了那头牛,但非出于自愿。”(黄牛章71)

他们在所有以色列的城市乡村中寻找,最后费尽周折,花高价买到了那头牛,并宰了它,他们几乎要放弃了;然后他们拿那头牛身上的一块肉击打那个死者,然后他就在真主的意欲下,从坟墓中复活起来了;穆萨就问他:‘谁杀害了你’?他说:‘这个人; “故我说:‘你们用它的一部分打他吧!’真主如此使死者复活,并以他的迹象昭示你们,以便你们了解。”(黄牛章73)

他们到达了神圣的土地,发现有些强悍的民族在那里居住:“(20)当时,穆萨对他的宗族说:‘我的宗族啊!你们当记忆真主所赐予你们的恩典,当时,他在你们中派遣许多先知,并使你们人人自主,而且把没有给过全世界任何人的【恩典】给了你们。(21)我的宗族啊!你们当进真主所为你们注定的圣地,你们不可败北;否则,你们要变成亏折的人。’(22)他们说:‘穆萨啊!圣地中。的确有一个强大的种族,我们绝不进去,直到他们出来。如果他们出来,我们必定进去。’”(筵席章20,21,22);“他们说:‘穆萨啊!他们在圣地的期间,我们绝不进去。你和你的主去作战吧!我们必定要坐在这里。”(筵席章24)

真主责怪他们的互相抛弃,违背他们先知的命令,不去奋斗,使他们迷失在荒野中作为惩罚,然后穆萨说:“他说:我的主啊!除我自己和我哥哥外,我不能作主,我求你使我们和犯罪的民众分开。”(筵席章25)

真主回答说:“真主说:‘在四十年内,他们不得进入圣地,他们要漂泊在旷野,故你不要哀悼犯罪的民众。”(筵席章26)

他们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旷野中徘徊着,不分昼夜,不知早晚。

  - 关于幸福的讨论
  - 相关小说
  - 相关书籍
先知穆罕默德的使命